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王者荣耀:今天也要努力攻略

作者:沫小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河之剑天上来(11)

      第二天一早,梨李白的好友周子邪就敲锣打鼓地叫醒了昏睡的王昭君。王昭君的反应甚至还停留在昨晚下肚的一杯酒,有些蒙的被梨恬拉扯了起来梳妆打扮。
      
      梨恬昨晚搁着夜风吹了一小阵子,她有点鼻塞,但是还是尽心尽力为王昭君化了一个美美的妆。
      
      “姐姐,一会儿出去见我未来姐夫,一定把他美得不行。”
      
      今天化了一个桃花妆,这会儿一听梨恬的话更是人比桃花娇,王昭君忍不住嗔怪道:“就你会打趣我。”
      
      “……不过,若是父亲能看到这一幕该多好。”
      
      为防止王昭君再思乡情切,梨恬立刻转移她的注意力,“放心吧,看书生的来信说老爹他好的很,你就不要担心了。”
      
      前不久,由当时护送她们两个到长安的那个黑衣大叔所传信上写的,书生竟然是那个皇帝亲弟弟的儿子,皇帝膝下子女皆是夭折,亲弟弟也被他亲手害死,也就意味着书生是正统拥有皇位继承权的人。现在估计都已经登基成为新一代君王了,每每想到这梨恬都一阵唏嘘,果然按照小说套路,看似平凡的书生也有可能是扮猪吃老虎的大灰狼,嗯,看似浪的没有边际的剑客,也有可能是个撩人的情场高手。
      
      腰间的玉穗子随着梨恬的动作而轻微晃动,拍打着衣料子。梨恬一时间有些荡漾,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告白,结果还是个男神级别的,就好比一直走狗屎运的人突然中了500万彩票一样让人惊喜。
      
      这么一荡漾,王昭君的眼线差点让她画到太阳穴去,还好王昭君及时出声才阻止了这场遭难。
      
      “我看你很难受的样子,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不行不行!”梨恬二话不说拒绝,“我可是相当于小舅子的角色,来向姐姐提亲的都得过我的手才行!”
      
      王昭君无奈地笑了:“你不是早就接受了嘛。”
      
      那不一样,梨恬得意洋洋的表示正统与平常的差别,面子还是要做足的。
      
      两姐妹在房间里折腾了好久好久,时间长到李白和上门提亲的周子邪喝了一杯又一杯的茶。
      
      “不能喝了,再喝下去我可能要先撤了。”周子邪摆了摆手拒绝侍女添茶的举动,再喝下去他都要吐了,“嫱儿怎么这么慢。”
      
      “哈哈哈,女为悦己者容,子邪莫要介怀嘛……阿嚏!”李白猛然一个喷嚏,摸了摸鼻子,他昨晚也有些受凉了。
      
      这喷嚏一下撞上了周子邪枪口,他急忙挥退想要续杯的侍女,单手搁在桌案上拱了拱李白的手臂,半含暧昧道:“欸,你那边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
      
      “你不是说要在那小丫头出手之前拿下她吗,你不会还没行动吧,你不是说……”
      
      “这个往后就别提了。”李白毫不留情的截住了他的话头。
      
      周子邪的表情一下子正经起来,“喂,你怎么回事,当初不是你自己说有个老头托梦给你吗,那些我们也验证过是真的,你就突然要放弃了?!”
      
      李白默不作声,食指扣着茶盏的边缘,翠眸专注的盯着水面漂浮的一片茶叶。周子邪唇角抿着的笑容僵硬下去,他突然抓过李白的剑,眼睛瞪得圆又大,他惊道:“你的剑穗呢!”
      
      “还给我。”李白抢回剑,责怪道:“你怎么做事总这么风风火火,不计后果。”
      
      “不是,那剑穗可是你从小戴到大的,你不会是送给王惜君了吧。”周子邪完全没有公子风范,他急的在原地走来走去,恨铁不成钢地抓起李白的衣领,“你喜欢上她了?”
      
      “……”李白抬眼回视,又缓缓闭上了眼。
      
      周子邪看到这一幕还能不了解什么吗?长安那么多商贾书生,却唯独他一个人能够和李白交好,完全是因为他和李白是同样的人,自由,随性,只不过他有牵绊,所以他做不到。但这不妨碍周子邪和李白的交情,这么多年的交往还能让周子邪不知道李白这时候的反应代表了什么吗,但是他不理解啊,甚至能说是气愤!
      
      “是你和我说的,如果再一次丢了你自己的心,你就会……!”
      
      脚步声传来,李白眼神一凛,快速抓住周子邪的手扯远,身形一转把对方压倒在地。
      
      这一个突然干架的姿势给终于出门的王昭君和梨恬一个大震惊,梨恬立马把王昭君的眼睛捂住,这未来老公的丢人样还是不要看比较好。她朝李白挤挤眼睛,“白哥,你俩干嘛呢?”
      
      “惜君怎么了?我好像看到子邪他…”
      
      “完全没有!嫱儿你今天真漂亮!”周子邪的一只手被桎梏在背后,他动了动瞪向李白,咬牙低声道:“放开我。”
      
      他这么说了,李白也就顺势松手,只不过还是冷淡的低声警告一番:“别在那丫头面前说三道四……这一切,在下已经知道了最终的结局。”
      
      说完,李白浅笑着对梨恬招手,“丫头,来。”
      看着周子邪从地上爬起来去扶王昭君后,梨恬才放心的走到李白身边,不过这周子邪瞪自己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嫁姐姐生气的应该是她啊,怎么感觉倒像是梨恬把他媳妇给抢了一样。不过来不及想太多,李白就已经拉着她坐下了,这屁股一沾凳子,梨恬就想起来自己小姨子的身份,瞬间那股气质就上来了,一手撑着侧脸,不怀好意的对着周子邪笑。
      
      “周公子,今日提亲对吧?鉴于这是我最宝贵的亲姐姐,所以在下就要跟你好好唠一唠规矩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多像地痞流氓的梨恬自以为豪迈的揪着周子邪叮嘱如果王昭君过门之后该怎么怎么样啊,婆媳关系怎么调和啊,大道理一堆一堆往外冒,如果不是要顾及人的面子,梨恬都想把关于妾室的事情跟他唠一唠。作为新时代女性,一生一世一双人怎么的都是执念,梨恬也不想王昭君在宅斗里过一辈子。
      
      而周子邪仿佛也能看懂梨恬从眼睛里散布出来的杀气,连忙抓着王昭君的手许诺,“嫱儿,你放心,我这辈子只娶你一个女人。”
      
      王昭君本就心悦于此人,又听见这种誓言,早已经泪眼婆娑的埋进周子邪怀中。
      
      “嘶~”梨恬一阵牙酸,连忙来一杯茶水漱漱口,“这狗粮我没法吃。”
      
      “那不若尝尝新出的糕点?”梨恬对这些小零食情有独钟,李白便想法子帮她找出些新花样,“坊阁里新出来的点心,我替你尝过了,味道不错。”
      
      梨恬立刻小星星眼:“谢谢白哥!”
      
      “你我之间不用言谢。”李白蕴着温柔的一双眼半点也不舍得离开梨恬,他抬手想要摸一摸这丫头的发,突然意识到什么,那只手猛然停留在了半空。
      
      梨恬一看这个手势就猜到他想做啥的,一大老爷们总是动不动揉她的头发,还弄得乱七八糟的。不过鉴于好吃的点心,她还是亲自把李白的手拽到头顶,嚼着点心笑道,“别弄乱发型哦。”
      
      李白感受着手心传来的温暖,心渐渐化为一汪池水,而后逐渐结冰。
      
      你这样,会让在下不舍……
      
      “阿嚏!”
      
      王昭君这厢还在和周子邪亲亲热热腻腻歪歪,突然被梨恬和李白二重奏的喷嚏吓了一跳,连当事人也是一脸懵,保持着遮挡鼻子的姿势对视。
      
      “噗!”梨恬笑得不能自已,“原来白哥你也感冒啦!”
      
      相对于梨恬的幸灾乐祸,李白还是担心她的健康,“吃过药没?”
      
      “吃了吃了。”梨恬捂着嘴一抖一抖的笑,不是她夸张,但就觉得好笑。
      
      “李公子他……”王昭君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露出了微笑,她依偎在爱人怀里,自己很幸福,妹妹也很幸福,一切都很美好。
      
      但是,周子邪看着这两个人和谐的场面,暗下的眼神变得危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