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往事

作者:长宇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北京,西郊。
      
      距离市区三十公里以外的潭柘寺。
      
      有人云:神京之西有潭柘寺,柘木白果,翠柏苍松皆有其灵,而千佛临凡,倾亿万烦恼,纳无穷喟叹千八百年矣!其大也,慈悲!
      
      此时正值春末,乍暖还寒,山上很静,从山脚通往山顶的石阶上落满了为生新芽枯落的残叶,脚步踏上去,发出极为清脆细微的响声。
      
      沿着石阶往上走,临近山顶,潭柘寺后山,有一处四四方方的灰砖院落,位置很隐蔽,坐落在一片青葱翠柏中,往前几步,院门紧闭,门上拴着一对兽首铜环,再往上,是一块几经风雨冲刷,痕迹斑驳的鎏金匾额,深红的漆面,上面用篆书工工整整的写着四个大字。
      
      文旸禅院。
      
      霍皙立在禅院门前,仰头注视着匾额,半晌,才伸手轻轻叩门。
      
      叩响三声,迟迟不见人来,她站定,又敲了三下。
      
      不多时,门终于开了。
      
      先是虚掩着留了道缝,露出一张年轻僧人的脸,僧人年纪不大,约么十八/九岁的年纪,穿着灰蓝色僧衣,瞥见外面站着的人,他单手施礼。
      
      “施主,潭柘寺在您往回三里,此处是清修之所,不作香客参观。”
      
      年轻僧人说完,便作势合门。
      
      “师父,我不去潭柘寺。”
      
      僧人合门的手停了。
      
      霍皙依旧站在门外,双手合十,恭敬回礼:“请问慧能大师现在还住在这里吗?”
      
      她双手合十的时候,露出手腕上一圈檀木手串,僧人迟疑问道:“施主与师父是旧相识?”
      
      这文旸禅院早些年是正了八经的皇家寺庙,在康熙年间给潭柘寺住持止安律师做讲经访友的地方,从不对外开放,也不接受游人参观,来访的人大都是非富即贵,能找到这儿来还准确说出慧能大师名字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只怕是这禅院的座上宾。
      
      小师傅开了右侧院门,引门外人进来。
      
      院落不大,跨过门槛,有正在洒扫庭除的僧人,见有外人来,也不抬头,只专心做自己的事,僧人带霍皙穿过大殿,与几位师兄一一行礼,在大殿后面的厢房站定。
      
      “施主稍等,我进去问问师父的意思。”
      
      霍皙点头:“好。”
      
      不过一分钟,僧人便又开了门出来,朝霍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禅房内的陈设一如从前,雕梁红木,青灰的四方门墙,一张硬榻,一张矮桌,两个明黄色的蒲团,矮桌上放置着一把泥壶两个杯盏。
      
      左侧蒲团上,一位身着灰色袈裟的老住持正在打坐,腰背挺直,坐姿端正,五官细细端详之下,有一股子安详宽厚气韵。
      
      听见掩门声,老住持缓缓睁开眼睛,慈祥微笑。
      
      “施主,一别三年,别来无恙。”
      
      “您还记得我?”
      
      老住持一声叹息,伸手指了指对面的蒲团,示意来人落座。“三年前你从我这里走,如今再来,便知你心结未解。”
      
      泥壶里的水开了,两盏茶,老住持拿起其中一杯递过去,霍皙用手去接。
      
      那一双手,手指修长,白皙无暇,掌纹分明,是手相中的上品。
      
      霍皙接过茶盏,心思却不在喝茶上,她定定望着老和尚:“三年前您对我说,要想渡己,先要渡人。”
      
      老和尚徐徐道:“可到头才来发现,渡人,难渡己。”
      
      霍皙蓦地抬眼去看老和尚,老和尚超然一笑,平和温厚:“要你行路观山,不过是让你见更多的川流江河,知自己见识浅薄,要你静心识人,不过是让你去更多的感悟人性中的善美与恶,知自己心中对错,你走的路,与你识的人,本身对自己就是一种渡化。”
      
      霍皙难以被说服:“可那是一条人命。”
      
      老和尚不疾不徐打断她的话:“这世上最难平息的,便是无心之过。你这样放不下,对死去的人来说,也是一种束缚。”
      
      霍皙无措,把脸深深埋进手里,声音沙哑:“师父,我到底该怎么做……”
      
      “做你自己正在做的,做你自己想去做的。心结了了,孽债自然还了。”
      
      霍皙沉默,无声用手去□□那盏茶杯,手指沿着杯沿,一圈一圈,眼中有无限心事。
      
      五年前,她初来这里,跟在一人身后,年轻女孩,心中虽无信仰,眼神还是充满了对神佛的敬畏。后来那人撇下她,独自走开,任她在这小小的禅院乱转。
      
      她懵懂转至禅院后山,遇上一位老师父。老师父当她是迷了路的香客,笑意盈盈指点方向,她那时什么也不懂,只记着守规矩别惹祸,便怯生生学着师父行礼,一双手合十,老师父浅浅瞧了一眼,便道:
      
      “姑娘,你这手相,缠思太多,易乱方寸。”
      
      她惊喜之余又多出几分虔诚,想要再询问老和尚一番,对方似看透她心思,依旧笑岑岑。
      
      “眼相心生,怕是无根。”
      
      她彻底对老僧服气,缓缓低下头来。
      
      无爹无娘,辗转十年,可不就是注定无根吗。
      
      “您还看出了什么?”那时候她年少,像个顽劣孩童跟在老和尚身后,只恨不得从他那里得到更多点化。
      
      “施主年少,做事三分不满,七分又过,还要三思后行,莫要意气用事,恐害他人性命。”
      
      “您指什么事?”
      
      “父母之恩德,朋友之义气。”
      
      “我无父无母。”
      
      “世上万物,皆有父母恩泽,你如何没有?”
      
      她懊恼不答,两人一路走到禅院大殿,她眼睛一亮,指着远处人脆生生地又问:“那姻缘呢?”
      
      老和尚手里捻着一串檀木珠子,望着不远处的男子,优哉游哉:“非你所属,奈何强求,来日方长,得失都是天意。”
      
      老和尚渐渐走远,她朝他做鬼脸,还以为是多深的道行,不过是个江湖骗子,车轱辘话来回说罢了。
      
      那时春景正盛,年少轻狂。
      
      如今一语成谶,悔不当初。
      
      禅房外响起了钟声,盏茶凉透,霍皙起身告辞。
      
      她起身去开门栓,老和尚的声音又在身后悠悠响起。
      
      “你走,是要与是非地断尘缘,你回,说明你与是非地尘缘未断,该来的,总会来。该放下的,也总要放下。”
      
      霍皙回头,莞尔一笑,神情与当年顽劣少女甚是相似:“师父,当年您说我有些慧根,不如您留我在这山里,跟着一起修行吧。”
      
      老和尚慈祥一笑,起身送她出门。
      
      “进山门易,只因佛门始为俗人开。出山门易,只因佛渡尘世有缘人。”
      
      老和尚抖落抖落身上的袈裟,迈着沉稳的四方步走远了:“你虽有慧根,却与我无缘,走吧走吧……”
      
      …………
      
      三月中旬,万物都有回暖迹象。
      
      霍皙从禅院出来,风一吹,还是被冻得打了个寒噤。
      
      已经初春,她仍穿着长及脚踝的黑色羽绒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一头又厚又密的长发有几缕被吹起来刮在脸上,太阳西斜,她单薄的影子被深金色光芒拉的老长,衬得人越发孤独。
      
      她下了山,站在半山腰,从羽绒服兜里掏/出打火机,背对着风口,给自己点了支烟。
      
      霍皙生的白,透亮的白,也美,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眼眶很深,眼睛也大,睫毛浓黑卷翘,她想事情的时候眼神会放空,睫毛微颤,盯着一个地方,好似蒙着一层雾气,等你想仔细看个究竟的时候,偏偏那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珠儿又带着那么股孩子似的清澈。
      
      她安静抽烟,歪着头,手里不自觉地转着打火机,打火机是深棕色的Valentino,有些年头了,算是老古董,有不少划痕,烟是上好的苏烟,别名叫软金砂,狠狠抽了一口,两片饱满的唇瓣□□烟嘴儿,浅白色烟雾又淡淡喷出来,带着她特有的漫不经心。
      
      她想着老和尚对自己说的话,跺了跺发冷的手脚,去摸揣在裤兜里的手机。
      
      拿出来一看,全是未接电话和信息。
      
      她把抽了一半的烟弹进旁边垃圾桶,一边回电话一边下山,步子迈的很大,电话也很快就被接通了。
      
      那头是一道很爽脆悦耳的女声:“去哪儿了你?找了你一天。”
      
      “上山,刚下来,手机放了静音。”
      
      听筒里确实隐约有风声,陶蓓蓓开着车,干脆问道:“今天晚上给你接风,想吃什么?要不我先去接你,然后再定?”
      
      “吃什么都行。”下山下的急了,霍皙有点喘,她嘴里呵出一团团白色冷气。“你不用来接我,我自己开车去。”
      
      “屁!”
      
      陶蓓蓓说话习惯一点都没变,哒哒哒跟个机关枪似的。“三年没回来你知道北京变什么样儿了吗你!自己开车来,我怕你都没开进市区就已经跑丢了。”
      
      “实在找不着我用导航,你把地址发给我就行。”
      
      “行吧,那就这么定了。”
      
      刚要挂掉电话,陶蓓蓓在那头忽然又喊了她一声:“霍皙!”
      
      “哎。”霍皙应了一声,赶紧又把电话贴回耳边:“怎么了?”
      
      沉默了好长时间,听筒里才传来陶蓓蓓瓮声瓮气的动静:“我真想你。”
      
      霍皙鼻子一酸。
      
      妈的,丫可真煽情。
      
      她又说:“我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真的,你不知道我们有多高兴。”
      
      说完大概也觉得自己这话有点酸,陶蓓蓓嘿嘿一笑,赶紧挂了电话。
      
      霍皙攥着手机,原地愣了一会儿,等回过神来,也加急脚步下了山。
      
      今天这山上确实和往常不一样,有点太静了,静的都吓人。早上来的时候她以为是太早了,游客都没到,没想到走的时候停车场也只有自己一辆破吉普和一辆黑色轿车。
      
      霍皙拉开车门,好奇心作祟,往那车上看了一眼。
      
      轿车没是一台很老的款式,现在在街上已经看不到几辆了,车底下站着两个人,穿制式黑大衣,站姿笔直,耳朵里还塞着对讲耳机,时不时往四处张望,对方敏锐察觉到霍皙的眼神,回头扫了她一眼。
      
      这个阵仗,包括那个看她的眼神和姿势,霍皙太熟悉了。
      
      见霍皙目光长长定在这不动,对方警觉,朝这边走来,霍皙怂了,立刻缩回头一溜烟爬上车走了。
      
      中途陶蓓蓓订好饭馆给她发了信息,选在城里老字号的鸿宾楼,还真是像她说的,几年时光,北京已经变得有点让人不认识了。
      
      数不清的环路,悄然而起的摩天大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竖好的城市新地标,正逢晚上下班高峰期,霍皙驾着自己这辆略寒碜的车挤在红绿灯岗,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
      
      自己,是真的回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Hey!各位美少女们,我又回来啦。
    开文之前收到好多仙女的私信,说实话,你们的热情出乎意料、欣喜之余,又有点紧张。毕竟三月未见,衷心不想让你们失望。
    关于这个故事,是临时起意,也是非写不可。比当初写《势均力敌》时的愿望还要迫切。
    大概所有想说的话都放在文案里了,青梅竹马,高墙大院,一如既往,又大不相同,算是弥补之前的一些遗憾,也是一次新尝试。
    故事里每个角色我都斟酌多次,都有其非常可爱的地方,也希望仙女们看到他们的时候是鲜活的,生动的。这篇文可能有些慢热,开始的时候男女主角对手戏不会很多,但是后面就好啦。
    然后还是拜托大家多多收藏评论,这个对宇宙来说真的特别特别重要,我知道你们这些小仙女都在哒!
    最后。
    开始这几天留言的仙女,宇宙每天不定时不限量送个小红包,是个心意,别嫌弃,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明晚八点,我们再见。
    手比爱心。
    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