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珠

作者:天野鹰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囚牛狻猊


      龙井回味两个女人的话,只觉得两颊火辣辣地烫。她在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能那样轻率了。羌龙丸告诉她,她是一条龙,魂魄暂时住在人类的身体里,真身沉睡在一个叫梨雪琉璃井的地方。他是她龙族的弟弟,前来保护她的魂魄在回到龙身以前不受其他妖物的侵害。可是没想到她竟失了忆,连他也不认得了。龙井摇头,他说的,她一概想不起来,她只有作为人类的十几年记忆。“你再好好想想,也许就想起来了。”羌龙丸认真地说,“你如果在十八岁之前魂魄不回到龙身里,你的龙身就再也醒不过来了。”龙井一算,离十八岁生日还有两个月。“你让我好好想想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把他送出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拉过被子蒙住头——想什么想?下周有期中考。

      第二天,闹钟刚响,她就披衣起床来到院子里,雨后的空气散发着泥土的芳香,院子一角的铁锹上沾着新土,昨晚挖掘的痕迹历历在目。龙井苦笑,庆幸敖江变成了带鱼,埋条带鱼和埋具死尸在难易程度上有天壤之别,并且私埋带鱼也与法律无涉,以后她可以安稳地过日子,不用担心某一天回家看见门口闪灯鸣笛的警车和一群在院子里翻翻找找的大盖帽。
      可是,真的能安稳吗?
      龙井说:“不要这样。”话刚出口,猛然醒悟自己已是第二次这样自言自语了。
      也许,我压力太大了,应该找个人谈谈。她想。

      心理咨询保健室,龙井站在门外看着门上的牌子,踌躇不决。“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屋里坐着看报纸的老师抬起头来问。这是一位老太太,满头银色卷发梳得整整齐齐,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使她的圆眼睛看起来分外地大。龙井下定决心,走了进去。
      ……
      “从一个雨夜开始,你就出现各种各样的幻觉,是吗?”
      “不,那不是幻觉。”
      “是幻觉。一切都出自你内心的臆想。”
      龙井叹了口气,很希望一切都如她所言是自己的臆想,那样就简单多了。
      “一切都是臆想。”老师轻柔地说。
      龙井疲惫地摇头。她不想多说,只是想听人对她说话。
      心理咨询室一角,暗香缭绕,龙井有点想睡了。
      墙上的钟摆左右摇晃。
      “醒来吧!这不是真实的世界,人世的轮回只是大梦一场!”

      河边,风袭坐在柳树下,英文词汇手册摊在膝上。
      “为什么不弹琴了?”在河滩上漫步的黄衣人在她面前停下脚步,问。
      “下星期要考试了。”
      “我喜欢听你弹琴。”他说。
      “可是还是考试重要。”她回答。
      “囚牛,会在美丽的音乐前流连不去。”柳树后面,另一个声音说。
      黄衣人惊讶地循声望去,见一个女孩正趴在草地上看书,月白衫子上染上了浓绿的草汁。
      “你是谁?”
      女孩狡黠一笑,牙齿雪白:“别看我。我不会弹琴。”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他问。
      “我讨厌你们动我身边的人。”女孩说,“奉化镇是谁的地盘,你们不知道吗?”
      囚牛尴尬地笑笑:“我没有参与。”
      “碧海潮生曲,是谁教会的他们?”
      囚牛面现愧色,一时无语。
      “来这里打她主意的,除了你,还有谁?”女孩问。
      “嘲风,狻猊,螭吻和饕餮。”囚牛说,“螭吻在第一天降下大雨,在半路截她,却发现她已经失忆。嘲风叫羌龙丸,已经到她家里去了,饕餮何涟和狻猊在你们学校里。螭吻和狻猊我都不认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女孩微微一挑眉毛,她没有在学校里看见狻猊,风袭也是一样。
      “你们想从她手里抢龙珠。当她记起前世的时候,就是她的死期。”女孩幽幽地说。
      囚牛点头:“你说得没错。我们都没有龙珠,我们都想要。”

      何涟坐在餐桌旁,面前的空盘子堆积如山。
      “饕餮,你少吃一点不行?”对面的白衣女子鄙视地看他。
      “螭吻,少管闲事,练你的水上芭蕾去。”何涟腮帮子鼓鼓的,“人类的身体就是不习惯啊,嘴这么小!”
      “我想她很快就会想起来了。”螭吻说,“昨晚听到笛声时,她表情很特别。对了,昨晚我顺手把囚牛敖江收拾掉了。”
      “一个囚牛而已,一点也不难对付。”何涟说,“你要当心狻猊,他是真正的强敌。嘲风再怎么算计,毕竟是小孩子。”

      羌龙丸坐在床上,周围堆满了鸟山明漫画《七龙珠》。他看得聚精会神,不时捧腹大笑。
      “吃饭了。”龙妈打开门招呼,“你姐呢?”她问。
      “不是在写作业嘛。”羌龙丸往嘴里塞着鱼形饼干,头也不抬,“我再看一会儿再吃啊。”
      “没有啊,她不在。这孩子平时不乱跑啊。”母亲纳闷道。
      “什么?”羌龙丸这才抬起头来,面上渐渐现出这个年龄的孩子绝不该有的凝重。
      龙井在心理咨询室的床上沉沉睡着。奉化一中的心理咨询室专设一张床,以便让前来倾诉的学生休息放松。
      她梦到无数阴沉的画面,一幅幅都是水下,海的咸腥萦绕不去,胸口血涌如泉。
      她梦到无数水族围绕她旋转,个个面容狰狞。
      她要湍急的涡流中陷入沉沉的黑暗,黑暗厚重粘稠,似乎漫无终结。
      她在黑暗尽头看见一点若有若无的微弱金光。
      那是……
      她睁开眼睛,急促地喘息,涨红了脸,咳嗽了一阵。
      “你好些了吗?”老师转过头来,和蔼可亲地问。
      “我要回家。”龙井挣扎着坐起来,觉得浑身酸软,梦里受伤的胸口一阵阵闷疼。
      她是个有礼貌的学生,临走不忘向老师道谢,说再见。
      老师从眼镜上方微笑着看她,递给她一个香囊:“带在身上,养气安神。”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