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修仙日常记事

作者:关山暮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9 那恶魔的微笑

      
      秋雨尚未嫁人又是突发疾病去世,按说不该办正常的丧礼,默默地埋了才是,但常妈不肯,怕她出事,灵山众人便同意留下陪陪秋雨,送她一程。
      
      许是心事,林小童踏入常家时候,觉得格外阴冷,浑身湿漉漉的感觉如疽附骨般难受,许砚亦是皱了皱眉,但没说什么,依旧是踏入大门,但唯有顾天澜口无遮拦:“这里是有多久没有打扫了?”林小童掐了他一下对着常妈讪笑:“秋雨,秋雨,该安放何处呢?”
      
      这屋子里头真是乱,桌子布满灰尘,凳子结了蛛网,便是地上也有一些蟑螂尸体,看样子很久没人住了。
      
      常妈有些卑微地撩开垂挂的帘子,一道光射进屋子,屋子才略有了些人气:“这位仙人对不住,老婆子一个人随意惯了,秋雨走了之后我便一直住许家,这边更是不大打理,秋雨未嫁人,三天内魂魄是无家之鬼,我怕她走丢,等三天过了我是要给她迁入祖坟的,所以三日就劳烦仙人了。”
      
      她本就憔悴,如今受了打击更是一脸苍白了无生气模样,林小童劝慰她不要难过,更是答应她定会守着秋雨三天,不让她的魂魄走丢。
      
      点上蜡烛,挂起两个白色灯笼,插起一笼香烛,简单的灵堂就那样布置好,常秋雨就那样静静地躺在中堂,仿若睡着了一般。
      
      常妈妈坐在一边敲木鱼,不知想着什么,口中念念有词。
      
      林小童靠在墙角,看这屋子。
      
      “常婶……”林小童犹豫许久终是开口。“听闻秋雨在多年前曾落水,最后被一个和尚救了?”常秋雨上山之前好好的,突然就死了,她怎样也想知道缘由,否则这迷会越压越重,最终灵山的人都会透不过气,成为心魔。
      
      而魔一旦成,非死不能破。
      
      啪!一声脆响,常婶手中的木鱼落地,林小童赶紧帮她捡起来。
      
      “是……是的……”
      
      林小童眸子一暗色,常婶眼中的神色她十分熟悉,熟悉地不得了,在父母与弟弟离开后,自己照着镜子也好,面对水面也好,都是那样一张脸——绝望而无助。
      
      “他救了秋雨,是我们恩人。”说完了常婶对着一边叠纸钱的绿桑道:“绿桑是不是你说的?”绿桑听她语气中带了埋怨之意立刻道。“是我说的,但是……本来就是嘛。”完了继续叠纸钱。
      
      常婶似乎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对林小童道:“仙姑,这事情也不知如何说起,但被这和尚所救一事其实我是不大想提起的,因为实在不是一件体面的事情,也是我想让秋雨去修仙的缘由吧。”
      
      原来这秋雨八岁时候曾落水,被经过的一个游方和尚救起,本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常家极为感谢那和尚,但没料到那和尚提出,他救了秋雨,秋雨年满十六岁时候他便来娶亲,若是不从,他便不救,常家无奈答应了他,只是等他救完了秋雨,常家便仗着有许家撑腰不认账了,把那和尚打了一顿赶走。
      
      “这花和尚乘火打劫,并非良善之辈啊。”顾天澜眯了眯眼,但又道。“但你们那样打人家,似乎也不大好。”
      
      常妈流泪:“的确,当时当家的确实有些过份,左不过多给些银子打发走便是了,但是打了就是打了,也悔不得了,过了一年,当家的就得了急病早早去了,后来秋雨的身子也很弱,我想她若是修道许是能破了这孽缘,便让她上灵山。可如今……”
      
      说完了她走过去看着躺着的秋雨,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脸颊。“瞧,这孩子,像是笑呢。”
      
      笑!
      
      林小童一个激灵,听这话汗毛都竖起来了,现在可是守夜,这尸体半夜笑了莫不是尸变了?此时黄金元不在,自己这半月根本就没学什么法术,想至此她求救地看着许砚与顾天澜,用眼神拼命示意大哥啊赶紧地战备状态战备状态。
      
      许砚淡淡看她一眼:“累了?”
      
      顾天澜较为热情:“饿了?”
      
      姐像是那么没有节操的人么?林小童头觉得这两个榆木简直不可理喻,还好常婶很快又道。“你说我说什么呢,秋雨已经去了,我却放不下,只会扰了她轮回的路……”说完了又突然哭出声来。
      
      幽幽的哭声在小屋里格外渗人。
      
      “常,常婶,你得节哀,若是秋雨看见你这样子,走也走地不安心啊。”一阵风吹过中堂,白灯笼晃了晃,暗黄色的光如同萤火般游荡,一如那游荡的幽魂,林小童搓了搓手。
      
      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门外传来声音,还有噼噼啪啪地敲门声。
      
      “谁,谁在哭……”本是一边折纸钱的绿桑脸色白地和躺着的秋雨差不多了。她从地上爬起来一下子抱着许砚大叫:“许仙人救我。”纸钱元宝撒了一地。
      
      “谁?” 许砚抽出长剑,蓝光绽放,一双眼睛仿若含了半潭碎冰,乍然爆裂,一道击碎人身体与心。
      
      修习半月吐纳,他居然境界至此,果然天资卓绝,此刻林小童分明才感觉到,资质不同之间的巨大鸿沟,不由有些黯然。
      
      啪啪啪啪啪啪……门外突然响起仿若鸟翅拍打的声音。
      
      “外头起风了,是树叶。”林小童鼓起勇气,猛地拉开门,转头看了一下,说道。“你们瞧门口有一棵大槐树,风大,把叶子都刮地到处都是呢。”林小童也觉得是自己疑神疑鬼了,道一声真是古怪,打算还是帮绿桑折一些元宝分散注意力为好。
      
      但回过头,却发现屋内气氛古怪地很。
      
      许砚手持长剑,眉目之间净是肃然,而顾天澜亦是神色严肃,不复往常的嬉皮笑脸,手中亦是拿着一把刀,发出幽幽红色光华,绿桑……绿桑站在常婶身边,似乎受到惊吓,一动不动。
      
      “常婶……”
      
      “你别动!”她对林小童说,“你们也别动,不然我立刻杀了她!”这是对许砚与顾天澜。绿桑的背后,抵着一把尖刀。
      
      林小童愣住,抬头看常婶,却发现她脸上露出一丝诡谲笑容,且那笑容越来越大,像是以恶搞无边黑洞要把自己吸进去。
      
      “女儿,我的女儿就要回来了……”她像是沉迷在巨大的无边欢喜之中。林小童低头看,发现自己被几百片树叶围在中间,这些树叶似乎是个阵法,将自己困住。
      
      圈套!她瞪大眼。
      
      常婶大笑,双目几欲龇咧,面容扭曲似个恶魔,完全没有当初慈祥与温柔:“你走不出来的,你走不出来的!这困仙阵能够困住你的灵根,为我所用,我的女儿啊……”她面上露出一种无边地喜悦来,但很快她笑不出来,也说不出话来,因为她看见林小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
      
      那个精心设计的圈套,困不住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评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