震惊!我家娘子是男的

作者:赋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动手

      宫格忙道:“当真不见了,离王若是不信,本少也没办法了。”说毕,宫格还十分巧合地翻了个白眼,直直落入乔央离眼中,而这无异于火上浇油。
      
      白濯在一旁沉默不言,静静地看着热闹,唇角微弯,眉眼捎上喜色,心道若此时能来一捧瓜子一壶热茶,那倒是美妙。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白濯眼见着离王将全副精力投掷到强撑的宫少爷身上,便伸手将那壶特制的茶倒在离王的杯子中,边道:“殿下莫气,先喝口茶再说。”
      
      乔央离默不作声,接过茶杯,毫无防备地一饮而下,白濯眼神一亮。乔央离不疑有他,继续看向宫少爷。他面如止水,轻声道:“既是如此,那宫少爷是想违约了。”
      
      不提那些不平等的条约还好,这一提,宫格也是愤恨不已,伸出手来指着乔央离骂道:“违约?若不是你离王仗势欺人,本少哪会签下那些狗屁合约!”
      
      乔央离扬扬眉,将茶杯放下,缓缓起身,握住了宫格的手,静静发力。
      
      “本王就是仗势欺人,如何?蝼蚁之辈,也敢在本王面前叫嚣。”
      
      宫格自幼娇生惯养,学识不精,武功也不行,在苍京能横行霸道如此之久,全靠其出生背景以及那些身强力壮的小厮们。用“手无缚鸡之力”来形容宫格,着实不为过。方才本还能嘴硬一番,可说到动武却确确实实不行,这会儿可谓被离王全面制压。
      
      宫格身后的小厮面面相觑,却不知该上前阻止,还是静观其变。一个是自家少爷,一个是身份高贵的离王殿下,无论哪一条路,他们都少不了挨骂的。
      
      宫格的手指几乎要被掰断,他惨叫连连,直直求饶:“离王殿下饶命,小的知错了小的知错了。”
      
      乔央离颇为嫌弃地看着色厉内荏的宫格,道:“宫少爷不是还要去告御状吗?”
      
      宫格急忙摇头:“不敢不敢,小的不会去的。”
      
      “你还是去吧,免得宫丞相还得费尽心思找借口弹劾本王。”
      
      说罢,乔央离稍稍一用力,竟将宫格的手指生生掰断,虽不见半点血腥,可那声脆响也足以让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好歹说宫格也是重臣之子,虽对乔央离态度不好,可也不至于遭到如此酷刑,这乔央离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应该将人手指直接给掰断呀。
      
      经由此事,离王殿下狠毒之名,便传得更广了。
      
      “啊!!”宫格握住自己扭曲的手指,痛得直打滚,却再也不敢出言辱骂乔央离。
      
      小厮们围了上去,将宫格扶起来,却无一人敢对乔央离动手,皆是垂首不敢与之对视。
      
      乔央离面不改色,道:“扶你们家少爷回去吧,顺便告诉宫丞相一句,宫少爷出言不逊,藐视皇威,以后还是关在相府里,莫让他再次出来撒野得好。”
      
      宫格被小厮们搀扶着出了含烟楼,只是在那张痛苦不堪的脸上,一种名为仇恨的东西正在发酵。
      
      只可惜,不可一世的乔央离并不知道如今懦弱无能的宫格,将会在不久的将来狠狠地反咬他一口,以报今日断指之仇。
      
      收拾完不知死活的宫格后,乔央离风淡云轻地坐回椅子上,好像方才那个声势夺人的煞神另有其人。
      
      白濯若有所思,捧着茶杯不语。
      
      乔央离见他失魂落魄的模样,以为是被自己方才的行径吓到,想了想,开口道:“白姑娘可是害怕本王了?”
      
      离王骤然同他说话,白濯倒是吓了一跳,定了定神,摇头道:“怎会,殿下是为了保护白濯才出手教训宫少爷的,白濯当是感谢殿下才对。”
      
      白濯心不在焉地同离王聊了片刻,原本就被厚厚容妆掩住的脸愈加苍白,乔央离私以为白濯是被自己吓到,便不再多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便离开了含烟楼。
      
      不等乔央离走远,白濯便转身跑开,其慌张不已的样子十分不寻常,引得周围的人侧目以视。
      
      向来端庄优雅的白濯此刻也顾不得形象,紧握着双拳,极力忍住绞痛的腹部,直直往茅房跑去,心中早已落了千行泪。
      
      此刻白濯唯一的想法便是杀了宫格此人,若不是他临时杀出,自己也不至于看热闹看得出神,竟将那壶茶喝下去,等到自己反应过来时,自己早已喝了大半壶茶,即便是离王,也不曾饮过这么多。
      
      药性发作得快,白濯也实在是忍不了了,见左右没人,便运了轻功,直接冲进了茅房,等到解开腰带,这才觉得黑暗的世界又一次明媚起来。
      
      这个晚上,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
      
      宫府闹成一团,而离王和白濯一整夜都待在茅房之中,一刻也没出来过。
      
      次日,离王殿下因病而没能早朝,虽卧病在床的滋味并不好受,可到底也为离王躲过了一场被弹劾的灾难。
      
      宫丞相昨夜见宫格被小厮们抬进府里的惨状,险些吐血,心疼之余更是对离王怨恨有加。他一整晚都在挑灯夜战,将离王近几年来的所作所为一一写下,打算在早朝时候好好弹劾一番。不曾想,自己一夜未眠,却换来了“离王今日不能早朝”的结局 ,简直无法忍受。
      
      而那个被惦记在心的离王殿下,此刻正有气无力躺在床上,被丫鬟们伺候着用了药,又陷入了沉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短小君一枚
    最近好忙的说,求客官们谅解撒~~
    今天木有小剧场QAQ
    下一章继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