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每天都想攻略我

作者:青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情侣剑穗

      楚鱼原本虚弱无比,被年轻的祖奶奶那么一抚,就好得差不多了,也开始思量起怎么处理天渊门那档子事了。
      
      宋经义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这是毋庸置疑的。可他在师门内风评甚佳,那几个跟着跑了的弟子也没脸出来说真话。
      
      诚然,他们留下来也是没用的……
      
      楚鱼顿悟。他们留下来本来就没用,跑不跑都是一样的,如果留下来还有可能拖后腿或者造成不必要伤亡……那就不必追究了。
      
      这种轻松愉快的好心情第二天就被楚声打破了。
      
      楚声一大早就寻上来,详细地问了楚鱼逃离的前后经过,思虑半晌,低声道:“小弟,你失踪不久,天渊门的长老就赶到了。那个所谓的掌门大弟子,是故意一直不发出信号的吧。”
      
      三年前,掌门宋远卓也得知了魔道修士进入焦霞地界的事,他那时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恐怕是知道那些魔道修士是为食人魔虫而来。
      
      但不能取消门下弟子的历练,又要保证他们的安全。八成在出发前,宋远卓单独给了宋经义一个特殊的信号,一旦发生什么,发出信号,跟在不远处的长老就会立刻追上来。
      
      白遭罪了。
      
      宋经义不止是伪善,恐怕是包藏祸心,就等着楚鱼和谢羲出点事呢。
      
      楚鱼这次是真的树起了警惕之心。在原主的记忆里,入门大会时,他同宋经义争夺第一,最后原主胜了,宋经义下台时的眼神是无比冰冷怨毒的。
      
      所以说,怀恨在心很久了吧。
      
      楚鱼正思考着怎么解决这个麻烦,就听楚声阴森森地道:“小弟,大哥查过了,那个宋经义只是个修真小家族的人,不是什么麻烦货色,要不大哥派人去……”
      
      大哥,为什么你看起来更像反派……
      
      楚鱼眉尖抽了抽:“不必了。”宋经义好歹是掌门座下大弟子,师尊陆轻安又同掌门关系不错,要是杀了宋经义,宋远卓调查到他头上,陆轻安的脸就挂不住了……
      
      以后提防宋经义即可,实在不行再杀了他。
      
      楚声叹了口气,只得做罢。
      
      “对了,小弟,如今前线金河局势紧张,父亲和母亲今早匆匆赶去,祖父祖母也重新入关,你是留在落枫谷,还是回天渊门?”
      
      “局势紧张?”楚鱼一愣。
      
      楚声脸色一凛:“小弟你有所不知,七日前,天渊门的元婴长老赶去抓住了几个魔道修士,没想到其中一个竟然带着传送玉符,趁那位长老松懈,逃出了焦霞。就是那过后半天,魔道七派突然同时发出奇袭,金河差点失陷,天渊门和谷中的大部分元婴前辈已经赶往了金河。”
      
      “百年前正道和魔道的旷世大战,可能要重演了。”
      
      ……这大势和原著不一样了啊!
      
      正魔两道还要过几年才开始大规模交战啊!
      
      楚鱼黑了黑脸,隐约猜到了这是自己的锅……
      
      那个逃离的魔道修士身上八成有极为重要的东西,重要到魔道七派都齐心协力地扰乱前线,把正道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去。
      
      世道真乱,主角还这么小,希望剧情别发展得太快了。
      
      待楚声离开了,楚鱼微笑着转身看向身后一直沉默不语的谢羲:“师弟,在想什么?”
      
      不好了,原本在他面前还是开朗阳光的小少年,过了方夜城那一场后就变得沉默寡言,愈发有像原著主角的性格靠近的趋势。
      
      这样抱大腿压力好大啊……
      
      可能是注意到了楚鱼的眼神,谢羲回过神,盯了楚鱼半晌,蓦地一笑:“师弟在想,要如何让宋师兄还一下账,还有……”
      
      顿了顿,谢羲道:“明日就是乞巧节,师兄答应师弟的香囊,究竟何时才能送来?”
      
      楚鱼:“……”
      
      不提香囊咱们还是好兄弟。
      
      既然主角提出了要求,作为(未来的)小弟,楚鱼就只好有求必应了。
      
      落枫谷外有凡人小镇,楚鱼自知自己是绝对不可能真的绣一个香囊送给谢羲的,便偷偷溜出了谷,在小镇买了个,打算今晚交差。在外头转悠许久,回谷的途中看到酒铺,楚鱼想了想,又顺带买了两坛酒,抱着回了小院。
      
      谢羲正在练剑,一回头看到楚鱼抱着两坛子酒回来了,挑了挑眉,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有些诧异,脸色又有些微红。
      
      楚鱼这副身体,身形高挑,五官清俊。乍一瞧就是个清清冷冷的人儿,连不经意抬眸,眸子都是有如寒潭冷月般的清冷,抱着两坛子酒往石凳上一坐,竟然也能多看出几分味道来。
      
      谢羲手一抖,剑也练不下去了,收起断雪,笑眯眯地凑过去:“师兄可是备好师弟的礼物了?”
      
      楚鱼抬手往他脑门上一敲:“没志气!好好一个乞巧节,竟然期待我一个大男人送的礼物。”
      
      “那该期待谁的?”谢羲浑不在意,坐到楚鱼身边靠在他身上亲密密地腻着。
      
      若不是楚声忙谷内要务忙得抽不出时间,看到谢羲这么黏在楚鱼身上,恐怕会激动得直接拔剑要和谢羲决战。
      
      楚鱼莫名觉得好笑,捏捏揉揉谢羲的脸,随口道:“自然是那些师姐师妹的。也是师尊规矩严,平日里禁止洞府随意有人出入,否则依我的小师弟这副俊俏模样,早就有一堆娇痴少女围着转了,真可惜……”
      
      他每说一句,谢羲脸上的笑意就敛一分,说到最后,谢羲已经面沉如水。
      
      “可惜什么?”谢羲淡淡开口,“我一直很疑惑,大师兄为何一直急于将师弟推向那些师姐师妹,抑或是其他女子?”
      
      楚鱼哑然。一时得意忘形,忘记谢羲不喜欢他这么说了……
      
      看了看暮色,楚鱼不动声色地擦擦冷汗,摸出那个随手买来的香囊递给谢羲:“咳,师弟别生气,师兄只是随口一说……你要的香囊。”
      
      谢羲抬手接过,垂眸看了看。
      
      是个淡蓝色的香囊,看着颜色同楚鱼的灵力相近,绣着两条嬉戏的小鱼,绣工虽然不是顶好,却也别有一番风趣。
      
      一看就知道是某人犯懒贪便宜买来的,谢羲的心情却意外的好,越看这颜色和绣的图样越喜欢。嗅了嗅,味道也是淡淡的清香,闻着就让人身心愉悦。
      
      谢羲眸中闪过淡淡的笑意,珍重地将香囊收好,盯着楚鱼,露出个笑:“多谢师兄费心准备。”
      
      楚鱼心虚地干笑。
      
      “既然师兄都送了礼物,师弟自然要回礼。”谢羲幽幽笑着,从储物戒指中摸出一个东西,递给楚鱼。
      
      回谷这两日楚鱼又在原主的房间里搜罗到不少好东西,对主角送礼物惊悚大于好奇,抱着一种感激涕零的心情接过来一看。
      
      剑穗?
      
      “寻笙和断雪一直没有挂上剑穗,师弟就做了两个穗子,师兄可不要嫌弃。”
      
      不不不不敢嫌弃!
      
      楚鱼下意识地看了眼断雪,果然已经挂上了一模一样的剑穗。心中蓦然生出一种诡异的感觉,楚鱼默默将剑穗挂到寻笙上,瞅了眼月光下含着淡淡笑意、一眨不眨眼神温柔地盯着他的谢羲,心中嗷了一声。
      
      搞毛啊!!!
      
      果然平时不能跟着那些腐女一起刷基番啊!!!
      
      为什么他会觉得小师弟那眼神名为宠溺啊!!!
      
      为什么他会想到情侣剑穗啊!!!
      
      这么不纯的念头被主角知道了还不给他怼死!!!
      
      这是兄弟剑穗,兄弟剑穗,兄弟剑穗。
      
      楚鱼默默吸了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指了指桌上的酒,露出一个耿直的笑容:“师弟,喝酒吗?”
      
      谢羲眯了眯眼:“好。”
      
      酒是从小镇上随便买的果酒,味甜后劲大,知道了这副身体酒量不行,楚鱼也不敢贪杯,笑眯眯地取出白玉酒杯倒给谢羲喝。
      
      这孩子最近变化太大,问了又不肯多说,只能灌醉解决了。毕竟是以后的大腿,虽然不需要摸清心思,但也不能看孩子突然就沉寂下来啊……
      
      没想到谢羲的酒量和楚鱼天差地别,喝了一坛后,依旧面不改色谈笑自若,眼神清明举止如常。
      
      楚鱼郁闷了一下,继续灌。
      
      这一灌倒是出了效果,谢羲喝着喝着脸就微微绯红,眼神也迷离起来,水汪汪的眸子痴痴地盯了楚鱼一会儿,沙哑着嗓子道:“师兄……”
      
      终于醉了!
      
      “嗯?”楚鱼兴冲冲地捏了捏少年的脸颊,笑眯眯地回应。
      
      谢羲眨巴眨巴眼,委屈道:“我好想……你……”
      
      中间有个字含糊不清,楚鱼直觉那个字很重要,将耳朵凑近谢羲,“师弟你刚才说什么?想……我?”
      
      耳垂冷不丁被柔软湿润的东西碰了一下,楚鱼吓得差点蹦起来,却听耳边传来轻轻的声音:“要……”
      
      楚鱼压下那股麻麻的感觉,扭头正脸对着谢羲,“要?要什么?”
      
      谢羲痴痴盯着他:“你……”
      
      楚鱼一脸懵逼:“我?我怎么了?咱能把话一次性说完吗?”
      
      谢羲脸色复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_→诶,又是小谢羲的六个点结尾呢……
    正在变弯的迟钝大师兄现在作死以后……嗯,某种生活会更和谐~
    ▼_▼没错宋差不多可以算真正的反派炮灰首领了……
    以及宿舍进老鼠了,现在时间是01:57,我在这头码字,它在那头看着我码字,不断发出声音打扰我……妈蛋,怼死你!!!
    ps:封面画风因为字体和图片的版权问题已变_(:з)∠)_自己糊一个凑合凑合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