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传奇:精变

作者:天野鹰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扭曲的心灵


      后来,我回到家,一脸沮丧地对妈妈讲起这件事,妈妈大惊失色。她告诉我,绿野的居民多半都有奇异的变身能力,或是具有动物的某种特性,比如雄野昆能变成类似于螳螂的形体。每个人都因此有了动物代号。少数不能变身的人代号为龙。她还提到一些关于“猎人特训”的事,但由于我心里记挂着雄野昆,也没听进去多少。

      “今天,我又见到了故人——小白龙,黑山雨。小白龙就是荆冲,我过去一直以为她是男孩子。”我一口气说完这些,见应哥和郝教授还在全神贯注地听着,连眼都不眨,我忙补充了三个字:“讲完了。”
      “如果再见到黑山雨,我们一定要抓住她,揭穿她的阴谋,破坏她的计划。”应哥掀起着胸脯,一脸英雄气概。
      “有那么容易?人家有枪,你直接冲上去,不吃大亏才怪。”我给他泼了盆冷水,帮助他的头脑冷静下来。我想姑夫是绝顶聪明的骗子,应哥怎么就没随他呢?
      “若想找到黑山雨,就得先知道她在哪里。我们现在又不能报警,那样只会打草惊蛇,而且,变身人的秘密也会被泄露出去。为了替变身人保密,最好私下解决。”
      “私下解决?您不会是叫我们去杀人吧?”我担心地问。丛林里的事让我做了三个月噩梦,无论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我对杀人深恶痛绝。
      “我也不想。”应哥也表了态。
      郝教授笑了,岔开了话题,我们又聊了一会儿,便起身告辞。这时天已经大亮了,我和应哥默默地走着,都在考虑什么。

      我刚刚吃完早饭,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打开门,应哥和荆冲神色慌张地站在门口。
      “出了什么事?”
      “跟我们走。”应哥不同分说,拉住我的胳膊便走,“白雾凌和玉壶冰都在黑山雨的住宅里,只有我命大,回来求救啦。”荆冲擦了一把额上的汗,“真险,差点我也跑不出来。李应精通开锁,我只好找他帮忙。他又要拉上你,说你功夫好。”
      “这,小事儿一桩。”应哥真伟大,这种非常情况下仍不忘吹牛,我真要佩服他啦。我们钻进了停在路边的一辆白色小轿车,就是我们早上看见的那辆。荆冲坐在了驾驶座上,发动了汽车。
      “喂,你会开车吗?”我不放心地问。“你有驾照吗?”
      “驾照没有,技术也将就,但情况紧急逼上梁山,出不出事就要看你们的生命线了。”
      应哥真的低头看了看生命线,松了口气:“还好,我的很长。”我也学他的样儿看了看,失声叫道:“我的怎么这么短?!”荆冲坐后视镜里看见我俩认真的样子,笑出声来:“放心放心,我在猎人特训时学过开车。”
      “猎人特训?我听妈妈说过。那是什么啊?”我问。
      “像军训,教你多方面技能。不过不是人人都能参加的。我爷爷是总教官,我才能够参加,不然他们嫌我体检不合格,不要我。”
      我又问了一下今天早上分手以后的情况,原来玉壶冰是小兔子的姐姐,自从小兔子死后她就追踪黑山雨,要为妹妹报仇,她已经打探到了黑山雨的住处。而白雾凌,正是荆冲保护过的那只白狐。他们都要杀死黑山雨。两个人在黑山雨的住宅外偶然遇上,打算潜入那所宅子,但院里养了十几条大狼狗,玉壶冰是兔子,白雾凌是狐狸,都怕狗,于是二人退了回来,拉上了荆冲。荆冲喜欢做实验,家里常常有麻醉剂等违禁品,她回去取了水枪,灌了满满一水枪麻醉剂,将狗全部干掉,不料黑山雨的房子里另有机关陷阱,白雾凌和玉壶冰掉了进去。荆冲不敢留在那里,便回来找我和应哥。
      “我看我们从前门光明正大进去算了。”应哥提议,“正门不会设陷阱,不然他们平时出入多麻烦。”
      “以最快速度冲进去,在他们还来不及反应时三下五除二解决?”荆冲说,“也好。监控设备已经被我们破坏掉了,他们不可能装得这么快。我对射击很有信心。”
      “哎,你从哪儿弄的枪?”我想起在山林里她曾使过□□,便问。
      “从黑山雨那里偷的。”她说,“小巧精致,正适合我用。”
      “可我听说你上次在山林里去人家营地,踩上了绳套,若偷了她的枪,只怕早被搜去了。”我说,“别骗我了,私自携带枪支是违法的。”
      “我说偷的就是偷的。”她一口咬定。
      汽车驶出镇外,到了山脚下的一片空地,停住了。荆冲一指前面:“那里。”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一座灰色的建筑,像是有钱人家郊外的别墅。
      “别从后院走,有陷阱。”荆冲提醒我们,“我从正门过去,引开他们的注意,你们潜进去救人。”
      “这事儿让我来干。”我忙说,“不能让女孩子去冒险。”
      “从哪里进去都是一样冒险。”她说。
      “荆冲,我需要你的帮助。”应哥插了进来,“别忘了,你的理工知识破坏电脑时也许用得着。”
      “好吧。”荆冲同意了,嘱咐我要多加小心。于是,我来到院子正门,按响了门铃。
      一个高个子的外国男人走了出来,我想他一定就是彭金斯了。他中文有点生硬,但并不影响交流:“小朋友,你找谁?”
      “这座宅子的女主人。”我说,“我来找两个朋友。”
      他怀疑地看了我一眼,打开大门,带我走进院子。院子相当宽敞,一角还有一个车库。
      “好宽敞啊,这里住着几个人?”我没话找话,刚说出口觉得有点不妥,但也收不回来了。
      “我和我的妻子,你是来找她吧?”他上下打量我,仿佛对我很感兴趣。我的目的就是叫你对我感兴趣。我心里暗说。为了更使他讶异,我拿捏了一副稳重的派头说:“我想,你叫彭金斯,另一个人叫黑山雨吧?”他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他打开了房子的正门,说了声“请”,我举步走了进去。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黑山雨。
      “来客了?真是稀奇!”她的笑容十分灿烂,“欢迎,小朋友。”彭金斯倒上茶来,也坐下了。
      我毫不客气地坐在她对面,这所宅子好大,后面不知还有什么,也许关着雄野昆玉壶冰他们吧。我要在这边拖住他们,给荆冲和应哥救人的机会。
      “黑山雨,还好吧?”我尽量使语气显得自然。
      “还好。”她漫不经心地吹着茶漂儿,看也不看我一眼。
      空气中一阵难堪的静默。我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请问你叫……”彭金斯的样子相当有涵养,仿佛一个老板面对着生意场上的大客户。
      我笑了一下,回答:“李响。”响是我的小名。
      “我认识你,一年前的山林。”黑山雨瞟了我一眼。
      “想不到您还记得,倍感荣幸。我的两个朋友最近在贵宅失踪,一年前雄野昆也失踪了。不知您是否知道他们的下落?”我正面发问。
      黑山雨抿嘴一笑:“早上确实进来了两个人,他们是你的朋友吗?”
      “是的。”我郑重地说,“请您放了他们。”明知这是不可能的,可是为了给荆冲他们拖延时间,我只好铤而走险了。
      “我们先去看看他们吧。看是不是你认识的。”黑山雨刚刚起身,忽然铃声大作,似乎要将人的耳膜震破。如果每所学校的下课铃能像它一样响该有多好,老师的拖堂率一定减少一半。黑山雨与彭金斯相视一笑,我的心陡然一沉:难道是应哥和荆冲……
      “怎么了?为什么铃响?”我问。黑山雨诡异地一笑:“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来,先参观一下我的地下秘室吧。”
      地下秘室?我好奇地跟了过去。
      黑山雨带我来到一间小屋,拉了一下灯绳,地板便无声地滑向了两边,露出了一个往下去的台阶。“这开关伪装得还真不错。”我看了一眼灯绳说,“不知道上来时关掉这扇暗门是否也这么一拉,您能让我试试吗?”黑山雨听到这话,冷笑一声:“你永远也没机会试了。”我打了个寒战,见她的手插在大衣里,暗中摆弄着什么。肯定是枪。我想。这时彭金斯已经掏出枪来。示威似地在我眼前晃了晃。我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继续往下
      黑山雨的地下秘室可真是令人过目难忘,走廊阴森森的,每隔两三米墙壁上就有一个低度数的小灯泡,发出昏黄的光。
      “拍恐怖片很有气氛啊。”我壮着胆子开玩笑。黑山雨呵呵一笑:“不用急,会有刺激的事情让你看到的。”说着,她推开一扇门。
      这是一个宽敞的大厅,数盏电灯将这里照得雪亮,我一眼就看见了分别被关在两只笼子里的白雾凌和玉壶冰。
      “你的朋友,就是他们?”彭金斯拍拍我的肩,“真是狐朋兔友啊。”
      “什么?”我装作不懂。
      他们隔着铁栅望着我,脸上露出了苦笑。
      这间大厅里除了关他们的笼子,还有两个由栏杆围成的大圈,趴在其中一个大圈的栏杆边往下看,下面是一间方室,排列着一排排的大铁笼,里面全是虎、狮子等猛兽。
      “你们养这些做什么?”我问,“不会是做宠物吧?”
      “不,是研究。”彭金斯道,“下面水池里还有两条鳄鱼呢。”
      “鳄鱼就不用参观了,我在动物园里看过。”我忙说。我看过一部人鳄搏斗的电影,只要一想起那种凶残的动物,我身上就直起鸡皮疙瘩。
      “那不是普通的鳄鱼,它们被我移植了变色龙的基因,会变色的。”黑山雨说,“看看吧。”
      “那也不必了。”我吓得连连摆手,“我领了您的心意就是。”
      他们带我来到另一圈栏杆边,我往下一看,不禁一阵眩晕,差点栽下去。“那是什么?”我一把抓住栏杆,问。
      “我的试验品。”黑山雨骄傲地说,“转基因怪兽。”她的脸上洋溢着小孩子般的兴奋,“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都被我养在这里面。”
      我实在不愿提及那些怪兽的模样,它们……唉,怎么说呢,多是几种兽的合体,比如有翼的狮子,或是虎头蛇身的东西,我甚至看到一条有着男人的上半身和鱼尾的人鱼,浸在水池里。
      “这里面,有人……”
      “没错。”黑山雨打断了我的话,“他们都是一些知道我的秘密的人,比如修这所宅子机关的人……我不能让任何人将我的秘密泄露出去。”
      我手脚冰凉。“太没有人性了……”我盯着黑山雨说,“雄野昆呢,能让我见见他吗?”
      “真遗憾哪!”黑山雨拍着栏杆说,“他早在半年前的一次试验中就死了。他的身体太脆弱,无法承担我那伟大的,在生物史上有划时代意义的实验!”
      我的喉咙哽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泪水一下涌到我的眼睛里,我不敢眨眼,怕泪水滑下来。趁黑山雨不注意,我悄悄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黑山雨定定地站在那里,仿佛陶醉在某种美好的意境里,喃喃自语:“我就要成功了!我总结的最宝贵的资料就在这里,只要再向前迈一步,只要一步,我就可以完全掌握变身人的秘密了!在这关键的时候,上天居然给我送来了两个实验品!”
      “你们的研究成果建立在血腥上,会受到亡魂的诅咒的!”我冲口而出。
      黑山雨瞟了我一眼:“哼,人类就是站在同伴的血和尸体上才不断进步。和你一道来的同伙已落入了我们的陷阱,干掉了你们,没人会知道我们的事了。任务完成,我们就可以回到A国了。”
      “同伙?”我挑了挑眉毛,“我一个人来的,没有同伙。”
      “有猎物触动机关,铃就会响。”黑山雨按下了墙壁上的一个开关:“看,就在这里!”
      随着她的话音,一扇暗门缓缓开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