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改行修仙了[快穿]

作者:云墨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镇国将军(1)

      原主周昭惠,前镇国将军周正庭独女,现任的镇国大将军,也是当今长乐帝楚寒的——前未婚妻。

      对的,又是前未婚妻。

      先帝老迈时,太子病逝,三个皇子争夺储位,三皇子楚寒为了得到周正庭及其麾下十万兵马的支持,求娶周昭惠为皇子妃。

      周老将军并不怎么乐意,耐不住女儿倾心楚寒,非他不嫁,只得同意了这门婚事。谁知刚刚定亲,自己就身染急病,与世长辞。

      这下楚寒可着了慌。

      周正庭一死,手上的兵权就要转手,然而资历足够的几个将领都不在己方阵营,兵权一旦旁落,他失去这块核心筹码,就会被挤出储君之争。

      危急关头,周昭惠为了爱人的事业,挺身而出,披上战甲,成为周家军新的统帅。她自幼习武,熟读兵书,又有周家后人的光环和父亲部将的支持,打了几场胜仗之后,逐渐巩固了军心,握稳了手中兵权。

      她成为了宁朝第一位女将军。三皇子楚寒在她的支持下顺利夺得太子之位,先帝去世后荣登大宝,建元长乐,称长乐帝。

      然后,十分符合各种狗血小说的一贯套路,楚寒他变心了。

      不,应该说他从未对原主动过心,先前求娶她也只不过是看上了她父亲手中的兵权。新帝即位,外族以为有机可乘,蠢蠢欲动,周昭惠不得不返回边疆抗击外虏。数月后惊闻楚寒立后,昭告天下。

      原主听到消息心神恍惚,在战场上受了伤,仍然硬撑着赶回去,想要一个说法,结果楚寒忙于安抚皇后沈瑜,非但不亲自接见,还让太后设宴接风。周昭惠本就伤得不轻,又被轮番刺激,悲愤之下竟然当场猝死过去。

      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十万兵马啊……”周竹桢喃喃。

      “您想干什么?”系统有点紧张。

      “没事。”周竹桢一晒,“本君还没当过将军呢,想来应该挺有意思。”

      周竹桢出了宫门,侍从牵了匹白马过来,示意她上马。

      道君有点怀旧。

      她一百多年前曾经使用过马这种动物代步,但从近期来看,公园里二十元一圈的骑马项目她也不是没玩过。

      周竹桢扶着马鞍,一脚踩上马镫,利落地翻身上马,驱马缓步往将军府走去。

      街道两旁的住宅和商铺都是低矮的,没有千年后高楼大厦车流奔腾的繁华,却有一种独特的烟火气,是独属于这个年代的生活气息,喧嚣热闹,鲜活真实。

      和现代那些影视城里的仿古街道可是天壤之别。

      道君感觉挺新奇的。

      她看着小孩拿着糖葫芦从马边跑过,看着袅袅婷婷的妇女挎着布包走过,鼻尖突然飘来一股桂花的香甜味儿,却是街边的一家点心铺子在卖桂花糕。

      ……很好,没带钱。

      道君策马走了一段,还没到将军府,就被迎面而来的两人拦住。

      这两人都身着皮甲,从记忆里看是原主的亲兵,一个叫张元,一个叫吴松,看到她立刻翻身下马,行了军礼:“将军!荀军师率一千骁勇卫,在城外十里处驻扎!请您速速前往!”

      荀军师?

      荀羽?

      周竹桢想到记忆中看到的画面,按了按眉心。

      两名亲兵引路,周竹桢随后,往卫队驻扎的地方赶去。他们走的速度并不快,到了兵马驻扎的空地,营帐基本都搭好了。周竹桢刚刚下马,神识感应到不对,往旁边一闪,躲过了青年伸过来的手。

      她扭头一看,身后是个穿着青布直缀的男子,头戴方巾,通身带着书卷气,一看就是儒生士子。他似乎是赶了很远的路,额边碎发都黏在脸上,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一双眼睛却亮得惊人。

      这人就是荀羽了,原主的心腹谋士,领军师一职。

      对方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她会避开。周竹桢和他对视了一会儿,荀羽突然飞快地再次伸手,抓住她手臂,拖着她往最大的营帐里走。

      诶嘿。

      胆子不小嘛少年,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道君悠悠闲闲地跟着他往营帐走——没办法,如果她不动步的话,荀羽绝对拖不动她。

      二人进了军帐,荀羽挥退了帐外守着的兵士,回过头来盯着她的眼睛,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道:“将军,您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您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仇家?一点布置都不做,孤身一人贸然进京——你倒是敢!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他气急了,连敬称都不用了。

      周竹桢感觉荀羽都快气哭了,反手握住他颤抖的手腕:“我无事,呼鞮单于上个月四处活动,纠集了北面四个最大的部落,又同西羌搭线,想来近期就会有大动作。情报一定已经到了楚寒案前,这个节骨眼上,他还不敢对我下手。”

      她前后态度简直判若两人,荀羽呆住了。

      “您,您不是……”荀羽打了会结,又觉得问出来不合适,硬是把后半句话吞了回去,“您奔波数日,伤口没有恶化吧?羽唤了杨大夫过来,若无事,羽就先退下了。”

      “……不,等等!”周竹桢把他拖回来,“咳,跟你说个事,我回来路上碰到个神医……给了我一些金创药粉,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荀羽看着她的眼神里充满怀疑。

      “真的。”周竹桢装模作样地从腰间荷包里摸出一个玉瓶,里面装着满满的碧绿粉末,“还剩下许多,你交给杨大夫看看,我先休息一会儿。”

      荀羽还是很怀疑,但他毕竟不能直接上手检查,看她行动自如,面色无异,就接了药瓶退出去了。

      荀羽出了军帐,周竹桢总算放松下来。

      她拉了把胡椅坐下,开始梳理思路。

      兵权握在周昭惠手上,楚寒并不放心——当然在其他人手上他更不放心。至于为什么原主手握十万兵马,楚寒还敢堂而皇之地立后,就要问他自己了。

      在道君眼里,楚寒这种行为,不是智障就是对自己太有信心,觉得周昭惠绝对不会背叛他。

      嗯……好像也没错啊,这不是还没来得及背叛就挂了么?

      算了,尊重死者,不提这个。

      根据已知信息,楚寒似乎打算封她一个贵妃,笼络住她?

      道君的内心是拒绝的,行动上也打算拒绝。

      哼,本君堂堂元婴修士,也是你一个俗世帝王封得起的?

      推掉推掉,她不要面子的啊?

      周竹桢思索了一会儿,古代通讯不便,搞事情难,扬名天下也难。要完成逆袭任务,必须要得到读者的认可才行。在这种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没权没钱做什么都不方便,当务之急还是要把兵权紧紧抓在手里才是。

      这个倒是不用太过担心,北边的外族正在筹划着搞事情,应该很快就会掀起战争,到时候就算她不走,楚寒也会请她去平定战乱的。

      一个计划在她心中逐渐成型。

      虽然古语有言,攘外必先安内,但特定条件下,还没有撕破脸之前,完全可以先攘外,再安内。

      这个计划的第一步,就是稳住楚寒,不要让他发现有什么不对。

      周竹桢觉得这很容易,毕竟这个皇帝看起来比较脑残。

      不过安内具体要怎么做呢……

      道君决定好好思考一下。

      很快就到了饭点,荀羽亲自捧了个托盘给她送饭过来:“将军。”

      “嗯。”周竹桢招呼他,“坐这边,一起用吧,有点事情要跟你说。”

      荀羽就依言坐下,他从周昭惠还不是将军的时候就跟着她了,相处没那么多顾忌。

      “将军,那个给您金创药的神医在哪儿?”荀羽有些兴奋,“杨大夫给伤兵试用了,效果非常好,一盖上伤口就能止血生肌,数息时间就能恢复如初!简直……简直有起死回生之效!”

      当然能起死回生了。周竹桢夹了一筷子青菜,暗暗地想。那压根不是什么金创药,是她从前炼回春丹的时候,把品相较差的丹药和破损的丹药研磨成粉,装在一起准备外用的,然而她几乎不会受伤,这药粉也就一直闲置着。

      不过金丹期修士的疗伤丹药,对一些低阶修士来说都无法轻易获取,更不用说凡人了。

      “这药太贵重了,您还是自己收好。”荀羽说,“战场上刀剑无眼,有了这个,就相当于多了一条命。”

      周竹桢顿了一下,把桌上的药瓶推回去,她咽尽饭粒,喝了口茶,说:“拿去给他们用吧,那神医云游天下,行踪不定,但他临走前给了我一张药方,说是虽不及这药效强劲,也比普通伤药好上不少。药方我放在府里了,一会儿我们回去拿。”

      “……回去?”荀羽有些犹疑。

      “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笺心小可爱的地雷!
    荀军师是个悲剧人物,挺惨的。
    ……没办法的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