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3 情理之外

      尽管七浮千里迢迢赶来,昨夜发生的事,还是在一个时辰前被通报到了刑罚部的四长老那里。
      
      风见月表示昨天夜里其实是她一时冲动,不顾剑谙的阻拦先动了手。但冲动归冲动,她却是没有冲动的资本,被四名杀手困在当中。
      
      随后剑谙拔了大剑冲过去想拉她出来,不曾想到站在包围圈外的“七浮”忽然放了火符。火一放出来,风见月就感到不对劲,因为是半妖的缘故,她对气息的变化十分敏感,故那一瞬就产生了怀疑。
      
      可“七浮”气息的变化也只发生了一瞬,而后便恢复如常。也不知是火惊到了杀手,还是出于别的原因,等风见月回神时,冷不防后背已挨了一刀。
      
      杀手一紧张,要么杀,要么撤。最终致使杀手不撤的原因,似乎还在于“七浮”。风见月越回忆当时的景象,越感到奇怪:四下明明是空地,那几名杀手却像是被束缚在了中央。
      
      “偷袭我的那个杀手,下手很重,我都能感到刀气伤到肺部去了。”回忆时,风见月心有余悸,“被砍了那一刀后,我就半跪到地上站不起来了。剑师兄就来拉我,用大剑将我与那杀手隔开,拉着我就往浮公子……呃,往七宗榆那里跑。”
      
      “结果呢?”
      
      “那杀手居然还追上来了!”风见月提高了嗓门,“还边追边丢暗器,其他杀手也跟过来追。后来剑师兄可能是实在受不了,直接用了一记剑诀,把那三四名杀手……祭了剑灵。”
      
      “那些杀手应当是被人用幻术控制了。”雨麦在一旁推测道,“若是於虚的杀手,自是训练有素,不会这样轻举妄动。”
      
      风见月摇摇头:“谁知道呢!”耳中传入一些声响,她做了个稍等的手势,侧耳听了听墙内的动静,“我似乎得走了,刑罚部好像来了人。”
      
      “所以,四长老说给你们什么处罚?”听罢,七浮问道。
      
      “我想总是牢狱伺候吧……”风见月转过来,扯出一丝笑,“不过,剑师兄说是去锁鹤阁面壁。我也不晓得那是哪儿,总之不是好去处就对了。浮公子有什么话需要我传达剑师兄他们一下么?”
      
      锁鹤阁?
      
      心中咯噔一下,七浮脱口道:“等着,我会过去接你们出来。”
      
      风见月摆摆手:“浮公子还是先洗脱自己的嫌疑为好。我们被关锁鹤阁还是小事,万一这事闹大,那可是引战啊……”
      
      临走前她抱了抱雨麦,盯着七浮严肃道:“好好待麦子啊!别为了我们的事害她跟你跑来跑去的,她又不是你侍卫……”
      
      雨麦伏在她肩上沉默了几秒:“现在……雨麦又是了。”
      
      ……
      
      “祁环居锁鹤阁,既然被冠以“锁鹤”之名,按祁环居的说法,是个惩罚高阶弟子的地方。”
      
      七浮奇道:“为什么我先前听得此地是历练之地?”
      
      此时主仆二位正遥遥跟着押送剑谙、风见月二人的马车。
      
      “换个说法掩人耳目罢了。”雨麦淡淡道,“说是试炼之地,其实也不错。祁环居的资本都放在里面,法器典籍、奇珍异宝,用机关护着,似乎隔几年居主还会亲自送高阶弟子入内修炼。”
      
      “所以说……锁鹤阁就是个藏宝洞?”七浮听着有些好笑,“犯了错的弟子要被关进去,优秀的弟子也要入内,这不是乱套了么?”
      
      “锁鹤阁便是这样一个混乱的地方。”雨麦道,“当刑罚部不晓得要怎么给有身份有背景的弟子下处罚时,便会送他们到锁鹤阁,从此死生有命。”
      
      “……真是草率呢。”
      
      见马车忽然加速,七浮也加了一鞭,与马车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被发现,亦不会跟丢。
      
      他一边赶路,一边同雨麦低声聊着:“雨麦,你觉得我这样贸然跟去,约摸几日能回於虚?”
      
      雨麦倒答得干脆:“主人都说是贸然跟去,自是无需问归期。听起来,似乎主人不爱留在於虚?”
      
      七浮一笑:“自然了。不比祁环居,於虚再爱也是寄人篱下。既然不问归期,那我们就好好探一探锁鹤阁吧。”
      
      垂眸看着雨麦的猫耳,他顿了顿:“只是不知你体内的毒……”
      
      对方的回答毫不迟疑:“假如在锁鹤阁能够找到浮君的手记,区区余毒,主人一定能为雨麦除净。”
      
      一问一答间,一路上七浮其实往别处想了很多。
      
      本来他还在思索七宗榆甩锅给自己的理由,冷静下来想,对于长公子,刁难他根本不需要理由。
      
      或者说,这个理由在他出生之时就已经定下。很简单,就是一个“权”字。
      
      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他七浮素来不问权势,又是自小在祁环居这样断欲清修的地方修行,压根不会想着家族之中还有人会忌惮他眼红家主之位。
      
      更何况他又是分家之人,身份上本就差了宗家一大截,这个理由就更没有想到。
      
      既然长公子执意要刁难他,不难想象日后会害他性命。年幼的时候,七浮还可以躲在祁环居不回家,如今他已离开了祁环居,就连家也被长公子摧毁,他没有地方可以躲藏了。
      
      眼下他唯一能做的只有自保,让自己有足够的能力,独立于这方险恶的江湖。事实上他不是没有怀疑过转职去於虚的隐情,於虚历代帮主,吕家一脉,曾受过七家宗家恩惠。
      
      他真的很想救剑谙与风见月,毕竟这是因为他的失策牵连出的事。更何况剑谙早已是熟人,至于风见月……
      
      雨麦的轻唤让他回过神,望见马车在前头一处废弃的驿站停了下来,似乎是稍作歇息,七浮也策马行到一片不会被发现的树荫里,拴好马。
      
      或许此地前几日还下过雨,泥地上尚有几滩水塘。马儿倒不嫌弃,低下去饮水。七浮从行囊里拿出在街上买下的桂花糕,边充饥边观察马车。
      
      护送马车的是两位青莲阶、一位苍兰阶的弟子,都不好对付,七浮也没想着劫车。风见月说的不错,若是他乱来,这事闹大了,指不定真的会成为祁环居和於虚互相翻脸的□□。
      
      一刻钟后,七浮注意到风见月嚷嚷着跳下马车,大约是坐马车坐闷了,在她后面跟着那位苍兰阶弟子。剑谙却始终不曾出来,按七浮所知,他应当是在车内与剑灵一起打坐。
      
      七浮顺便看了看自己的地图,待寻到锁鹤阁的大致方位后,他怔住了。
      
      锁鹤阁位于觉风街,而宗家,恰好也在觉风街!
      
      在一旁见他脸色一变,雨麦放下了桂花糕,等着他问自己,眸光还是波澜不惊,似是早已料到他会有这种反应。
      
      七浮不由得看向她:“雨麦,你可知锁鹤阁与宗家毗邻这事?”
      
      “雨麦知道。”
      
      “那……之前为何不告诉我?”
      
      事实上知道也来不及了,眼下一行人已经进了觉风街的管辖区域内,他再前行岂不是往火坑里跳吗!
      
      雨麦垂眸解释道:“如果说出来,主人一定会在未到达这里前就劫车的。”
      
      七浮扶额:“可你要知道,我如今是能不去宗家就尽量不去宗家……”没点资本还敢在宗家的地盘上晃悠,真的是自愿触霉头。
      
      “而且……”他遥指驿站,“我也没法劫车,那三位弟子都不是我能对付的了的。再者我也不能劫车,若是祁环居那里知道了……”
      
      雨麦却摇头截住话:“主人,阿月他们既然被送去锁鹤阁,宗家已是明摆了要介入此事。”
      
      “所以你的建议是让我这个时候去劫车吗?”七浮大感困惑。
      
      雨麦扬起脸:“是的。既然已到了宗家的地盘,不添些麻烦,于情于理说不过去。”
      
      蝉在枝头轰然叫起来,声声拖长,仿佛是某种嘲讽的笑。
      
      七浮长长一叹,他压根没想到自己的妖侍卫竟会道出这种建议:“添麻烦……我指望七宗榆别给我添麻烦就够了。”
      
      雨麦还在摇头,“很遗憾……那是几乎不可能的。”
      
      说罢,她起身望向驿站后头的小山。
      
      “来了。”
      
      “……什么来了?!”七浮心中发怵,慌忙起来与她一同看。
      
      还不曾发现人,先感觉到了来者的气息,七浮的眉头拧成一个川字。
      
      “来了两位……”雨麦伏在矮树丛中,静静感受一阵后道,“很奇怪,其中一位的气息,与主人一模一样。另一位……”
      
      面朝七浮,她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苦笑:“十分强大,修为应当在雨麦之上了。”
      
      说话之间,一个人影已然靠近落单的青莲阶弟子。七浮几步跨出藏身之处,但见有一道白色的残影一闪而过,携着击破空气的呼啸声。
      
      转眼间来者已同两位青莲阶弟子战作一团,剩那苍兰阶弟子将风见月匆匆赶回马车,以防她乱走被误伤。
      
      青莲阶是三品,苍兰阶是四品,祁环居派这三位高阶实力的弟子来护送,除了为监视,还为保护。不过眼下,也不知这三人能不能对付得了七宗榆派来的人。
      
      担心二位友人的安危,七浮不由自主多走了几步过去,来者的身影也逐渐清晰。
      
      既然气息与自己一模一样,想来又是七宗榆的甩锅计划之一。
      
      他发现来者手中握的是一把锋利的长剑,不禁暗笑。七宗榆这人,着实阴险。七浮的确学过剑,也练过刀,并且在剑术上还有些能耐,没想到连这也被他用在了计划之中。
      
      却不想来人的剑术十分蹩脚,来去只二十个回合不到,便被青莲阶弟子斩断剑,又被一掌击飞,伏在地上动弹不得。见状七浮冷冷而笑,没想到七宗榆的计划还有失败的时候。
      
      但这么一想又有蹊跷之处。方才雨麦分明说此地还有一位来者,并且实力还在她之上,那么那人呢?恐怕不是仅仅来观战的吧?
      
      来者被击飞后,身上便笼罩起一层诡异的光华。那青莲阶弟子有些吃惊,踌躇了一下,还是丢出去三张符纸。符纸在来者周围划出一个三角形的界,下一秒藤蔓便从界中穿出,穿进来者的身体。
      
      绝望的惨叫声,连七浮也能听到。也正是这声惨叫,让他在原地呆了一秒后,骤然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
      
      “长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日更的,结果发现一个逻辑不太对,加上最近开始刚阴阳师…嗯…玩物丧志什么的_(:з)∠)_
    客官莫打,作者娘这就去继续码字!!
    ps.对最后这个收场,七浮表示:MMP作者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别动我妹妹!!!
    作者娘:你……你对长公子去说MMP啊谁让他的设定就是这么鬼畜TAT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