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喜欢这首歌

作者:康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0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也许孙心妍是愿意和何滨开赌的。
      因为最后一战,江高没有赢。
      而那一场,孙心妍也没能到现场。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周一,四川汶川发生8.0级地震。
      那是一段上天很不慈悲的时间。只在课本上看过“地震”两个字的高中生们,起初对这场灾难一知半解,直到电视、报纸、网页上出现漫天的新闻、图片。
      
      周二中午,李爱珍早早来到教室,刚吃完中饭的学生一看她来便不敢玩闹,看着她在讲台里找出遥控,打开那台挂在半空、布满灰尘的电视机。在学生们不解的目光中,电视画面跳到新闻台。
      抢险救灾的第一现场,雨水、废墟、被活埋的老人、孩子、满面泥泞的解放军……记者在灰天暗地的暴雨里一边哭泣一边报道。
      很多人没了家,很多人没了爱人。
      看着看着,教室渐渐安静,有女生哭了。
      
      下午第一节是数学课,铃声响起,这个不苟言笑的女老师抹了下眼角,把教室还给走到门口的数学老师,沉默离开。
      那天中午,孙心妍记得几乎全班女生都哭了,而她最忘不掉的是李爱珍在关掉电视前快速用手背抹眼睛的动作。这个总像钢铁一样强硬的女老师不期然展现出的柔软一面,在孙心妍的成长中,留下了极深的记号。
      而这个记号背后的意义,静待时光的解答。
      
      江城高中篮球联赛决赛原本放在周末。地震发生后,全国哀痛。教育局低调、快速地在周五晚上办了比赛。
      没有观众、没有拉拉队,虎头蛇尾、草草结束。
      
      结束当晚,孙心妍收到何滨的短信。
      
      ——本来想拿个冠军奖牌送你,亚军的就不送了。
      
      那么臭屁自大的人,第一次语意气馁。
      他还是像之前那样,每晚给她发一条信息。近来孙心妍有时会回复,这晚,她盯着手机看半天,手指在按键上动几下,打出一句“没关系,加油”,停了停,又一个个字删掉。
      还没想好回什么,那边又飞快地发来一条。
      
      ——后不后悔没跟我打赌?
      
      何滨静静地躺在床上,头枕着一只手,肚子上的手机一震,他拿起来。
      
      ——不后悔。
      
      孙心妍同样躺在床上,收到他的秒回。
      
      ——我赚了。
      
      这条信息像是自带图像,孙心妍脑海中忽然就出现了他带着点笑意的脸。
      没有再回,孙心妍把手机放到一旁,拿起书本。过了会儿,她又拿起手机看看,把几条短信连在一起读一遍。
      房间安静,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手上松掉劲,手机跌落在被子上,孙心妍抬起一支胳膊挡住眼睛上的光,一种颤悠悠的感觉从心头一直蔓延到全身。
      
      后来,期中考来了。
      可能之前的篮球宝贝训练分了心,好不容易在上学期期末挤进班级前十的孙心妍,稍稍松懈,一下子又考了第十六名,心情郁闷。
      再一看,何滨居然考了第四十二名。太差劲了。
      这次期中考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孙心妍又不回何滨短信了。
      
      星期五的中午,孙心妍和李笛在校外吃完饭,往回走的路上看到何滨跟陈彦其两个站在一个花坛边聊天,一人手上一罐可乐。
      孙心妍想装作没看见,把他们绕开,结果陈彦其一声叫住李笛:“李笛!”
      这已经第二回,李笛没好气地:“又干嘛?”
      李笛不傻,心里已经知道这两个人的套路。
      陈彦其笑着,“有事跟你说。”
      “又有事?”
      “这回真有事。”
      陈彦其拽着她往旁边去,李笛迟疑了下,连拖带拉地被他弄走。
      
      于是何滨跟着孙心妍往前走。
      “这几天怎么没回我信息?”
      孙心妍沉默。
      “又怎么了?哪惹你不满意了?”
      孙心妍还是沉默,脸上没一丝表情。
      何滨看她水土不进的,提议:“这个周末干什么,出去玩吧?”
      “上课。”
      “上什么课?”
      “去老师家上数学。”
      “什么时间,别蒙我说要上一整天啊。”何滨两手插兜,跟在她旁边。
      孙心妍忽然说:“除了玩,你还能想点别的吗?”
      何滨看她表情认真,反而懒散地笑了下。
      “到底怎么了?”
      “你看没看你自己的期中考试成绩,”孙心妍看着他,讽刺地说,“你就玩吧你,我预祝你早点考个倒数第一。”
      “……”
      女孩的脸,善变的天。
      最后看他一眼,孙心妍临走前威胁地加一句,“别跟着我,也别再给我发短信。”
      
      那头,陈彦其把李笛拉到旁边小店里,非要请她吃东西。
      李笛要走,他就拉着她,“快快快,别装啊,那么能吃的一个人。”
      “你说谁能吃?”
      陈彦其笑着,“我能吃我能吃,要不来根梦龙好不好,火气这么大,冰一下。”
      买完冷饮出来,何滨和孙心妍早就不见踪影。
      两个人一路吃着冷饮。
      李笛说:“下次你们别再来这招,真是有够没创意的。”
      陈彦其笑笑:“这要什么创意,不来这招,你倒是帮点忙啊。”
      “切,”李笛鄙夷地看他一眼:“你叫何滨趁早打退堂鼓,孙心妍铁定看不上他。”
      “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你知道她找对象的第一个条件吗?”
      陈彦其眼神中露出点玩味意思,“呦,知道这么清楚,你说来听听呢……”
      “第一,那就是得成绩好。”
      咬了大口冷饮,陈彦其像是被冻了下,目光含笑,看看李笛。
      李笛说:“你笑什么?”
      “笑你傻。”陈彦其轻轻来了句:“谈过恋爱没有?傻丫头。”
      李笛看着他。
      她没有谈过恋爱。她只是觉得,那天中午的阳光真的很好,三三两两的学生从旁边过去,像春天里的树一样蓬勃。几个高三的男生抱着篮球从后面过来,陈彦其后背被拍了下。跟她打了声招呼,他和他们走了。
      她很慢地走着,看着几个男生的背影在马路上远去,手上忽然很凉的一下,被冷饮滴了一滴奶油。
      傻丫头。
      后来李笛知道,这不过是他与女生长期相处后的一个习惯语,却对她的青春一语成谶。
      
      ……
      
      每到周五,何滨姑妈会接他回家,顺带拿走他的脏衣服。
      
      晚上他给孙心妍发短信,约她明天出去一起吃饭,她果然没回。第二天一早睡得朦朦胧胧的,何滨感觉不对劲,慢慢睁眼,一张大圆脸正对着他。
      一掌把那脸推开,他坐起来,揉了两把脸,“找死啊……”
      小彭琪镇定地说:“哥,你醒啦。”
      “滚。”何滨不搭理他,被子一蒙头,继续睡。
      这一睡直到中午才起来。
      家里没大人,家政员过来给兄弟俩烧了顿中饭。吃完饭,何滨躺沙发,拿个小叉子吃着切好的水果。接到几个朋友电话,喊他打球、去网吧,他劲头不大,全没答应,光回“等会儿再说”。
      躺了会儿,他叫彭琪去把笔记本拿来。
      小彭琪坐在旁边吃着提子,吐了一块皮,“帮你拿可以,但哥你能不能也帮我个忙?”
      何滨慢慢抬眼,拿起手边的遥控器扔过去。
      躲了一下,小彭琪想想,脚步拖沓地往他房间走。
      
      然而彭琪拿过来的不只是他的电脑,还有一张试卷。
      看着何滨的表情,他目光闪躲,把两样东西一起给他。
      半疑半惑地把卷子展开,何滨垂眸看一眼,下一秒就拿卷子往彭琪头上呼。
      “你怎么不考个鸭蛋?”
      小彭琪含含糊糊地说:“这次太难了,我们班最高才80分。”
      头上又挨了一下,他抱住头。
      “你给我看什么意思?”
      “老师要家长签名。”
      “让你妈签去。”
      “哥……”
      
      何滨把卷子往旁边一扔,躺回沙发上,翘着腿打开电脑,目光直视屏幕,自顾自地玩起来。
      捡起卷子,小彭琪坐在沙发旁,斜眼看看他,摸摸头,一声不吭。
      不知道过了多久,“啪”一声,电脑合上了。
      “个子矮就算了,你怎么智商也比别人低?”何滨坐起来。
      小彭琪有求于他,看着他,抿着唇。
      眉角一提,何滨问:“笔呢?”
      
      卷子昨晚刚发,除了何滨,彭琪想不到第二个能帮忙的人。然而当何滨拿着铅笔在卷子右上方试了几次签名后,这个二年级孩子的心,一点点凉了。
      掸掸橡皮灰,何滨在茶几上拿起卷子,看着自己的杰作,“怎么样?”
      咽了下口水,彭琪歪着头,目光发直地看了看,“嗯”了一声。
      “行就按这个来了啊。”何滨说。
      笔尖慢慢靠近白纸,即将落笔的一刻,彭琪屏住呼吸。
      然而笔尖忽然停了。
      
      其实这天下午孙心妍也没事,躺在自己房间里看电影。
      看完后才三点多,她无聊地打开校内网。
      一登录就有五条留言提醒,全部来自相册。
      看到留言的人,孙心妍眯起眼。
      
      她一共三个相册,其中一个是头像相册,里面有她换过的五个头像。三张是她真人自拍、两张是卡通兔子和小猪。
      
      何滨在每一张下做点评。
      ——怎么脸有点歪。
      ——光不好。
      ——黑。
      ——嗯。(兔子图案下)
      ——这个有意思,跟本人一模一样。(小猪图案下)
      
      鼠标快速点几下,孙心妍全部给他删光,下一秒拿起手机,一个电话打过去。
      那头秒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