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古耽。短篇。
话唠自恋攻X傻萌狐狸受。
17岁神经病之作。
一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放上来证明我曾年轻过_(:зゝ∠)_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1859   总书评数:12 当前被收藏数:22 文章积分:1,149,62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爆笑
  • 所属系列: 现耽
    之 小神经病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39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九尾劫

作者:鸦青辞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九尾劫

      
      风鸣两岸叶,日棹一孤舟。小船随波逐流,遇岸,殷疏庭弃舟上岸,悠然漫步一时辰。
      峰回路转村庄现,欲补粮,上前。
      只见村民皆愤懑,问之,答曰近日村中现一狐,只偷鸡不摸狗,鸡们悄然失窃停不住,人们捶胸顿足恨不完。恰逢一老翁哭天抢地,再问何故,答曰家中所失乃是珍贵怒晴鸡,性猛风威,乃鸡中类凤者也,非寻回不可。
      只见那殷疏庭青衣白靴,玉冠宝剑,一身风骨三分醉,玉树临风七尺白。此必侠客也,老翁上前呈谄媚状,“这位壮士,必是侠肝义胆,必愿助吾寻回吾之爱鸡——”
      “区区鸡尔,尚不足挂齿,又何须吾助。”
      “壮士,此乃怒晴鸡也!”
      “……”
      “如侠士马到成功,老夫预报——”
      “——三十个铜板”
      “三十个?大侠血盆大口尔,十个足矣。”
      “二十!老翁,此乃怒晴鸡也!”
      “……闻此狐在山中,老夫,老夫静候佳音。”
      “老翁果然爽快,吾必鼎力相助!”
      话音方落,纵身一跃,以至十丈开外,身影甫不现。
      围观村民叹曰:“此乃盖世大侠也!”
      被玩老翁怒曰:“此乃血盆大虾也!”
      
      话说殷疏庭至山中,于村中必经之道隐秘处置一捕兽夹,画上引狐咒,上树小寐,枝叶扶疏,暗影流香,碎光斑驳随风珊珊跃动,一派风情。
      殷疏庭醒来时,被枝桠染得微绿的阳光如同发酵的美酒淌在脸上,惬意地眯起狭长的眼,俯身向下望,捕兽夹上果然已有了猎物。
      疏松影落,细草香闲,一个小小孩童的身影若隐若现。
      尚及总角的孩童正委屈地坐在草地上,腮凝新荔,鼻腻鹅脂,端得是可人。他鼓鼓的小脸涨得通红,小嘴死死抿着,不时伸出手用力一抹脸,将眼泪全抹在身上窄裉袄的缕金百蝶穿花大红缎面上,另一只短短胖胖的小手还死死地抱着一只——
      那是一只鸡,雌赳赳气昂昂的大母鸡,它不仅鸡光宝气外表华丽,还鸡眼如炬抓准时机,趁着唇红齿白的小孩儿擦泪之际,猛地扑腾起翅膀奔向自由的天空——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鸡子被几连拍拍回了原地,鸡毛乱飞间被抱得更死了。
      仙人似的小孩儿回过头,看着被捕兽夹夹住的狐狸尾巴,也学着渴望自由的母鸡尝试着逃脱,结果又痛得龇牙咧嘴,因着又气又痛,一双狐狸眼眯成两道月芽儿,想着无处泄愤,便鼓起腮帮子,露出俩肉团儿,扬起一只小白掌——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正道是百片鸡毛凌空舞,一声鸡鸣向天哭。可怜的大母鸡惨遭鸡落平阳被狐欺。
      常言说当受难者遭受悲苦时,便是英雄上场的时刻。
      “休得胡闹——”
      殷疏庭长啸一声,纵跃而下,剑光如辰落,衣袂若蝶舞。
      似是没料到有人以天人之姿出现,小狐狸愣愣地望着他,脸颊还红扑扑的,手却停在空中忘了再拍下去,鸡中之凤也已萎靡不振,傻傻看着他。
      殷疏庭咧开嘴,露出齿如编贝牙一口,做慈祥状善诱道:“小狐狸,你若是将这鸡给我,我便救你,如何?”
      小狐狸颦起眉,小脸皱成一团,低头看看怀中半死不活扑腾着的鸡,又回头瞅瞅被夹得死死的尾巴,再瞟瞟长身玉立的殷疏庭,想了好一会,才极舍不得的将怀中的鸡向前递上。
      殷疏庭一把抓过,低头一看,普通的鸡都是眼皮上掩,这只鸡则恰恰相反,此目名为怒晴,此鸡确为凤种,怒晴鸡是也。
      怒晴鸡体形高大,身材魁梧,哪怕雌鸡也是生性骁勇,不甘被另一个人抱着,猛地扑腾起翅膀,再次奔向自由的天空——
      啪!男人无情地用剑柄把它拍晕了,扔到一旁。“鸡子一边呆着去。”
      可怜鸡中凤,晕乎草地中……
      “咳咳,”修长的手指握住剑柄,剑客孤傲的背脊向前微倾,“那么现在就由我来救你于水火中。”纯黑如鹭羽的长睫垂下,紧接着一霎那,有剑光如玉沼春水、琼台瑞雪一般直泻而出,迎面袭来的气吞山河的霸气让小狐狸睁大了眼眶——
      “噢嚯嚯嚯嚯嚯嚯本剑仙天下无敌绝世无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惊天地泣鬼神毁天灭地惨绝人寰浑天霹雳无敌飞鸿掠影剑啊咩哈哈哈哈——”
      剑客狂笑间,惊走满山乌鸦仓皇飞,吓掉一对狸珠胡乱滚。
      捕兽夹咔擦一声化为齑粉,殷疏庭忍不住又得意地大笑:“哈哈哈哈小狐狸有没有觉得爷英俊得令人发指啊。”
      却是没有回应,殷疏庭不解地低头看去,只见小狐狸正死死盯着他,眼神由惊骇变为愤怒,尖尖的虎牙也开始磨了起来。
      “怎么,”殷疏庭后退一步,惊疑不定,“就算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气度不凡一树梨花压海棠,小狐狸你也不能——”发现小狐狸看得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手上的剑,殷疏庭侧头看去。
      剑上饰着七彩珠、七华玉,寒光逼人,刃如霜雪,剑身上却看不到镌刻着的两个篆字“赤霄”——因为粘着半条狐狸尾巴。
      
      一时山林间一片寂静。
      “这,我,不,这就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小狐狸你别啊啊啊啊啊——”狐狸孩儿已气得一跳而起,咬住了他的手臂,尖牙深嵌入肉。
      “喂喂,”殷疏庭晃了晃手臂,小狐狸依然稳稳地吊在上面,并不松口,“君子动口不动手啊,这样事情才好解决嘛啊啊啊——”咬得更用力了,狐狸孩儿的小脸愤怒地皱成一团,一双眯成了月芽儿的眼挑衅的看着他。
      “哼哼哼,既然你无情,休怪我无义,”殷疏庭握拳道,深吸一口气,兀的大喝一声,“再看本剑仙冬去春来春去夏来夏去秋来秋去冬来冬去春又来之四季轮回两茫茫乾坤倒转已成殇诗情画意倒转山河三百圈大扭臂——”
      三百圈过后,殷疏庭一甩额上的汗,再次仰天长笑:“噢嚯嚯嚯嚯谁能奈何得了我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之殷剑仙啊哈——哎!?哎哎哎你这小破狐狸怎么还在啊快松口啊你弄得本剑仙很没面子喂!”
      即使小狐狸正眼冒金星不知东南西北但他仍坚守岗位,绝不松口。
      “死狐狸,松口啊。”
      “……”
      “快看!天边飞过一只鸡,还不快去捉来!”
      “……”
      “那你松口我帮你去捉,看我真是太善良了!”
      “……”
      “翻什么白眼啊,我们是什么交情,你怎么会不知道我侠肝义胆助人为乐。”
      “……”
      “……”
      “……”
      “怒,你再给爷翻白眼,再翻,再翻!再翻我就亲你啊!”
      “……”
      “以为爷怕你啊。”
      话音一落,便低头吻在了半空中的狐妖光洁如玉的小额头上。
      
      本正翻白眼翻得欢快的乌黑瞳仁一下子被吓回了眼眶,呆愣愣地看着近在咫尺眉如墨画的容颜,甚至恍惚间讷讷松开了口,啪的一下往地上掉去。
      殷疏庭立刻接住了,把小狐狸稳稳放在地上,一边碎碎念道:“怎么看都呆呆的。”
      看着他小屁股后可怜兮兮的半条尾巴,心中一阵愧疚不忍,又看看昏在地上满身乱毛的怒晴鸡,“唉,算了算了,当做了亏本生意。”
      蹲下身,取下腰间能装万物的乾坤袋,解开后倒出一瓶昆仑雪泥,立刻抹在了伤口上,不禁心疼道:“为了二十个铜板,花了三千两银子,昆仑雪泥多贵啊。”口上说着,手里却极舍得,像生怕少了似的整瓶抹在了伤口上,又随手把苏麻青离青花小瓶扔到草丛中。
      殷疏庭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拨了拨狐狸尾巴,边上又抖出一根小尾巴,再一拨,又一根,很拨了几下,总共抖出了八条小尾巴。
      “不错啊,居然是九尾妖狐。”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小狐狸,却发现他还呆愣愣地看着自己,一只小手扶着额头,眼瞪得大大的,显出好看的上挑的眼角,浅如琉璃的瞳仁上殷疏庭甚至看得到自己的脸,忍不住像照镜子般整整衣襟,理理头发,一边说,“怎么样,魅力难挡吧。”
      小狐狸哼的一声将脸侧到一边,脸颊上却有可疑的红晕。
      殷疏庭知道,九尾幼狐但凡断了一条尾巴,妖力便失了□□,在这魑魅横行的深山里将会生死未卜,而自己正是罪魁祸首。
      不免又叹了口气,又倒起了手中的乾坤袋,“算了算了,好人做到底,哎,怎么是《金瓶梅》?错了错了,啊,后宫图?啃了一半的烧饼……”在小狐狸随同玉壶天上的太阳越升越高的白眼中,殷疏庭终于功成圆满,“找到了,碧霞元君炼制的赤金盘龙衔玥珠璎珞圈!”立刻套在那半截狐尾上,璎珞圈自动变小刚好套在尾巴上,玥珠流光溢彩散发光芒。
      “哈哈,有了这玥珠圈,你的尾巴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长出来了,还可使你灵力大增,不过将来可不能再做像这样偷鸡的坏事了,不然九天玄女姐姐会下凡打你的屁屁的。”
      “……”
      “哦不,是碧霞元君……也没差啦,都是两个老女人。”
      话音一落,两道焦雷凭空而下,殷疏庭速闪之,急忙大声道:“两位姐姐刚才肯定是听错了,小生说的是两位姐姐美若春深芍药和烟拆秋晓芙蓉破露看,美无可美,不能再美!”
      两道明媚的阳光照在了殷疏庭的额头上,他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全然不顾小狐狸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似乎第一次明白有人的脸皮可以如年轮增长般随着年纪变大厚的比天高,比海深。
      “好了。”站起身,拂了拂衣摆上的灰尘,站起身时将赤霄剑扔入小狐狸的怀中,似是一点也不在乎这神兵的去留。因着有些重,小狐狸仓皇后退了两步,才堪堪接住。
      “这赤霄乃神兵利器,必能护你周全,不过——”阳光下的剑客低头看着他,压下眉梢,狭长的眼中全是冷厉的光芒,“若叫我发现你借此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我必定用此剑手刃你!”
      九尾幼狐愕然看着正经起来的剑客,竟然发现他浑身的锐气似有了形一样压得他动弹不得。
      而殷疏庭一会又笑开了,背光站着全身都似毛茸茸的在发光,俯下身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那就这样了,本剑仙去也,小笨狐狸你自己保重。”
      
      拎起地上仍晕厥不醒的鸡子,转身向村庄方向走去。
      一会便发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小狐狸跟了上来。赤霄剑比他的身子还长,小狐狸吃力地抱着,磕磕绊绊地走着,发现前面的人回转了身,正低头看着他,幼狐唇一抿,别扭地侧过头去。
      “怎么啦小狐狸,”殷疏庭笑着蹲下身,“是不是拿走了你的鸡,没东西吃了,来,这。”
      又解下乾坤袋,取出一个黄花梨盘螭食盒,打开来,一阵芬芳溢出,“这可是用临第一缕晨曦而开的菡萏制成的莲花膏,尝一下。”
      小狐狸怔怔看着递至唇边的一块莲花膏,第一次有人主动将食物送到面前,又想到之前一下就止住痛的药膏,镶了玥珠的璎珞圈,还有怀中的神兵赤霄剑,还有给他这些东西的人温柔的话语,他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张口吞了进去,小心翼翼地吃着。
      殷疏庭惊讶地看着小狐狸在一点点咽下食物后,抬起头想看他又立即埋下了脑袋,他慢慢凑过来,伸出白白短短的小手牵住他的衣角,头上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微微颤动,眼睛紧张地眨着,扇动的长睫如乌羽起落,却没再敢抬头看他一眼。
      “怎么啦,小狐狸,你这副小别扭的样子让叔叔好想把你拐跑啊。”
      “……”小狐狸的脸更红了。
      殷疏庭愣了愣,才错愕地开口道:“难道你想跟我走,过漂泊天下的日子?”
      小狐狸还是不说话,只是伸出的手捏得更紧了。
      “小狐狸……”
      “……云韶,”小狐狸涩涩的开口说,再次红了脸,声音轻轻软软,“我叫云韶。”
      “什么嘛,小狐狸原来会说话,”殷疏庭嘟囔着,似是有些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好吧好吧,谁要本剑仙生了副菩萨心肠。”
      一把抱起小云韶,放在自己肩上,“以后乖乖帮本剑仙拿剑啊,好了,走咯!”
      微风拂来,殷疏庭的一缕发丝被吹扬而起,云韶堪堪用一只手抱住剑,却伸出另一只手握住了那缕发丝,偷偷看了眼言行总是奇怪的自恋剑仙,偷偷地笑了起来。
      
      远处数点烟鬟青滴,一杼霞绡红湿。雁背斜阳,白鸟飞歌。
      橙暮如醉中,小狐狸身后露出的九条小尾巴色殷如染,美如劫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古耽。短篇。
    话唠自恋攻X傻萌狐狸受。
    17岁神经病之作。
    一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放上来证明我曾年轻过_(:зゝ∠)_
    另,正文四千字,配套肉写了一万五,233好佩服自己。
    也不知道有没有有缘人看到哈哈哈。
    祝看到的小天使平安喜乐顺心意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