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楼之莫若以明

作者:六六六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长干辞

      那么一去陈元宗确实是回来了,也确实是在一个月之后的某天。
      
      但是,这也并不是就能够代表着陈元宗每次都是会那么快的回来。
      
      因为,之后没有多久陈元宗就已经是开始渐渐地接手了家中的一些生意了。
      
      自然也是不能够日日的陪着邓莹莹过着那风花雪月、琴瑟和鸣的日子。
      
      邓莹莹也懂,再怎么的温情款款的日子,在不久之后也是要经历时光的磨砺,去静静的经历细水长流。日复一日的重复的过下去,这也许就是生活了吧。
      
      这些邓莹莹也懂,但以后的日子,终究还是少不了那么几分的聚少离多的感觉。说感伤,自然是没有当初第一次出行的那一次那么的不舍,许是因为,她知道陈元宗终究会在某个清晨挥着黄昏推开那扇门,告诉自己,他回来了。但是,若是仔细的算起来,邓莹莹等待陈元宗归来的心绪,似乎从来没有减少。
      
      算起来日子,邓莹莹已经是嫁到陈家已经两年了,但是却是一直没有子嗣。虽然说近来的大半年的日子里,陈元宗经常的出门,但是,成亲的前一年,她们夫妻二人的感情,还算的上是不错的。一直没有子嗣,而陈元宗,又是陈家这一代唯一的子嗣。所以,陈母即便是一个宽厚的性子,在这件事情上还是会有几分的不悦的。
      
      而在陈元宗不在的日子里,对待邓莹莹,虽说没有那种所谓的百般的刁难,但是似乎也是没有以往的那般的宽厚了。
      
      起初,邓莹莹也是并没有十分的留意陈母的态度的。只是如以往一般的。
      
      可是,日子久了,邓莹莹也是不傻的,自然也是看的出来几分的端倪的。独守空房,已经是一种煎熬了,再加上婆母对自己不顺眼,这日子,也似乎是更加的难过了。
      
      可是,此番的似乎,也已经是有半年了,陈元宗还是没有回来。
      
      直到有一天,陈母提到了邓莹莹子嗣,似乎是旁敲侧击的想着给陈元宗张罗一个妾室的意思。邓莹莹似乎是在这个时候才是有几分的恍然大悟的感觉。
      
      但是,似乎在这个时候,那个人,并不在自己的身边,所以邓莹莹也只能是这样的等着,一直就这样的等着。等着那样的一个人能够归来。
      
      可是,邓莹莹不知道的是,她等了那么的就竟然是等到了那样的一个结果,许久之后的等待,所等来的竟然是一封和书。
      
      和离吗?也算是顾及到了自己的颜面了吧。
      
      可是,为什么呢?自己竟然是一点消息也不知道。
      
      之后,邓莹莹知道了,原来陈元宗在这段时间里,已经在京城里另外的娶了一个妻室。是京城里鼎鼎大名的皇商之女看上了他。
      
      而那个皇商之女自然是不会甘心做妾的,所以即便是邓莹莹在金陵,但是,也是占了正妻的位置的。
      
      是啊,金陵虽然繁华,但是终究是比不上京城。而陈家在金陵虽然也算是大户人家,但是也终究也是算不上顶级的富贵人家。若是此番的和京城里的皇商结下了姻亲的话,那么对于陈氏一族,自然也算的上是了不得的帮助了。这些她都懂,但是,他陈元宗,真的是欺人太甚。
      
      因为无子吗?邓莹莹看着休书上的内容 。
      
      无子……
      
      陈家似乎是知道自己理亏似的,不仅仅是补偿了邓莹莹一份不少的银子,而且,似乎也是将平日里,她与他二人经常住饿的那个种满梅花的别苑,似乎也是给了邓莹莹。而且,对外,似乎也是不会宣扬出去这件事情,因为这些,也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说,只要是邓莹莹日后自己不说,那么在短时间之内,就是无人知道邓莹莹已经是和离的事情了。
      
      陈元宗,你,似乎为我打算的也不错,是为了,让我在这个曾经有着美好的过往的院子里,熬上一辈子吗?想到这里,邓莹莹不禁的苦笑,尽是讽刺。
      
      罢了,你若是就这样的娶了旁人,那么就这样的结束吧,也许这样是对你我都好的吧。
      
      事情,似乎是就是那般的顺理成章的成了。
      
      正如,两年前,邓莹莹嫁到陈家一样,那么的顺理成章。这次,因为陈家给的补偿还算是不错的,而且自家的女儿么也确实是无所出,所以即便邓家也是觉得这样实在是有几分的欺负人,但是邓家似乎也是并没有想去太多的闹腾,毕竟这样,对于自己家女儿的名声也不好。
      
      邓家的人,也似乎只有邓母心疼女儿,想接女儿回身边住着。
      
      和离之后,邓莹莹也并没有回邓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道理,邓莹莹还是懂的。邓家早就已经是没有了自己的容身之所,也没有了夫家,似乎能够让邓莹莹容身的,也只有那个别苑了。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如陈元宗没有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邓莹莹独自在那个别苑至之中,看书、折花。只是,以往的时候,这些事情,都是两个人一起完成的。如今,那曾经一同看过的话本和戏文,也大抵,都是假的吧。邓莹莹轻轻的摩挲着曾经二人共同看过的书,一起写过的字。
      
      偶尔的时候,邓莹莹也是会搬出曾经二人一同下棋的棋盘来。就那样静静的落下白子和黑子,可是落下棋子的人,却只是一双软若无骨的葱白的手。坐在对面下棋的人,再也没有出现。他走之前,留下的那个残局,终究还是没有下完。
      
      记得,有一次,她心血来潮的酿了一坛子酒,她和他亲手的埋在了梅花下。当时她笑意吟吟的说着,要等他和她年逾古稀儿孙满堂的时候再取出来,一定是一坛美酒。许是,时间不够的缘故吧,这酒,那么的苦。
      
      而别苑之外的台阶,似乎也是很久的没有人清扫了。而邓莹莹也似乎,就这样的一直静静的在院子之中静静的等待着,似乎,如以往的那般,等着一个归家的人。
      
      只是邓莹莹不知道的是,这么久了,陈母和陈家的人,也已经是举家搬迁到了京城。陈家的老宅,也早就已经是没有了她与他的痕迹。
      
      亦或者说,这些,邓莹莹都知道。只是,不愿意去面对罢了,或者说邓莹莹是想着独自的守在这个别苑里。想留住,这曾经的最后的一点记忆。
      
      门前的台阶上的绿苔似乎是更加的深了,树叶也不知道是落到了台阶上多少次,八月的蝴蝶,似乎也是黄了一次又一次。而似乎,等待的人,始终是没有归来。
      
      柏溪此间的正在看这个话本,看的入了神,丝毫的没有在意老板娘已经是来到了柏溪的身后。
      
      “小白”
      
      老板娘拍了一下柏溪的肩膀。
      
      “啊……”柏溪正看着入神的时候,忽然从背后传过来的触感,可不就是把柏溪给吓了一跳吗?所以在说书楼里,毫不意外的传来了惨绝人寰的叫声。
      
      “小白,你到了现在还没有把茶盏给收拾了也就算了,可是,你若是再叫,左邻右舍街坊邻居的找过来了,你去跟他们解释啊?而且,这万一哪个以为我这楼里出了人命,报了官,你让我这生意怎么做下去?”老板娘见到柏溪这个样子,很是一本正经精打细算的说道。
      
      “切……”听到老板娘这样的说,柏溪是满满的鄙视。
      
      “还不快点收拾了。”老板娘说道,然后便是在另外的一个雕刻着繁琐的花纹是名贵到连柏溪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木头雕刻成的案几上出现了一副棋具。
      
      虽然说 ,这些东西表面上看上去是平淡无奇,但是作为九尾狐的柏溪知道,老板娘的这个棋具,不知道是用什么天地材宝做出来的呢?
      
      柏溪此刻,似乎也只能是无比的怨念的收拾着桌子上的茶盏。但是在心里却想着老板娘刚刚所得话。
      
      话说,你会害怕报官?就说书楼这样的牟取暴利,官府如果能来的话,早就应该来了好吗?左邻右舍?话说,不要以为她不知道这说书楼里的禁制好吗?说出来她会信吗?老板娘分明是自己闲着无聊了,所以才会这么的捉弄自己吗?
      
      其实,柏溪最后猜测的,也并不假,因为,老板娘确实是因为闲着无聊,才会这么的和她闹着玩的。或者说,,老板娘当初收留柏溪,也不过是为了打发时光罢了。
      
      “这位客人来的可真的是早啊?”
      
      好吧,刚刚过了子时,确实也算是早的。
      
      “不过是恰巧经过而已,所以就想着过来,讨杯茶喝。”
      
      话虽然是这样的说,但是,却依然是让身后的小厮奉上了千两黄金。
      
      “不知道这位客人,想买什么样的话本呢?”
      
      “关于,我的夫人,邓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