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偏且执

作者:Shineo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钥匙扣(1)

      站在唐诺的视角回看整个故事,她和应尧之第一次见面深刻到经年以往依然让人心悸。
      
      见面呢,是因为徐行知。
      
      徐行知。
      
      她前男友。应尧之的表弟。
      
      徐行知和唐诺相识于贰大。
      
      大三下学期面临对未来的抉择。俩人绕着校道散步,走了一圈又一圈。手牵着手。一路经过人声鼎沸的运动场,幽静的植物园林,理学院最引以为豪的科技楼。
      
      徐行知家里对他的规划即本科毕业后去美帝深造。而唐诺家的规划是……没有规划。将对方纳入未来的旅程,唐诺最终选择加入轰轰烈烈的考研大军,期望至少在学历上二人比肩。
      
      最后徐行知紧紧抱着唐诺,说:“诺诺,我们一定要永远在一起。”
      
      唐诺回抱住他,男子身材瘦削,心跳有节奏地律动。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们和所有的大学情侣一样,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畅想经年之后的蓝图,拥有一往无前的勇气和以为会海枯石烂的爱情。
      
      后来,俩人准备考研的准备考研,准备出国的准备出国。
      
      算得上让人歆羡的是,唐诺二跨考研,跨学校跨地区,顺利被壹大数学系录取。而徐行知申请了五所美国高校,顺利拿到其中四所的橄榄枝。
      
      班上同学吃散伙饭的时候俩人被全班同学一个劲的调侃,所说的无非是“苟富贵勿相忘”“结婚记得发喜帖”云云。
      
      顺利拿到通知书才算尘埃落定。
      
      唐诺拉着徐行知在KTV嚎了一个下午。徐行知声色普普通通,但胜在唱得投入,眼神深情得能溺死人。
      
      唱到一半,徐行知手机振动,是有电话来了,向唐诺示意一下。唐诺瘪着嘴,“哼”地扭过头,一个人分饰两角把这首《今天你要嫁给我》的后半部分唱完了。
      
      刚唱完徐行知推门走进来:“这周周末咱们去壹市玩儿,我带你见个人。”
      
      在一起久了,唐诺在徐行知面前有种作威作福的女王范儿,于是昂着头,先用劲儿捏一下他的手臂,问:“谁呀?”
      
      “就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壹市的内表哥。”
      
      “哦,想起来了。”
      
      “他叫应尧之,长得还行,也就比你老公丑那么一点点。”
      
      “略略略,口说无凭,照片拿来。”
      
      “没有照片!反正没我帅!”
      
      说是带唐诺见个人,其实唐诺怎么会不知道,徐行知就是放不下她。他怕他出国的这两年多,她一个人孤零零在壹市,没个照应,万一出个什么事都不知道找谁帮忙。
      
      想想就难受。
      
      论繁华与发达,没有城市能与壹市并论,街上随便踩着一人都是处级。那里有最大的包容,也有最大的腌臜。
      
      徐行知实在放心不下唐诺,他的诺诺瞧着温吞,实则性格跳脱,又喜欢作威作福,时常得罪了人还不自知。
      
      不怕得罪人,怕她吃暗亏。越想越害怕。
      
      于是联系了表哥。
      
      *
      
      之后的一切情节来得吊诡而温甜,像行刑前的一场饕餮盛宴。
      
      地点约在应家惯去的一间装修颇为古朴的餐厅包厢内。应尧之作为东道主,早早的到了,在包厢里等他们。
      
      打开包厢门,视线触及应尧之的一瞬间,徐行知有几分恍惚。一年多不见,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表哥仍旧跟以前无异,高高在上的遥远。
      
      应家是书香世家。嫡系到徐行知的爸爸妈妈这一辈,有三人。大哥是应尧之的爸爸,二妹是徐行知的妈妈,嫁到贰市徐家,三弟只比应尧之年长十岁,性本爱丘山,现在在非洲各国游荡。
      
      对于这个表哥,徐行知的印象可以说是相当深刻。
      
      五岁那年,过年他和爸爸妈妈一块儿去壹市拜访外公外婆,这是他和表哥的第一次见面。
      
      “听说是个厉害的。”小小的他扒着门框,听见妈妈这样给爸爸形容表哥。
      
      之前一直被妈妈教育见了面对长辈们要尊重,而表哥也被算在“长辈”这一栏里,徐行知心里对未见面的应尧之无端生出几分不满。
      
      哪知道平常和蔼可亲的舅舅对表哥的态度一点也不好。面目严肃,嘴角平直,分明不喜欢他。
      
      表哥五岁被送到一个不知名的山上接受教育,刚回到应家时眼里对每个人都有着隐隐的疏离和硬气。
      
      眉眼秀气,在室内穿着普通的单衣,却很有范。徐行知忍不住低头看自己,新衣华服,五官没长开,憨态可爱。他也不赖。只是肚子圆了点。明天……明天他少吃两块肉。
      
      在饭桌上一家人和和乐乐吃饭,外公询问表哥几句,表哥说出口的话语中竟然带了些口音,夹带些徐行知听不懂的词汇。
      
      舅舅当场放下碗筷,向大家道歉,然后带着表哥去了后面的院子。
      
      他们碗里的白饭,一口都未曾动过。
      
      徐行知迈着小短腿,也不知怀着什么心理。在后院看到表哥时,他正在蹲马步,看来是被罚了。徐行知忍不住偷笑,被表哥敏锐地发现。他急忙掩耳盗铃地捂着脸,表哥没说什么,表情淡漠转过头。
      
      后来在回贰市的路上,徐行知嬉笑着跟爸爸妈妈说这个问题时,妈妈但笑不语。
      
      徐行知觉得无趣,讲话讲不好,还被舅舅罚,这表哥也不过尔尔嘛。
      
      随着年岁的增长,两个人倒是都不像小时候那样陌生拘谨。一年见一两次面,逐渐也能谈笑风生。
      
      应尧之怎么样了、应尧之去了哪哪哪、应尧之做了什么事。简直是童年魔咒,别人家的孩子系列,这一类话语伴随着他的成长,至今心底的疙瘩都未消弭。
      
      *
      
      静谧的室内,挂着两幅临摹的赵孟頫古画。豇豆红柳叶瓶里斜插几株海棠。清淡宜人的熏香萦绕。
      
      应尧之正把玩手中的打火机,听见动静,这才抬起头。见到徐行知的到来,轻轻地颔首,眉眼舒展。常年锻炼无休的他英气十足,透着股说不出的硬朗与凛冽。
      
      徐行知顿时如噎在喉,目光不愿往表哥身上瞟,握着唐诺手腕的劲收紧,突然后悔约这么一趟。叫谁帮忙不好,竟忘了他是个颜值上佳的。
      
      应尧之的嘴角翘起小弧度。徐行知硬着头皮,十分熟稔地和他打了招呼,把跟在身后的唐诺拉上前,庄重道:“这是我女朋友,叫唐诺。”
      
      于是就有了应尧之和唐诺的第一次见面。
      
      她逆光,整个人如同镀了一层光晕。他在光影明灭中,神情晦暗不明。这之后,成为了两个人都铭记的一副图画。
      
      应尧之僵硬一瞬,俊美的脸上露出有些怪异的笑容,因为颜值高并不可怕。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对唐诺说:“你好。”
      
      唐诺却觉得自己要死了。
      
      “扑通扑通”。
      
      一颗心被放进了盒子里,不知道毒.药什么时候释放,就像薛定谔的猫一样生死不明。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好感的产生叫,一见钟情。
      
      当发生一见钟情的时候,如果是双方皆有,则两全其美成就一段佳话。如果只是一方,依然有淡淡的美好在其中。但是若一见钟情的一方有对象——并且是产生好感的那方,那她必然会陷入可怕的道德谴责中。
      
      唐诺活了22年。徐行知是她的初恋,如果一切顺利,他也是她未来老公、孩子他爸。
      
      可是在看见应尧之的瞬间,她全身好似有一阵微弱而不可抗拒不容忽视的细小的电流滑过。
      
      正如韦庄写的:「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第一次念到这句词,唐诺只觉朗朗上口。而今,脸烧得通红。
      
      应尧之穿着一件黑色的休闲T恤,上面绣着老虎的图案。虽是在和徐行知说话,但她总觉得他的视线有意无意地滑过她。炽热又轻盈。
      
      心里有一只小鹿,在希望的田野上撒欢跑来跑去,边跑边说:“就是他就是他!”
      
      唐诺捏一把大腿,暗暗斥责自己花痴。掩下眼里的情绪,和徐行知、应尧之俩人吃了食不知味的一顿饭。
      
      但两位男士相谈甚欢。
      
      回去的路上,徐行知兴高采烈地说:“诺诺,我终于可以放心啦,你一个人在壹市不要害怕,有事就找我表哥!”
      
      她心中的滋味愈发复杂。
      
      *
      
      6月毕业季。最后一个室友推着24寸的行李箱,向唐诺告别。“唐诺唐诺,你好好加油,到时候我去壹市投奔你!”
      
      该说的话在每一次寝室夜谈中都说尽。最后给一个拥抱,再见面便要以“年”来计数。
      
      唐诺离校的时间是整个宿舍最后一个。所以她要眼睁睁见到来自五湖四海的室友们归去五湖四海,曾经热闹的宿舍归于寂静。喧哗之后的宁静,难过到让人想流泪。
      
      在这离愁别绪中,又有新的烦恼注入。
      
      没有人会喜欢我这样的女生。唐诺自暴自弃的想。
      
      她平躺在宿舍的小床上。入睡前脑海平静,清空一天的杂思。却意外地迸出一张面孔。
      
      应尧之。
      
      她和应尧之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非常美好,美好到那天之后连续一周,她都会在梦里与一个面容酷似应尧之的男子以各种各样梦幻的方式相会。
      
      只差共赴巫山云雨了!
      
      她听徐行知说起过自身家庭情况,自然而然会提及这个表哥。听的时候漫不经心,只知道徐行知家里绝非小门小户,没放到心里去。
      
      想不到竟然会和他表哥认识。并且……可耻地心动了。
      
      问题是,唐诺已有徐行知这三好男友。且那人,是她万万不能肖想的。
      
      这之间的鸿沟啊。
      
      我怎么会是这种人!连续几天唐诺不愿让自己入睡,内心抓狂。
      
      在内心接受原则的拷问,一遍又一遍鄙夷自己。然后乐观地想,读个研究生能遇到什么事,不就三年嘛,她才不需要联系他。
      
      徐行知徐行知徐行知……
      
    插入书签 



    小心室友的弟弟
    防父防兄没防住病娇弟弟



    夜与她生命中的男人们
    闭眼前行,也知有一天会跌倒



    既偏且执
    听说他偏执着爱了她多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