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之乱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嗯?!”关煜吓一跳,反射性地往旁边挪开。
      “一个月就好。和我交往一个月,我就把项链的事彻底揭过去了。”
      “什么呀……”关煜又默默往旁边挪了一步。
      “把解药也全都给你。”
      “咦?”他不挪了,瞪大了眼睛看他。
      “怎么样?条件很优厚吧?”栗若歪着嘴角对他笑,看不出真实心意。
      “为、为什么?”
      “我追着你跑了这么久,也该是做个了结的时候了,不是吗?”栗若还是笑,但关煜却觉得他的笑容越来越悲伤。
      “了结吗……”他有些茫然,不确定那是什么意思。
      “快答应了吧,对你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如果不趁我虎落平阳的时候答应,等我抖擞精神卷土重来,可是会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哟。”
      似乎是被他难得出现的落寞神情打动,又似乎是被他低沉的话语蛊惑,关煜便不由自主地答了声:“好……”
      对于他顺从的回答,栗若难得的没有表现出兴奋,还是弯着半边嘴角,拍拍他的肩:“嗯,那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在交往的关系了。你和别人交往过吗?”
      “没有。”现在的气氛实在是太奇怪了,奇怪到关煜没有心思去为自己的回答害臊或沮丧。他的注意力现在全都放在栗若的表现上。
      栗若点点头,也没有揶揄他的意思,只是说:“嗯,我也没有。那我们就一起加油吧!”
      一起什么?
      再没有比这更有气无力的口号了!要知道,就是他们一起喝杯水栗若都能飚出暧昧到极点的肉麻话。关煜忽然有点担心,下意识地便伸出手扶住他的肩:“你还好吗?”
      一反常态的,栗若竟真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想了一下才答:“我也不知道,好像有哪里不太对。”边说边站了起来,“我大概是这段时间太累了,要先回去休息了。”
      关煜也跟着站起来,看着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的不安也跟着扩大。昨天跳高结束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说走就走,好像很累的样子,累得连跟他吵架的精神也突然消失了一样。
      是他又说错什么了?
      不过,栗若的行动总是能出乎他的意料。他走了两步,忽然又回头,虽然笑容中有着疲倦,但还是对他眨眨眼:“啊,不对,既然是从今天开始算起,那我还是不要白白浪费的好。”
      “咦?”见他突然又露出笑容,关煜本能地脑内警铃大作,也跟着慢慢站起来。
      “你家里平时都是谁在做饭?”
      “哈?”
      “你家里平时谁做饭?”就像是突然被充了电,要么就是另一人格上位,栗若的表情和笑容都自然到极点,耐性很好地重复了一遍。
      “呃,我,……叔叔也做,但他的作息很不固定,所以我做得多一点。”
      “哦。”他表示了解地点了点头,“那就一起走吧。先去超市。”
      就这样关煜莫名其妙地就陪着他去超市买了一大堆的生鲜菜肉。在被反复询问喜欢的食物后,他终于忍不住了:“你究竟要干什么?”以他这个少爷出身,买菜这种事应该轮不到他来做吧?
      “你家已经买了菜吗?”
      “没有。”他之所以不确定是因为不知道关陌是否把家里的剩菜都吃完了。
      关陌平时要睡到晚上六七点才会起床,而且起来之后也不会想要出门。他家的菜都是他每天放学回去之后顺便去附近的小菜场买的,那家菜场都是附近的农民摆自家的菜来卖,收档时间也比普通的菜场要迟两个小时。
      “那待会儿要去你家吃饭,没有菜怎么行?”
      “啥?!”
      “交往的时候去对方家吃饭很平常吧?”
      一点也不平常呀!至少你得先问下我的意见吧?
      “说起来,虽然住得这么近,我还没有去过你家,真是不像话呢。”
      你这样说去就去才是不像话啊!
      “叔叔喜欢吃什么呢?我会很有礼貌的,你放心。”
      我太不放心了,你见过他吗你就去?!
      “你干吗这种表情?放心啦,我只是去你家拜访一下,不会吃了你的。”
      那我把你做成人肉排骨汤吃了可以吗?你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常识?这种随随便便就要干嘛的劲头以后可是会倒大霉的啊!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心里骂我!”栗若瞥他一眼,冷冷地说,随手又把一包冷冻鸡翅丢进推车。
      “知道你还去?”关煜不服气地小声叨咕。
      栗若停下来,一转身冲着他靠过去:“你不欢迎我去?你就送了我那么条‘项——链’以为就完事了?我帮了你这么多忙你请我吃顿饭难道不应该?”每一句都逼得关煜步步倒退。
      他只能在栗若喘气的间隙回上一句:“请你吃饭不一定要在家里啊。”
      “我就想去你家,怎么地!”栗若的眼睛瞪得溜圆。
      “好,你去……”
      关煜气若游丝,面对这种人,真是想到“常识”两个字都多余。
      
      推开门,关煜把东西径直拿进了厨房,出来把书包放好才发现栗若还站在外面。探头出去一看差点吓一跳。
      “你干嘛?”
      他深知他家这栋房子又老又旧,一般人路过估计连看也不会看多一眼。可是栗若他就不是一般人,站在屋前好似瞻仰千年古刹,那抬头仰视的神情说是朝圣也不为过。
      “你知道吗?每次经过你家门口我都好想进来看看,可是我们认识这么久你居然从没邀请过我,真是太没有礼貌了,明明我都邀请你去我家好几次。”
      又不是我自己想去的。“我家又比不了你家,有什么好看的?再说我叔叔也不喜欢见外人。”
      栗若跟他进到屋里,好奇地左右打量。“咦?你叔叔呢?怎么不见他?”
      “还没起来吧。你在这坐一会,我上去换衣服。”
      “在这里换我也不介意的呀。”栗若笑嘻嘻地目送他上去,自己开始四处参观。
      “小煜,怎么昨天一点剩菜都没了?不是好像还有两个包子吗?害我今早什么都没吃到就睡了。”嘟嘟囔囔的抱怨从楼梯上传来,大大咧咧挂着陈旧的汗衫的关陌挠着又长又密的头发,趿拉着拖鞋还在半梦半醒间,“对了,你待会记得帮我剪头发,好像又长了……喝!”一抬眼就看到站在一楼的栗若,吓一跳!“您哪位?”
      “叔叔好!”栗若笑容可掬地行礼,“我叫栗若,是关煜的同学。”
      关陌盯着他看了半天,确定这位突然出现在他家的不速之客比他这个主人还镇定,失笑了一下,继续走下来:“小煜的同学啊?小煜第一次带同学到家里来哟。”
      栗若不会放过任何向关煜家人展示自我的机会,马不停蹄地自我介绍:“关煜平时没提起过我吗?我是才转来的新同学,他很关照我,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呢。”
      “哦,转来的啊?老家是哪里呢?”
      “老家啊,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因为爸爸工作的关系,所以总是满世界乱跑。我在法国出生,在英国长大,后来又在德国读书。”
      “是个小海龟呀。”
      “呵呵呵,爸爸觉得我应该认真学习祖国文化,所以让我回来的。”
      “虽然从国外回来,不过口音一点也听不出来哟。”
      “嗯,爸爸的口音也一直没有受过影响,大概有点遗传,加上中文学习也没有中断过,所以还不错。”
      “是吧?是姓黎吗?”
      “栗,板栗的栗。”
      “哦,这个姓我们这里不多见呢,父母也是这里人吗?”
      “爸爸是中国人,妈妈是中法混血……”
      “叔叔!”关煜听到声音急急忙忙冲下来,衣服都没拉好。“你起来了?今早不是挺晚才睡的吗?我以为你晚上才……”
      “饿醒的!昨天剩的包子呢?”
      “我早上当早餐吃了……你房里不是还有巧克力吗?”
      “前天就吃完了!”
      “……那我今天也买包子了,有很多,你明天可以慢慢吃。对了,这是我同学,今天来我们家吃饭……”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也不敢看关陌,紧张得不得了。
      关陌瞥他:“怎么没听你说过要请同学回来吃饭?”
      “是、是临时……他、他帮了我很多忙,所以、所以……”
      “不是不可以请同学回来,而是要提前跟我说。”
      “对不起,我以为你这时候还在睡,所以觉得可以、错、错开……叔叔,对不起……”
      关陌重重叹了口气,又看了眼正津津有味听他们聊天的栗若,低声说:“你这个同学不简单。”
      栗若见他突然放低了声音,怕他骂关煜,立刻大声说:“叔叔,是我硬要来的,不关关煜的事,您别怪他。”
      关陌听着挺意外的,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关煜,弯了弯嘴角:“你觉得我会怪他?”
      “您不怪他就好。”栗若看看关煜,又对关陌露出个甜甜的笑,“叔叔这么好人,怎么会这样就责备关煜?是我想多了,您别往心里去。”
      关陌哼笑了声,只是看了他一会儿,才说:“为什么我依稀似乎好像仿佛……在哪里见过你?”
      “啊,也有可能见过。因为我就住隔壁呀,说不定什么时候正好打过照面呢。”栗若答得不紧不慢,笑容可掬。
      关陌又恍然大悟地“哦”了声,指指那个方向:“那家?”
      “嗯。”
      “繁花主人?”这是问关煜的。
      “嗯。”
      “那家搬进来了吗?什么时候的事?”
      关煜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也一直没想过这个。或许对栗家初认识的时机过于诡异,倒把这种理应存在的疑问彻底遗漏了。“我以为你知道,不是我上学时候搬的吗?”
      “是吗?”关陌搔搔头,又可有可无地点着,伸头探了探厨房,“或许吧。反正我都在睡觉。说起来,你今天买这么多菜?超市打折免费送?”
      “呃,是栗若买的。嗯,他……”
      栗若抢着说:“没买什么,因为不知道叔叔的口味,就每样都拿了点,不多的。希望叔叔不要嫌弃。”
      “哦。”关陌只是懒洋洋地回了声,“那……欢迎。”便终于拖趿着拖鞋转身上楼了。
      “你叔叔人不错。”栗若半点不自在也没有,跟在关煜后面进了厨房。
      “是吗?我觉得你更厉害。”关煜只顾收拾着买回来的菜,正眼也不看他一眼。
      “呵呵呵,干嘛突然夸奖我?搞得人家好不习惯。”
      “这是应该的。”他把菜按要弄的先后次序摆在一边,又开始做做菜前的准备。
      “哟,现在有进步了,夸奖我的时候也越来越多了呢。”
      “哼,头回见到我叔叔还能这么镇定的可不多。”
      “我学医的嘛,在医院见多了。”
      “哦,那真了不起。”
      “所以我学医是不是学对了?”栗若沾沾自喜了老半天也没有得到半点回应,眼睛随着他一直忙个不停的身影转来转去,转到最后忍不住了,“喂!”
      关煜被吓了一跳,停下来转过身瞪他:“干什么你!”
      “你平时也这样吗?一回家就进厨房,有客人在也不管,连杯水都没有,你懂不懂待客之道啊?”
      关煜嗤笑一声:“你以为我像你那么好命,进进出出都有人伺候?平时回家在路上花的时间就很多,遇上要训练的时候就更晚。买完菜回到家都快八点了,我叔叔不到快饿死了是不会碰一下锅子的。我不一放学就做饭,我们两个还不早就饿出毛病来了?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基本就不会有什么客人,我也没空招待。要喝水就自己倒,不过现在八成没开水了,如果要喝就自己动手烧吧。”
      栗若就看着他在那一个人噼哩啪啦,眼珠转了转,忽然莞尔一笑:“既然是自便,那我不喝水了,去参观一下你的房间。”说完转身就出了厨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怎么老感觉写不完似的,我果然是话痨啊!
    不过感觉大家喜欢《眩晕》多一点,还是狗血有市场啊童鞋们!是不是呀亲?^^
    桀桀桀桀~~~~~~~~~~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