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骑士的假面

作者:长歌幻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金狮子爵(十)

      带着拆开礼物的惊喜,温莎指尖颤抖,打开盒盖。
      
      解开盒盖的一刹那,金属冰凉冷冽的光芒,照入温莎眼瞳。他不解地扭头去看依旧微笑着的莱昂内尔,歪了歪脑袋:“抱歉,莱昂内尔。我不想穿耳洞。”
      
      “傻瓜!”莱昂内尔捏住怀中男人那珍珠般的耳垂,微笑着轻轻撵弄,“虽说让你在耳朵上打个洞,可以戴上耳饰也不错,但是这东西并不是戴在耳朵上的。”
      
      不是戴耳朵上?温莎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莱昂内尔。这首饰顶端呈现圆环形状,有一根锋利的针横穿过圆环。在圆环下面,则是精巧的细链子,链子上还吊着胡椒般大小的铃铛。做工精巧细致,应该不会很便宜。
      
      重要的是,这看上去就是一对耳坠。
      
      在朱诺斯城,不少法师们都会穿耳洞。以便能够佩戴可以增加魔力和专注的首饰。这些首饰里面,包括但不限于耳环。向来讨厌疼痛的温莎,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打耳洞。
      
      当然,他不会承认是因为他经济拮据的关系。
      
      “别把我当傻瓜。”温莎佯装生气地推开莱昂内尔,“这就是耳饰,我就算没戴过,也见过!够了,莱昂内尔,我不想再多说这种话题,你把这东西收回去。”
      
      “就不能为我戴上它吗?”被推开的莱昂内尔也不恼,而是再一次抱紧温莎,手指在他腰带上轻柔而又缓慢地摩挲,“可以吗?艾德里安,嗯?”
      
      圣骑士声音充满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磁性,如同羽毛般轻轻挠动温莎的耳孔。每次莱昂内尔用这种声音说话,都可以让他浑身酥麻,头骨里像是又一只小猫般不停地舔舐。无论温莎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抗拒,只能被动地被舔掉一切理智。
      
      “不……”温莎微微喘息着,他发现自己正在不争气地发抖,拒绝的话语听起来也没有那么多说服力,“我不想带耳饰,好好的身体,就不要在上面穿个洞了,穿洞痛苦。”
      
      “你知道痛苦女神的祭司们经常说过话吗?”莱昂内尔低头在温莎后颈留下轻吻,引得怀中的人微微震颤,“爱与欲女神苏珊娜的欢愉,不过是被稀释的痛苦。只有痛苦女神塔娜所带来的剧痛,才是真正的欢愉。欢愉是稀释千万倍的痛苦,痛苦是浓缩千万倍的欢愉。”
      
      “哈啊……你又不信仰她们。”温莎光洁的额头开始冒出细细的汗珠,喘息也变得略微有些急促,但他理性尚存,“就不要说别的宗教的教义了。”
      
      莱昂内尔收紧手臂,把温莎转了过来:“确实,我不信仰圣光以外的神明,但是痛苦女神塔娜的祭司们有一句话说对了——欢愉是稀释千万倍的痛苦,痛苦是浓缩千万倍的欢愉。刺破身体可能会有一些疼痛,但你要忍耐,耐心等待,欢愉终将到来。”
      
      莱昂内尔凑过脸,轻轻含住温莎的唇瓣,细细地吸允。温莎被他熟练而又带有挑逗意味的亲吻弄得意乱情迷,双手攀上对方的后背,仰着头迎合对方情意绵绵的深吻。
      
      呼吸交融,唇软舌香。
      
      莱昂内尔时而探索着温莎口腔的秘境,时而用舌头抵住他的舌根,与之彼此交缠。这一个多月以来,莱昂内尔的吻技可谓进步神速,特别是到达凯拉尔这几天,经常吻得温莎喘不过气来。
      
      比如说现在。
      
      等莱昂内尔终于放开他时,他只觉得两眼都有些发黑。也听不太清楚对方在说什么,只能如同一滩软泥一般倒在床上,任圣骑士为所欲为。
      
      “艾德里安,这是标记物。”掌心散发温暖热量,莱昂内尔的手轻轻覆盖上温莎的胸膛,“我想让你成为我的所有物,可以吗?”
      
      虽说温莎不明白什么是“标记物”,但是能够成为莱昂内尔的“所有物”这个念头,还是让他感觉得到足够的期待和兴奋。
      
      轻咬下唇,温莎顺从地点头。
      
      “呵……我的好艾德里安。”莱昂内尔微笑着解开温莎的衣领,露出满意的神情,“可能会有一些疼痛,你先忍耐一下,很快就好……”
      
      【圣光术】
      
      这不是“可能”有“一些”疼痛,而是痛得要死。如果事先知道,打“标记”是这样一项痛苦的事情,无论莱昂内尔说什么,温莎都会拒绝。他觉得自己的态度很明确,反抗的程度也可以说是激烈,可莱昂内尔铁了心要给温莎打上标记。
      
      温莎都没有想过,作为圣徒的莱昂内尔,竟然还有这样可怕的一面。无论他如何哭泣哀求,还是咬牙叫骂,莱昂内尔都不为所动。
      
      莱昂内尔不为所动地看着温莎,眼神如同钢铁一样冰冷。
      
      当看见殷红血液流径雪白肌肤时,温莎感觉自己被彻底改变。改变他的那个男人,跪坐在床上,伸出舌尖,舔掉手指上的血渍。
      
      高大魁梧的身材遮住大部分灯光,加上居高临下的眼神,和舔掉指尖血渍的动作,都使莱昂内尔看上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致命魅惑力。
      
      有那么一瞬间,温莎觉得莱昂内尔就是个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大坑,会引得一切见过他的人跳进去。但他充满了诱惑,会让跳进去的人心甘情愿地笑着。
      
      原本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温莎止住了哭泣,从胸口传来的阵阵疼痛似乎也减轻了一些。
      
      莱昂纳尔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捏住温莎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我可没什么好看的。如果可能的话,你现在真应该看看你自己,你太迷人了,艾德里安。”
      
      温莎被他的话吓得一个激灵,颤抖着身体本能地想要后退。这是要做什么?我不要看我这样,他低头看见自己胸口的血渍,连连摇头,用眼神向莱昂内尔求助。
      
      莱昂内尔轻笑着,低下头吻上温莎的喉结,而后一口叼住。
      
      “我真想,就这样吃掉你。”他说,“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不分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纯洁的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首饰,别问我。(纯洁脸)
    温莎:真的好痛,我不要。(哭唧唧)
    莱昂内尔:乖,给你颗糖吃,吃糖不痛。(摸头杀)
    于是小兔子吃了糖,小狮子吃了小兔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