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天下第一

作者:玉紫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她的声音不大,却足以震住在场的所有人。
      
      六百三十五万人……这是个什么数量的级别?每个人都出来站在可琳娜的面前怕是要一眼望不到头,就这么多的人,每天要发生的摩擦暴力事件数不胜数,现在就被一个小女孩解决了?
      
      英雄们头皮发麻,他们互相看看,谁也没敢上前动手。
      
      这个女孩子身上的能力太过奇怪,如果贸然使用暴力恐怕会遭到她的反感,再加上她本身没有暴力倾向,只能采取怀柔政策。
      
      “那个……小朋友,这个东西有什么用?”一名英雄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黑色阴影,他在来的路上试过可以使用个性,也没有感到身体不适,有些疑惑的问。
      
      一旁的人喝道:“闭嘴!”随后又对可琳娜露出自以为温和的笑,“小朋友,你能不能把这个东西解开啊?”
      
      牵扯到六百三十五万人,哪怕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都会变成足以震荡全国的大事,更何况这种突如其来的个性还不是小事。
      
      可琳娜没有理会他们的小心翼翼,一下子使用了这么大范围的能力让她觉得很累,身体的疲倦和疼痛逐渐爬满神经,但可琳娜并不感到害怕,星理绘以前经常与这种感觉作伴,她甚至有了些许奇怪的熟悉感。
      
      “可、可琳娜……”
      
      霍克斯不安的跟在可琳娜的身后,现在的情况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他都没想到可琳娜竟然会做这么大的事情,之后被大人们教训的狂风暴雨已经不敢想象,霍克斯只能祈祷这些大人们会因为他们还是小孩而网开一面。
      
      可琳娜“嗯”了一声,默默的走回自己的教室,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爬到教室后面的小床上睡起了觉。
      
      大人们风中凌乱。
      
      霍克斯在原地愣了几秒,他转过头看着那一张张发青发紫的脸,抖了一下,鸵鸟心态的他不想在这里独自承受大人们的怒火,紧随其后也爬上了小床休息。
      
      睡吧,睡了一觉什么都结束了。
      
      嗯,这只是梦。
      
      对,是梦。
      
      霍克斯又看了眼可琳娜,他想了想从自己的床上飞起,爬到可琳娜的床上,把她推到一边,自己占了一半的位置。
      
      这样的话,就算惩罚也会是两个人一起,他说过要当可琳娜的老大,就一定会保护她,等到大人们责怪可琳娜的时候他就上去给她顶缸。
      
      “别动了。”可琳娜没有睁眼,她已经困得不行,只好闭着眼摸索着将小被子重新盖在身上,又握住了霍克斯冰凉却柔软的小手轻声道:“睡吧。”
      
      睡吧。
      
      这两个字似乎有了魔力,霍克斯心中的忧虑瞬间消失,他闭上眼睛,没有一会,就已经沉沉睡去。
      
      英雄和警察们面面相觑,犹豫了半晌才决定将他俩与其他孩子隔开,让幼儿园临时放假,至于该怎么处置他们,还是让大人物去烦恼吧。
      
      可琳娜的事情迅速在政府高层流传开,小半个城市,六百三十五万人全部都被戴上了这种奇怪的黑色阴影,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对于未知的恐慌迅速从网络上蔓延开来,除了可琳娜居住的这个小区域,全国上下对政府的谴责也到了最高.潮。
      
      末世的谣言流传最快,警察们本以为这种恐慌会造成大面积的暴力事件,却没有想过结果与之相反,半城之内,没有一起暴力袭击,尽管周遭人们全都在指责唾骂,情绪激动,却无法用暴力进行宣泄。
      
      一旦他们对人或对物进行攻击,手腕脚腕上的黑色阴影便会带来难以忍受的疼痛,仿若手脚被打断又被扔进绞肉机里一样,如果强行打人,则会被看不见的东西压倒在地,动弹不得。
      
      这一情况也被上报,除了政府部门紧急召开会议,还有其他的部门也是如此。
      
      有些人将之当成危机,有些人则认为这是机遇。怀揣着各种心思的人们纷纷聚集在这个体量极大的城市里,他们迫切想要得知一切的真相。
      
      英雄安理会的会议室内。
      
      秘书将这些情况一一整理发送至大屏幕上,又看着手机上新来的信息说:“警察那边称在半小时内,有38起被丈夫家暴的女人,15起谋杀事件,10起抢劫事件,43起口角纠纷引发的暴力事件都因黑色阴影的制止而未造成人员伤亡,但警察和英雄们也没法使用个性制止阴影范围外的犯罪者,未被中村绘个性覆盖的区域,暴力事件则比之前要提升一倍,已经有人因网络谣言而上街打砸抢了。”
      
      坐在高位的会长问道:“你们怎么看?”
      
      话音刚落,就有激进派站起来,拍桌道:“执法机构的能力不能被制止!英雄区域无法进行活动,这对我们打击很大!”
      
      “禁止中村绘再使用能力。”有人附和。
      
      “不,她的能力很好用,我们应该加以引导,而不是一刀切。”有温和派的出面制止。
      
      “年龄太小应该谨慎使用,消息需要隐瞒,但也要给中村绘个性抑制器。成年之前不准使用个性。”
      
      “这太苛刻了!她高中时要上英雄学院的!不准使用个性怎么当英雄?”这是有另外考量的高层。
      
      “这种性格不适合当英雄!”激进派道:“英雄应该救助他人,这孩子做了什么?!她直接使用个性禁制暴力发生,这种想法本身就代表她的性格十分偏激,这种人能做什么英雄?我建议还是把她进行特殊隔离,禁止使用个性。”
      
      刚才说话的人冷笑道:“你这种人都能进英雄安理会,我觉得中村绘也没有那么糟糕。”
      
      “你!”
      
      “这孩子还小,受家庭因素影响了性格,我不认为现在应该否定她的未来,而且一味制止也有可能会造成她的反感,我们不能将她关起来,一是她年龄还小,这样不人道,二是她之前帮助过别人,我有看过她的资料,她十分渴望成为英雄,这说明她还是很善良,我的建议让她高中之前应谨慎使用个性。”
      
      “靠自觉吗?”激进派呛了声。
      
      “可以找人监督。”
      
      “谁?”
      
      “中村绘的父母。他们都是很优秀的人,我觉得可以进行监督引导。”
      
      “这次事件可能就是他们监督引导后的成果!”
      
      “只靠这个确实不行,父母与孩子的相处时间不会很多,我建议应该有多个引导人,除了父母之外,学校的老师,同龄的朋友都应该要成为她的引导者。”说话的人停了停,又接着道:“这次个性扩散事件,除了中村绘外还有一名共犯,他叫霍克斯,是另外一个英雄候选者,他的性格和个性都非常适合当英雄,以后会很受欢迎,而且与中村绘年龄相仿,关系不错。”
      
      “他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中村绘的朋友,根据学校老师提供的资料看,整个学校只有他能和可琳娜说上话。”
      
      “这还不够,这么危险的个性,应该再有其他的引导人。”
      
      “人太多反而适得其反。”
      
      “我还是认为应该让她独自居住,远离人口繁多的城市!”
      
      “所以说你这种人怎么进的了英雄安理会?冷血无情,自私自利,毫无……”
      
      “好了。”安理会的主席抬手制止了要争吵的人,他敲了敲桌子,环视四周,确定室内无一人说话后,做出了总结。
      
      “让中村绘继续上学,高中之前不得随意使用个性,无需监督,只要定期上门回访即可。”
      
      “可是……”
      
      “按我说的做。”会长道。
      
      屋内静了几秒,各种心思的人也只能因此收了想法,不过很快又有新的问题被提出来。
      
      “那现在的个□□故要怎么办?要让她解除吗?警察和政府那边也要有解释,啊,还有记者……不给个合理的消息,他们一定会死缠烂打。”
      
      “随便编个理由,就算是胡扯也没事,至于要不要解除个性,就看警察那边的要求。”会长靠在椅背上,颇为轻松地说:“能降低犯罪率,哪怕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对我们这些人来说也是一种安慰。”
      
      “英雄是为了打击犯罪,帮助他人而衍生出来的职业,因为个性泛滥,犯罪率持续飙升,英雄会以身作则引导人们积极向上,除此之外不应做任何无理之事。”
      
      “中村绘想成为英雄,无需阻拦,因为只要帮助了他人,任何人都可被称为英雄。”
      
      “各位,谨记我们的理念。”
      
      “欧尔麦特留一下,其他人,散会。”
      
      当最后一个人关上门离开后,欧尔麦特才抬头看向主位的会长,刚才的会议他一声不发,不是不想给可琳娜求情,而是他的身份敏感,说多错多,甚至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误会,与其如此倒不如沉默下去。
      
      他现在在脑海里斟酌着要对会长做的解释,不管怎样,可琳娜都没有做太大的错事,她没有使用个性为非作歹,也没因此骄横跋扈,她现在所做的都是为了成为英雄帮助别人。
      
      好心,做了好事,却用了错误的方法。
      
      虽然会长也没做太大的惩罚,但是,安理会里一定会有人将她记住,为了防止意外的危险,他想申请去当可琳娜的监督者。
      
      “欧尔麦特。”会长一手支着头,唇边挂上一抹微笑,问道:“可琳娜这次突然爆发个性未必是件坏事。”
      
      欧尔麦特心里咯噔一下。
      
      “从救助所回来后,你就对她特别关注,这一点已经让很多人在意了,这次她能够控住635万人,恰恰说明了你的关注理由。而且……世界法则的事情反而更不容易暴露,使用法则往往会有反噬,但可琳娜除了身体累一些,没有别的事情,没有人会相信这么高调的孩子会拥有法则之力。”
      
      欧尔麦特自从确定可琳娜的能力牵扯到法则上,就没有隐瞒,但这件事毕竟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只告诉了会长一个人,而且他们两个都认为应该让可琳娜自由的成长,强行束缚一个孩子的未来不会得到好的结果,她虽然有着强大的个性,到底也是个孩子,应该与其他孩子一样,在阳光下自由的奔跑。
      
      “那接下来……”
      
      “我会和你一起去见她。”会长闭了闭眼睛,他伸出右手按住自己的胸口,一阵光亮发出,会长一分为二,随后第二个出来的身体上浮现出一层白色的薄膜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两分钟后,薄膜裂开,会长的容貌已经变成另外一个人。
      
      如果让可琳娜在此,就会知道这个男人是她的养父——中村佑树。
      
      极少有人知道英雄安理会的会长拥有两种个性,分.身术以及易容术。这可以让他有无限个分·身,分·身与本体知识视野情感完全共享,除非遭到致死攻击否则不会消失,但使用分·身会消耗极大的精力,所以平时会长都会自己用真身和可琳娜接触,实在忙不开才会使用分·身。
      
      欧尔麦特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幅场景,他叹了口气,道:“我觉得比起可琳娜,你的秘密更让人感兴趣。”
      
      中存佑树摸了摸脸颊,苦笑道:“别说你了,阿雪已经开始讨厌我这张脸了。”
      
      中存佑树的长相没有特色,属于泯然众人,与他身为会长时的丰神俊逸完全不同,也难怪太太会看厌。这个话题他没多说,重新换了一身廉价的西装,让欧尔麦特秘密送他下楼,又等了几分钟,才开车带着欧尔麦特赶往幼稚园。
      
      等到了那里,中村雪早就到了,她看了眼自己的丈夫,轻轻在唇前竖起食指嘘了声。
      
      随后这两人才看到依偎睡在一起的孩子们。
      
      “让她们先睡吧。”中村雪说。
      
      中存佑树只能点头,可琳娜这一觉睡了整整一天,她睁开眼睛,却没有显现出丝毫迷糊的神色。
      
      欧尔麦特笑了笑说:“你醒了。”
      
      “欧尔麦特。”可琳娜慢慢坐起身体,她对欧尔麦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感兴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道:“我饿了。”
      
      她的神情太过自然和随意,以至于让欧尔麦特有一瞬间把要说的话给忘了。
      
      他瞪大了眼睛,压低声音,试图给这个孩子一点威慑感,“你知道你都做了什么吗……”
      
      可琳娜点了点头,她跳下床,赤着脚站在地板上,却不知怎的双腿发软,一下跌倒在地。欧尔麦特忍住想将她抱起的冲动,他必须要给可琳娜一个威严的形象,这样才能教导她什么叫做规矩。
      
      爬不起来,可琳娜也没有继续挣扎,她就像一条虫子一样完全趴在地上,仰着头看向欧尔麦特充满男人力量的脸,说道:“我饿了。”
      
      欧尔麦特:“…………”
      
      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欧尔麦特心里憋屈的难受,他又重重叹了口气,孩子饿了也不能不让吃饭,只好起身让门外等候的中村夫妇拿来饭菜。
      
      这两人都是好算计,自己做不来坏人非要他来做,现在看效果并不好。
      
      吃饭的时候,欧尔麦特再次被委以重任,坐在可琳娜的面前,盯着可琳娜,严肃道:“你昨天做了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滴——”
      
      “这件事情影响很大,在社会上造成极大恐慌。”
      
      “滴——”
      
      “虽然受你控制的人没有出现暴力,但是外面……”
      
      “滴——”
      
      “的暴力比例比之前……”
      
      “滴——”
      
      “提高……”
      
      “滴——”
      
      “滴——”
      
      “滴——”
      
      欧尔麦特额头冒出好几条青筋,他忍不下去了,一说话特制勺子就滴滴滴的示警,怎么回事?这是说他的话有毒吗?!
      
      他刚要站起来,就见中村雪把可琳娜挑出来不能吃的饭菜直接扣在了中村佑树头上,大声骂道:“你是想毒死我女儿吗?!这怎么吃啊!你给我吃下去!”
      
      “够了够了,他快死了,别喂了!冷静冷静!”欧尔麦特转而变成了拉架。
      
      可琳娜终于找到一块可以吃的咖喱了,她慢里斯条的咽下去后,才开口问道:“我做错了吗?”
      
      “你没有做错。”中村雪温柔的笑着摸了摸可琳娜的头发,说:“你做了很好的事情,今天医院有人来闹事,多亏了可琳娜的个性才没有造成流血事故。但是……”
      
      她话音一转,语气也加重道:“医院里的医生们也无法给病人进行治疗,虽然目前还没有致死案例,却有几个人因无法动手术而在受煎熬,这就不是一件好事了。可琳娜,你对暴力的理解似乎并不全面,人和人之间不是只有暴力才会将对方开膛破肚,这么做的还有医生呢。”
      
      可琳娜没有说话,她在试图理解中村雪的意思。
      
      ……
      …………
      ………………
      
      不行,理解不了。
      
      可琳娜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的想念柴山,她放弃继续思考,直接问道:“我要怎么做?”
      
      中村雪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她犹豫的说:“至少医生可以扎针或者动手术才行。”
      
      “明白了。”可琳娜让他们找来地图,看着上面标注医院的地区,稍微感应了一下,让医院里的黑色烟雾消失。
      
      “可琳娜,你这个能力可以坚持多久?”中村佑树擦着脸说。
      
      “不知道。”
      
      “不知道?是没有试过吗?”
      
      “嗯。”
      
      中村佑树跟欧尔麦特对视一眼,说:“三天,你可以坚持三天的时间吗?”
      
      来家里之前,警察局那边希望能够让可琳娜的能力维持三天,中村佑树当时没有明确回答,如果可琳娜能够坚持,这是最好不过,这三天将会挽救许多人的性命。
      
      “哦。”可琳娜表示知道了。
      
      欧尔麦特看着与食物做斗争的可琳娜,突然道:“制止暴力,让你觉得满足了吗?”
      
      他的问题很奇怪,可琳娜觉得茫然,“什么是满足?”
      
      她只是在完成星理绘的意愿,制止暴力,当上英雄,希望所有人都能生活在没有疼痛的世界中,这么做有什么可满足的?
      
      她不懂。
      
      “遵从你内心的想法,你觉得这么做让你快乐吗?”欧尔麦特换了个问法。
      
      可琳娜皱眉思索一会,道:“绘应该会……快乐的。”
      
      这是以星理绘的角度。
      
      应该?
      
      到底是个孩子呢……
      
      欧尔麦特看着她秀丽漂亮的脸,内心不知怎么的变得很柔软,彻底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了。
      
      他只好笑着揉上了可琳娜的细软的发丝,爽朗道:“真拿你没办法了!什么都不懂的话只能靠别人来教了,可琳娜,你接下来的生活可不好过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