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风热吻你

作者:唧唧的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二吻

      无论她做什么,做得对,做得错,都能获得原谅。从来不讲道理。
      你应该记住的。
      玫瑰无原则。
      --
      付雪梨打了个寒噤。
      刚刚许星纯的样子,还有他的眼神,真的太可怕了。
      贴上她喉咙的手凉冰冰地,仿佛随手会收得更紧,再过下一秒就会掐死她一样。
      她再一次确定,他是有一点心理变态的。
      不。
      不止一点。
      许星纯就是一个不正常的人。
      她喘了半天的气,期间抬头看了一眼他,心里百味杂集。
      “这么恨我,想杀了我刚刚?”付雪梨眼圈都红了,咬着牙,忍疼,撑膝盖站起来,几乎是一字一句地问,“我走行了吧,这样你满意了吗?”
      许星纯不言不语,神情冷淡,与平时无异。
      站着很久没动了,他才开口。
      像树枝一样瘦而坚.挺,却轻易能够折断。他嗓音嘶哑,有点自嘲,“好。”
      等了半天,就是这个回复。
      付雪梨其实还是不肯信,许星纯是真的恨她了。
      他现在真的已经不像从前那样了,无论她做什么、说什么,许星纯时时处处都忍让,无条件承受包容她的一切。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行吧,是你说的,别后悔。”她用力地闭了一下眼,压下心里的烦躁,说完话就转身朝外走。
      走了几步,快到门口时,眼泪唰一下就出来了。心有不甘,她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心里震了一下。这一下,目光就移不开了。
      
      许星纯像一根快要被折断的筷子。他弓着腰,动作很缓慢地,收拾着她之前吃完的粥。
      那一方狭窄的空间,没有光,只有黑暗。他垂着头,动作机械,仿佛一直都是孤身一人。
      从过去到现在,他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
      --
      屈服一次,第二次就简单多了。
      付雪梨靠着车窗户出神,松懈下来,心里的滋味特别复杂。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心软。
      光速打脸不要太快。
      刚刚明明走了没几步,就忍不住返回去找他。
      站到许星纯面前的那一刻,她真的是不敢看许星纯表情。
      
      要说脸皮厚这事,真的付雪梨自己都佩服自己。都一把年纪了,上一秒还在闹脾气说绝交,下一秒就大大方方回去了。虽然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擅于坚持的人,只是对许星纯还抱着些心思。
      愧疚、怀念...说也说不清。
      但说白了她付雪梨就是一个俗人,贪财好色,珍惜生命。
      爱得干脆利落,随时都能抽离。
      
      外面天已经黑了,已经到了没时间再拖下去的时候。
      唐心打来的电话不知道被掐了几个,最后望一眼手机,付雪打起精神,头往许星纯的方向转,目光却不太敢抬起。
      没有话也想找一点话出来说,“喂,那个,我真的要走了,去马来那边拍戏。”
      “嗯。”
      开了个头,后面的话就好说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
      “以后如果你不想见我,估计我们就不会怎么见面了。”
      “嗯。”
      “虽然下午我说的是气话...但是你真的那么恨我吗?”
      许星纯微张开嘴唇,“没有。”
      “那你是不是一直在怪我,这么久了...”
      她其实知道答案,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难过,凭什么委屈。
      他对她有怨恨是正常的。
      只是还有股拗劲儿,非想着要重新和许星纯开始,又实在低不下身段。人就是有这种天真又贪婪的贱性,越得不到的越放不下。
      珍惜和后悔这种事情,其实真的不用谁说教。
      总有一天,栽几个跟头就自然把人都教会。谁都逃不过。
      心里头翻腾着酸楚的感觉,付雪梨终于解开身上的安全带。
      和他呆了快一天一夜,忽然有些舍不得。
      打开车门,下车,整个人探身出去,她听到许星纯说,“抱歉。”
      他的声音听起来又冷又滑。
      付雪梨动作顿了一下,反手把车门关上。
      听到砰地响声,她走出两步,像是被抽走了一根骨头,力气也跟着泄了个精光。
      她不敢回头,径自快步离开。
      付雪梨只能对自己说。
      没事的。
      不用急。
      没事的。
      
      --
      照着地址,在地下停车库找到唐心给的车位。
      探头看,唐心和西西早早就等在保姆车上。看到付雪梨的人,唐心黑着脸,眼神灼灼,咬牙切齿道,“给你五分钟,我真的要杀人了付雪梨,你几岁了,分不分轻重,你是要急死我吗?”
      付雪梨不敢耽搁,手机揣进兜里,稍微补了一下妆,迅速换完装备。口罩帽子全部戴好。
      不少探听到小道消息的记者,和一些已经知道行程的粉丝们早早就堵在机场门口,因为《破晓》和炒cp的热度,付雪梨现在关注度飙升。
      他们一行人非常引人注目,一出现在视线里就有一大帮人蜂拥而至。太过拥堵,付雪梨被人围着,几乎是寸步难行,以慢的不能再慢的速度向前移动。
      周围全是激动的尖叫声——
      “能给我签个名吗!”
      “老婆我好喜欢你啊!去拍戏一定要注意身体呜呜呜,照顾好自己。”
      “哎哟我天,刚刚付雪梨是看我了吗?!啊啊啊啊啊啊!”
      “能拍个合照吗?”
      西西护着付雪梨,干呕着嗓子喊,“大家往旁边退一点,注意安全,注意安全啊,别激动!别拍别拍。”
      快要被挤成柿子饼,付雪梨勉力朝着激动的粉丝打招呼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她回头望了望。
      人群拥挤,机场厅里围堵了不少人,好多人高举着手臂拿着手机和相机咔嚓咔嚓。
      有几秒,付雪梨觉得,许星纯现在又站在哪个角落。
      无声的,这么看着她远去。
      他总是这样寂寞,又很安静。
      --
      最后起飞前的半小时,在飞机上等得无聊,付雪梨无所事事,膝盖上顶着笔记本刷娱乐新闻。眼睛盯着屏幕,寻思片刻,给表哥付城鳞打了个电话。
      那边过了半天才接起,像付城麟这种天天徘徊在万花丛中的浪荡少爷,这会儿肯定又在哪醉生梦死。
      “喂,哥。”
      “哟,这不是我们大明星嘛,怎么有闲工夫关心起吾等屁民来了?”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付雪梨坐直身子,点开最新刷到的帖子,标题叫:李涛一下90后小花格局。
      第一阶梯:付雪梨、明赫琪、费娜娜、陈剪秋
      第二阶梯:xxx xxxxxxxxxxxxxxxxx
      网友留言:
      1:假装看不出来要吹谁。
      2:展望未来而已吧。
      3:说实话这里面就付雪梨演技像坨屎一样,全靠吸何录血,我演戏都比她靠谱。
      4:明赫琪一线封都没有,作品口碑垫底,电影电视剧综艺都是十八线。东南亚扑街又来自炒了。
      5:付雪梨和明赫琪好像有故事,有咩有人爆料一下?
      
      什么乱七八糟的糟心玩意。
      付雪梨啪地把电脑一合,丢给西西,接着起身,换个手把手机拿稳,专心打电话,“最近叔叔怎么样。”
      “挺好啊。”
      “那你呢?”
      付城麟不耐烦了,“我也挺好啊。”
      “嗯...那。”付雪梨犹豫着,又顾左右而言他,“那你最近在干什么?”
      
      “我上班赚钱泡妹子练腹肌啊,现在正搁健身房锻炼呢。”
      “就你那五毛钱的腹肌,练来练去不就那样。”付雪梨忍不住吐槽。
      “嘿,你这人,会不会说话?!”付城麟啧一声,“没事儿我挂电话了哈,夜生活丰富着呢,求别打扰ok不ok?”
      “——诶诶,你等会你等会!”付雪梨看了看周围,走到落地窗前,压低了嗓门,“我想问你件事,不是。”
      她改了说法,声音越发地小,“是请教。”
      “操,我就知道,我心说你没事哪会想起我这个便宜哥哥呢。”付城麟会心地笑了,懒洋洋地说,“啥事啊,说呗你,我来教教你。”
      付雪梨手搭栏杆上,眺望着远方,“我现在有点后悔。”
      “怎么?”
      “我觉得我做错事了。”
      “什么事?”
      “就最近...我发现我真的有点对不起一个人。”
      “哟,稀奇啊,能让您内疚,你这是对别人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啊。”付城麟是了解她性子的,所以更加惊讶,“男的女的?”
      “男的。”
      “还有你搞不定的男人?”
      “哦,许星纯吧?”付城麟瞬间反应过来,说出他的名字,紧接着又说了一句话。
      付雪梨头皮发麻。心一紧,彻底听不下去了,把电话直接挂断。
      飞往马来的高空上,付雪梨拉过毯子,看着旁边夜云。渐渐走了神。
      她脸色苍白,胸口钝钝地。
      凌晨三点醒来,翻来覆去,再也无法睡去。
      就在几个小时前,她看着许星纯收拾那碗白粥,一时间想起的是很多年前的一个画面。
      让脚步彻底迈不出去。
      那天她带许星纯去喝酒。
      大风清凉的夜晚,他喝醉了,路都走不稳。在路灯下的台阶,许星纯缩着肩膀,肩胛上的蝴蝶骨很瘦。
      他的脸埋在她的腰间,一对清秀的黑眉拧起,枕在她的腿上梦呓。
      连醉酒的倾诉依旧克制。
      她听到许星纯轻轻地说,“付雪梨,我真的不会哭的。你不要离开我。”
      付雪梨不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只感觉到他一直紧抓着她的手不放。
      她在黑暗中笑起来。
      他真怕被人丢弃。
      --
      许星纯?
      哦...
      你说他啊?
      他不是早就跪在你面前了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纯纯:在下就是那个可怜男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