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宝的七十年代

作者:女王不在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第4章福宝是被人疼爱的福宝
      
      苗秀菊这么一说,几个媳妇都看了看墙上贴着的年画,那年画已经泛黄了,不过上面有菩萨,有锦鲤,还有小童子,那个小女童穿着红袄绿裙子,头上两个小抓髻上还有飘带,眉眼如画好看得很。
      
      大家看看那小童子,再看看福宝,都笑了,牛三妮说:“是,就是像,瞧着就好像比着福宝画的!”
      
      刘桂枝看婆婆那神色,稍微松了口气。
      
      她是个哑巴,当初是因为顾家穷,顾家老四娶不上媳妇,才娶了她这个哑巴,要不然凭顾卫东的条件,肯定可以娶一个更好的。
      
      她嫁进顾家门十年了,一口气生了三个儿子,这才算是多少有点底气,不怕人嫌弃了。但是平时小心翼翼惯了,总怕婆婆不待见自己,也怕妯娌们看不起。如今收留了福宝,她就怕婆婆因为这个恼火自己,给自己小鞋穿,如今看婆婆夸福宝好看,她自然是高兴,就像夸自己一样,忍不住抿唇笑了。
      
      沈红英见苗秀菊竟然好像挺喜欢那福宝的,撇了撇嘴,故意说:“娘,这可得当心着,我听聂老三媳妇说,这孩子不太吉利,招灾,她进了咱家们,可别给咱家招灾!”
      
      她这一说,苗秀菊顿时板下脸来了:“说什么呢?进了咱家们就进了,你还非得给我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你是不盼着咱家好还是怎么着?”
      
      苗秀菊一把年纪了,人长得干瘦,平时和人吵架嘴皮子厉害得很,满村的没几个对手,底下四个媳妇,一个个收拾得服服帖帖,啥都不敢和她这个婆婆较劲,现在她听到大儿媳妇这么说,拉下脸,先给咧大儿媳妇一顿骂。
      
      沈红英是不太待见福宝的,没想到刚想挑拨几句,就被苗秀菊骂得狗血淋头,气得咬牙切齿,低着头,也不敢说什么了。
      
      在顾家,苗秀菊这个当婆婆的是说一不二的,底下四个儿子当着娘的面连屁都不敢放,媳妇也就怕她。至于她男人顾大勇,属于一个擀面杖下去打不出一个屁来的老实人,从结婚那会就知道听媳妇的,媳妇让干什么就是什么了。
      
      苗秀菊虽然骂了大儿媳妇一顿,但是再看福宝,到底是没之前那么待见了。她没好气地说:“都站着干嘛,还不准备碗筷?”
      
      这一声下令,四个儿媳妇都忙起来。
      
      这时候到了饭点,顾卫国几个兄弟都进来了,连带着家里十个孩子也都涌进来,屋子里顿时满了。
      
      十个孩子有男有女,最大的是沈红英家的牛蛋今年十一岁了,最小的是刘招娣家的冬妮今年才四岁。
      
      家里几个孩子模样都一般,就是庄稼地里刨食吃的孩子,不过好在穿得齐整,平时出去也有人夸说长得不错,可现在,十一个孩子都挤在屋子里,这么一比,立即显出来福宝和其它孩子不同来了。
      
      福宝白净,每一处都齐整,怎么看怎么好看,其它孩子像是土里挖出来的。
      
      顾卫东看看这新收的小女儿,也有些意外,意外之余,他看了眼自己媳妇刘桂枝。
      
      刘桂枝嘴不能说话,但是她会哭,昨晚上因为自己抓阄抓到了福字,恨得一晚上憋屈得哭,他没法,只好安慰说家里正好缺个闺女,养着就行了,以后长大了,好歹是个闺女,逢年过节还能给家里提两条鱼过来看看呢,总比没有强。
      
      刘桂枝一直到了后半夜才不哭了。
      
      现在他瞧着这小闺女,看她那齐整模样,心里倒是挺喜欢的。家里十个孩子,二房的早春,三房刘招娣生的三个丫头都是女孩子,但不是他的亲闺女,只是侄女,虽然也喜欢,但到底隔了一层,现在有了自己的闺女,这感觉还是不一样。
      
      更何况是个这么好看的闺女。
      
      他心里这么想,面上却不露出来,只是和往常一样木着脸准备吃饭。
      
      而底下几个小子就炸锅了。
      
      “这小妹妹可真好看!”
      
      “你别碰她,这是我妹妹,我娘说是我妹妹!”
      
      “她皮肤像村前头新媳妇家的雪花膏,真好看!”
      
      几个臭小子围着福宝,上看看下看看的,牛栓还忍不住去戳戳福宝的脸颊,被旁边的跃进直接给了他手一巴掌:“瞎摸什么,这是我妹!”
      
      其实之前顾卫东的三个小子未必就认这妹妹了,但是现在看这么好看,就像看着一个瓷娃娃,忍不住就待见。
      
      顾卫东的三个小子,最大的九岁,最小的和福宝差不多,都是已经知道了姑娘小子的区别,也知道哪个小姑娘可爱惹人喜欢的年纪。
      
      刘桂枝看几个儿子都待见福宝,更加松了口气。
      
      她自己招惹了祸事,心里忐忑,现在压在心口的石头总算搬走了。
      
      旁边刘招娣看着这情景,心里就不太痛快了。
      
      她娘家的娘是生了五个闺女后,才生下了她弟弟,她自己排行第四,名字就叫招娣,可惜没能招来弟弟,老五还是个妹妹,她从小就知道闺女不好,得当小子才好。
      
      进了顾家门,也是立志要生小子的,谁知道一个两个三个,都是闺女!
      
      丫头片子不值钱,她比谁都明白。
      
      现在看几个臭小子竟然围着个丫头片子一脸稀罕,便撇了撇嘴,低着头准备吃饭。
      
      苗秀菊看着这情景,知道这一家子都各有心思,怕是不待见这福宝,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可是没办法,既然抓了,顾家就得收留这个福宝,要不然陈有福那里说不过去,生产大队里其它人也说不过去。
      
      你想耍赖?那也可以,耍赖的话没人能把你怎么样,但是以后生产大队里分活,那些工分少又受累的,可不就得给你留着了?
      
      人家生产大队长陈有福脾气好,但是权利在人家手里,想拿捏你,很容易。
      
      苗秀菊就是想明白这个,才拍板要收留福宝。
      
      现在福宝既然已经进了家门,成了顾家人,少不得当孙女养着。
      
      反正顾家本来就穷,喝稀粥吃粗粮,大家各省下一口来,好歹能养活个小丫头。
      
      这时候,一家子都端起了饭碗吃饭。
      
      这一家人太多了,顾大勇和苗秀菊老两口坐正屋最好的椅子上吃,底下四个儿子四个媳妇都坐着小板凳在下面桌子上吃,至于剩下的十个孩子,有板凳就坐板凳,没板凳就端着碗坐在炕边上吃,再不行坐门槛上,坐门外面台阶上,反正自己给自己找地吃。
      
      福宝站在刘桂枝身边,开始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办。
      
      刘桂枝把一碗稀粥递到她手里,又给她塞了半块红薯干馒头。
      
      福宝一双小手握着碗,乖巧地跟着旁边的冬妮一起,坐在了门外的台阶上,学着几个孩子一起吃饭。
      
      苗秀菊看了眼坐在台阶上的几个小人儿:“这孩子倒是懂事,听说也能干活,剁菜喂猪上山砍柴,都行,这以后大一些,也是家里一个好劳力。”
      
      刘桂枝一听,有些心疼,才五岁多的小姑娘,怎么就要一个人上山砍柴了?虽说庄稼人家里的孩子不当回事,满山乱跑,但是她总觉得福宝这小姑娘长这么稀罕,不是那种耐打的皮实小子。
      
      可是苗秀菊绷着个脸,盯着福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这让她心存畏惧,不太敢去和苗秀菊说。
      
      所以她只好求助地望向自己男人顾卫东。
      
      顾家穷,顾家又四个兄弟,不好娶媳妇,所以四兄弟当时都是差不多时候娶的媳妇,其中顾卫东最晚,是差点以为自己要当光棍了,才娶到了刘桂枝。
      
      虽然是个哑巴不会说话,可顾卫东对自己这个哑巴媳妇还是挺疼的。
      
      现在哑巴媳妇可怜兮兮地看着顾卫东,这让顾卫东喉咙里发痒。
      
      于是他在吸溜了几口稀粥后,终于开口:“娘,这个福宝来咱们家,当了咱家里的闺女,也不好说像聂老三家媳妇那样苛待人家,她现在五岁多了,是不是转过年来也得去上学了?”
      
      现在家里头之所以一群壮劳力还穷,就是因为孩子们多,吃喝多消耗大还得上学,十个孩子,除了秀妮冬妮还有顾卫东最小的儿子胜天因为没到年纪没上学,其它都在小学里读书。
      
      苗秀菊想起家里这境况,那脸色就不好看了,狠狠地瞪了顾卫东一眼:“上学?这才多大,你就想着上学?就一丫头片子,你现在就惦记着给他上学?这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丫头是你在外面养-婊-子生的野种呢!”
      
      顾卫东当然不可能养-婊-子,也不可能生个野种,苗秀菊这话就是骂顾卫东。
      
      顾卫东被骂了个没脸,低下头不敢说话了,其它儿子媳妇的也都不敢吭声,于是屋子里只能听到喝粥吃饭的声音。
      
      吃完了饭,几个媳妇默默地干活,喂猪喂鸡的,打水刷碗的,男的就去院子里蹲着编草席子。
      
      他们是把河里的芦苇浸泡了,趁着潮湿编成草席,这样拿去市场上卖,一个草席能挣几毛钱。这个活是自己私底下的活,基本没人管,私底下能挣一点是一点。
      
      几个孩子能帮的也帮着干点,在那里把成捆的芦苇杆拆开,或者帮着理顺,大一点的孩子则去打下手学着编草席。
      
      福宝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她本来想去刷碗,但是刘桂枝把她赶出来了。
      
      她茫然地站在院子里,看着胜天正在把几只跑着的鸡赶进鸡窝里。她已经努力地在记着这几个孩子了,知道胜天比自己大半岁多,是刘桂枝的小儿子。
      
      她跑过去,就要帮着胜天一起赶鸡。
      
      沈红英将一锅涮锅水泼在鸡窝旁边的粪坑里,看了看福宝,便给自己儿子牛栓使了个眼色,小声叮嘱说:“给你牛蛋哥说,你们两个别和这个福宝说话,少和她接触,她命中带衰,谁碰上她谁倒霉!”
      
      牛栓九岁了,比较懂事了,听到这话,反驳他娘:“娘,我看那个小妹妹跟年画上的小童子一样,多好看啊,怎么可能碰上就倒霉?再说我们老师说了,那都是封建迷信,不能信。”
      
      这话可把沈红英气坏了,看看刘桂枝从屋子里出来,赶紧压低了声音骂了一句:“小兔崽子,还教训起你老娘来了!”
      
      说着,抬腿就要进屋。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只脚竟然踩在了一坨新鲜鸡屎上。
      
      她低头一看,顿时气坏了:“我这鞋今年才做的啊!”
      
      竟然被一大泡鸡屎给糊上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楼兰遗梦
    楼兰女王和她的将军穿越到现代的故事



    明天我就要重生了
    假重生,都市言情



    叶叶有今萧
    产科大夫的爱情故事



    你是我世界里的唯一
    陶器世家女主vs阿斯伯格症男主,治愈系



    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短小都市爱情故事



    将军家的小娇娘
    男主第一次看到女主就想狠狠揉捏她小屁股的故事



    等待灰姑娘的爱情
    温馨甜蜜都市小爱情故事



    猎户家的小娘子
    解甲归田豪气成熟将军和山里清纯小姑娘的甜蜜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