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单身男子和留守女士,见面,点头之交,除此之外,平行线将永不相交。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建军,于点点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

立意:立意待补充

  总点击数: 7009   总书评数:49 当前被收藏数:9 文章积分:2,415,20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回不去的事情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276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如是而已

作者:随风迁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他和她是邻居,不新不旧的小区里,楼上楼下,应了现代人的习惯,近邻不若远亲,近在咫尺,但是未曾相识。
      应该是素未谋面的,不过,就是谋面了,天知道对面走来的是哪个?
      管他是哪个呢?

      他开车,帕拉丁,她也开车,polo。
      一个单元楼下停车位有限,她于是有次就留了纸条,夹在他的雨刮器上:麻烦您下次先回家的话就把车往前停些,我先回家我就往前停些,这样彼此都方便。
      第二次回来,帕拉丁果然往前挪了不少,polo稳当当地入位,她想想,从包里拿出便签:合作愉快。
      便签是粉色的,他看着,随手放在车子的置物架里,心情无端端地愉快。
      知道有个芳邻很通人情,也是不错的。

      她爱清洁,尤其喜欢太阳好的时候将东西都拿出来多晒晒,可那一日风大,掉下去的好不巧,是红色内裤。
      按门铃,半天才开门,她红着脸,低着头:“我的衣服掉在你的衣架上。”
      他去取来,交给她时一样不好意思,仿佛手上那团红色真成了火焰般烫手:“嗯,你住在楼上?”
      “对,谢谢你。”
      “不用谢。”
      就此认识,点头之交。

      终于下雪。
      江南的雪,不下则已,下则雪灾。
      她从雪里把汽车扒出来,红色的polo,红色的围巾,他走出来,见到,忽然有些摇曳心旌,兀自作不见,走去开帕拉丁,发动待走,不意间见她走来,降下车窗:“怎么了?”
      “我的车发动不了,带我出去可好?就到公交车站。”
      当然好,怎会不好?举手之劳。
      她钻到后坐:“原来这车是你的,下雪天毕竟是这样车好。”
      他点头:“不错。”不动声色地从后视镜里看她眉飞色舞,问,“你去哪里?”
      “新区。”
      “呀,我去城区,否则载你一程。”
      她莞尔:“真不巧,我都打算蹭车了。”
      巧笑倩兮,自此入梦。

      去食酸菜鱼,那日她拿着一个大铁盆,对着老板娘说:“找条小些的,我就一个人吃,打包带走。”
      然后就乖乖巧巧地在店堂里找了座位坐着,看无聊的爱情电视。
      一群人走进来,打头的正是他,见到她,自然打招呼:“嗨,这么巧。”
      她笑出来,却不是对着他,而是身后的男子:“孟仔,你也来吃这个?”
      “哟,点点,难得,一个人?”
      既然都是熟人,干脆凑桌子吃饭,她向来不是忸怩拘禁放不开的人,于是本该一个人独享的鱼成了众人的盘中餐,嫌小,叫老板娘再做一条,孟仔就说:“于点点,你和易建军还是邻居呀?”
      她点点头:“原来都还不认识呢,说出来不好意思,邻居恁久真认识才不多天。”
      他欣喜于知道名讳,此刻只在一边笑:“这城市太小。”
      孟仔又问:“说真的,点点,你家胡均什么时候回国呀?这都出去两年多了吧。”
      她闻言掰着手指头算:“嗯,2年7个月了。”
      “没见你们这样的夫妻,刚结婚就分居异国他乡。”
      “这又怎样?吃鱼吧你。”
      他的心于是沉下去,伊人竟是别□□。

      四季更替,见面仍是那句,亘古不变:“你好。”
      台风的时候房子的侧墙渗水,她的客厅里积了水,又往下渗到他的客厅,她很不好意思,跑去敲门,说:“我找了物业,明天来修。”
      “明天我出差。”
      “那怎么办?”
      “这样吧,钥匙交给你,到时候还我就好了。”
      “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我这里没有值钱的东西。”
      第二天艳阳高照,物业的效率高,半天就归置好了,她见他房内狼藉,顺手收拾,干干净净。

      几日后回家,男人的房子,从未这样清爽过,上楼道谢,她正吃饭,招呼他一起,两菜一汤,他忽然觉得自己也需要一个家,一个妻子,好在忙碌之后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话不多说,但吃饭,他心悸无比,她不知,便在边上问:“怎么也没见过你女友?”
      “没有。”
      “啊,这样好的条件不找,gay吗?”掩嘴笑,“开玩笑开玩笑,我们单位丫头多,要不给你介绍一个。”
      “不用。”他说,“饭很好吃。”
      “有时间就来吃好了,反正我这里人清减,也喜欢朋友多了热闹。”
      “好。”
      其实饭是吃不多的,罗敷有夫,他怎么可能总是打搅。但总有些个快件什么的,他出差时劳她代收,她家的电器、窗子坏了就劳他修理,顺便吃顿便饭,或者朋友堆里凑人麻将,如此而已。

      某日他感冒高烧,早晨起来昏昏沉沉,但是手里的项目要收尾,不能交给旁人,于是晕晕乎乎下楼,摸到汽车边,余光瞥见女子的身影,也许是回头太快,只想打声招呼的,怎么就颓然倒地?
      她见此,心惊,拨120,拿出自己的水杯给他喝水,一摸额头,怎么得了?
      急救车上他的手一直捏着她的,糊里糊涂也不知说些什么话,她对医生不好意思地笑笑,也不去解释什么,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他醒了,一切自然分晓。
      终归远亲不如近邻,他生病,乏人探问,她闲着也无事,就照顾着,后来他几个朋友来见到,调白:“哟,这算怎么个情况?”
      她把东西理好交给那群狐朋狗友:“你们来了我就撤了,医生说还要观察观察。”

      他醒后,听及此,闭上眼睛头脑间都是心跳的脉动。
      好容易出院,去她家,开口便问:“怎么后来都不来看我?”
      她怔住,被他的眼神撼动,转身掩门:“瞧,我正整理东西,请了探亲假。”
      这话说与他听,是要他明白彼此身份。
      他明白,炽热就此熄灭,一派苦笑:“对不起,谢谢你。”
      “没事,举手之劳。”

      房子的一楼都是自行车库,长长的一条走廊,两侧有窗户,白天的时候阳光照进来,被拉成细密的光线,灰尘就在这些光线里轻舞飞扬。
      早晨,那些光线自东向西,傍晚便换一个方向。
      临行前她下班早,回家,走进一楼眼光透过窗子追逐北半球的夕阳,不经意地看见他,倚在墙边,一个脚抬起来撑在墙上,抽烟。
      那样的背光里面貌是模糊的,整个人化成一个剪影,只见轮廓和那一个小小的红点,被这一刻的无声拉得很寂寞,她的心就抽紧来。
      觉得自己异样,她回神,走快些,上楼,关上门,看见箱子都整理好,靠在墙角。

      探亲假本是三个月,他再见她却不过才过了一个多月,在楼道里,他的手臂上环着新交女友的手,彼此正打了个照面,她看来形容憔悴,他就心惊了:“这么快就回来了?”
      “啊。女朋友?”
      “嗯,小飞,这是楼上的邻居。”
      “你好。”
      “你好。”

      血气方刚,当然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他不是柳下惠,有了女友,自然而然地到了那层关系。
      于是谈婚论嫁。
      筹备婚事的时候和哥几个喝酒,他醉吐真言:“小飞的眼睛和她长得真像,我一眼就喜欢上了。”
      “哪个她?”
      “于点点,只可惜是别人的老婆。”
      正被孟仔听到,也是半迷离的,没弄清话中真谛:“切,已经不是了,我也是才听说,这次两人正式办了。看这桩婚事就不顺意,胡均那丫不是东西,刚结婚甩下如花似玉的老婆出国,没多久又在外边搞上一个,可怜了点点,当年在我们那儿也是校花级的。”
      他一惊,酒醒来。
      为时已晚,房内早就变了模样,大红喜字全贴开来。

      送喜糖。
      铁将军把门,外贴一张纸条:此房待售,电话137xxxxxxxx。
      电话去,无非是想告诉一声外加闲聊几句,一阵彩铃之后,电话终于被接起:“你好,中介公司。”
      他叹口气:“对不起,打错了。”
      这故事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还想怎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