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之乱

作者:星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工作比较多,所以很久没有时间写文了,不好意思,等待的大家,这章有点赶,先看着吧。
      关煜急了:“皮老师,我……”
      主任转头去找体育委员:“去跟负责这个比赛的老师说一声,就说我说的,一班换人,关煜替栗若。”
      “皮老师——”
      他正要再说,感觉到栗若在捏他的手臂,低头愤愤地看去,栗若对他眨眨眼:“所以当我下次再问你我们是不是朋友,你就算天塌下来也要说是,明白了吗?”
      关煜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要揪着他的衣领吼:就为这种事……你还是小学生吗?!
      栗若看他的样子实在不一般,便松了手走到一边冷笑:“叫你跳你就跳,当个小跟班还这么多事儿!你不跳可以,那解药就到上周为止了。”
      关煜的眼睛恨不得射出钉子,恨声说:“要是我瘸了……”
      栗若没等他说完就对他莞尔一笑:“我负责。”
      关煜被气昏了头,想都没想就冲口而出:“你怎么负责?你还真以为你那三脚猫的医术能把人的腿治好?!”
      栗若笑得更胸有成竹了:“不,你误会了。我是说我负责,我养你。”说完忽然想到又补充,“所以不准怕这怕那故意跳得不好,否则就直接叫人把你的腿打瘸!”
      要是体育委员没有及时跑过来,关煜当场就会吐血三升!体育委员一把拉住气得浑身颤抖的他连声催着:“我已经和老师说了。都这份上了你就别和他斗嘴了赶紧准备吧!马上就到我们班了!”
      事到临头,又有班里同学和体育委员在旁边加油打气,甚至连班主任都被惊动了跑过来一看究竟,关煜不得不硬着头皮随便做了下赛前准备。人人都知道他(曾经)是体育特长生,很多人也都想当然地认为既然(曾经)是体育特长生那就只要是体育项目都不在话下——至少比一般人不在话下——于是就这样被抓来顶包,从教导主任到班里同学竟然没有一个觉得有问题,而多少知道不是那么妥当的人则是为了第一不惜一切代价的热血体委……他的座右铭是:比赛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有第一是永恒的。
      虽然栗若跳高也可以作为这场比赛的重要看点,但只要是个人都没有对他抱任何希望,包括他自己。现在忽然换了关煜,那期待度和关注度自然就有了加倍的提升,很多没有打算来看比赛的女生听说了之后也纷纷往这边赶来,于是他在这样重重的视线包围中倍感艰难地迈向比赛场。
      不,他不是感觉到压力太大,而是,满腔愤怒已经逼近底线,随时都会爆发。
      因为临上场前还要听栗若笑得幸灾乐祸:“虽然事先没有练习过,不过以你的跳跃力来说应该能没问题吧?不过就算没进前几名也没关系啊,甚至为了保护你虽然被判定痊愈但依然比纸片更脆弱的膝盖而弃权也没关系,大家不会笑话你的,反正你是有名的伤员了嘛,反正你也是被我抓来临时顶包嘛。弃权也说得过去的啦,啊?”
      原本的打算被一语戳破,关煜面对四周投来的目光知道这次就算真把他掐死在这也改变不了自己必须跳的事实了。
      关煜想,等我跳完就去找麻袋,栗若你最好先去选个风水宝地免得以后别人找不到地方给你上香!
      他在起跑点站定,咬咬牙,开始助跑——一、二、三利落起跳——
      灌注了力量的膝盖处并没有传来想象中的疼痛,不过那是当然的,因为他并没有用全力。曾经的痛楚像块牢不可破的印记已经是记忆的一部分,促使他只要一跳便会不由自主地撤去大部分的力量。
      “啪!”杆子和他一起同时掉在垫子上。
      裁判老师立刻挥了挥红色小旗:“第一次试跳,失败。”
      围观的群众不约而同传来毫不掩饰的大大一声叹息:“唉~!”
      他低着头走下垫子,本来想装作若无其事,却被这声超乎寻常的集体叹气吓得打了个激灵,反射般地抬起了头。
      教导主任、班主任、班里的很多同学,还有许多女生,甚至连排球队的过去的队友和负责的体育老师也来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自己的赛场边围上这么多人了。忽然一种奇异的熟悉的感觉涌上来,狠狠地朝他的心撞了一下,那种窒闷又疼痛的感觉像块石头咯得他胸口生疼,让他慢慢停下了脚步。
      每个人的目光都是期盼又遗憾的,那种失望的情绪似乎连成了一片化成一阵浓雾向他弥漫过来,雾气浸进鼻腔里,滋生出一股酸涩的难受。他努力眨了眨眼睛,为了回避而调转了视线,于是便瞥到了站在最边上也是靠近跳高垫子边缘的栗若。
      栗若本来只是无言地看着他,见他望过来,就讥诮地对他撇撇嘴,无声地说了句话,接着便手搭在后脑伸了个懒腰,转身慢吞吞地走出了人群。
      “你真让我失望。”
      即使没有听到,脑子里也自动回响着这个句子。栗若一字一句,用嘴型表达得十分清楚。关煜顿时有种被丢到了滚水里才站起来又立刻被一桶冰水浇了个透心的感觉,那又热又冷的难受劲别提多郁闷了。
      明明只是被临时抓来代打,而且就像栗若说的如果跳得不好也可以用伤病的原因当挡箭牌,加上本来跳高也不是他的强项,跳得不好谁也没法怪他,他心不甘情不愿的,随便跳跳应付一下就算了。——可是不知是哪出了问题,他总觉的现在真要这么随便的话心里老有点不舒服,而且越来越不舒服。
      他垂头丧气地回到起跳点,胸口像是堵着东西,有点透不过气来,抬起手正要向裁判示意开始,就看到体育委员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裁判身边正在跟他商量什么。裁判听完了看了眼关煜,点了下头,于是体育委员又朝他跑来。
      “关煜,你没经验又是临时来替补的,第一次跳不好没关系,咱别往心里去啊。现在我给你说几个跳高的要点,虽然我们没有练习的时间,不过以你的运动感觉稍稍体会一下应该就能大致掌握。这个高度不高的,你这么高,弹跳力又是最好的,咱加把劲肯定能过。”
      说着就拍着他身体上的几个要注意到的部位和用力的方式讲解技巧,关煜这几天一直在栗若训练的时候等在旁边,这些东西就算不会也听过好几遍了,现在又听一次也心里有了谱。
      体育委员飞快地讲完,又一拍他的肩膀:“别紧张,好好跳,你能行的。拿出点运动员的精神来,加油!”对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关煜笑起来,心胸豁然开朗。
      是的,运动员精神,拼搏、进取、不认输、不气馁!
      怎么能把这个忘了呢?赛场就是战场,任何时候都应该全力以赴。身为运动员,是绝不能有“随便应付”的想法和做法的。
      我是个运动员,别给自己丢脸!
      在后面围观的人群里,忽然也有人大喊了声:“关煜,加油啊!”
      他回头,是平头。关煜对他笑了笑,接着旁边纷纷有人喊着:“关煜加油!关煜加油!”声音越来越大,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关煜笑起来,回过头看着目标,对自己默默说了句:
      加油!
      平心静气,轻巧地助跑,起跳——一、二、三……
      他摔在垫子上,打个滚站起来,“过了吧?”正这么想着,杆子在他还没转身的时候又掉了下来。
      “啊——”人群传来沉沉的惋惜。
      裁判再次举起手里的红旗:“第二次试跳,失败!”
      他甩甩头,又走回起跳点。
      体育委员在场边大叫:“关煜,这次跳得不错,就差一点了。别着急,好好跳,肯定能过!”
      平头也叫:“关煜,加油啊!过了我请你吃薯条!”
      关煜回头指指他:“你说的啊。”
      平头憨憨地点头:“当然当然。”又一拉体委的胳膊,“哎,班费给报销吧?”
      体委义薄云天地重重一点头:“不报我请!”
      旁边女生也纷纷叫着:“关煜加油!加油!”
      他们班主任在一旁对教导主任笑说:“这就是青春啊!”
      教导主任含笑:“青春好,青春好。”
      好久没有感受过这样热烈的气氛了,关煜深吸一口气,举手示意,开始第三次尝试。
      起跳——挺腰——过杆——
      一切声响化作风声从耳边极快地飞掠而过,只是无法计算的短短一瞬,他再次跌倒在垫子上,打了个滚站起来。回身看——
      横杆晃了几晃,终于慢慢地停留在了原地。
      屏息翘盼的周遭爆发出欢呼:“喔——”
      裁判冷静的声音再次响起:“第三次试跳,成功!”
      “耶!”关煜兴奋地做了个成功的手势,冲向本班观众群。
      “成功了——”每个人都像他已经拿了冠军一样围着他跳起来大叫,他激动得不能自已,和体委和平头抱成一团,又叫又笑。
      他跳了好几下,才注意到腿一点异样也没有,只要想跳,脚掌踩在地上就能轻易地高高蹦起,冲力从脚上传递过来,无论怎么跳膝盖也完全感觉不到疼痛。运动过后全身的细胞就好像苏醒了一样,身体轻盈得仿佛没有受过伤。
      他可以跳了!真的可以跳了!
      发现了这个事实比他跳过了横杆还要高兴,他不敢相信地在原地连连跳着,直到体委硬把他拉下来,搂着他的肩膀低声说:“才第一轮,后面还有呢。别消耗太多力气,注意保存实力。知道你能跳,不过我们要低调!低调!”
      他这才歇下来,众人又在旁边兴高采烈地围着他,还有几个女生满脸笑意地在一旁给他递水和毛巾。这个场景如此熟悉,他这才发现原来他从来都没有被大家遗忘。
      又回来了——排球场上曾经的焦点关煜又回来了!
      他接过水仰头喝了一大口,开始觉得全身充满斗志,一切都这么完美。
      ……不过,等等,似乎也没有很完美。
      他下意识伸长脖子四处看着,好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找栗若。
      那个人,不见了。
      他看了又看,哪里都没有。
      体委拍拍他:“快到你了,准备吧。”
      赛后颁奖,关煜拿了个第三名,全班兴奋得像他拿了第一。教导主任给发证书时笑眯眯地仰头看他说:“怎么样,关煜,还是我有眼光吧?都说你来跳一定没问题的!”
      他笑着回应,一直点头说谢谢。心底却越来越在意从刚才就消失了的栗若。
      说他能跳的是栗若。
      把他推上来跳的也是栗若。
      让他能跳,而且跳得这么轻松自如的还是栗若。
      栗若,原来真的不是黄绿医生啊,他虽然用他试药又当按摩练习器和针灸认穴模特,但他真的是个天才医生!
      领完奖他回到休息席,本来大家还围着他说这说那,结果体委振臂一挥,说关煜已经很累了,让他好好休息,接下来是我的比赛,大家都去给我加油!
      于是人群又哗啦啦地像海里的鱼群,跟着他游向赛道。
      关煜终于透出一口气,仰头靠在后排座位边上一边闭眼小憩,一边想着终于没人了,那就给栗若打个电话看看他究竟到哪去了。
      正盘算着,耳边忽然传来有人接近的声音,不久就在他身旁坐下了。他睁开眼扭头看去,栗若笑嘻嘻地也看着他。
      “就说你能跳吧?”还没等他开口,栗若讨功似的凑过来,眼睛弯弯的,笑得见牙不见眼。“还不快跪下来感谢我!”
      关煜这次没有躲开,还真的对他笑着说了声:“谢谢你。”
      栗若显然没有想到他居然不躲不避这么老实,有些惊讶地顿了顿,立刻又更开心了:“不谢不谢,咱俩谁跟谁。”
      虽然又被扯得莫名其妙的亲密,不过现在关煜心情正好,也没有计较,反正他说话就是这样,他早就习惯了。只是歪着头想了想说:“那你走之前对我说了什么?”
      “你没听到。”
      “是啊。”
      栗若眼睛一转,挥挥手:“哎呀,过去的就过去了,谁还记得。”
      “我想知道。”
      “咳……”栗若抓抓头,有些为难,喃喃地说,“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我用的是激将法。”
      “我知道,你说吧。”
      “……嗯,我说……”栗若看了他一眼,“我说,你真让我失望?”
      关煜眉一挑:“有问号吗?”
      “怎么没有?”栗若大惊小怪地瞪他。
      “……”
      栗若看他脸色,又放心地靠过来,继续笑得见牙不见眼:“人家说用行动来表达,对于你的回答我很满意,就知道你心里有我。”
      “……”关煜完全不知说什么好,但这种关键问题一定要解释清楚,正要开口,手机响了。他拿出来看了名字,看着栗若接起来:“喂,祈菁?……对,明天是我们学校校庆,有个很大的游园会。……你要过来玩?好啊,我们班有很好玩的活动。……好,来之前给我个电话,到时我去门口等你。”
      栗若从他叫出这个名字就全程竖着耳朵,等他一放电话就立刻问:“她过来干嘛?这是我们学校校庆啊!”
      “校庆日也是开放日,只要是学生都能来参加,这是我们学校的传统。”
      栗若找不到理由,又不死心:“那个梁祈菁和你以前认识?关系很好?”
      “嗯,她是我初中同学,是女排队的。我们有时会一起训练,有比赛也都去给对方加油,大家关系都很好。”
      “哦……”他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干脆横下心问,“她不是喜欢你吧?”
    插入书签 



    天选之废
    电竞大神,身娇体弱不易推倒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