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五章

      另一边,客房内。
      
      “你说……诀窍”
      
      李引之懵了,“什么诀窍。”
      
      张晨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视线投向窗外,见外面罕见地有些阳光穿透云层,照耀到了他所在的南城区,他面色不变,但眼神稍微晦暗,道:“即使说出一些事,也能堪堪活下去的诀窍。”
      
      这家伙果然知道刚才的事!李引之不由激动,“那还真得洗耳恭听了。”
      
      张晨看回李引之,苦笑了一声,“想知道这个情报当然是要条件的哦。”
      
      “要什么,你尽管说。”李引之脱口而出,好奇压下了畏惧,至于条不条件,他有把握像张晨这类人必然不会提出他做不到的条件。
      
      而这份微妙的信任,其实也是相互的。
      
      张晨了然地点了点头,“在此之前,你可知道现在七境五域的局势如何吗。”
      
      “……我不过一介散修,知道的不会比一般人多。”
      
      “说说看你所知道的现状就可以。”
      
      “糟糕透顶。”李引之咬牙切齿地吐出了这四个字,说完他面色也随之一变,略微黑沉,“钦灵宗过于强大了,七境五域早就没有一个势力可以与之匹敌,长此下去,七境五域都将是钦灵宗的。”
      
      这个认识并不算精辟,但话语中的情感隐约昭示了某种超越真实的东西。
      
      张晨接下话,道:“五年前,五域联合统一而成了五域盟,目前来看,它还是可以跟钦灵宗对抗的不是么。”
      
      “单纯的体量对比,五域盟是钦灵宗的两倍以上,但战力相差甚远,五域盟已知的合体期修士二十五位,渡劫期十位,大乘期三位,而钦灵宗这边合体期修士二十位,渡劫期七位,大乘期两位。”
      
      李引之盯着张晨,冷声继续道:“但他们有陈玄,他一个人就能屠灭五域盟。”
      
      “没错。”张晨应道。
      
      “所以这根本无需对比,钦灵宗掌控七境五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他们最大的障碍,也是唯一的障碍,就是赵冉,假如赵冉站到了五域那边,势力对比就会绝对逆转,他哪怕只是一句口头的应许,都能威慑钦灵宗,遏制其扩张。”
      
      “的确,”张晨摸了摸下巴,面色依然不变,好似他对李引之所说的话并无意外,“对于五域来说,现在要做的第一大事,自然拉拢到赵冉。”
      
      李引之本来只打算点到为止,但莫名对张晨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感到不满,“我刚刚说的不过是表面。”
      
      张晨顿了顿,眼神微深,“继续。”
      
      “关键是天枢,钦灵宗的扩张只是障眼法,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天枢。”
      
      “哦?”
      
      李引之不再理会这家伙端着明白装糊涂,继续道:“天枢是七境五域所有灵脉的来源与尽头,掌控天枢跟掌控整个修真界没有差别,而钦灵宗这五十年来与晖元境内其他势力的斗争看似只是想夺下晖元境,实际上却是在不停收集天枢入口。”
      
      不仅如此,由于晖元境本身就是七境五域中灵脉最为丰富的一境,当年的乱局事实上也大量涌进了多数其他境域的势力。
      
      “钦灵宗将当时所有参与那场乱局的势力都一网打尽,收走了那些势力手中的天枢入口。”说着,李引之脸色愈加难看,“现今钦灵宗手上所拥有的天枢天数,一定不少一千。”
      
      “的确。”张晨点头,同意了李引之适才说过的所有话,除了一点外,“但是这么说的话,钦灵宗早在五十年前就已经设计好了一切,可那个时候的钦灵宗在晖元境中不过是三大宗门中的末流,在七境五域中,绝对算是十名开外,他们在那个时候就有这么宏大的打算了吗。”
      
      “答案不是很明显么,无非是五十年前的时候遇见了什么人,又或是……捡到了什么人。”李引之冷笑一声,“可谁想到那么一只叱咤风云的老狐狸最后居然是练功猝死的呢。”
      
      简直不可能,而既然不可能,那就只能是假的了。
      
      张晨勾起唇角,露出了一副近乎真情实意的微笑,而眼中却转瞬流露出了某种沉重的神色。
      
      李引之一直盯着张晨,自然不会看漏这些,但他看着看着不由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眼前这家伙其实也不是故意要这么拐弯子的。
      
      不知为何,他突然间不想再听对方说下去了。
      
      但张晨继续道:“你知道的东西比我想象的还要多,该说真不愧是原先在钦灵宗中暂住过几年的人么。”
      
      啧,李引之就知道这家伙已经查明了自己的身份,“所以呢,你刚刚说的诀窍是什么回事。”
      
      不知不觉话题都被带跑了。
      
      张晨点了点头,老实地细细道来。
      
      “一、最好不是晚上。”
      
      “二、最好不要想到。”
      
      “三、最好不要提到。”
      
      “四、最好……让其判断你毫无存在感,认为你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其实还有五,但张晨还不打算说出,跟李引之一样,他也一直观察着李引之的表情变化,借以估测对方现在所知道的情报。
      
      人在如愿以偿或者将要如愿以偿的时候是最放松的,但对方显然没那么好对付。
      
      “难不成……”李引之越想越胆寒,他或许想到了结果,但无论如何都想不出原因。
      
      而张晨肯定了他的想法,道:“是,就是你想的那个难不成。”
      
      可这完全没有道理啊,李引之瞪大眼睛,不自觉的时候后背已然满是冷汗。
      
      但如果张晨说的没错的话,此前发生的大部分事情都能说得通,毋宁说,这已经算是唯一能够解释得通的了吧!
      
      其神域完全可以覆盖整个晖元境,所有发生在晖元境内的事情对方都理应知道的一清二楚,没有可能出现任何差错。
      
      除非,其本人出了什么差错。
      
      欸,不,不是吧,李引之下意识后退一步,恰好撞在身后的墙上,墙面冰冷的温度恰巧令他头脑清楚了一点。
      
      无论如何,真正的答案只会是更极端、更……异常的那种。
      
      这种生死只在别人一念之间的感觉真的是糟糕透顶。
      
      这时一边的张晨总算打断了李引之的沉思,“看来已经差不多都明白了吧。”
      
      “明白了明白了。”李引之感到了莫名的沮丧,这下子可有理由让赵冉离开这见鬼的晖元境了。
      
      虽然说到时候赵冉估计会气到大打出手,但打一场也算一了百了,打完好回壬离境,然后一切如常。
      
      不过凭赵冉对陈玄的溺爱程度,其实还很难预料得出来届时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对!溺爱!
      
      “真的,这已经算是溺爱了吧!”李引之突然脱口而出。
      
      “溺爱?”张晨听到李引之的话不由皱眉,疑惑地重复了一句,想了想,很快也同意道:“的确,有说爱会蒙蔽双眼。”
      
      “什么!”李引之被张晨的话吓到跳起来,脸色一青一白,“你刚刚说的什么吓死我了。”
      
      张晨也被李引之的反应惊讶到了,解释道:“只是个比喻。”
      
      “比喻也不是这么个比法啊!你又不是没见过他们两个厮杀就是要命的啊。”
      
      “但事实是,至今双方都还活着吧。”
      
      李引之一愣,刚要点头,但又突然想起了张晨之前所提到的几个所谓诀窍,“等等!我们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张晨的回答慢了一拍,疑似才领悟过来的样子。
      
      “没事的,那些诀窍确实是诸多经验所总结出来的结果,但不是绝对,既然我们还活着,那就代表没事。”
      
      “喂喂,其实是你自己也忘记了吧!”
      
      这家伙究竟靠不靠谱啊!李引之愤愤不平。
      
      “哈哈,这些倒是先不提,我希望这些话你对赵冉保密。”
      
      “哦,这就是前面所说的条件吗。”
      
      告知情报的条件就是对知道的情报保密,某种意义上,这比知道之前更为苛刻,因为你有了明明白白的限制。
      
      不对。
      
      李引之忽然意识到了张晨的目的,敢情这家伙是预料到自己迟早会接近真相,所以就提早一步透漏情报给自己,以牵制自己?
      
      换句话说,刚刚的对话其实都在张晨的掌控之中?李引之莫名感到了不满。
      
      而对面的张晨宛若无事地点了点头,老实道:“是,能瞒下去就瞒下去。”
      
      “说的简单……”
      
      问题是为什么。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以及为什么要向赵冉保密……
      
      难不成,这个情况其实跟赵冉有关?
      
      李引之深思了片刻,奈何对面张晨的眼神看得他更为不满,这家伙就是故意不解释,如果自己想不透,无疑就是承认自己不及他!
      
      毫无道理地,李引之对张晨产生了胜负心理。
      
      “随便你吧,不过我可不保证一定会遵守约定。”
      
      李引之对自己的没心没肺还是有那么一点自信。
      
      “我相信你。”
      
      ……
      
      灵山。
      
      “老大,来这里做什么啊。”
      
      林小温环视了一周。
      
      就算是大中午的时间,这个密林依然很是森冷,冷风中夹杂着土壤味与花草味,虫鸟禽兽的声音环绕四周。
      
      这里是一座废庙的前庭。
      
      身后有一早已枯死的水池,如今藻荇交横,底处长起了三四棵不知名的乔树。
      
      赵冉没回答林小温的问题,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答案。
      
      他身前,废庙的平地上忽然升起了几点微光,微光汇合而成一道灰白的光团,银光四射,转眼间扩散开来,形成了一个闪耀着银光大圆环。
      
      圆环的大小刚好是两个人可以出入的大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断更这么久呜呜呜!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忙杀采菊人 3个;雨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许~~ 5瓶;识里散青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