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七零当土豪

作者:空煜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周煜本来脾气就不好,看周卫东还磨磨唧唧问这问那,当即火了,“二哥二嫂没了!”
      
      周卫东吞咽口唾沫,呐呐道:“人没了,那位子咋办啊。”
      
      “大哥,二哥都没了,现在说这干啥!”周卫红听见出来了,双眼通红,见周卫东还在发愣直接将人掀开,对周煜道:“五弟,咱先将妈挪屋里去,外面冷。”
      
      周煜瞪了眼周卫东,忙和周卫红将人抬起来,周晓军过来帮忙,三人将人放到炕上,让赵海燕几个照看着,这才出去。
      
      李先进还等在院子里,出了这样的事是都不想看到,但又不得不往前看。他看着周家几个兄弟道,“这事儿矿上不可能不给说法,县里打电话的时候就说了,让你们家去几个大人商量商量,现在那边就几个孩子也做不了主。”
      
      一听是给说法,周卫东蹭的站起来了,“我和晓军去。”
      
      田凤英也在一旁跃跃欲试。
      
      李先进看的直皱眉,这老大一家到底什么德性啊,听见兄弟和弟媳妇没了没说替兄弟讨公道,竟然先在乎的是留下的职位。
      
      周煜对周卫东所有的好感都化为泡影,倒是周卫红让他刮目相看,他对李先进道:“先进哥,我和三哥跟你去一趟。”
      
      “不行,你不能去。”周卫东拒绝,“你小孩子家家的去干什么!我和晓军去。”
      
      周煜理都不理他,给周卫红使个眼色就要跟着李先进走。
      
      周卫东急了,拉住周煜的胳膊喊道:“老五听话,你去做什么,你可是高中生,哪能去接替你二哥矿工的工作,绝对不行。”
      
      他话一落,田凤英也急忙点头:“对对对,这职位本就该我们家的,现在正好,晓军爹和晓军一人一个。”
      
      “放你娘的屁!”田凤英话头刚落屋里就飞出一只鞋来。
      
      周老太刚才醒了,被赵海燕扶着坐起来,就听见老大两口子说这话,顿时气的心肝疼,她二儿子和媳妇刚没了,这做兄长的和嫂子就惦记着职位,都没说一句给兄弟讨公道,什么东西。
      
      再者,周老太虽然疼小儿子,可其他几个也是她肚子里出来的,哪能不疼,尤其是儿子儿媳妇没了,老太太心口疼的像被针扎了一样。
      
      周老太被赵海燕扶着出来,拿手指着周卫东两口子就骂:“你们两个算什么东西,你兄弟现在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你俩就惦记老二俩人的职位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周煜赶紧过去扶住周老太,心里为她疯狂打call,觉得老太太也不是这么不可理喻,起码这事儿上还是疼二儿子的。
      
      周卫东和田凤英被周老太骂了一顿,垂着头也有些后悔,是啊,老二两口子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就算是惦记也得确认之后再说啊。
      
      “妈,我们错了。”田凤英忙道歉,“现在咱们还是先跟着先进兄弟去看看,那边就几个孩子呢。”
      
      周老太冷着脸对李先进说:“把驴车拉来,咱们都去。”
      
      李先进唉了一声就去拉驴车了,周老太环视一圈周家人,眼睛像是淬了毒,“老二两口子没了,但是还有四个孩子在,谁要是在关键时候出幺蛾子,老婆子拼了命也要打死他。”
      
      许是心虚,田凤英和周卫东都低了头不敢看她,周老太哼了一声,对周煜道:“你是咱家的文化人,一会儿跟着一起去。晓凤晓蝶在家看好弟弟妹妹。”
      
      周晓蝶忙点点头,周晓凤眼珠子一转对周老太道:“奶,出了这样的事儿晓云她们肯定吓坏了,要不我跟着一起去,我们年龄相当好安慰一下。”
      
      周老太听得欣慰,满意的点点头,“成,你也跟着。”
      
      周煜抬头看了便宜侄女一眼,注意到一丝愉悦消失在嘴间。
      
      不等他细想,李先进回来了,周煜忙跑屋里抱了床棉被铺在驴车上,扶着周老太道:“妈您慢点。晓军,再去抱床棉被过来。”
      
      周晓军快步又取了一床过来,周煜接过来围在周老太身上,“妈坐稳了,路上不平。”
      
      李先进见人齐了,便挥着鞭子走起来。
      
      周老太朝周煜招手,“老五上来坐,能坐的下。”
      
      周煜应了声就跳上去了,有车坐干嘛走着,至于其他人,走着呗,听妈妈的话。
      
      田凤英撇撇嘴,老太太就知道偏心眼。
      
      从第三生产队到县城走路得一个多小时,田凤英看了眼周晓凤,拉着她手小声道:“你跟着做什么,这么远的路。”说着还瞥了眼车上的周煜和周老太,更加不服气。
      
      周晓凤拉着她妈走在最后面,嘀咕道:“妈,我二叔和我二婶这不是俩职位吗,我想着顶替二婶的职位。”
      
      “什么?”田凤英没控制住声音有些大,很快反应过来捂住嘴,“我打算让你哥和你爸去呢。”她男人和儿子去了,每个月不就领供应粮不说,还有布票肉票什么的,攒攒也能买身衣裳了,而且小强也不小了,过两年找找法子将户口弄过去好上小学啊。
      
      周晓凤偷偷翻个白眼,她妈凡是就想着她哥和她弟,一点都不考虑她的感受,可她年纪大了,总得为自己打算,她若是进城当工人了,可不就是城里人了,她长的也不差,到时候找个城里人嫁了,可不比在乡下找个农村汉子结婚的强。
      
      可她妈却压根没想给她,她眼珠子转转,对田凤英道:“妈你想啊,我二婶做的是女人的活,让晓军和爸去做那不让人笑话吗。再说了我去上班也照样挣供应粮还拿工资,月月给您花不好吗?”
      
      田凤英一想也是,女儿也是心头肉,大不了到时候晚几年结婚呗,等结婚的时候把位子再要回来就是了。
      
      周晓凤见她妈意动了,继续道:“闺女我什么样的人您也知道,只会孝顺您和爸的。而且我要是能在城里找个城里对象,那还不得拿着东西帮衬着妈和爸呀。”
      
      她越说心里越高兴,好像好日子到了眼前一样。
      
      田凤英想了想非常大方道:“好,妈听你的,给你一个。”
      
      一路上除了田凤英娘俩嘀嘀咕咕的,周卫东也想说点什么,瞅着车上周老太裹着被子,周卫东拉了拉周卫红的袖子,“老三。”
      
      周卫红还气着呢,没好气道:“干啥?”
      
      周卫东也不生气,“你说这老二两口子没了,那职位矿上该给咱留着吧。”当初田凤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不让他走,那时候他也嫌累不想去,便推推拒拒的让给了老二。
      
      可眼瞅着这几年老二两口子越来越像城里人他心里就不得劲了,尤其是看看二房的孩子,一个高中生,一个初中生,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再看看他们大房,几个孩子就没一个小学毕业的,那心里就更不说滋味了。
      
      他早就后悔了,当初怎么就被个娘们儿控制住了呢,若不然在城里享福的可不就是他了。
      
      现在老二两口子没了,他心里也难过,可人得往前看不是,老二走了,这职位就该还给他们大房呀。
      
      周卫红见他没说话也不主动搭理,闷头往前走。
      
      周卫东拉住他小声道:“我想顶老二的职位。”
      
      周卫红没吭声,旁边的赵海燕却瞅了眼周卫东,觉得老大可真是好算计。
      
      周卫东继续道:“这职位最早本就该是我的,却被你大嫂搅和了,你说我们这四个孩子,大哥我也愁啊。”
      
      周卫红看了他一眼没吭声,却加快步子站到周老太跟前去了。
      
      周卫东一噎,皱眉,觉得老三也动心思了。
      
      不管什么心思,县城很快就到了。李先进以前来过县城,熟门熟路,直奔矿区去了。
      
      矿上昨晚出事后就乱套了,高厂长气的直拍桌子,后面几个副厂长也拉着脸,为昨晚的事心惊胆战,昨晚矿区爆破出问题,底下塌了,幸运的是刚开工下去的人少。
      
      可砸在里面的人也有十多个呢。一晚上挖出来,竟有三个活的,剩下的就没那么好运气了,都没人样了,砸的血肉模糊的。
      
      高厂长气归气照样还得想法子平息这事儿。怎么平息?还不是赔钱赔职位。
      
      此时几位遇难矿工的家属都来的差不多了,围着自家的尸体嗷嗷的哭,哭的高厂长耳朵疼,可这时候也不敢说别的了。
      
      周卫方两口子的尸体前就围着四个孩子,大的十五六,小的才四岁,四个孩子抱着自己的爸妈哇哇的哭。
      
      厂领导心里也挺不是滋味,两个大人没了留下四个孩子,怪可怜的。
      
      周煜等人到了大门口便跟门卫说了情况,门卫当然知道昨晚的事儿,事实上他昨晚就在值班,吓了一大跳,引着他们过去厂委的时候还主动解说起昨晚的惨状。
      
      周老太听的心直抽抽,吓得都要走不动道了,周煜赶紧扶住,蹲下来道:“妈,我背你过去。”
      
      若是往常周老太肯定夸夸她孝顺的儿子,可今儿却真的没力气了。
      
      一帮人到了厂委门口,就听见里面哭声一片,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周家来人了,正在哭的四个孩子齐齐看了过来,看见周老太等人的瞬间哭的更厉害了。
      
      周晓星才八岁,哭的嗓子都哑了,看着周老太也忘了平时有多怕他奶了,飞奔过来扑怀里哇哇大哭。
      
      周老太抹着眼泪拍拍他,“不哭,不哭啊。”
      
      周老太颤抖着手过去掀开盖着的布看了眼,接着便晕过去了。
      
      光听着消息的时候是真的难过,可也残存着一丝希望,兴许能活着呢,有一口气也好啊。可亲眼看着儿子和儿媳妇体无完肤死状惨烈的时候,周老太满心只有绝望了。
      
      “儿啊!”周老太一口气将自己憋醒了,开口就哭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跪求收藏渣作者专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