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1 命殒河畔

      七日前,竹州西北方忽现妖界入口。为尽可能瞒住一些心怀不轨的人,银昙阶除妖师浮君,只带了随从猫妖雨麦,一人一妖携着用以封印的白璧赶赴妖界入口。
      
      然而事态远比想象来得糟糕,浮君主仆二人赶到之时,靠近妖界入口的半个村庄已遭妖物血洗。
      
      即使浮君修为颇高,但尚且隔着三里远就能感知到浓郁的妖气,他当下便摇起头。
      
      见那入口位于山中,浮君先自顾自默念一番静心咒,而后伸手入行囊中取出符纸与朱笔,掐算时辰,挥笔大书“虞吏”二字,凌空丢去。
      
      虎啸顿时响彻山林。寅日山中必有虎精,少了虎精,或许他封印妖界入口能少一些障碍。
      
      “麦子,布阵。”浮君低头对身边的少女吩咐一声,自己则再取符纸书写咒术。丢出符纸的瞬间,平地卷起风旋,带着他一路飞向山中。
      
      没有遭到任何阻拦,一路顺利到达妖界入口,这是浮君早已料到的情况。入口初开启,涌出的妖物必将四下寻找血食,此番无妖看守入口,乃是正常之事。
      
      浮君不担心被群殴或是单挑干不过妖物,实力到了他这般境界,眼下唯一忧虑的,只是在封印入口时会遭到怎样的骚扰。
      
      血白璧,乃是封印妖物的强力法器。驱动血白璧需要沉下心吟唱一段极其冗长的古咒,稍有差池,不但会封印失败,还会重创除妖师。
      
      因此,他先派遣了猫妖侍卫在周围布下防御法阵。
      
      至于被血洗的村子里的人的死活,目前与他关系不大,并且他也无法以一救百。只要入口被封印,一切伤亡都将得到控制。
      
      布阵完毕的少女迅速回到他身旁,浮君将头微点,两手一垂,八张符纸出现在他指间,而后又被尽数抛向涌动着妖气的洞穴。
      
      然而就在符纸触及洞穴之时,一道爪影突然袭来,一瞬间将八张符纸切碎。
      
      跟在浮君身旁的少女兽瞳一缩,正欲上前,却被浮君伸手拦在身后。
      
      “出来让我见见呗,一只妖藏在此处,有什么阴谋诡计准备对我使呢?”
      
      风轻云淡一句话,听得少女心一沉。她当即念咒唤出本命武器,一柄大斧登时凌空现形挥了一周,扬起一丈高的尘土。
      
      收回大斧,少女紧张地将之握在手中,这时肩上遭了浮君一拍,“没必要打草惊蛇。它若是真敢与你我正面交锋,方才就已经出手了。”
      
      少女一惊,猛然抬头,向他投去忧虑的目光。她张了张口,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雨麦啊,在收拾符纸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过你了。”浮君微笑着安抚她的情绪,“这个任务,只有我能办到,也只有由我来付出代价。”
      
      迟迟未得对方回应,浮君抄手一笑,“不愿出来吗?还是不愿见我?也好,既然给你机会你不愿,一会儿法阵开启后,我们就阴阳两隔,互不相见了。”
      
      空气沉默了一阵,妖界入口中忽然缓缓飘出一人。雨麦执着大斧,一秒也不敢放松警惕。
      
      来者披着橘色裘绒,一头青丝被八根雕琢精致的妖骨盘起,狼一般暗黄的兽瞳里涌动泪光,看着浮君深深行了一礼,垂睑轻声:“芝谣……拜见浮君大人。”
      
      听到“芝谣”二字,雨麦一愣,继而愤怒地指向她:“叛徒……你还有脸躲在此处!”
      
      “我邪念太深,早已不配继续留在浮君大人身边。”芝谣抬起头,“听闻浮君大人今日是来封印妖界入口的,我便来见大人最后一面。”
      
      “听闻啊,听什么人说的呢?”浮君忽问道。
      
      芝谣眼中闪过慌乱,但她当即摇头,“无可奉告。但我可以告诉浮君大人,有人觊觎您的力量,企图在入口被封印后,夺走血白璧。”
      
      “无可奉告你还敢说,不知是假话还是嫌自己活得太长……”
      
      话音未落,雨麦感到有人在自己脑袋上轻轻一拍,“话太多了,不像我的侍卫。”
      
      觊觎力量?天底下的无趣之人,还真是满脑子无趣而老套的念头。如此想着,浮君再度取出八张符纸,对芝谣道:“既见过我一面,你也该离开了吧?”
      
      芝谣道了声“是”,转眼幻化成青烟离去。
      
      “主人!您为何放那个叛徒走?!”她才走,雨麦忍不住问道。
      
      “莫老把‘叛徒叛徒’挂在嘴边。所谓叛徒,不过是陌路人而已。”浮君揉了揉她的头发,“时辰差不多了。有人要我的力量是吗?那就让他想想吧。你负责善后,记得把我的尸身烧个干净。”
      
      这时,从妖界入口周围的八个方位上骤起红芒。浮君以灵力划破十指,鲜血慢慢染上符纸。
      
      “去!”他轻喝一声,八张符纸顿被气劲托起,直直飞入妖界入口。在符纸没入入口之时,从洞口涌出的妖气当即淡了数分。
      
      “麦子,要护法了。”浮君边吩咐边取出血白璧来,双手结出复杂的印,将血白璧扣在掌心,瞑目诵咒。
      
      耳畔响起不甘的嘶吼,伴随浮君手中血白璧散发的红芒,被逐渐逼回妖界。入口附近的树木被封印引起的狂风刮得摇曳不止,更有甚者已拔地而起,被卷入妖界。
      
      浮君只觉自己体内的灵力与血液被血白璧不断吸走,钻心的疼痛自身体各处传来。庞大的灵力正在他体内暴戾冲撞、撕扯,破坏着一切。
      
      他忍痛,仍静心念咒,不觉鲜血自七窍渗出。待最后一段咒语念罢,血白璧脱手飞向入口,只见雷光涌动,幻化成枷锁的形状布满入口,继而白光一闪而过,只听一声闷响,失去封印能力的血白璧坠落在地。
      
      而原本是妖界入口的地方,再无一丝一毫妖气,吹拂过树木的,只剩下凄凉的风。
      
      成了……
      
      念头刚起,浮君感到喉中一腥,他捂住口猛然咳嗽,鲜红自指缝间淌下。
      
      雨麦忙来扶住他,浮君却付之一笑。这副身体,如预想一样撑不住了。
      
      他俯身拾起沾血的白璧,任雨麦搀扶,稳住气息吩咐道:“麦子,带我去玉燕河边……用你最引以为傲的妖火……送我最后一程吧。”
      
      他把缠在白璧上的红线理了理,将白璧挂在雨麦颈上:“此物……虽已失了封印的灵力,但佩着它如有我在旁,大小妖物都不敢来欺负你。”
      
      雨麦拭去眼泪,默默点头,“雨麦知道了,等主人归来,雨麦还把血白璧还给主人。”
      
      浮君微笑道:“如此……你就替我记着吧。”
      
      ……
      
      月上树梢,云隐夜幕。竹州郊外,河岸之畔。
      
      浑身是血的浮君,在雨麦的帮助下仰躺在河岸上。满是伤痕的手,甫一触及湿冷的泥土,立即让他疼得倒抽一口凉气。
      
      “唔……真是疼啊……”
      
      口里虽如此抱怨着,浮君面色却丝毫不改,他甚至还微笑着。沾满血的手微抬起,触及雨麦的脸庞。
      
      “麦子……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要暂时死去了……”
      
      手指摩挲着她的猫耳,看着那双映着不舍的脸,浮君满是歉意地道,声音微弱,时不时还得调整呼吸,时不时还咳出血来。
      
      “雨麦知道的。”雨麦蹭着他的手,回应声细细软软,并不哀伤,也不起半点波澜,仿佛只是主人将要出去云游几日。
      
      然而浮君却像对她的“知道”深表怀疑似的,趁命还未尽,又喋喋不休起来。
      
      “麦子……待我殒命后,你切记将我的骨灰撒进河里……不可让那些心怀不轨之人拿到……”
      
      “雨麦明白。”
      
      “麦子……你以后就是孑然一身了……要不就变回以前的模样吧……现在这个外貌……很容易受欺负的……”
      
      雨麦轻轻摇头:“主人喜欢的模样,雨麦会一直保持着,不会变回去的。”
      
      浮君笑了,眼角却有泪一点点滑落:“麦子……我先前说过一句‘你真是只蠢透了的猫’……是气话……咳咳……气话……我觉得最不蠢的猫妖……就是你了……你明白的吧?麦子……假如以后的我……说话很不诚实……你也不要讨厌我……你晓得……我很任性的……”
      
      拨开他的发丝,雨麦柔声道:“雨麦从未放在心上。”
      
      “麦子……还记得我说……你要等多久吧?一只猫等不下去的话……可以先……去风明赤他们家等我回来……”
      
      抚摸着他的脸,雨麦清冷的声音响在他耳边:“雨麦记得,是十八年。待主人离去后,雨麦便去寻风明赤,请主人安息。”
      
      意识被慢慢剥离,浮君的眼前越来越模糊。他忽觉眉心一温,绿莹莹的猫瞳在他眼前晃动。温软的舌轻轻舔过他的眼角,细心将他的泪舔去。
      
      最后再看一眼主人,雨麦缓缓起身,站在十步开外吟起火咒。跳跃的火苗自她手心闪现,又飘向浮君身上。
      
      熊熊火焰,转瞬将浮君的身体吞噬。
      
      “麦子……”
      
      烈火当中,浮君的声音再度传来,宛若梦呓。
      
      “你……再唤我一声……我指的……不是‘主人’……我怕我的来世会忘了它……”
      
      “浮君。”雨麦听话地道。
      
      浮君再没有应。雨麦的妖火会将他的肉身烧得一干二净,在这之后遗留下来的骨灰,也被尽数撒进河中。
      
      这样一来,那些垂涎浮君力量的人与妖物,便都可以死心了。
      
      与常人不同,像浮君这般达到“银昙”阶的除妖师,可以为自己制造出一次“轮回”,也就是灵魂转世投胎。只是,为了不给来世带来麻烦,除妖师通常会在临死前,好生封印住此生的记忆。
      
      至于自己的来世究竟能否记得前生之事,两个字:随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主要是交代主角前世的死,第二章开始是华丽丽的正文。请各位看官多多支持~
    -----------
    戳作者专栏可食用纯糖的除妖师x喵现言新文↓
    《捡妖[古穿今]》已有23万,日更坑品有保证~
    【文案】
    我们妖精就是皮啊!
    上勾拳撩自己男票,回旋脚踢飞情敌!
    就那个妖盟少盟主,照样被做成红烧龙翅!
    什么?恶妖出没要毁灭人间?
    喂,那个还在码字的除妖师,说你呐!
    把他们都捡回来解决!
    ---------
    2017.08.06,本章打卡微修。
    2017.08.12,本章打卡更改叙事顺序。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