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夏至

作者:海蓝mzdyg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若有雷同,实属巧合。
      
      我将以你我之间的山岳,水流,以及城市来爱你。
      
      ——马林·索列斯库
      
      我妈走了,昨晚去世了。
      
      你妈是谁?
      
      林娜。
      
      时间停了,风息了,世界突然变的好安静。
      
      她让我给你打个电话,在她去世以后。
      
      你是,乐乐?
      
      是的。
      
      她还有说什么吗?
      
      没有,她只说告诉你她走了就可以了。
      
      就这一句话?
      
      三天后在殡仪馆有个告别会,白云厅,早上九点,如果你想来,也可以来。
      
      我知道了:挂了电话,我跌坐在椅子上。
      
      昨夜我梦见林娜了,她笑着和我吻别,原来她真的是来和我告别的。
      
      在梦里,她依旧是我当初爱恋的模样,站在我的面前,矜持的微笑,揽住我的头,贴上她的唇……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梦见过林娜了,自从我们分手后,我很少梦见她,开始几年天天都会想起她。
      
      想起她的时候我多半是心痛的,想起过往的一切,眼泪会情不自禁掉下来。
      
      柳贞!
      
      老师,你好早。
      
      我打开包取出她要的书,递给她,看着她清澈明亮的眼睛,我轻轻的叹了口气。
      
      你怎么了?哭了吗?柳贞好奇的看着我发红的眼圈,接过书放在书包上,看也不看。
      
      我摇摇头,对一个22岁的女生,谈十五年前的往事,她能理解在她七岁那年发生的事情吗。
      
      你没吃早饭吧,我去给你买份早餐:她看我摇头不语,就自问自答的站了起来。
      
      我没有胃口,吃不下去:我的心好痛。
      
      为什么没有胃口?她追问,这就是年轻人啊,心直口快的刨根问底。
      
      你坐这里看好我的早餐,我去去就来。说完这句话,柳贞已经转身了。
      
      她的背影很好看,走起路来有着青春的韵律美,束起的马尾辫随着脚尖的起伏左右晃动着。
      
      看着柳贞端着餐盘走向我,笑靥如花,我突然想起林娜为什么要她儿子给我打电话了。
      
      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让你以为曾经的刻骨铭心好似不曾发生过,会让你错觉那不过是幻梦一场。
      
      你以为可以忘记的往事,被大脑精心收藏起来,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丢给你,让你措手不及,让你惊慌失措,原本你想忘记的过往,如在电影院看电影般给你一幕幕播放,是从结束到开始的回放,那些悲伤的镜头会快放,那些温馨的镜头会慢放,那些让你感觉甜蜜和兴奋的镜头,会暂停。
      
      你没有大脑的遥控器,如果有,你会去按停止播放键,所以大脑自动控制着纪录片的播放速度,你会重温那些往事,你想哭,可是哭不出来,逐渐的你会想起,在那个夏至即将来到的酷暑天,你的心如一块三九天的寒冰让你周身颤抖不止。
      
      你失去了她,当你知道你开始爱上她时。可是她不知道你的爱会有多深,你自己也不清楚,直到多年以后,你才明白当你爱上她的时候,你就跌落进了爱的深渊,你内心的一部分永远留在了那里,经年漆黑的深渊,和你相伴的只有你微微的叹息声,你甚至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模样。
      
      现在,你的心像被压了一块石头,你哽咽着想逃离电影院,你的两条腿像灌了铅,对,你之前只是听说腿重的抬不起来像灌了铅,那一刻,在你想逃离过往的时候,你会知道你的双腿真的如灌了铅,铅很沉,你无力挣脱。
      
      肉色幕布在眼前晃动,晃动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是一只手在我眼前晃动。
      
      眼前的黑暗慢慢散去,柳贞坐在我对面,像朝阳般夺目。
      
      老师,你在想什么啊,想的这么失魂落魄。
      
      我曾经最爱的人去世了。
      
      柳贞被我这句话给说愣了,微微张开的双唇欲言又止的闭上。
      
      所以你这些饭白买了,我吃不下。
      
      有多爱?
      
      从遇见她开始,就越来越爱。
      
      她生的什么病去世的?
      
      我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她去世了。
      
      她儿子给我打了电话。
      
      她还有儿子?
      
      如果她能做自己,她并不想要孩子,即使是她生的。
      
      但是她有孩子,事实胜于雄辩。
      
      我抬头看着柳贞,她真的是说话一针见血,有着这个年纪的直言不讳,我喜欢她这一点。
      
      她在我沉默的注视下,脸颊微微泛红,低下头拿起我盘里的白煮蛋,开始剥壳。
      
      你女朋友好吗?我突然想转换一个话题,我的心情太沉重了,为什么要让她稚嫩的肩膀为我分担呢。
      
      还不错,会留在那个单位,现在就是等论文答辩完就正式入职了。
      
      她喜欢那个单位吗?
      
      一般,她还是有点不适应上班生活,新鲜感过去了:她把鸡蛋剥的留一点蛋壳托着递给我。
      
      不想吃。
      
      你今天早上有课吧。
      
      有的。
      
      那就吃掉这个蛋,喝了这碗粥。
      
      她很坚持的举着鸡蛋要我接过去吃掉,我看着她的眼睛。
      
      灿烂的青春,温柔的女人。
      
      我接过蛋,叹口气。
      
      别皱着眉了,路过的同学会以为我用一个蛋在行贿老师呢。
      
      我笑了,为她这个笑话打满分。
      
      柳贞是我的学生,一年前。
      
      她在我的课上很活跃,积极回答我的引问,是让老师心生好感的学生。
      
      有天,我去图书馆,看见她和一个女生在一起复习功课,她们轻声谈笑了几句,柳贞的手搭在那女生的腿上,另一只手在飞快的写着作业。
      
      再后来,她一个人坐在里水湖边的柳树下,我走过去坐她旁边。
      
      你女朋友呢?我问。
      
      她惊讶的看着我,面红耳赤,双手从腿上拿起,交叉、松开,最后局促不安的又搭在腿上。
      
      你的成绩是A,卷子改完了:我看着随着微风泛起涟漪的里水湖说。
      
      老师,你怎么知道我有女朋友。
      
      谢谢你在课堂上那么踊跃的回答我的提问:我依旧望着湖水,湖水真清啊,可以看见水底的水草。
      
      我喜欢上你的课:略停片刻,又补充了一句:每次课前都会预习一下。
      
      我喜欢她的应答如流,她喜欢我的神采飞扬,这就是完美课堂吧。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怎么会知道我有女朋友的?她看出我眼底的笑意,穷追不舍的要答案。
      
      图书馆,你的手放在她腿上,停留时间有点久呐。
      
      我们都没有再说话,静静望着湖水荡漾,柳梢在头顶飞舞,微风拂面,难得的好天。
      
      老师,你们为什么会分手?
      
      我吃了那个白煮蛋,蛋黄让我喉咙干涩,我低头正在喝粥,听到柳贞的这句话,眼泪掉进碗里。
      
      我低着头,任泪水肆意流淌,这么多年的痛苦,好似开闸的洪水。
      
      当泪水滴落在餐桌上时,柳贞才发现我在落泪。
      
      我接过她递来的纸巾,手撑着头让情绪平静下来,闭上眼睛,泪水停止了滑落。
      
      我和她分手的时候,我独自站在一个小平桥上,天色已近黄昏,行人在我身后迈着急匆匆的步伐,我站在离家百里的地方,默默哭泣,泪水也是如现在这般滑落,我擦拭着泪水,想让眼泪停止落下,但是没用,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桥下的小河蜿蜒到远处,在暮色沉沉中我什么都看不见。
      
      我的身体靠在桥的金属扶栏上,因为心痛而身体微微颤抖,衣服前襟被泪水打湿,我的心好凉。
      
      我想,是我们不相信彼此的爱:我声音沙哑的对柳贞说。
      
      这也能是理由吗?
      
      因为不相信,所以不明白对方的行为,才会在没有积极沟通的情况下匆匆离别。
      
      你还在哭吗?
      
      我没有哭,只是在流泪。
      
      今天我没有课,我陪你上课去好吗?
      
      不用了,你去好好复习,准备考试。
      
      自习室和课堂上都可以复习,你怕我控制不住自己会抢答你的提问吗?
      
      我又被她逗笑了,我擦干泪水,抽动着被堵塞住的鼻子。
      
      我得去洗个脸:说着我站起来走向洗手池,不敢看柳贞,我不想让她看见我的泪水,因为往事。
      
      我在洗手池前站了五分钟,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抬头看了看表,我该去上课了。
      
      林娜已经去世了,我的生活还在继续。
      
      你女朋友知道这件事吗?柳贞已经收拾好书包,两个餐盘合二为一的被她端起。
      
      我提起自己的包,理顺背带,摇摇头。
      
      你这个样子她竟然没看出来?
      
      她出差了。
      
      今天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中饭呢?
      
      你能吃下中饭吗?
      
      我先走了。
      
      我陪你去上课。
      
      不要了,看着你,我会想起那些事情,晚上吃饭再说,好吗。
      
      我去办公室找你。
      
      好的,我等你。
      
      我仰头,碧蓝的天空里有一道飞机留下的白痕。
      
      记得我曾和林娜也在这般晴空万里的春天里,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雨,下辈子我们还要在一起:林娜对我说。
      
      下辈子吗?下辈子的话,希望我们是异性,这样生活会比较轻松:我说。
      
      不,不要:林娜竟然否决了。
      
      为什么?难道你希望我们变成两个男人相爱?如果你想要那样的话,也可以。
      
      不,不要:她望着面前川流不息的人说。
      
      你,想要的是下辈子我们还是这样在一起,一辈子吗?
      
      嗯。
      
      原来她想要生生世世的相恋。
      
      街上原本的嘈杂繁乱突然从耳边消失,我可以看见人们在我面前走来走去,他们都像幻影一样拖着光晕奔走在世间。
      
      我可以看见街上的人在我眼前快速闪过却听不见任何声音。
      
      我的世界只有林娜,我可以听见她在我耳边的呼吸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选择今天开篇,纪念一段逝去的过往。
    喜欢就请点击 收藏,谢谢。
    发文更文处在摸索阶段。
    摸索熟悉了,会更新常态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