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云天

作者:凉城北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九章

      而昏睡的云帝自然不知,今夜对云家高层与外姓长老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云玄崇轻而易举抓住了卢松卢青两兄弟和常明这个可怜的小练气修士,只是一阵威压便叫他们吐出了与夜家的那些勾当。
      得知夜家的图谋不轨,云玄清与众长老也陷入沉思。
      若是夜家已经与林家结盟对抗云家,那么这一场战斗他们势必要输!
      要知道身为三大修仙家族,云、夜、林三家总体势力必然要持平的,均是分神期两位为支柱。可在元婴期、金丹期及筑基期这一块,因为前些年云家一直未曾出现资质上佳的弟子,再加上因为在小苍冥秘境中夜家的打压,导致出现了一个断层,云家元婴期、金丹期及筑基期的修士已经不如夜家和林家了!
      若是此时引发战争,势必会将云家陷于不利。
      最终云玄清与众长老商定,连夜将外姓长老进行排查,若是愿意留在云家便发下心魔誓,日后自然好生相待,若是不愿,便交出云家资源离开,而练气期的弟子,待明日再排查。
      可除了几个从前任家主便一直在云家的外姓长老外,也没几个长老愿意留在云家,毕竟如今的局势,云家处于不利,若是夜家真要引战,那他们留在此处岂不是白白送命去?
      一时之间云家筑基期金丹期的外姓长老几乎走了个完全,云玄清见此也无法,叹了口气,将剩余事务交给云玄礼和云玄霖他们处置,自己便回了云帝的小院。
      云姬还守在云帝床边,眼中似有些迷离,云玄清便让她回去睡了,而自己便坐在云帝床边,看着自家女儿稚嫩的面庞。
      但云姬离开没多大会儿,云帝便睁开了眼,看着面前的云玄清小声说道:“爹爹,我想上房顶看星星。”
      虽不知云帝为何突然想看星星,愧疚的云玄清说也没说便应了下来,立马用自己的衣袍裹着云帝闪身便出现在屋顶上。
      “爹,还疼吗?”坐在屋脊上,被裹在云玄清的臂弯里的云帝问道。
      “不疼,一点都不疼,吃了帝儿的玉合丹,爹的那点小伤早就好得差不多了!”云玄清轻松地说道,玉合丹确实是极好的疗伤丹药,虽然没他说的那么夸张,但吃下丹药的这段时间,伤势的确开始愈合了。
      云帝没说话,她知道,云玄清必然是不想让她担心才这么说的。
      抬头看着满天的星辰,云帝突然想起小时候在地球上,云母曾经和她说,天上的每个星辰都是地上的一个人,当星辰滑落留下那一瞬间的灿烂,便是地上的一个人最后留在这个世界的模样。
      那个时候她不懂,其实人的生命就是这般的脆弱,说不准什么时候便成了“最后”,到后来她才明白,人类的死亡不如星辰陨落的美好,它像漫无边际的血色,凄凉而又悲惨,令人心痛得无以复加。
      那样的痛苦,她真的不想再承受!
      可是今天的那一幕,让她心底的恐惧开始涌动,虽然明知道云玄清不会陨落,可身体却止不住地战栗。
      云帝仰望着星辰,良久未曾说话。
      “帝儿~”云玄清看着自家女儿出神的面容,轻轻叹了一声道:“有件事爹爹要与你说。”
      挥手布下禁制,云玄清看着转过头来的云帝,眼神中满是回忆。
      “你刚出生的时候,脑袋才有我拳头那么大,闭着小眼睛,整张小脸紧巴巴的,实在是可爱的紧。可是你才出生没两天我和你娘便发现,你天生魂魄残缺,不仅反应总会慢一点,而且身体还极度虚弱时常陷入昏睡,就算我炼化了神魂的丹药为你滋养也不起作用,后来我和你娘求了老祖在你身上布下封印,才能让你平安地长大。”
      “可是······爹,人的魂魄若是残缺,轻则痴傻呆愣,重则性命不保,可我现在······”云帝眼中布满惊异,在原书中可没有说过云帝是残缺魂魄之身啊!而且她现在·····不是很正常吗?
      云玄清抬手摸了摸云帝的脑袋,笑着说道:“是啊,你虽天生魂魄残缺,可三魂七魄你具有,只是你只有其中一半,一半的魂,一半的魄,本来魂魄分为天魂、地魂、命魂三魂和中天、冲灵、气、力、中枢、精、英七魄,本不可分离,但你是个例外,你的三魂七魄均分为两份,在云家的你只占一份,虽然于你不好,但有外力相助也勉强能够存活。而现在的你,魂魄并非残缺而是完整的三魂七魄。你和云姬丫头误入族地那日,老祖便发现当初他在你身上布下的封印破碎,而你的魂魄也得以完全。爹知道你的另一半魂魄必然是在某个世界存活,无意之下来到此处偶然与原来的你的魂魄融合。”
      云帝一时不知该如何自处,所以说云玄清一直都知道自己其实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云帝了么?
      “我知道你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是夺舍,我不曾与你说只是怕你会离开云家,可能会想回到你原来待的那个世界,但是今天,我明白了,就算你的另一半魂魄不是我的女儿,可你还有一半魂魄是我的女儿,我和你娘一直盼着你的魂魄能够完整,可也担心着另一半魂魄的回归会不会让你离开我们,现在想来是我们多虑了,你一直都是我们的女儿,不管是残缺的魂魄还是完整的魂魄,一直都是。”说出了一直不敢对云帝说的话,云玄清的心里似乎放下了一个重担,神色也轻松许多。
      而云帝却陷入了纠结,之前自己还在想要如何向云玄清解释自己能预知卢松卢青两兄弟的事,却没想到云玄清根本不需要自己的解释。
      云帝抬头,认真的看着云玄清说道:“爹,我还是您的女儿,曾经是,现在也是,以后还是。就算哪一天你不想要我了,我还要死皮赖脸的缠着你!”
      “傻丫头,爹怎么会不要自己的女儿呢?”云玄清搂紧了自家女儿,心底满是温暖。
      萦儿,我们的女儿现在好好的,不止魂魄完整了,还开始修炼了,你也放心吧!
      ······
      当旭日东升,云家又迎来这一天的阳光,但对于某些人来说算是一个不太美妙的早上。
      这一天一大早,全部的记名弟子便被召集到了云家外门的大殿之下。
      大殿下是一处十分宽敞的广场,平日也没什么人来,但今天是个例外,如今云家近百个记名弟子正站在广场上,呆呆愣愣地看着如今还空荡荡的大殿,满脑子的糊涂。
      今天一大早,他们还在自己的院子里便被叫来这广场上,而且,令他们惊讶的是,今早的召集还不是一般的召集。
      想起他们今早还在院子里,甚至有的还没起来,正在那时,云家中央(云家分为内层和外层,外层是他们这些记名弟子居住,而内层比外层要大许多,除了云家弟子,还有云家内层的弟子、高层居住着,还有家族重要的藏宝阁和练武场等家族重要之地,而对于记名弟子就是不能随意进入的地方了,所以听到家族中央传来的声音,每个人都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传来一阵声音,声音不大,却是进入了每一个记名弟子的耳朵里。
      “云家记名弟子速到外殿广场前来,本家主有事吩咐!”
      一听是家主的声音,已经起床的立马收拾起来,而还没起的均一个激灵都立马起床洗漱收拾了起来!要知道,那可是家主啊!就算是每日待在云家中也见不到一面的家主啊!他们怎么能不意外呢?但却有一人例外,那便是齐曼悠了,自从早上起床起,她就一阵恍惚,总有些不安,可是却又找不到原因,只得作罢,但还是时刻警惕着。
      这不,齐曼悠一身白衣立在广场上,站在所有记名弟子的最前方,但眉间紧皱,不时的抬头望向大殿,却每次都失望的发现那里并无一人,心神扫向自己身后的百位记名弟子,心下一阵慌乱,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无措呢!想要向平日最是狗腿,但消息却极为灵通的常明打听,却发现,如今在场的记名弟子中根本就没有常明!这怎么可能呢?凡是家主的命令,云家弟子都不可以违抗,常明不可能不来,而且,一想到这,她就更加的不安起来,她十分的相信自己的直觉,今天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心里暗暗警惕着,却正看见云家的高层出现在那大殿前。
      “大家静一静,本家主今天有话说!”
      殿前放着椅子,但各位高层连同家主都没有坐下,只这样站着,无意中释放出的威势直压得广场上的众位弟子险些透不过气来了。
      云玄清扫了记名弟子们一眼,这才悠悠说道:“诸位弟子想必来我云家都不久了吧!有的一年多,有的三四年了,甚至有的已经在我们云家待了快十年了吧!”
      云玄清瞥眼瞧了堂下的窃窃私语的记名弟子们一眼,记名弟子瞬间又鸦雀无声了,只是心里还在不住的嘀咕,这家主大早上是要说什么呢?
      “想必我们云家待各位也算好的了,不说给了你们吃住,修炼的场所,还每月给你们分配资源,如此也算是把你们当做我云家弟子了吧!”突然云玄清话锋一转,又道:“但是,就在昨夜,我们云家发生了一件让本家主怎么也想不到的事!”
      云玄清转向自家二弟,云玄礼会意,向着大殿右侧喝道:“带上来!”
      不一会三个人便被五花大绑的押了上来,正是卢氏兄弟和齐曼悠遍寻不到的常明。
      见到三人的出现,堂下弟子中有多名弟子眼睛晦涩,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齐曼悠也在这些人当中。
      “就在昨夜,五长老无意中发现这三人在后园私会,具体如何,还是由这三人说出来吧!”
      云玄清看向那三人,眼中不遗余力的散发着元婴期威势,三人一个哆嗦,卢氏兄弟不过金丹期,常明也不过练气期弟子,受着这威势嘴角均溢出一丝鲜血,而常明更是不济,两眼一晕,直接昏了过去。
      “那就由你们两个说吧!”
      云玄礼一瞪卢氏兄弟,喝道。
      “是是是,小的说,是小的被夜家迷了心窍,受到夜家的指使,意图暗害云家,昨夜受夜家命令,向常明传达命令,要令常明协同记名弟子中的一部分,在小仓暝秘境中意图对云家弟子不轨。”
      又向着云玄清哀求道:“家主,我们知错了,我们,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哼,你们未曾被抓住之前可曾有谁想过,若不是我无意中发现你们的密谋,心许我云家弟子便要灭于你们手中。”
      云玄礼一时气愤直接喝道,若是不早些惩戒,估计他们云家的未来便会断送在他们手中。
      “三弟,你说我们云家第三十七条戒律是什么?”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偌大的云家若是没有戒律,又怎么能维持得起来呢?
      而云家便有这样一本《云家守则》,云家弟子不管是亲缘弟子还是记名弟子,都必须死死牢记的戒律。
      “《云家守则》第三十七条戒律,凡事云家弟子,不得做有害家族的任何事,若是与外族勾结谋害云家则被废去修为,永远不得再踏入云家!”
      听闻一惊,众位记名弟子均心中一颤,心中有鬼的,腿肚子不住地哆嗦。而卢氏兄弟均两眼一花,险些晕过去,而刚醒来的常明听闻此言,不禁嚎啕大哭起来!
      “不行,不行,你不能废我的修为,我可是金丹期的长老,更何况我也不是这云家之人,我们背后还有夜家,你废不得我!······”先前来软的,卢氏兄弟不过是想着“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却没想云家竟如此强硬,若是被废去修为,那他们如何生存?立时间便以夜家为靠山威逼起来。
      “哼,我们废不得你?你在我云家,用着我云家的供奉、资源,不是我云家之人,好,你既然不是我云家之人,那便当做外敌处理,外敌当前,你们说云家该不该杀了他?”
      云玄清转头又向广场上的记名弟子道。
      殿下弟子均蓦然无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