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之痒

作者:禾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不喜欢我?

      该死。季辰宇心里默念。他原本的考虑是反正于永思懂服装懂设计,“裁缝”来他一个人就够了,却忘记了季家老爷子这个身份的分量,叶哲没有不来的道理。
      程瑶看他有点发呆,笑了笑,说:“只有这个条件吗?那我就——答应了。”
      季辰宇定定神道:“好久没回来了,都不太习惯管家爷爷的声音……突然在背后说话,吓了我一跳。我们走吧。”
      走了几步他又问道:“我冒昧问一句,法国高定那套礼服,和你之前试穿过的那套,你比较喜欢哪个?”
      程瑶想了想,说:“我不太懂你问这个问题的意思,不过,让我自己选的话,我还是会选同你们的选择一样的款式。”
      这确实像程瑶这类姑娘会作出的选择,季辰宇想起了老爷子说的“在季家能说上话”的那番道理,点了点头,礼貌地道:“没有别的意思,我觉得都好看,只是想问问你的喜好。”
      
      叶哲和于永思被直接请到季老爷子的书房,虽然两人都没受过什么上层社交的礼仪教育,但是为季老爷子的气场所慑,还是不由自主鞠躬行了个礼。
      于永思上前去量尺寸,叶哲道:“就用绸缎的料子,样式上在正装基础上尽量宽松,可以吗?”
      季老爷子回答:“你们拿主意吧。”
      叶哲应了一声,季老爷子抬起眼睛看了看他,问道:“阿昊是不是也找你们给设计礼服?”
      叶哲彬彬有礼道:“是的,已经完成送到。”
      季老爷子说:“长啥样呢。”
      叶哲和于永思面面相觑,这凭空倒是形容不出来,幸好季老爷子没有再追问,道:“给我做差不多样子的就行。”
      叶哲不明其意,只得应道:“好的。我们会加快赶工,尽早让您提出修改意见。”
      
      叶哲在夜色中回到家,推开门,有一股意料之外的香味。
      是季辰宇出门前放在定时炖锅里的汤。汤里加了香砂仁,养胃用的,此前也不是没有人给他熬过类似的东西,他熟悉这个气味。
      炖锅定了六个小时,汤刚刚好,香气从厨房弥漫出来,逐渐充斥到整个房子。叶哲怀疑就连楼上的卧室里都能闻到。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后一锅了。他自嘲地笑了笑,自己盛出一碗来,季辰宇把香砂仁裹在纱布包里,没有撒得汤里全都是,相当细心。
      他这种心理年龄比实际年龄幼稚很多的人是从哪里学得这么会照顾人的?
      
      叶哲怔怔地守着一碗汤,却一直没有喝。不知道过了多久,大门响了一声,季辰宇便进来了。
      “……”叶哲呆滞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我说我有个房子刚租了一年,离公司也近,不想退,住满再回家住。”季辰宇回答了一句,看他面前的汤碗都没热气了,皱皱眉用手试了一下,“你在干什么,汤是用来看的吗。”
      叶哲嗫嚅了一下也说不出什么,端起那个碗去倒回锅里,季辰宇拉住他的手,轻轻说:“你刚才……看到我了吗?”
      
      叶哲从见到他开始就在提防着他问出这句话,终于听到他说了却一阵茫然,他又不是瞎子,怎么可能没看到,问这句话除了让两人都尴尬难堪之外,到底有什么意义?
      “……那位小姐挺好的,你跟她在一起似乎也很开心。”叶哲将碗放好,低声说,“很少见你这样大笑。”
      季辰宇拉着他的手松了松,旋即又握紧,想着总要解释些什么,却又觉得没什么好解释的,只得转而道:“季辰昊打算废弃陶然的礼服,用法国高定……所以我才临时让于副总过来给爷爷做一身……”
      叶哲怔愣了一下,对商业的敏感让他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点点头说:“谢谢。”
      季辰宇说:“不夸我一点什么?”
      “……”叶哲想了想道,“谢谢,不过,其实我做过你大哥会来这一手的准备,所以,如果周年庆时你们真的废弃,陶然过几天便会举行义卖,将样衣拍卖所得的钱以季家名义全部捐出。”
      
      季辰昊这种人是不会公开表示“我不穿是因为这衣服太差”的,而以季家名义的慈善也不会被季家特地否认。这对叶哲来说不过是损失几件衣服钱,但却可以在钢丝绳上维护陶然的名誉和与季家的关系。
      季辰宇不得不承认,叶哲在各方面的想法都比自己成熟得多,这让他不由得又烦躁起来:
      “所以你是觉得我多事吗?”
      “……没有。”叶哲本没有这个意思,动了动手没有抽出来,无奈道,“我说过除了金钱交易外不会干涉你的感情生活,你不必太在意这些。何况你现在也算和本家关系缓和,如果想解除这段关系,也可以直说,不用因为觉得自己拖累了我,或者解除这段关系会对不起我而特地去做这些补偿我的事……”
      他倏然瞪大了眼睛,季辰宇忽然堵住了他的嘴,用自己的嘴唇。
      季辰宇低低地问:“今天做吗?”
      叶哲喘了几口气,意兴阑珊道:“……我不想。”
      
      季辰宇皱眉道:“你在别扭什么?你不是挺喜欢我的吗,当时你跑那么远的路来看我,还给我策划了宣传片和真人秀,后来又给我投资电影……我以为你很喜欢我……”
      他其实也知道自己幼稚,处事方式不成熟,从小到大,他母亲是个无情的戏子,只把他当做嫁入豪门的工具,如愿以后就不再管他了,他在季家也仅是一个多余的存在,虽然爷爷很疼他这个孙子,毕竟已经不掌权,季振明和季辰昊都对他阴阳怪气,长大成人后更是立刻被一脚踢去了美国。
      他大学之前叫季晨,大学后季振明忽然让他改叫季辰宇,仿佛打算认他这个儿子。少数知道他是季家二少的同学若非谨慎相待便是唯唯诺诺,所以他大学期间没有朋友。
      
      虽然他不想很肉麻,但是叶哲竟是第一个这样喜欢他,凡事都为他考虑的人。所以这些话,他竟然毫无考虑就说出来了。
      叶哲听着他几乎是字字戳心的语句,淡淡地说:“就算是又怎样,你不喜欢我啊。”
      季辰宇语塞,叶哲说这句话时看着他的眼睛,他有一瞬间几乎想将“我没有不喜欢你”说出口,却还是生生咽下了。
      叶哲看懂了他的沉默,顿了顿:“好了吧,那就没什么可以指责我的了。”
      季辰宇无话可说,放开了拉住他的手,上楼去了。
      《双面》明天开机,他本想回来收拾行李,并且趁着还没忙起来时跟叶哲温存一下,却没想到弄得这样不欢而散。
      
      季辰宇在片场有些走神,方宁修打趣他:“今天你的场多诶,你为啥演起我的戏份来了。”
      方宁修饰演的哥哥因为长期被软禁,所以韬光养晦,前期的戏基本都是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出神,发呆。
      季辰宇说:“没事,开拍就好了。”
      他母亲是一个不怎么得志的小演员,然而于表演一道却有着很高的天赋。也可能正是因为这种天赋得不到施展,使得她终于郁郁,并不再热衷表演,将心思放在了季振明身上。
      季辰宇完美继承了这种天赋,他对人物的内心和性格很敏感,能在最短时间内揣摩透彻,却又不会将自己完全投入,能够适时脱离,是导演们都会欣赏的一种演员的好品质。
      第一场是季辰宇面见将要去服侍哥哥的女仆的戏,导演一喊action,他便迅速进入了状态,成为一个高高在上的掌权者。
      饰演女仆的是一个新人,被季辰宇的气势所迫,竟然忘了台词。
      
      关俊文对新人指点了一下,又对季辰宇说:
      “气势上不用这么强,一个人的高傲和难以接近也不全靠气势来显示。”
      季辰宇立刻就想到了季辰昊,头皮一阵发麻,回答:“好。”
      这天的拍摄还算顺利,进度超出了关俊文的想象,除了那个新人之外,季辰宇和方宁修的表现都相当好,关俊文十分满意,说:“那就收工吧。”
      季辰宇目前只有公司指派的一个临时经纪人,连助理都没有,便打算自己开车回去。刚想走,有个场务便跑过来说:“季先生,有位叶先生给你送来的。”说着递过一个一次性餐盒。
      季辰宇愣了一下,心里有点别扭又有点感动,便接了过来,里面基本都是他爱吃的东西,毫无疑问是叶哲送过来的。
      
      “叶总过来给你探班呀。”换好衣服出来的方宁修探头看了看,“叶总就是又温柔又体贴,当年我也……”他自觉失言,立刻捂住了嘴,尴尬地笑了笑。
      然而季辰宇却不打算放过他:“你也?”
      方宁修一阵蛋疼,又编不出什么谎言,只得说:“我刚出道那阵也……那个过啦,恰好长得是叶总喜欢的类型……嗯,就这个,那个。叶总对包养的人都很好,也来探过我的班,可惜每个都跟他不长……”言下十分遗憾。
      季辰宇瞬间没了食欲,“嗯”了一声。方宁修原本想跟他说叶总找人都找跟你长得像的,看他脸色实在不善,便“嘿嘿嘿”笑着先跑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