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天下第一

作者:玉紫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中村佑树愣了愣,看着可琳娜,像是在确认她话语中的真实性,经过了几秒钟的考虑,他拖了个椅子坐在可琳娜的旁边,对着她笑了下,轻声问道:“发生了什么?可以和爸爸说说吗?”
      
      与大多数的家长不同,中村家的父母都十分开明,他们尊重孩子本身的意愿,从不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可琳娜身上,可琳娜在外人眼中性格上的缺陷,都被这对父母当成个性。
      
      天才从不与凡人为伍,自小就另类的中村夫妇对此相当理解。
      
      这也导致他们对可琳娜有些过度宠溺,好在可琳娜非常懂事,除了对于禁止暴力异常执拗外,没怎么做过让他们伤脑筋的事情。
      
      可琳娜没有说话,中村佑树无奈的说:“不能和爸爸说吗?这样很让爸爸伤心呢——”
      
      他故意拖长了音调,装作一副伤心的模样,可琳娜最受不了他这个样子。
      
      果然。
      
      “不是……”可琳娜开了口,抿了抿唇,她斟酌了下语言,用尽量简短的话语来表达所有的意思,“是有人要杀我。”
      
      中村佑树面容一肃,眉宇间有着上位者带来的冷冽气质,他不认为可琳娜在撒谎,这孩子平时很有自己的主见,说话做事都有条理,从来没有撒过谎,对于不想说的事情只会当做没听到以沉默应对,现在开口,就是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
      
      “把详细的事情告诉……”
      
      “来了。”可琳娜抬起了头。
      
      什么……?
      
      多年来的上位生活让中村佑树的危险预警变得迟钝,他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抬手按在可琳娜的肩膀上想要将她带走,但这份攻击来的太快,几乎就在可琳娜话音刚落,从桌下的阴影里冒出腥臭的污泥缠住了他的脚,让他无法躲避接下来的攻击,情急之下,只能先把可琳娜护在怀里。
      
      他本身的个性并不适合用在战斗中,年轻时也是当情报类的英雄,所以很少会与敌人正面交锋,这种突如其来的偷袭是他最不擅长应对的类型。
      
      头顶的吊灯剧烈晃动着,眼前光影摇曳,眼看就要从头顶砸下,怕可琳娜会受伤,中村佑树咬着牙使用分.身,他试图让分.身站在桌子上把可琳娜抱走,没想到刚把分.身做出来,敌人就已经被可琳娜的个性揪了出来。
      
      两个中村佑树互相看看,彼此都有些懵。
      
      那是一个非常肮脏的青年,浑身冒着恶臭,他原本躲在了厨房的柜橱里,被黑色阴影绑住之后,脸上还挂着一种满足的喜悦,从乱糟糟的头发中盯着可琳娜的眼睛,笑容逐渐变得有些扭曲。
      
      “无解的个性?……真的有无解的个性……太棒了!这太棒了哈哈哈哈哈!!”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袭击我的女儿?”
      
      青年依旧在大笑,他看着中村佑树,就像在看一只虫子,眼神中满是鄙视,“弱小的个性,你怎么有资格站在她的身边?”
      
      “你在说什么?”中村佑树的心底有着隐隐的不安,他皱着眉,给警察和英雄安理会的人都打了电话,通知他们过来。
      
      “没有用的!!!不要挣扎,将中村绘交给我们,她是这世界上最后的神!”青年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眼睛赤红,唇角大笑的弧度逐渐扩大,一些口水顺着嘴角留下。
      
      “邪教。”
      
      可琳娜兴趣缺缺的看着他表演,这种邪教徒的狂热她理解不了,之前也有过敌人把她当做奇怪教会的救世主之类的,也不知道在黑暗世界里面,她到底算是什么身份。可琳娜手指在空中轻轻点着,将这个青年扔回厨房,又问道:“我能杀了他吗?”
      
      “不行!”中村佑树立刻拒绝,他没有料到在可琳娜的心中解决问题竟然是靠杀人,一时间不知道要摆着什么样的表情对她。他不是心理医生,不知道怎么来引导可琳娜,又怕说错让她有逆反情绪,犹豫着问道:“可琳娜是想要成为英雄的人吧?”
      
      可琳娜点头。
      
      “当了英雄,是不能随便杀人的,这是不对的。”中村佑树忽然想起小时候曾经虐待过她的姑母,心变得有些沉重,但还是说道:“英雄与这些敌人不同,我们的存在是为了守护而不是破坏,如果别人伤害你就要去杀了他,那这个英雄又与坏人有什么区别?”
      
      “杀人,暴力,血腥,所带来的只有恐惧与更多的暴力,长此以往所有的人都不会幸福,英雄是光明的化身,是人们向往的存在,因热爱而生,也要因热爱长存。打击犯罪,保护别人,这是英雄的理念……”
      
      “听不懂。”可琳娜干脆利落的说。
      
      “…………”
      
      中村佑树叹了口气,再说下去自己都有些词穷,他其实不是个很善于言辞的人,在他的观念里,英雄不能杀人没有为什么,也不需要理由,他小的时候还没有欧尔麦特,在那个时代,个性的使用极其混乱,经常会有人个性爆发造成大范围的伤亡,政府没有好的解决办法,活跃的英雄们起到的作用杯水车薪,每一天都生活在绝望之中。
      
      谁来拯救他们?
      
      谁能拯救他们?
      
      战战兢兢,小心谨慎,唯恐自己会死在一次小事故中。
      
      中村佑树是典型的坏孩子,他出身贫民窟,父母都是人渣,每天活的浑浑噩噩,恨不得下一秒世界末日,立刻死去,但在一次莫名的无妄之灾中,中村佑树真的即将死掉时,他突然不甘心起来。
      
      想活下来。
      
      想活的更好。
      
      谁都好……来个人救救他……
      
      就在他渐渐绝望时,原本黑暗的空间里多出了一点光亮,随着时间的推移光亮越盛,他看到一双手伸了进来。
      
      有人救了他。
      
      他还活着。
      
      那个瞬间,他恍然回头,救下他的英雄脸上挂着温暖的微笑,只要看着她,就会觉得心中有着希望。
      
      她是人们心中的救星。
      
      也是他的英雄。
      
      至此之后,中村佑树才想当英雄,只有体会过绝望的人,才能明白那一瞬间的希望是多么的让人心生向往。
      
      他想像那位英雄一样拯救更多的人。
      
      “你当英雄是为了什么呢?”中村佑树摸了摸她的头发。
      
      “绘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同,想要拯救正在遭受苦难的人。”可琳娜回道。
      
      她的回答让中村佑树的心情好了一些,他低声问道:“既然要拯救遭受苦难的人,为什么又要出手使用暴力杀人呢?”
      
      “我使用暴力不是为了衍生暴力,这个世界个性泛滥,能约束人们的比起律法和道德,更多的是暴力和强者。”
      
      “人类大多欺软怕硬,只要我比他们更强,所有人都会听从我的话。”可琳娜很少会说出这么多的话,她觉得中村佑树的观点很奇怪,这种奇怪让她无法理解,但却并不排斥。
      
      关于如何消除暴力,拯救人类,她希望能够听到更多的想法和意见,一味闭门造车终究是井底之蛙。
      
      “暴力统治不会持久,底层人类的恐慌会带来新的暴.乱,这一点你有想过吗?”中村佑树有些惊讶,因为可琳娜的话显然是经过思考,而不是一时偏激。
      
      “想过。”可琳娜抿了抿嘴唇,她重新坐回椅子上,认真的看着中村佑树,开始把自己打算实施的计划一点点的说出来。
      
      “暴.乱的前提是人们的幸福感无法得到满足,强制性的高压政策才是暴.乱的根本,我并不打算进行这些,我是想要这么做的……”
      
      随着可琳娜的话语,中村佑树渐渐睁大眼睛,不知道在何时可琳娜的想法已变得如此的……另类。
      
      是一直都是这样?还是后天的养成?
      
      她的观点像是要跳出人类的束缚,将自己放在最高点俯视着所有人类,这些计划没有人情味,冷冰冰的充满着和她性格一样的强硬和偏执。
      
      最可怕的是,这真的可能会成功。
      
      中村佑树是英雄安理会的会长,也在政府部门担任职务,所以他比可琳娜看的更远,他知道这份计划有极高的成功率,如果一步步照做的话,这个国家将会完成不见血的权力交接。
      
      他的心沉了下去,这显然已经不是一个孩子能够做到的,她的思想和看待事物的视角无端让人恐惧。
      
      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站起身,想要远离这个有些窒息的环境,他自己没有底气去说服可琳娜,且不提他不想把观念强加到孩子身上,就是原本属于大人的成熟经历在可琳娜面前都不值一提。
      
      过分聪慧的天才与凡人的思考不在同一水平线上,强行辩解,就像是渺小的人类在瞧不起神明,这太傲慢了。
      
      也许……阿雪回来后可以试着劝劝她?毕竟这孩子很听阿雪的话……
      
      中村佑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老婆身上,直到可琳娜将最后一根稻草折断。
      
      “妈妈说‘以暴制暴,以眼还眼’这是最正确的道路。”
      
      “她认同并且打算帮助我实施这个计划。”
      
      争吵。
      
      无尽的争吵。
      
      可琳娜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面前吵得面红耳赤的父母,默默的喝下一口橙汁。她对于口角纷争并不在意,只要不是肢体上的暴力,她的容忍度比常人高出许多。
      
      原本是模范夫妻的父母因为教育孩子的观念产生了争执,二者谁也不能说服谁,这也让两人的心中充满了对对方的恼怒。
      
      中村佑树的观点为“人性本善”,他始终坚持暴力之下只有无尽的杀戮和牺牲,唯有爱和正义才能永存,甚至因为被吵得有些头脑发昏,强行要求可琳娜不准使用能力来杀人。
      
      中村雪的观点为“可琳娜的想法最重要”,她完全不在乎人性如何,也不在乎这世间善恶,她就像是一个溺爱孩子的母亲,想要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来满足孩子的期待。道德,法律,正义,杀戮,暴力,这些东西都不曾让她有过迟疑。
      
      可琳娜是她的孩子。
      
      是她唯一的孩子。
      
      为了可琳娜,她愿意付出一切。
      
      越是争吵,中村佑树就越是感到震惊,他望着自己的妻子,越发觉得好像不认识她了。
      
      “你……这个样子,不配做一名医生。”
      
      说完之后他就后悔了,有些愧疚的想要弥补,“我、那个我不是……”
      
      中村雪像是没有料到他会这么说,脸上的怒气像是被固定住,有那么一瞬间呈现出空白的茫然,她看着中村佑树,好半晌才平复了心情,目光缓缓地落在一旁的可琳娜身上,浮现出一点柔情。
      
      “够了,我不想像泼妇一样和你争吵。”
      
      “阿雪……”
      
      “跟你结婚快三十年了,你当初说会一辈子爱我,听我的话,不会让我生气,直到今天为止做的很合格,你一直很包容我,反倒是我老是在你面前耍小性子,我原本以为我们会这样走到生命的尽头,现在看……到今天为止了。”中村雪走到可琳娜的面前,牵起她的手,朝着门口走去。“夏生的死,我一直没有怪过你,我只会怪我自己,是我没有能力保护他,让他在那么冰冷的地方睡着……”
      
      “……我很痛苦,为了不影响你的工作,我将痛苦藏了起来,但也请你也不要忘记,他的死,是因你而起。”
      
      “我不会再让可琳娜重蹈覆辙,这个孩子由我来守护。”
      
      中村佑树脸上的血色一瞬间褪得干干净净,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又觉得喉咙干涩,什么也说不出来。
      
      中村雪体质特殊,很难怀孕,所以结婚多年才有了夏生这个唯一的孩子,他是在父母双亲的祝福下出生,一直健康着长大,但是在他十岁的时候,因为中村佑树的工作,他被愤怒的敌人绑架,自此销声匿迹,直到两年后,才有人在一个废弃冰库里发现他的尸体,经过验尸,夏生死去的时间在两年前,也就是说当初绑架他的人在得手后就立刻杀了他,又将他放在那个巨大冰库中冷冻,直到两年后公司破产,负责清查的人才在冰库中发现孩子的尸体。
      
      没有人知道中村雪当时在想些什么,她不哭不闹,几日后有了第一次自杀,未遂后,又在家人和朋友的陪伴下经过了十几年才从夏生的死亡中走了出来。
      
      当初会领养可琳娜,也是一种情感寄托。但现在她已经将可琳娜看出是自己的亲生孩子。
      
      这个孩子现在同样需要她保护。
      
      可琳娜是和夏生一样的孩子,都是上天看她可怜赐予她的宝物,这一次,她一定会守护住!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
      
      “你不需要为我改变你的想法。”中村雪看了眼颓然的中村佑树,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心再吐露出更恶毒的话,只轻声说道:“当初我会和你结婚,也是因为你的正直。”
      
      说完,她就领着可琳娜离开了这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