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自缢

      玉言当时的晕倒并不完全是假装——她太激动了,想不到用不着她自己动手,温飞衡这么快就又送了一样把柄过来,还是天大的把柄!自然了,她也悄悄为那死去的人默哀,可是照胡氏的描述来看,那赵罗成大概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只能算狗咬狗,她也就不怎么放在心上了。
      
      玉言料想得不错,胡氏的嘴太敞,老夫人很快就知道了。她先是晕倒——自然了,老夫人的分量不可同日而语,府中几乎大乱,好不容易救治过来,她已经卧倒在床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起来,众人只得勉力安慰她,告诉她事情还没坏到难以挽回的程度。
      
      温平候再怎么不喜欢这个儿子,那也是他的亲生儿子,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温飞衡死去,便千方百计找关系,托人在衙门里疏通,务求保住儿子一条小命。
      
      当然,玉言也不会坐视不理。她暗中递书信给宁澄江,请他在这件事上施压。宁澄江说了要帮她,就一定会做到。他亦暗中煽动赵员外一家,让他们只管告去,闹得越大越好,定将为他们讨个公道。
      
      温平候为这件事弄得焦头烂额,赵员外那边不肯撒手,定要温飞衡以命相偿。温家虽然势大,这里是天子脚下,凡事得讲个理字,不好使弄强权。
      
      事情迟迟没有进展,温飞衡却待不下去了,几番托人送信过来,让救他出去,甚至还试图越狱,亏得狱卒发现得及时,没有成功。
      
      温平候听了险些没给气死,“这不肖的东西,自己无能,连累我们温家为他受苦。他有胆子杀人,有胆子越狱,顶好有胆子自己承担,老子没工夫理这些闲事了,要杀要剐都由他去吧!”行伍出身的人,一到动了真怒,嘴里便容易迸出脏话。
      
      他这话传到老夫人耳里,老夫人吓得魂飞魄散,忙遣人唤他过去,“你连你的儿子都不肯搭救,不如把我这老婆子一并勒死了好,省得我们惹你生气!”
      
      温平候忙陪笑道:“母亲说哪里话,您是我生母,往日对儿子也极好,儿子怎么会不孝顺您呢!”他顿了顿,道:“可是衡儿这东西实在不肖,一而再、再而三地惹出大事,我能搭救他一时,救不了他一世!若还这样下去,咱们温家迟早得毁在他手上!”
      
      老夫人直问到他脸上去,“那你就放着不管哪?衡儿他再不肖,也是咱们温家的骨血,你的亲生骨肉!俗话说得好,虎毒尚且不食子,你倒忍心亲手把你的儿子送上断头台?哦,我倒忘了,你原是打战场上走过的,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日子,手上也很沾了几条人命,也不在乎多一条。倒是我老婆子,一辈子老老实实,连只鸡也没杀过,难怪见不得血腥。今儿我把话撂在这里,你要衡儿去送死也容易,把我这条老命也拿去,免得我睡里梦里也不安稳!”
      
      老夫人从来不曾说过这样多的话,她年迈的人,经过这一番长篇大论,已是有些力不从心,扶着拐杖大口大口地喘气。早有小鬟端了一杯温水过来,她也不肯饮下,单等着温平候的答复。
      
      温平候如何敢不答应?老夫人以命相搏,今儿他应了温飞衡的死罪,明儿老夫人就敢吊死在房梁上。他只得勉强笑道:“母亲切勿心急,衡儿是我的亲儿子,我怎会放任不管,定当竭尽全力救他就是了。”
      
      老夫人的脸色沉郁得像山雨欲来的天气,她老实不客气地说:“不是尽力,是一定要做到。”
      
      “是。”温平候咽下一口冤气,无奈地点了点头。
      
      这边厢温平候有所作为,那边厢宁澄江也传来了消息,说赵员外也有所松动了。虽然他为儿子的死伤心,可他的儿子并不少,也不止这一个。再加上温府这边势力强大,软硬兼施,先是威胁,又许以高官厚禄。赵员外虽然家财万贯,一生最恨的就是没混个像样的职位,如今有机会平步青云,他自然不肯放弃。
      
      宁澄□□人谈了几次,赵员外的态度却一次比一次动摇,眼看着就要撤诉了。他又不能亲自出面,为怕暴露身份,只好这样僵着。
      
      玉言听了这些话,便知道事情不可转圜,但她也不能责怪宁澄江,她知道宁澄江真的已经尽全力了。只怪温府势大,赵员外亲情也太淡薄,世道如此,不是她能改变的。
      
      道理很明白,玉言却仍觉得胸口闷闷的不舒服,仿佛吞了一只苍蝇,恶心得说不出话来。看样子此番无法置温飞衡于死地了,可是她不愿意让这家人这样快活,总得闹一闹才甘心。
      
      当晚,夜深人静之时,文墨从睡梦中惊醒,悄悄推醒身边的绿云:“我肚子有些不舒服,想去外面解个手,你陪我去吧!”
      
      绿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你自己去吧,又拉我做什么?”
      
      “外头乌漆嘛黑的,我胆子小,一个人不敢去,”文墨嗔道,“你这小蹄子,亏我往日对你那么好,叫你陪我走几步路就累着你了?”
      
      绿云无法,只得披衣起来,陪着她一同出去。
      
      经过玉言房外,只见里头漆黑一片,一丝亮光也无,绿云咦道:“小姐今日睡得倒早。”
      
      一番话引起文墨的疑心,“不对,小姐惯常迟睡,往常这时候都还点着灯呢,今儿这是怎么回事?”
      
      “你管那!小姐今儿不是还特意吩咐了,说晚上不需要人上夜,所以你才来跟我挤床铺的嘛,说不定她就想早点休息呢!”
      
      文墨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我怎么觉得有点奇怪?咱们还是过去瞧瞧吧。”她也顾不得肚子了,径自跑过去,敲了敲门。绿云无法,只得跟上去,一面小声喊道:“你也太多心了,咱们这深宅大院的,能出什么事!万一把小姐吵醒了就不好了。”
      
      文墨不听,仍旧砰砰敲门,并且唤了两声。
      
      没有人应。
      
      这下连绿云也觉得奇怪了,“小姐一向浅眠,没理由听不见呀?”
      
      “你也觉出不对了,是吗?”文墨继续唤了几声,依旧没有人回答。她心中着急,索性推门进去,却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瞧不见。
      
      “小姐,小姐!”文墨一边唤着,一边摸索着朝床边走去,她伸手一探,却是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玉言不在床上。
      
      绿云没有她那么好的定位能力,在房中焦急地打着旋子,她忽然感觉头部触着了什么硬物,试探着摸去,却仿佛是一只绣鞋,里头还套着一只脚……她“哇”地一声大叫起来。
      
      “怎么了?”文墨循声而来,一边将手上的烛台点亮。
      
      绿云颤抖着指了指头上,文墨抬头望去,只见一条白绫高高地从房梁上垂下来,上面挂着一个人形,熟悉的衣裳,熟悉的身形,熟悉的面容——是玉言。
      
      文墨手中的烛台砰然掉到地上,烛火闪了闪,好在没灭。这一声惊醒了文墨,她连忙抱着玉言的脚,努力将她放下来,伸手探了探鼻息,还好,还有气。而绿云也匆匆忙忙跑到门外,大声叫喊道:“不好了,少夫人自缢了!”
      
      ——————
      
      玉言是含着姜汤醒来的,文墨正一勺一勺地将滚热的红糖姜汁往她嘴里灌,没喝进去的洒了一领紟,她也不觉得。
      
      温夫人在她床前垂泪,“傻孩子,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傻事呢!”
      
      静宜亦担忧地望着她,“嫂嫂,你也太糊涂了!”
      
      玉言脸色惨白,神情凄楚地道:“相公犯了这样的事,眼看是活不成了,我身为他的妻子,留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不如也随他去了,也好跟他做个伴……”
      
      “傻孩子,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我且告诉你,衡儿他一定会没事的,老爷已经想了法子,咱们安心等消息就是。”
      
      “果真吗?”玉言激动地拉着温夫人的手。
      
      “自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如今要做的,就是好好调养,别的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管,咱们总能渡过这一关的。”
      
      温夫人说罢,拍了拍她的手,同静宜一起离去。她们一走,玉言脸上凄婉的神情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罕见的狠厉。今儿的事,纯粹是为了撇清嫌疑,证明她与此事毫无瓜葛。至于寻死,哼!在温飞衡命丧黄泉之前,她绝不肯乖乖赴死。
      
      温府的手段不消说是好的,衙门里不久就修改了供词,说温飞衡并非蓄意谋杀,只是酒醉之下一时失误,而赵员外那边得了好处,也撤销了诉讼,官府便简单地判了个误伤致死,关了一段时间便放出了,只以赔偿了事。
      
      温飞衡是在七月上旬回来的。他回来那日,温平候吩咐将府里的前后院门都关住,不许他进来。温飞衡倒也识趣,老老实实地跪在府门外,任凭外头人来人往,一动也不动。
      
      也是天可怜见。本来好好的晴天,忽然下起雨来,先是蒙蒙的细雨,继而雷声大作,那雨点儿便似黄豆般打下来,将温飞衡淋得透湿。他也不知道找个地方躲避,仍是直愣愣地跪在暴雨中,冲刷得面目一片模糊,那情景甚是凄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