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一个关于黑白童子的前世今生的脑洞,两世人间,一世地府,HE妥妥哒。

PS:晴砸最近脑子愈发不好使,不喜请微喷【遁走ε=ε=ε=┏(゜ロ゜;)┛】

不会卖萌的……额,妹子?汉子?蠢作者?咳,反正就是那啥已经努力了!求包养!猛戳下面的正太去专栏吧大宝贝们!







完结现耽文,欢迎调戏~~~
《您的小祖宗已上线(娱乐圈)》by饮晴当三流网红遇上妻奴总裁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童子(勇治),白童子(勇之)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604   总书评数:3 当前被收藏数:16 文章积分:777,35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架空历史-动漫
  • 作品视角: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完结短篇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232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黑白颠倒[阴阳师]

作者:饮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黑白颠倒,颠倒黑白

      在睁开眼的那一刻,我仿若看见了自己的名字,黑……
      
      当然很快我就清醒过来,这不是我真正的名字,死之前我应该叫勇治。随着眼睛适应这漫无边际的黑暗,不属于我的记忆也按部就班归到各处,弄清楚状况倒也简单,毕竟虽然我生活在现代,但阴阳之术从我有记忆起就在修习。
      
      徒增的记忆也加深了我对现在所处情况的了解。我应该是穿越成了黑童子,这个生前为大户人家的孩子,性格内敛、沉默但是重情重义。呵,也不知道背负着这个躯壳的自己是福还是祸。
      
      “铃—铃—铃—”
      
      三声诡异的铃声在耳边响起,紧接着又是“刺啦”一声拉门的声音,冷风随即灌进室内。我不禁用双手搓了搓手臂,擦,鬼使也会感觉到冷吗?不过总算有了一丝光亮,灯笼暖黄的灯光把来者一席白衣也晕染得带了些暖色,但我在抬头看清来者的那一刻,手指不受控制用力,手臂立刻传来刺痛,空气铁锈的味道加剧了我的战栗。
      
      “黑,该起身…我怎么闻到黑你的血液的味道了,黑,你受伤了吗?!”
      
      “离我远一点!”
      
      那人也闻到了血液的味道,焦急地冲了过来,被他触碰的那一刻我却再也忍不住用尽力气推开了他。灯笼在地上滚了一转,很快裹在表面的娟纸燃成灰烬,火焰猛地扬高的那一刻我看得更清晰,为什么?
      
      为什么偏偏是勇之!死的不应该是自己吗?!
      
      “黑,你还在生气吗?”鬼使白跌坐在地上,在接触到我惊恐的眼神后立刻躲闪开来,原本清澈的橙黄瞳仁也随着灯火尽灭消失在了黑暗中。
      
      刚才那一声我不仅用尽气力将白童子推到数步之外,连那声嘶吼都让声带像被百足虫爬过一般,刺痒难耐。我有太多想问,几次张嘴却只有喑哑难听的破碎单字,最后我听见白童子,不,勇之他说,“本来死的人应该是我,你为什么要来陪我呢?我,一点也不拍黑的,去往阴间的路,我可以一个人走下去的。”
      
      ……
      
      “勇之,这么大的雨你跑外面去干什么?看你身上的水!”我不满地抱怨,让勇之站在玄关,赶紧脱了勇之了的外套再把自己的衣服脱给他穿好,“我去拿浴巾,你先在这里站一会。”
      
      “勇治哥哥,我没事,你别急。”
      
      “少废话,你哪次淋雨没有感冒!”
      
      我很无奈翻了可白眼,但脚步却不敢停,要是勇之弄脏了地板要是勇之感冒了要是勇之……各种可能都会被老妈教训。很是弄不懂那个女人,既然那么不喜欢勇之干嘛要同意老爸收养他,还在人前装作一副慈母的样子,勇之也是,明明待在孤儿院都比待在他家好,但自己怎么劝都不肯去。
      
      午饭时果然勇之感冒了还有些低烧,不出意外又被大骂一顿,但我除了顶嘴什么都做不到,最后也只能陪着勇之躺在房里饿肚子。一顿饭没吃问题不大,反正我还能偷拿来零食,很快我就躺在勇之旁边睡着了,但勇之的一声惊叫却让我想要重新闭上眼。
      
      这一定是最可怕的噩梦。
      
      为什么前不久还来家里做客的会温柔的给我和勇之带团子的芦屋叔叔会满身是血?为什么我的父母的人头滚落在榻榻米上?为什么勇之的手里也拿了把刀,刀上也沾着一样刺眼的颜色?!
      
      “芦屋叔叔,你说过会放过勇治的!”勇之死死盯着荒木叔叔,却一步步向我走了过来。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荒木叔叔手上的刀也指向了我。
      
      “勇之……”我迷茫地又看了眼卧室里的情况,目光落在父母还未来得及合上的双眼时,终于明白过来。
      
      “芦屋!”我想抢了勇之手上的刀冲过去,但勇之抓住我的双臂把我按在床上,用我教给他的擒拿。我拼命的挣扎,大声嘶吼,“勇之!把刀给我,我要和那个疯子拼了!你赶紧走!”
      
      我直到这一刻都还不忘记让勇之快点逃,但勇之的眼泪和荒木的近乎疯狂的笑声却让我停止了挣扎。
      
      “哈哈哈哈,你们贺茂家的人真的是伪善到死啊!刚才你爸妈死之前还跟我提及以前的兄弟情想让我留他们一条命。”芦屋脸上的表情已经扭曲,甚至来回走动了起来,然后把刀又指向了我,“然而他逼死我一家人的时候有想过放我一马吗?!勇之,你不会在贺茂家待久了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吧?你姓安倍啊!”
      
      “那也不关勇治的事。”勇之松开了我的手,站了起来挡在了我和芦屋中间,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勇之挺直了脊背也是和我差不多的身高。勇之手上的武/士/刀还是我用了所有攒着的零花钱买给他的礼物,本应该是没开锋,现在那刀刃上折射出来的勇之的倒影很是刺眼。
      
      这倒是提醒了我,勇之来我贺茂家五年我还真的忘记了勇之不叫贺茂勇之而是安倍勇之……
      
      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不愿在回想,总之我和勇之都在这里也足够说明一切,看来不是穿越了,命道轮回吗?我本想还能勉强撑起笑容去安慰勇之,哪怕是苦笑,因为刚才勇之的声音里又带着哭腔,不能这样啊勇之,你的姓氏有你必须要背负的责任。
      
      “黑。”
      
      “嗯,过来吧。”
      
      听见勇之的声音,我原先的话吞入腹中,再开口时我已经能压抑住话语中的抖动。
      
      “黑!”
      
      听到勇之兴奋的声音和熟悉的脚步声我终是松开了握紧的拳,向往常一样抱住了扑过来的勇之。
      
      原来记忆还未完全归位,直到刚才我又想起了一个故事。
      
      每年三月樱花盛开的时候,也是山神苏醒的时刻。春日祭是他们村落最盛大的祭奠,需要选取最具灵力的孩子作为“童子”献祭给山神大人。而那年选中的本应该是自己,勇之,不对,那个故事中应该称之为白。白的父母却因为钱财将白卖给了我的父母,神官大人巫女大人也将我父母献祭的钱财收进了宽大的衣袖。
      
      祭奠依旧盛大,一切仿若“神不知鬼不觉”。
      
      那个故事中的我和白也是十岁,一样的无力,一样必须相信天道轮回。
      
      最后我能做的仅仅是抛开祭祀的棺木,和白一起躺进去,然后再合上,世界也就此安静下来,再也不用听见燕乐歌舞和欢声笑语。
      
      “黑,你怎么不说话?”白抬起头疑惑地问道,因为刚刚哭过,声音里带着哽咽,“你果然还在生气吗?我不是故意瞒着你。”
      
      “白,都过去了。”我微微推开白,紧紧握住他冰凉的手,“晴明大人在等着我们不是吗?要快些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啊……互撩啊……╮(╯▽╰)╭,不知道求个作收可不可以23333顶锅盖遁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