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爱同罪

作者:北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与爱同罪8

      
      第八章
      
      胡桥被训斥了一顿,没敢再说话,搂着枪目视前方,坐的端端正正。
      
      陆啸挤在最外侧,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风,吹得他脚背凉飕飕的冷。本就没放松下来的神经重新绷紧,他瞪眼看着窗外,几次路过半人高的草堆后,他抖着声音有些不太确定的问:“我们后面……不会再遇到危险了吧?”
      
      “索马里这条公路是就地取材修建的,公路平坦,两侧也没有可以遮掩行踪的楼房的巷道,不会有人把伏击的地点选在这种地方。”
      
      陆啸的怂,其实路黄昏能理解,只是有些看不惯。解释了一长串话后,想了想,不那么情愿地又补充了一句:“索马里虽然随时是战时状态,但还没那么可怕。”
      
      陆啸只想寻求个安全感,听完路黄昏的两段话,把凉飕飕的脚背叠在一起往后缩了缩,精疲力尽。
      
      ——
      
      燕绥睡不着,情急之下开得那一枪,后遗症最明显的就是耳鸣。一闭上眼,耳边的噪音就像成群结队的蚊子围着你耳朵开Party。
      
      她开始没话找话:“长官,我们离目的地还有多久?”
      
      傅征瞥了眼仪表上显示的时间,言简意赅:“两小时三十五分钟。”
      
      离天亮仅一个多小时。
      
      燕绥又问:“到海上呢?”
      
      “半小时。”真是多一个字都不愿意说。
      
      燕绥“哦”了声,再接再厉:“海上天气怎么样?”
      
      傅征难得哑了几秒,他抬手调了调车内的后视镜,方便自己的角度能够看到燕绥:“我建议你……”
      
      “我睡不着。”燕绥抢先一步回答他:“耳鸣,头晕,畏寒。”
      
      力求真实性,她揉了揉肩膀:“这条手除了酸软什么反应都没有了。”
      
      傅征的注意力重新回到路况,抬手把后视镜重新掰回去:“天晴,风大。”
      
      ……
      
      坐在副驾的胡桥耳朵抖了抖,心里“嘶嘶”的连拉了好几声语气词,才堪堪维持住自己的呆滞脸。
      
      ——
      
      燕绥知道见好就收,没再给傅征找不痛快,揿下车窗留了一道小缝,换换空气。
      
      高速行驶下,即使开了一个缝隙,风也争先恐后地擦着边挤进来,燕绥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嗅着空气中隐隐约约的硝烟味,心头沉重。
      
      来之前,她还很乐观。
      
      “燕安”号出事的海域在索马里附近的亚丁湾海域,船长经验丰富,在遭遇海盗时立刻通知了公司,也向交通运输部发起了求助。
      
      正逢舰艇编队第四批编队抵达亚丁湾海域执行护航任务,才有的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实施救援。
      
      国有强兵,她对祖国的力量盲目自信,也对自己的能力胸有成竹。
      
      可今晚险些命悬一线的意外让她开始反省,她毫不怀疑海军部队强有力的后援支撑,只是她在应付这样的场面时,是不是该更谨慎一些?
      
      她一动不动的维持着这个姿势坐了许久,久到天色渐渐卷边泛白,她陡然醒过神,搓了搓被风吹得麻木的脸,问:“我能打个电话吗?”
      
      得到允许,她轻呼了一口气,拨出一个熟悉的号码。
      
      ——
      
      中国当地时间十点整。
      
      燕氏集团会议室,燕沉正在听助理汇报今天的行程安排,手机铃声响起时,他几乎是立刻打断了助理的汇报,接起电话。
      
      “小绥?”
      
      “是我。”燕绥关上窗,风吹得太久,皮肤都失了温度,她此时才感觉冷:“我长话短说,你听好。”
      
      “好。”燕沉答道。
      
      “给安保公司的尾款扣下来,等我回来让律师准备起诉。‘燕安’号的事,分两手准备,你尽快筹备一千万美金的现金,以防万一。”
      
      燕沉从她的安排中听出一丝不对劲,从座椅上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声音下沉:“发生什么事了?”
      
      那压低的声线里,有显而易见的关心和焦虑。
      
      “回来再说吧。”燕绥含糊地应了一句,抬腕看了眼时间:“你那边十点了吧,下午和淮岸的合作有把握吗?”
      
      “淮岸的事你不用操心。”听出她不太想谈,燕沉没再追问,承诺会尽快安排好赎金后,临挂电话前,他倚着落地窗,忍不住叮嘱了一句:“一切注意安全,没有什么比你平安回来更重要。”
      
      燕绥沉默了几秒:“挂了。”
      
      挂断电话,她松了口气,卫星电话被她拿在手里,颠来覆去的把玩着。她心里想着事,手也停不下来,不做点什么总觉得心里那股邪火没地方发泄。
      
      辛芽睡了一会刚醒来,听了一半的电话内容,迷迷糊糊地想再睡回去,最后一次掀眼看燕绥不停地转着手机,一个激灵,硬撑着眼皮醒过来,低声唤她:“燕总。”
      
      燕绥“嗯”了声,侧目看她。
      
      辛芽除了刚进公司那阵,已经鲜少能看到燕绥焦虑的样子,哪怕此刻她神情舒展,脸上一丝不耐烦都看不到,可就光掂量卫星电话一个动作,她就知道,燕绥现在很焦虑。
      
      上一次看到,还是一个海外项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合作公司突然撤资,资金周转不过来,导致工程项目停止,工人停工只能滞留海外。那时候的燕绥就和今天一样,一言不发地坐在会议室的桌子上,手里把玩着魔方,沉默了整整一天。
      
      她坐起来,小声地问:“你肩上的伤要不要我给你贴几张止痛贴?”
      
      燕绥摇头:“不方便。”
      
      她的风衣里面是件紧身的长袖,这一车的男人,她有心理障碍……
      
      辛芽闻言,也明白自己提得不合时宜,便不再说话。
      
      ——
      
      天色渐渐亮了,离海岸越来越近后,空气中海水咸涩的腥味渐重。
      
      离傅征预判的时间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两小时三十五分后,车辆准时抵达海边。
      
      直升机已经等待良久,燕绥登机后,即刻起飞,赶往亚丁湾海域。
      
      燕绥算着这路上还有半个小时的飞行航程,问傅征:“傅长官,你是第几次参加护航行动了?”
      
      傅征最后上的飞机,直升机的舱位紧张,只留燕绥身旁的一个空位。
      
      此刻听她发问,一点也没有回答的欲望,修长的双腿往前一伸,本就压得很低的帽檐被他又往下压了压。
      
      那双眼,隐在帽檐下,不咸不淡地看了她一眼。随即转头,随意寻了个舒适的位置,闭目小憩。
      燕绥朝天翻了个大白眼。
      
      等着,事完了之后一起收拾。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燕总哪哪都好,就是有一点……特点记仇!
    *
    谢谢你们的生日祝福,么么哒~
    今天随机发200个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