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宝的七十年代

作者:女王不在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第12章生银
      
      眼看这天越来越冷了,接连几天都是阴雨天,苗秀菊年纪大了,膝盖疼得哎哟哎呦的,一个劲地说这冷天来了。幸好农村里都是土炕,炕洞里烧一把柴火,下面闷着火,上面再铺上褥子被子,把腿往被子里一钻,要多暖和有多暖和。
      
      家里孩子们都换上了棉袄,福宝也换上了,是一件枣红碎花的棉袄,不算厚,正好这个季节穿。棉袄外面再套上一件绛红小褂子,梳上小辫,看着精神好看。
      
      这件薄棉袄也是刘桂枝从娘家嫂子那里拿来的,因为有些大,就把袖口和下摆那里改了改,给福宝穿,想着等过两年福宝长身体了,下摆那里还可以放开继续穿。
      
      穿上后,福宝身上暖和多了,高兴得在屋子里转圈圈。
      
      恰好这一天外面下了几天的雨终于停了,福宝跟着顾胜天和秀妮一起去山里捡点野菜蘑菇的。这个时候天冷了,野菜也不好寻,只能是碰运气了。
      
      几个小孩子年龄都差不多,一人提着一个篮子往山里去,谁知刚要上山,就碰到生产大队的几个小孩子,也要跟着去捡。
      
      为首的一个叫聂大山,是聂老三哥哥家的孩子,他今年八岁了,长得健壮,是几个孩子中的头头。
      
      他带着两个弟弟大壮大牛,外有生金生银一共五个孩子。
      
      福宝看到聂大山他们的时候,原本脸上的笑顿时没了,她攥紧了手里的篮子,挨着顾胜天近了一些。
      
      顾胜天皱着小眉头,看看聂家那几个人,再看看福宝,便腾出手来牵着福宝的手:“别怕,你现在是我妹妹!”
      
      聂大山一听这话,不高兴了,拉着脸看福宝。
      
      福宝被他那样子看,有点不好意思,咬咬唇,只好小声叫了下:“大山哥哥。”
      
      小姑娘的声音软软的,像甜糕。
      
      聂大山红了眼圈,却昂着脑袋别过脸去,冷冷地说:“你去了顾家,当别人妹妹了,干嘛还叫我哥哥!”
      
      福宝一听这话,眼圈也红了,不过低着头,没再说话。
      
      以前她在聂家那会,聂大山是她的堂哥,会去聂老三家找她玩,会偷偷地给她口袋里塞花生吃。
      
      旁边生银见了,眯起眼儿,娇哼了声:“大山哥哥,你答应带我们去山里找地蕨皮的,咱们快点去吧!”
      
      聂大山却不吭声,也不动弹,他还是看着福宝。
      
      福宝被他看得连头不能抬。
      
      顾胜天见了,不高兴了,牢牢地攥着福宝的手:“你自己也有妹妹,干嘛非盯着我妹妹不放!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别挡道!”
      
      说着,领了福宝和秀妮就要往山里走。
      
      聂大山没动。
      
      聂大壮和聂大牛却跑过去拦住了顾胜天:“顾胜天你这么横,你是看不起谁?”
      
      顾胜天小脸气得通红:“让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聂大壮聂大牛和顾胜天年纪差不多,现在是存心欺负顾胜天:“就不让,怎么了?你有本事飞过去啊!”
      
      顾胜天虽然年纪小,但是却没受过这种气,平时他一大把的哥哥,平溪生产大队他惧怕过哪个?于是上去一把,就推开了聂大壮,聂大壮被推了趔趄,差点摔倒,几个小孩子都急眼了,扭打起来。
      
      福宝和秀妮一看,急了。聂大壮和聂大牛是两个人,两个人打一个人,吃亏的肯定是顾胜天了?
      
      福宝跺脚:“放开,放开,你们别打我哥哥!”
      
      生银从旁边站着,不高兴地噘着嘴:“我娘说了,她就是忘恩负义,以前在我家吃喝住,现在一到了别人家,叫哥哥叫得那么亲。”
      
      聂大山皱着眉头,不吭声。
      
      自己疼爱的小妹妹成了别人家的,不太好受。
      
      福宝眼看着顾胜天被人按在地上,急得眼泪都要落下来了,她冲过去就要拉开聂大壮:“你们是坏人,是坏人,你们干嘛打我哥哥,你们放开!”
      
      聂大壮那里正打得起劲,下意识一甩手,福宝脚底下不稳,踉跄一下就摔哪儿了,摔了个结实的屁股蹲。
      
      聂大山见了,冲过去赶紧把她扶起来。
      
      福宝摔倒后,满手泥,不过还惦记着顾胜天,眼泪汪汪地哀求说:“大山哥哥,你别让他们打我哥哥,那是我哥哥,聂家不要我了,顾家要我,我现在是顾家人了。”
      
      聂大山看着她的小眼泪往下落,突然心里生起一股子气,猛地站起来:“别打了,打什么打!”
      
      聂大壮和聂大牛都听聂大山的,赶紧住手了,但是顾胜天那里刚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都不肯放手,扑过去还要打,被秀妮和福宝一起拦住了。
      
      顾胜天半张脸都是泥巴,卷着袖子指着聂家几个兄弟,咬牙切齿地喊:“你们等着,你们等着!”
      
      聂大壮聂大牛还要再打,被聂大山拦住了。
      
      聂大山高高在上地说:“我们聂家可不会以多欺少,今天也是看在福宝份上,饶了你!”
      
      顾胜天呸了声:“这还好意思说没以多欺少!”
      
      秀妮是女孩子,胆小,赶紧拽住顾胜天:“哥哥咱们赶紧去山上捡野菜,要不然晚了捡不到了!”
      
      顾胜天看看自己两个妹妹,好汉不吃眼前亏,决定先上山,于是狠狠瞪了聂家几兄弟一眼,往山上去了。
      
      生银看着福宝穿着的绛红小褂,那小褂样式挺好,布料也好,衬得她小脸还挺好看的。
      
      她咬了咬唇,就那么一直看着。
      
      她是在活了一辈子死了后才知道,自己的一生其实是一本书,女主是什么都不用操心却一辈子享福的福宝,而她则是那个嫉妒的女配妹妹。
      
      上辈子她也叫生银,也是聂家的女儿,只不过那辈子的爹娘很疼爱福宝,把福宝看得比亲生女儿还要亲。
      
      后来聂家三房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她爹聂老三赶上了好时候,做买卖发了一笔财,她弟弟生金更是直接考上了名牌大学,飞出这山窝窝了。聂家当时真是富得流油,处处如意,她爹娘疼福宝疼得跟眼珠子似的,甚至到了最后大事小事都得问问福宝,搞得福宝多能耐似的。
      
      她心里一直不舒坦,存着恨。
      
      明明她才是聂家的亲生女儿,为什么女主却是福宝,她却活成了女配?
      
      后来长大了,有一门绝好的亲事,也是说给了福宝。
      
      分明她第一眼看到那个男人就喜欢了,可是那个男人眼里好像只有福宝。
      
      她后来嫁的人家也不错,但终究没法和福宝比。
      
      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人把福宝疼到骨子里,心里抑郁得连一眼都难受。
      
      没想到的是,她竟然重生了,重新回到了她还是个小婴儿的时候。
      
      她生下来后,借着是个小婴儿的便利,就开始变着法子让她娘厌恶福宝,比如福宝坐在她旁边,她故意把一碗粥踢翻了,她娘进来,自然是以为福宝干的。
      
      诸如此类的事,慢慢地多了,她娘越来越厌恶福宝了,觉得福宝是个丧门星,是个扫把星转世,毕竟谁能想到她这么小的一个小婴儿竟然会干出那么多的事呢。
      
      福宝最终被她用法子赶出家门了。
      
      生银松了口气。
      
      现在她爹她娘最疼爱的就是她了,以后爹娘对福宝的宠爱会转移到她身上,而将来那门让她嫉妒了一辈子的亲事,那个让她挂念了一辈子的男人,也将是她的了。
      
      只不过看着福宝现在身上穿着的这一身衣裳,她心里还是不舒坦了。她哪来那么好看的衣裳穿?
      
      不过生银想了想以后,咽下了这口气。
      
      以后聂家的日子好着呢,全生产大队独一份地好,而顾家……生银想了想顾家,好像日子也就勉强过得去吧,反正不出彩。
      
      以后的自己肯定是福宝完全没法比的。
      
      生银想到这里,就不再在意福宝的那身衣裳了,反而记起了另外一件事。
      
      好像上辈子也是在这个年纪,也是这样的雨后的一个日子,她和生金福宝一起上山去捡野菜,不知怎么福宝竟然捡到了一根老山参。当时她没当回事,以为这是什么长歪的苦萝卜,但是福宝拿回来,交给了爹娘。
      
      爹说这是山参,还是一根大的,拿到集市上去卖,结果也是巧了,正好碰到一户城里人家路过那集市,人家要去医院看病人,就看到了那根山参,直接给了二十多块钱买下了。
      
      二十多块钱,那对于当时的聂家来说是老大一笔钱了。为了这个,爹娘喜得几晚上没睡着,从此后一个劲地说福宝是福星,说是福宝带来的这笔财。
      
      这时候聂大山已经带着弟弟妹妹们往山里走去,他沉着小脸,一声不吭,连多余的话都不想说的样子。
      
      生银觉得有些好笑,聂大山从小就疼福宝,后来哪怕是福宝嫁人了,他依然疼福宝。
      
      生银一直觉得聂大山喜欢福宝,只可惜福宝是自己堂妹,虽然是收养的,但依然是堂妹,只能藏着那个心思。
      
      她只是没想到,在聂大山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对福宝这么上心了。
      
      生银凑过去,对聂大山提议说:“大山哥哥,咱们去山北边那里找野菜吧,我听胡奶奶说,北边野菜多。”
      
      聂大山看看福宝他们的背影,他们也去了北边。
      
      他点头:“好吧,那就去山北边。”
      
      生银松了口气。
      
      她记得上辈子的福宝说过在哪里找到的那根参,甚至还曾经给她说过那是一棵什么样的树。
      
      那个时候她虽然年纪小,但却记得很清楚。
      
      而这辈子,她当然是会捷足先登,挖到那根老参。
      
      所有曾经属于福宝的,这辈子是自己的,就从那根老山参开始。
    插入书签 



    楼兰遗梦
    楼兰女王和她的将军穿越到现代的故事



    明天我就要重生了
    假重生,都市言情



    叶叶有今萧
    产科大夫的爱情故事



    你是我世界里的唯一
    陶器世家女主vs阿斯伯格症男主,治愈系



    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短小都市爱情故事



    将军家的小娇娘
    男主第一次看到女主就想狠狠揉捏她小屁股的故事



    等待灰姑娘的爱情
    温馨甜蜜都市小爱情故事



    猎户家的小娘子
    解甲归田豪气成熟将军和山里清纯小姑娘的甜蜜故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