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六零开网店

作者:竹叶西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兔子已经剥皮剁碎在盆里放着,春天什么食物都放不久,干脆就吃了,一家人打打牙祭。
      
      李明言围好围布要动手做一个五香兔肉,家里的调料最多也就是五香,菜园子里一丛丛长的茂盛。可是陈梅接过手:“你别把兔子糟蹋了,又没做过。”
      
      李明言只得赶走在烧火的小妹,接收了小妹的工作,陈梅还说:“穿着新裤子烧火,真就不该叫你穿,出去挖出川【本地方言意蚯蚓】喂鸡去。”
      
      然后她晃晃油瓶子:“咋还有恁多,那就多放点,兔子不用油炒有腥气。”然后把珍藏起的辣椒拿出来,压碎了等油热好放油锅。
      
      油在锅里滋滋啦啦响的时候,李明言就听婆婆在那里自言自语:“咋回事,油不香了,没有花生油的味儿。”
      
      公公李振国也来闻闻:“就是,不咋香。”
      
      李明言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没法同父母解释,好在两位也没有深究,见油热的差不多,立刻往里头倒调料,立刻冒出辣椒麻椒八角的香气。
      
      然后下兔肉,将兔肉炒至表面金黄,添水炖煮,等到水煮开了,再往里头贴蜀黍面帖子,别以为蜀黍面是什么好面,为了多吃一点,没有去皮的。等到锅沿儿被贴了满满一圈,盖上锅盖小火炖,因为到处都是沟沟坎坎,西边又是一座大山包,所以李家庄的人并不稀罕柴火,庄稼地里出的柴都用来引火,烧锅都用冬天囤的枯树枝,耐烧。
      
      李明言慢腾腾烧火,顺便想自己的心事,她一直在小山村里生活,添置个什么东西哪怕是一个头绳,一个晚上的功夫全庄子的人都知道了,在手机上买的东西拿出来立刻被敏锐的村人发觉,就连吃的油父母都能闻出来味儿得不同。
      
      所以得找个什么办法把东西明正言顺的拿出来呀。什么东西才能不被敏锐的父母乡亲发觉呢?
      
      一顿饭吃的李明言魂不守舍,美味的兔肉也吃了没多少,还是陈梅看她心思恍惚给她夹了一个兔前腿。
      
      这顿饭大油大肉的,几个孩子都吃的肚子鼓起,圆圆的像个西瓜,一个个抹着嘴巴意犹未尽。
      
      明礼说:“我想天天吃兔子!”
      明江笑了,说:“那你天天就在树林里守株待兔吧!”
      
      明礼:“什么是守株待兔?”
      
      ………………
      
      李明言又掏出手机,这下可以评价她买的油:看着还行,闻着不香。
      
      勉勉强强的给了三个星,这次不敢附图片,直接点击提交,然后几乎是立刻,下面有人回复:“香?这还不香?亲已经是买的品质最好的一款食用油了,想吃油莎果油谁也没不让你买啊,160元一斤我店里就有,欢迎选购哦。”
      
      李明言头疼,这人怎么戾气这么大呢?说话阴阳怪气的,觉得她买不起那个什么油吗?虽然她就是买不起。
      
      她认真的向店主请教:“为什么油莎果出的油这么贵?是产量太低吗?”
      
      小郭粮油店:“因为适合生长的地域太少【微笑】,现在什么年代了,哪个不是亩产千斤。”
      
      看到微笑的表情,李明言松了一口气,店家还是很有礼貌的,是她错怪人家了,只是经过买布一事她可不确定别人的年代是否是她的年代:“哦,谢谢你。那你有种子卖吗?种子贵不贵?”
      
      “两百一斤”小郭在那边气的咬牙切齿,这什么人啊,他的规模化标准化的农场在任何星球都是赫赫有名的好不好?居然有人不给好评还理直气壮!还“哦”“谢谢你”阴阳怪气,买那一丁点东西把自己当大爷?
      
      他店里的种子都是经过优选培育的,在经济效益和味道之间达到了最优的平衡,出产的粮油虽不是最美味的,却是最高产的。
      
      唯独油莎果,这个东西要求长在沙土地上才能高产,最易收获。长在红土或者黑土里收获都不如沙土地,可是沙土只有河边有,他的农场星球只有一点点的种植面积,可是播种除草收获都需要专业的设备,一点都不划算,他已经准备把种子全部榨油卖掉了。
      
      果然那边慢腾腾的传来消息:太贵了,买不起,有其他便宜的种子吗?
      
      连发消息都这么慢,他查过了这人购买记录,只有一条,果然很穷,穷就去喝营养液去呗,还想自己种植?
      
      他不想搞那些迂回的事情了,直接羞辱一番把这个主顾拉黑。飞快的编辑了一段话准备发过去,他突然想到自己最开始用星网购物的时候,也是什么都不懂,懵懵懂懂碰了不少壁,现在好不容易发达了成为一个星球农场主,也要成为一个他以前最讨厌的人吗?
      
      他把那些刻薄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删掉,然后写道:“我这里正好处理的有一些,送你一点,不要钱。”
      
      明言不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斗争,看到送她的话开心极了,在手机屏幕上写字的速度也快了许多:“谢谢你!我可以跟你交换,不会白占你便宜的,你需要什么种子告诉我。我们这里的拐枣很好吃的。”她们庄上有一颗巨大的树,每到下霜的时候长出的果实就可以收获,甜滋滋的,别的村庄都十分羡慕,经常有人来讨要种子,只可惜这种树生长缓慢,要结出果实得许多年。
      
      小郭粮油店:“可以,送给你的【转送】”
      
      他说是可是,却对她丝毫不报希望,将仓库里的东西转送给她就下线,穷的只在他店里消费了一次,还不到十块钱,能拿得出什么好种子?
      
      ………
      一只兔子给全家补充了油水,饭碗菜盆上难免沾上点,婆婆陈梅是个干净人儿,是不允许自家吃饭的家伙油腻腻的。她打开五斗橱,小心翼翼的从纸包里捏出一撮碱面,糊到油污的地方,用丝瓜瓤子蹭蹭,粗瓷碗又光亮如新。见儿媳妇吃完饭坐着发呆,就没叫她涮碗。
      
      “呜呜呜呜呜我的新裤子!”哭声由远及近,是小妹明礼哇哇的哭着跑回来。
      
      家里人吃完饭都各干各的,一时听见声音都朝门口走去,陈梅用围布擦擦手,赶紧去用袖口给小女儿擦眼泪。
      
      李明言看到小妹一个辫子已经散了,衣服上沾的都是土,新裤子的膝盖上还有一个窟窿眼!顿时怒从心起,这是她娘俩熬夜做出来的,小明礼的第一条裤子。
      
      “栓柱烧我新裤子,呜呜呜呜”小明礼抽噎着告状。
      
      老四明江见不得妹妹被欺负:“他在哪儿?走我去揍他!”
      
      这事儿说大虽大说小也小的很,裤子烂个小洞算啥呢,孩子上山被揦的洞都不止这么大!可是这是新裤子,据明礼抽抽噎噎的描述中,这个栓柱可是故意拿着带火星的木棍往她身上戳的。
      
      陈梅虽心疼,却不能以多欺少,让明言带着老四明江去找栓柱,这时候不教训,下次他还敢欺负明礼,“就嘿唬嘿唬他,可别跟他动手,有理也成没理。”
      
      栓柱在一群孩子中间挥舞着黑黑的柴火棍,其他人都不敢靠近她,神气的不行。
      “栓柱,你为啥坏我妹的裤子!”明江立刻将怒火对准栓柱。
      “她自找地,自己往我棍子上撞。”栓柱眼神闪躲,显然在说瞎话。
      明江像一头小牛犊气势汹汹的上前推他一屁股堆儿:“你自找的,自己往我手上撞!”
      栓柱可比明江小好几岁,哪里是明江的对手,立刻就怕了,坐地上张开嘴就要嚎。
      
      明礼立刻掏出兜里的山楂片,还是去年山上采的晒干,围观的小孩儿人人有份。就是忽略了赖在地上的栓柱:“你们一起玩不能打架,小孩子也不能玩火,玩火烧着房子烧着柴火垛要送去劳改。”
      
      栓柱咽着口水也不哭了,看着李明言分了一圈没分到他,咽着口水也不敢去讨。
      
      栓柱妈听见儿子一声哭号立刻奔了出来:“怎么回事,咋坐地上啦?谁打你了你说,我找他爹娘去。”
      
      明言对于栓柱娘倒打一耙很是无语,有些人若是欺人软弱,她只管比嗓门高,声势大,不管啥都先说对方的不是,先压过对方一头去再说!压不过去再讲理也不迟。
      
      她也不啰嗦,直接说道:“密嫂,栓柱拿火棍把小礼的裤子烧了个洞,这不,刚上身的新衣服,幸亏没烧着肉,烧着了还得去连长那儿买药抹抹。咋能叫小孩玩火呢,万一烧着谁家柴火垛咋办?”
      
      密嫂被这一连串的诘问堵的一时答不上来,脸上闪过一抹惊奇的表情,明海的童养媳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的,句句在理,后果越说越严重,她虽护犊子,也不是那不讲理的人。
      
      却还维护她最后一点脸面,不叫自己完全低下头去:“哪有恁严重,我家有狗油给明礼抹抹,裤子哪儿烂了我给小礼补补?”
      
      然后劈手夺过烧火棍,在儿子屁股上狠狠抽几下,“再玩火我打死你。”
      
      处理结果还算满意,明礼朝密嫂点头,“裤子我回去补补就行,没烧着人,就不用你家狗油了。”
      
      栓柱还眼巴巴的瞅着别人手中的山楂,李明言就当做没看到,对着一群小孩子和声细语地:“以后你们也不能玩火听见没?谁要是玩火立马告诉他爹娘,省得烧着麦秸垛挨揍。”
      
      烧她裤子的栓柱被小哥大嫂教训,还被自己亲妈打了屁股,小明礼现在神气极了,止住哭跟大嫂回了家。
      
      陈梅抬头看看回来的几人:“好了?”
      
      “密嫂打了栓柱,把烧火棍夺过去了。明江还推了栓柱,把他推哭密嫂才出来。”
      
      “哈哈,遇到硬茬子栓柱娘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又转头问明江怎么不去上课,回来干啥。
      
      明江:“老师布置除四害的任务,要上交蚊子苍蝇老鼠小啄,以后下午都不用上课!”
      
      哦,轰轰烈烈的除四害就要开始了,学校里的消息总是比村里要灵通些,一般下发的政治任务都是学生响应最热烈最积极。
      
      这不,明江兴冲冲的拿着弹弓打麻雀去了,这时节蚊子嫌冷还没有出来,苍蝇是蛆变的太恶心,就小啄最好玩,野小子们没事还拿着弹弓去打小啄打洼子,这下学校布置了任务,他们玩弹弓打的更名正言顺。
      
      陈梅还问当家的:“这小啄咋就成四害了,它又碍不着人啥事?”
      “咋碍不着,你天天扎稻草人不是吓它地?”
      
      明言在房间内听公婆说话,同时拿出手机将所有红包以及转赠的东西收到手,有一兜布,一包糖,还有六百多元钱,余额已经高达五千六百四十块。
      
      她有点儿高兴,但是转念一想,这不成了传说中的网络乞丐了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