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6 怒而夺命

      雀翎岛,放眼整个竹州,对妖物而言是净土一般的存在。
      
      十八年前妖界入口被封印后,竹州便掀起了一场剿灭恶妖的行动。除祁环居外,还有许多杂牌或隐居的除妖师,亦参与了行动。
      
      俗话说,参与的人越多越不好管。祁环居势力大,长老多,合理分配除妖任务本已难办,加上那些零散的除妖师,不到一年,不单恶妖被剿灭得所剩无几,就连寻常小妖也惨遭屠戮,运气好些的被人奴役,失去了自由之身。
      
      雀翎岛本就是竹州为数不多的妖物聚集地之一。自从发现了除妖师的暴行后,晓得这个地方的妖物便从各处赶来,进入岛中寻求岛主的庇护。
      
      说来也奇,雀翎岛世代由人类的除妖师守护,这一任岛主却是一位妖化的女除妖师。女除妖师听罢妖物的哭诉,便收留了它们,并张开结界,防止妖气外散招来不怀好意的除妖师。
      
      不过,纸终究包不住火,这片妖物的天堂终于还是进入了除妖师眼中。
      
      “七年前,这里曾经死过十八位紫葵阶的除妖师。”
      
      跟随剑谙向岛中深入时,七浮因为灵力强,很容易就感知到岛内充斥着死气。
      
      “实际战死的人数,远不及这些。”风见月在他身后道,“有些事,因为所付出的代价过于惨重,自然被前辈们瞒了下来。不过,老爹的话本中记载了当时发生的一切,总而言之,是那些除妖师自己控制不住欲望。”
      
      庄逍哼哼一笑:“这除妖师岛主也是奇人,哥还从未听说有人想要变为妖物的。”
      
      “与人相比,妖物在各方面都更为强悍,寿命也比人长得多。”风见月抄手道,“如果是要追求力量与长生,变为妖也不是稀奇事。”
      
      “说来,雀翎岛中恶妖早已除尽,留下的唯有一些修为低下的幼妖,以及少量可幻化成人的善良的大妖。”七浮仰望上空的结界,“所以我们是来做什么的?”
      
      风见月沉声神神秘秘道:“为你而来。”
      
      七浮脚步一顿,风见月一个没停住,撞了他一个趔趄。
      
      剑谙与庄逍也转过头,看向风见月的目光满是疑惑。
      
      “诶诶,用这种眼神看我,是想吃了我吗?”风见月拉住七浮让他站稳,随后抬手挡住来自三人的目光,“好好,我没说清全赖我。今天不是浮公子最后一次出任务吗?这回我们是来请求岛主帮忙解开一个封印,解开封印后浮公子就……”
      
      大概是忘了要怎么叙述结果,风见月摸摸自己后脑,正组织语言,一言不发的剑谙难得开了个玩笑:“就化妖了?”
      
      风见月尴尬地咳嗽几声,摇头道:“不是浮公子化妖,是他终于要有一位妖侍卫了。”
      
      ……
      
      薄雾弥漫,道路两侧皆沿水。偶见一叶扁舟溯流而上,撑船者为一妙龄女子。船中横七竖八躺着几只野兔,自顾自打盹打发时间。
      
      七浮四人经过扁舟时,撑船女子微微侧脸,兽瞳骤然一缩,红唇微颤,念叨起一个名字:“浮君大人……?”
      
      等她回过神,四人已走远。想起四人之中尚有一位棘手货,女子握紧竹竿,将舟中野兔纷纷打醒。
      
      “给我看着柏舟,我去去就回。敢让柏舟漂去下游,我就拿你们当晚饭!”
      
      惊醒的野兔们战战兢兢接过竹竿。女子整了整橘色裘绒,纵身化为一缕青烟赶上。
      
      ……
      
      “别喘息!让浮君察觉到异样,哪怕有接应人,我们这趟也得泡汤!”
      
      身着暗紫道袍的中年人反手捂住身旁徒弟的嘴巴,捂得对方一张红脸涨成紫色。
      
      “徒儿体力不支,这才全力跑到此处……师父……求师父松一松手!”
      
      中年道人恨铁不成钢地在他头上敲了一记,压低声音道:“忍也得忍住!等那猫妖与为师签下血契,你想怎么放松便怎么放松!女人,美酒,佳肴,为师全让你去享受!”
      
      他从腰上取下一根绳索,打开机关,绳索上顿时伸出密密麻麻的倒刺。
      
      “猫妖不归你管,替为师将那三人放倒捆好即可。”
      
      ……
      
      约摸又走了一刻钟的光景,四人抵达了岛主的修炼之地。
      
      一名长着羽耳的少年迎接了四人,随后将四人引入一处洞穴。行及深处,羽耳少年做出一个止步的手势,冷声吩咐:“请七浮大人与风见月大人走入法阵。”
      
      他撮起指,蹲下去在平地上一点,一个足够五人站立的法阵涌出光华,片刻后变为刻画的痕迹留在地上。
      
      七浮之前从风见月处听闻了这个解封法阵,此时亲眼见到也不以为奇。他转向庄逍,准备将怀抱的雨麦递给他。
      
      “浮君……七浮大人,您的妖侍卫也要一并进入法阵。”羽耳少年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七浮颇为惊讶:“在下还未曾拥有妖侍卫。”
      
      羽耳少年用奇怪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语调依然清冷,未曾带有任何情绪:“马上您就能拥有。请速速进入法阵。”而后又朝向庄逍二人,“请二位为法阵护法。”
      
      带着困惑被风见月推着进入法阵,七浮按羽耳少年的指示站到自己的位置上。待风见月亦站定,羽耳少年念咒催动法阵。
      
      七浮忽觉指尖传来钻心疼痛,下意识松了手。雨麦轻巧地蹦到地上,蹭了蹭他的腿部,仰头注视即将从他十指指尖滴下的血。
      
      耳旁忽传来细微的声响,似是有人在用某种特殊的身法靠近。七浮当即警惕起来,右手伸向行囊里的弯钩,在取出来的同时按下机关,没有犹豫便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刺出才伸长的利刃。
      
      利刃割破了什么柔软之物,紧跟着一片血色罩上七浮的视线。从来者颈中喷出的鲜血,扩散在洞中是那样刺鼻。七浮一脚踢开半死不活的来者,才转过身,却发现本该站着风见月的地方,不知何时被一名中年道人取代。
      
      “庄……”他刚想呼唤庄逍,突然看到庄逍正与风见月、剑谙二人一起被一根生有倒刺的绳索束缚着,倒在一旁无助地痛哼。
      
      “嘁,你小子不愧是浮君的转世。”注意到七浮正将灵力灌入兵器,中年道人露出戏谑的笑。他向地上一招手,正欲跳去七浮怀中的雨麦,被一股力量吸向道人手中。
      
      见他揪紧雨麦的后颈,七浮不觉加大了手上力道。此人竟能神不知鬼不觉在短时间放倒庄逍三人,就连他们中实力最强的剑谙师兄,也连挣扎的声音也没有发出,此人的修为,远在他七浮之上。只会体术的他,万不可随意出手。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此人是冲雨麦来的,只看他望向雨麦眼神中的贪婪即可。
      
      七浮瞥了一眼羽耳少年,但见那少年面露恭敬之色,他当即猜到自己四人被耍了,或者是,本该在此处负责的人被对方调了包。
      
      于是他尽量压下内心的恐慌与焦急,以相对平静的声音问道:“阁下尾随而来,又进入了这个定血契的法阵,敢问阁下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中年道人拎了拎雨麦,叉腰笑道:“无亲无故,老子凭什么要告诉你?小子,你可知为何老子没把限制你的行动?”
      
      “老子马上就能拥有浮君大人最强的妖侍卫了!”中年道人手中腾起离火,黑红的火焰映着二人的脸庞,将二人的影子在洞壁上拉得扭曲,“你的血肉,你的灵力,非常好!非常强!一会儿,就委屈浮君大人为老子的新侍从奉上一切了!”
      
      “……脑子有病。”
      
      一副阴谋得逞的嘴脸,配上自以为是的语气,着实勾起了七浮的厌恶。他自顾自摇摇头,轻叹一声,双手合十,以一种超乎寻常的语速叨念起来。
      
      中年道人一愣,旋即意识到了什么,立马向羽耳少年道:“给我放倒他!捆起来再放到那个位置上!”
      
      “不觉得晚了吗?”在他道出那句话时,七浮睁开一只眼,瞳色在一瞬间由棕褐色转为诡异的苍色,“正好有现成的血在,足以施术。用这么恶心的话来装饰自己恶心的行为,再忍下去,本公子都要把隔夜饭吐出来了。”
      
      他轻轻抬手,先前被划破脖颈死去的少年,其肉身如同融化一般缓缓变软,血液从他体表不断涌出。七浮将沾血的手指放在唇上,舌尖轻轻滑过指尖,凌空写下一个咒,霎时所有血液渗入法阵,而后又沿着法阵的纹样,升起冲天血柱。
      
      “活血……灭灵阵!”似乎压根没想到七浮竟会动用这一高阶符术,中年道人大惊失色,“没想到,堂堂光明磊落的除妖师之首浮君,竟也会用这种邪术!”
      
      七浮嘲讽地一勾嘴角:“所谓小人,大概便是你这种吧。对于自己从未熟知,又从未修习过的符术,便忙不迭地称它为邪术。我年少无知见识少,可我能够确定的是,这个术,并非你所谓的邪术。”
      
      血柱围绕着中年道人,将他整个裹在当中。就在七浮将要完全发动符术时,从血柱之中骤然传出雨麦的惨叫。
      
      这声惨叫是极其微弱,并且近乎一闪而逝,然而七浮真切地听到了。在此之后,紧跟着传来了中年道人的惨嚎,是绝望,更是不甘与欲望的破灭。
      
      七浮傻愣愣地看着血柱,浑然不觉有人正在一旁拼命呼喊自己。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莫名其妙,本来应当好好与对方谈一谈,哪怕是用言语劝他将自己的道友释放也好。可是眼下……他在做什么啊?
      
      而且更要命的是,受了气之后,竟不知不觉把高阶符术用了出来。
      
      在诸多分辨不清的话语当中,他隐约听见了风见月的声音。
      
      “浮公子你别发疯了!求求你!这人是别处的高阶除妖师,要是杀了他,你会被祁环居逐出师门的啊!”
      
    插入书签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