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星河

作者:长安夜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07

      见到简年,路时洲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这么巧?”简年很是意外。
      
      “巧什么,我就是来找你的。江东没为难你吧?”
      
      得到否定的答案后,路时洲第一时间给季泊川打了通电话,挂上电话,他才说:“你的地址我是跟你同桌要的。”
      
      再次确认她没吓着没被为难后,路时洲就离开了。一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巷子尽头,简年仍云里雾里地觉得不真实——为了确认她没事,路时洲特地找到这里来?
      
      如果上晚自习,她应该九点半到家,可眼下连八点都没有。今天的复习计划还有一大半没完成,简年有点着急,离开巷子后,一路都在琢磨该去哪里写作业。
      
      简年刚走入附近的商业街,一只从天而降的手就在她眼前晃了晃,她回头看去,居然是路时洲。
      
      路时洲把手抄进校服裤的口袋里,问:“你怎么没回家?”
      
      “我和我爸妈说今天上晚自习。”
      
      “那还得在外头呆一个小时,一起找个地方坐坐?”
      
      “好……啊。”说话间简年的脸又红了,她怕被路时洲看出来,微微垂下了头。
      
      路时洲望着她头顶绒绒的碎发和白皙修长的后颈想,看着挺聪明的一个人,讲起话来为什么总是呆呆的呢。
      
      两人进了隔壁的星巴克,点过咖啡后,简年抢先从书包里翻出了钱包,还没打开,路时洲就抓住了她的胳膊。不过一瞬,他便松开了手,趁着她愣神的工夫,递了张粉色的钞票过去。
      
      收银台前挤了许多人,简年干脆去找位置。她人已经走远了,路时洲指间寒凉细腻的触感竟然还在,他觉得哪怕是三伏天,她的皮肤也一定清凉无汗,所谓的冰肌玉骨说的大概就是这种。
      
      路时洲没用托盘,拎着两杯饮料找过去的时候,简年已经翻出数学习题册在做了。
      
      路时洲坐到简年旁边,简年说了声“谢谢”,捧起杯子喝了一口,而后一脸奇怪地说:“我点的不是巧克力。”
      
      “我换的,大晚上喝什么咖啡,”路时洲拿起手边的冰美式,见简年看自己,懒洋洋地咬着吸管解释道,“我喝是因为我晚上本来就不睡觉。”
      
      “你晚上不睡觉都干吗?”
      
      “不干吗。白天睡饱了,所以睡不着。”
      
      简年“哦”了一声,把目光移回到题目上。这么和路时洲肩并肩地坐在一处,她紧张到连呼吸都不顺畅,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却毫无思路。
      
      “不会么?”路时洲瞟了眼简年正做的那道题,把咖啡往桌上一放,抽出她手中的笔,在演草纸上唰唰地写,“a=1,f (1)=0,所以b c=0,即f (x)=0的根为0和1……”
      
      路时洲的思路非常清晰,解题步骤比标准答案还简洁,听到他问自己懂没懂,简年才回过神:“你明明连最后一题都会,考试的时候为什么前面乱填,后面空着不写?”
      
      路时洲把简年的兔子笔夹在指间来回转,似笑非笑地反问:“你怎么会知道我前面乱填,后面乱写?”
      
      简年被问住了,她愣愣地看了路时洲两秒,干咳了一声,借着喝巧克力掩饰,好半天都不敢抬头。
      
      路时洲的心中浮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这样清澈纯净的眼睛他还是第一次见,真像一种小动物——一直到手机震起来,他都在琢磨她到底像什么动物。
      
      简年正出神,桌上手机一震,措不及防间,她也跟着抖了一下。瞥见她脸上的错愕,路时洲弯了弯嘴角。这么容易受惊,简直像头小鹿,对了,眼神也和他小时候在动物园喂过的梅花鹿一模一样。
      
      简年看了眼路时洲的手机屏幕,电话是佟桦打来的,只响了三声就被他挂断了。隔了片刻,手机再次震了起来,路时洲看了眼简年,走到角落接听。
      
      “你怎么不回我短信?把简年家的地址发我。”
      
      “你要她地址干吗?”
      
      “去安慰安慰她呀,她被坏人劫持不全是因为我么,这会儿肯定吓坏了,我顺便把MP3还她。对了,我满世界找她、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准备踹江东家的门,这事儿你和她说了没?”
      
      “嗯。”
      
      “她感不感动?哎,你不是回家了吗,周围怎么这么吵?”
      
      “在外面呢。”
      
      “你在哪儿?”
      
      路时洲报完地址,季泊川马上说:“巧了,我就在你附近,我找你去。”
      
      赶在季泊川找过来前,路时洲和简年打了个招呼就匆匆离开了。
      
      打来电话的是佟桦,简年知道,路时洲急急忙忙地走,八成是因为她。她隐约有点失落,只有一点儿——路时洲和她本就没有交集,除了远远地观望,她从没奢求过别的,今晚已经算额外的惊喜。
      
      简年不喜欢巧克力,却小口小口地喝完一整杯,把塑料杯和吸管也偷偷藏进书包里。
      
      ……
      
      远远看到立在星巴克门外的路时洲,季泊川加速跑了过来,折腾了一晚上,他正渴着,想进去买杯星冰乐,哪知脚还没踏进大门,就被路时洲扯了出来。
      
      “你干什么?我进去买杯喝的。”
      
      “喝什么喝。”路时洲拉上他转头就走。
      
      “对了,简年家住哪儿?”
      
      路时洲莫名的有点烦躁:“你最近都别见她了。”
      
      “为什么?”
      
      “快高考了,你要是无聊就找高一高二的玩去。”
      
      “怎么是玩呢,我是真心的。”
      
      “你哪次不是真心的?肯定撑不到高考就腻了。”
      
      季泊川纠结了一下:“也是。高考还有两个多月呢,万一我提分手,她想不开再影响发挥……我明天去找她,跟她说为了对她负责,我暂且忍两个月相思之苦,高考后再联系。”
      
      “赵二灯那群人盯着呢,你现在找她不是给她惹麻烦吗?”
      
      季泊川眯了眯眼:“我非得收拾他们一顿不可。简年没手机,我写封信,你明天帮我给她。”
      
      ……
      
      江东刚拧了一圈钥匙,门就从里面打开了,看到立在门后的张媛,脸瞬间就黑了。
      
      “你怎么在这儿?”
      
      “你没看到我发的短信?”张媛满脸不快地盯着他手中的那几只塑料袋看,“你不知道我来,那蛋糕是买给谁的?”
      
      江东越过她看向赵二灯,碍着妹妹在,赵二灯不敢提简年,硬着头皮咧嘴一笑:“回头我再和你说……”
      
      江东的脸上看不出情绪,语气却比平时更冷:“把钥匙还我,赶紧带他们走。”
      
      第二日早自习一过,江东就把准备去操场做早操的简年拦了下来。
      
      简年原本正挽着李冰茹说笑,看到他后瞬间敛去了笑容。江东只当没看到,把手中的MP3和一张写了号码的纸条递了过去。
      
      “我的MP3怎么在你这里?”
      
      江东没回答,只说:“如果季泊川再烦你,随时给我打电话。”
      
      不等简年说话,江东就转身离开了。早操时间学生都聚在操场,一天之中除去上课,这个时候的食堂最不挤,因此江东和赵二灯总爱这时吃早饭。
      
      瞥见江东进来,不等他走过来,赵二灯就急着问:“怎么样,和小年糕解释清楚了没?”
      
      江东接过新出锅的馅饼:“有什么好解释的。”
      
      “她昨天肯定生气了,真没看出来,她脾气还挺大。”赵二灯虽然横,但最最讲义气,见江东闷声不说话,他信誓旦旦地保证道,“你放心,我有办法让她消气。”
      
      江东皱眉:“你别乱来,她爱怎么想和我没关系。”
      
      “这事儿怪我,昨天要不是我过去,你们孤男寡女的说不定就成了……你瞪我干吗?今天的馄饨不错,吃吃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几个月后
    季泊川:嘤嘤嘤,路时洲把简年抢走了,是我先看上的!
    作者:自己傻白甜能怪谁?居然让狐狸照看兔子
    红包继续-3-



    云端的深海
    黑童话系列的开篇



    银木星的夏天




    时光的城




    不做泡沫




    盛夏白雪




    雨歇微凉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