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话 猫灵现身

      清晨的微风吹拂着晴明雪白的狩衣。
      晴明轻轻提着狩衣的后据,飞速地向十里外的天道院奔去。
      天道院离晴明的住所约有十里,路程虽不是很远,但这一路却荒无人烟。
      干枯的树枝上只有乌鸦的鸣叫声,显得十分骇人。
      晴明也顾不得多想,只是想尽快赶到天道院。
      “博雅,请一定要坚持。我马上就会救你出来的!”晴明想到此处,不由又加快了脚步。
      未过多时,晴明已经来到了一座荒废的寺院,四周长满的杂草,却原来就是天道院的门口。
      望着紧闭的大门,晴明皱了皱眉。
      “应该是已经荒废很久的地方了,难道博雅会被关在这里吗?”
      大门突然“吱”地一声自行开启,晴明微微一笑走了进去。
      晴明刚走进去,“吱”地一声,开启的大门却又自动关闭。
      “原来这里就是天道院啊!不过,这个天道院里大白天居然是一片漆黑。”晴明笑道。
      “火精现形。(咒)”
      晴明轻轻念着咒语,顿时院中四角的明灯同时都被点燃。
      “不错,不错!可以随手驱动火神,晴明大人的确是个不可小视的人物啊!”
      玉郎的声音突然从大殿内传来。
      “玉郎阁下,我已经如约前来,博雅是否就在里面。”晴明道。
      “源博雅在不在里面,并不重要。不过,晴明大人已经来了,就不妨和我游戏一番。我已在院内布好阵局,如果晴明大人进得来的话,再问我有关源博雅的消息吧!”玉郎冷笑道。
      “我既然来了,就一定不会轻言放弃,阁下已为我布好阵局,那么我就不必客气,领教一下阁下来自大唐的玄门正法了。”晴明冷冷地道。
      “很好。晴明大人请便吧!不过,如果不能通过我布的阵局,晴明大人就请立即回府吧。”玉郎道。
      “很好。玉郎阁下,如果我可以破得了阁下的阵局,请将博雅的肉身和魂魄归还我吧!”晴明道。
      “哼哼!那要看看晴明大人有没有本事来拿了。不过晴明大人要是愿意像奴仆那样侍奉我的话,我可以考虑把源博雅的肉身送给你,不过那个傻小子的灵魂嘛!不如将它击碎,让他魂飞魄散吧!”玉郎讥笑道。
      “玉郎阁下,请你遵守男人之间的约定,我没输之前,请不要对博雅做出那样可怕的事情。”晴明轻轻地道。
      “可以,晴明大人。源博雅的生死就全靠你了。不过,不要让我等得太久啊!我这个人一向没有什么耐心啊!”玉郎道。
      漆黑的院落在四角的明灯照耀下更显得诡异。
      晴明仔细地观看着玉郎所布的阵局,不由暗自叹息。
      “这的确是一个很利害的阵局,如此的复杂而又高深。像这样的阵局到底应该如何破解呢?但是无论如何,我也不可以放弃啊!”
      想到此处,晴明不由仔细地观看着阵局。
      “玉郎的阵局布置得如此精妙!它是依照奇门活盘所设,共分三层,上为天盘、中为门盘、下为地盘。所谓上层象天列九星,中层象人列八门,下层象地列八宫。而九星、八门、八宫又各分为阴阳两遁,而每遁又有九局。这阴遁九局与阳遁遁九局重叠交错,就形成了九九八十一种变化啊!如此天衣无缝的阵局,叫我如何破解呢?”
      晴明轻轻吐了一口气,用力的咬着红唇,却昂起了头举步向局内走去……
      
      夕阳西下,玉郎眺望着窗外那天边一抹欲落的斜阳。
      面上带着轻笑,却不由深深地叹息。
      “唉!大唐的美酒,如此的佳酿,竟然无人可以与我分享,那真是人间一大憾事啊!”
      玉郎手中拈着一支胡玉杯慢慢地品尝着杯中鲜红的美酒。
      大殿的门忽然自动开启,晴明已大步走了进来。
      玉郎抬头望了望晴明不觉笑了起来。
      “呵呵……真不愧是安倍晴明啊。还以为会一辈子被困在里面呢!没想到还能赶上品尝我的佳酿啊!”
      晴明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疲惫,头发也略显凌乱,一双明眸却盯着玉郎。
      “玉郎阁下所布的阵局的确是很利害啊!不过很遗憾,我还是走出来了。”
      玉郎悠闲地斟着美酒,显得十分惬意。
      “那么晴明大人,就请说说你是如何破解我的阵局的?”
      “局也罢,阵也罢,咒也罢,总之都是些束缚人的东西。我没有办法去破你的局,所以无就只有入你的局,这样我就可以看到了束缚的本体。”晴明道。
      “嗯。有道理,接着说吧。”玉郎笑道。
      “我刚进入你的阵局,便看到了你所列的八卦阵:乾、兑、离、震、巽、坎、艮、坤,但是我没有因为急于破阵而妄为,所以也就没有被你所迷惑。于是我决定还是继续深入你的阵局。”晴明道。
      “嗯。很好。能看破最外面的八卦阵,已经很不简单了。接着说吧!”玉郎面上仍带着笑容。
      “我继续入你的阵局,就看到了你所列的八门之阵:景、死、惊、伤、休、生、杜、开。不过,我还是没有中你的计而轻举妄动,而是选择继续深入你的阵局。”晴明道。
      “哈哈……真不错!好一个安倍晴明啊!懂这八门布阵足可以平定天下了,你居然还如此冷静,认准了这不是阵的本体。说下去,继续说下去。”玉郎笑道。
      “而随着深入,这时我终于见到了阵局的中心。却原来是九星布宫阵:天蓬星、天任星、天冲星、天辅星、天英星、天芮星、天柱星、天心星、天禽星。当时,我考虑再三,决定还是不要急于破阵,于是我下定决心还是要继续入你的局去看看。”晴明道。
      “哎呀!真是拿晴明大人没办法啊!八卦、八门、九星,这三种阵法,居然还不能迷惑你啊!”玉郎道。
      “这时我终于发现原来所谓的三盘:天盘、门盘、地盘之内还有一盘,就是神盘。所以玉郎阁下的阵局其实是用来迷惑人的,因为破阵人一般都会太相信自己的判断,而认为这只是一个八卦三盘八宫九星阵,所以就有可能随时被神盘里的八神所杀。真是个利害的阵局。”晴明道。
      “一直以来,入我阵局者颇多,但是破我阵局者,晴明大人乃第一人也。那么,晴明大人是如何攻克神盘的呢?”玉郎笑道。
      “所谓的神盘,其实是因为里面有八神坐镇。那就是直符、腾蛇、太阴、六合、勾陈、白虎、朱雀、玄武、九地、九天。玉郎阁下您不要忘了,我可是个阴阳师,请神降鬼正是我的份内之事。虽然阁下用的是大唐的阵局,但是所请的诸神可全是平安京的尊神。所以我就招请了诸神并请他们各归其位,于是就看到一个玉郎正在阵局中指挥。”
      “哦?一个我吗?那么你又如何击败了我呢?”玉郎笑道。
      “实在是很可惜啊!那并不是真正的玉郎阁下,那只是化作你身形的一支白玉箫而已。所以,它当然不会是我的对手,于是,我就让这只玉箫恢复了原形。正因为如此,我才会侥幸地出阵而来啊。”
      晴明面带微笑,扬了扬手中的白玉箫。
      玉郎依然笑着,却好像对此毫不关心。
      “这是从大唐带来的波斯国进贡的美酒,是用上的等葡萄酿成,就连盛酒的杯子也是名满天下的夜光杯。晴明大人,请坐吧?是否愿意与我共饮一杯呢?”
      晴明径直走了过来,坐在了玉郎身边。
      玉郎亲自斟满美酒,递给晴明。
      晴明一口饮尽胡玉杯中的美酒,望着玉郎。
      “其实,这世上能陪晴明大人一起饮酒的人并不只是源博雅一人啊!这酒还不错吧!要不要再来一杯呢?”
      玉郎说着又为晴明斟满美酒。
      “酒是好酒,但愿人更是好人。”晴明道。
      “哈哈……其实,这世上根本就无好坏之分。世人只是把对自己有利的一面称作好,而把对自己无利的就称作坏。但是对自己好的未必就是对别人的好,对自己坏的也未必就是对别人的坏啊。”玉郎笑道。
      “不错!就为阁下这番话,我愿陪你再饮一杯。”晴明笑道:
      二人一同毕举起夜光杯,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晴明大人,你没喝出来吗?这酒已我下了咒了。”玉郎笑道。
      “喝出来了,的确是下了咒了,还是酒鬼的咒啊,真是难得的好酒啊!如果博雅在的话,一定会吵着非要多喝几杯才行。”晴明笑道。
      “唉!”玉郎叹了一口气,望着晴明。
      “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个人吗?一个被猫神封印的人,心里却还在想着别人,难道真的不怕被猫神惩罚吗?”
      “我当然害怕会被猫神惩罚,但是我更害怕会失去像博雅那样的朋友。”晴明笑道。
      玉郎望着晴明悠悠地道:“我明白了!对于晴明大人来说,源博雅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物啊。”
      “过去也曾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但是我并不在意。因为我总觉得博雅的性命我可以掌握。就像上次他失去了生命,我还可以通过拜祭泰山府君来夺回他的生命。我一直以为,没有人可以从我身边夺走他。可是如今,玉郎大人居然就这样夺走了博雅,而我居然没能保护好他。这时,我终于体会到,博雅对我来说,真的是不可多得的宝物。所以,请玉郎阁下将博雅的肉身和灵魂还给我吧!”晴明道。
      “哎呀!看我都做了些什么啊!不过,如果只能救一人,而我现在让你选择,你会选择救源博雅还是选择救自己呢?”玉郎道。
      “当然是救自己,因为只有我才可以救博雅。否则有可能我和博雅同时沦陷。”晴明笑道。
      玉郎听到此处不觉哈哈大笑起来。
      “真不愧是安倍晴明啊!这样的话居然也说得出口。不过……能救源博雅的这世上只有猫灵一人,你看看我像不像猫灵啊?”玉郎悠悠地道。
      “我说过,没见到猫神的封印,你永远只是玉郎。”晴明道。
      “哦?猫神的封印?如此说来,晴明大人是想为我宽衣解带,好看看我的背上到底有没有猫神的封印啊!”
      玉郎的笑容充满着戏谑。
      “那倒不必。不过,说来也怪,我倒总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妙姬公主和你是一种非常亲近的关系。有时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但是我确实有这种感觉。”晴明道。
      玉郎不禁沉吟道:“你为何会忽然提到妙姬公主?”
      “我有时真的觉得你们很像。”晴明道。
      “像?可能是因为我们是师出同门吧!”玉郎的表情很平淡。
      “也许吧!但是,我总觉得你们太像。有时让我分不清你们,或者说,我总有一种感觉,你们的关系决不止是同门师兄弟的关系。”晴明道。
      “哦?晴明大人竟有这样奇妙的感觉。那么,你真想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吗?”玉郎悠悠道。
      “如果方便的话,我的确很想知道。”晴明笑道。
      “那么,晴明大人有这样多的问题,不如还是问妙姬公主自己吧。”玉郎道。
      “问妙姬公主?难道……”晴明道。
      玉郎高声叫道:“妙姬公主,请出来吧,晴明大人说他很想见你呢。”
      重重的帷帐突然掀开,妙姬公主已从帷帐后缓缓地走了出来,轻轻挥动着唐衣,委身坐到了晴明的身边。
      晴明不觉一惊,望着妙姬公主,妙姬公主却面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晴明大人,我们又见面了,还真是有缘啊!”
      晴明没有回答,却仍然仔细打量着妙姬公主。
      “妙姬公主,不要总是坐在晴明大人的身边啊!请为我们斟酒吧。”玉郎道。
      “好的。”
      妙姬公主含羞带怯,随即为晴明和玉郎斟满了酒。
      “妙姬公主,如此良辰,请为我们歌舞一番助助兴吧!”玉郎道。
      “嗯。我就为二位跳一支来自大唐的霓裳羽衣舞吧!”妙姬公主道。
      “太好了,那么就请妙姬公主快快舞来。”玉郎道。
      妙姬公主轻轻站起身来,莲步轻移,向大殿中央走去。
      “且慢!”晴明突然道。
      “晴明大人还有什么吩咐?”玉郎道。
      妙姬公主的舞蹈的确令人陶醉,不过,我现在却只想聆听妙姬公主那漫妙的箫声。”晴明道。
      妙姬公主望了望晴明,轻声回答。
      “很愿意为晴明大人效劳,只是我今日前来未带玉箫。”妙姬公主道。
      “请公主用此箫吹奏,可好?”晴明将手中的白玉箫递给妙姬公主。
      妙姬公主没有伸手接过玉箫,却望了望玉郎。
      “既然晴明大人有如此雅兴,那么就请妙姬公主勉为其难吧!”玉郎道。
      妙姬接过晴明手中的白玉箫,却转身走到玉郎身边,将长长的舞袖用力一挥,轻盈地转了一个圈。
      一道微光伴着清香,妙姬公主已开始吹奏起来。
      晴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随即闭上了双眼。
      “真是好美的乐曲啊,真是令人沉醉啊!玉郎阁下,您不是想告诉我,妙姬公主其实是你驱使的式神吧?”
      “那晴明大人,你看像不像呢?”玉郎笑道。
      “像、真是太像了!”晴明亦笑道。
      晴明面上带着笑,却忽然从袖中取出一个画着五芒星的符咒,双指轻捏,粘到了玉郎手臂上。
      “去幻存真,式神现形。(咒)”
      面前的玉郎随即化作一支翠玉箫,落在了晴明的手中。
      妙姬公主已经停止了吹奏,回过头来,静静地望着晴明。
      晴明没有言语,也静静地望着妙姬公主。
      “晴明大人,是你赢了。”妙姬公主突然道。
      “公主殿下过谦了,对付安倍晴明像这样大意可不行啊。”晴明笑道。
      妙姬公主轻轻一笑道:“晴明大人真是让人佩服,你是如何看出破绽的?”
      “玉郎曾经说过,像叶二这样的乐器都是有灵性的,它们知道什么人配拥有它们,所以它们自己会选主人。我坚信我手中的白玉箫也是个会选主人的灵器。其实,妙姬公主就是真正的猫灵吧?”晴明道。
      “不错!不过……有一点晴明大人还是错了。妙姬是猫灵不错,但是玉郎也是猫灵。”妙姬主道。
      “哦?”晴明道。
      “因为这世上根本没有妙姬,也根本没有玉郎。”妙姬公主道。
      “原来是这样啊?”晴明道。
      妙姬公主没有回答,却轻轻招了招手。晴明手中的翠玉箫便飞入自己手中。
      妙姬公主轻笑道:“这两只玉箫本是出自一位名家之手,它们色泽虽不同,但却是一对玉箫。这支翠玉箫上刻了一只鸾鸟,而这支白玉箫上却刻了一只凤鸟。这对箫就叫做鸾凤合鸣。这是先帝赐于父亲礼亲王作为他大婚贺礼的宝物。因为我很喜欢,所以父王就赐于了我。它们经常陪着我一起修炼,所以也就具有了我的灵气,自然也就成为了我的法器。这就好像晴明大人手中的蝙蝠扇一样啊。”
      晴明微微一笑,却不由用手中的蝙蝠扇摇了摇。
      妙姬用手一指,手中的白玉箫便化作一位白衣宫女,而翠玉箫便化作一位青衣宫女。
      白衣宫女转了一个圈,却变作玉郎的样子,而青衣宫女转了一个圈,却变做妙姬公主的样子。
      “它们不但是我的法器,而且还是我的式神,甚至是我的替身。”妙姬公主道。
      “原来,玉郎和妙姬公主竟是同一个人,而你也就是猫神族的首领猫灵吧?这世上本来就没有玉郎,所以我对玉郎施的咒根本没有用。”晴明笑道。
      妙姬公主轻轻一笑道:“青鸾、白凤,你们先退下吧。”
      二位宫女点了点头,妙姬公玉手一指,二位宫女随即又还原成两支玉箫,飞入妙姬公主的手中。
      “不错。我姓大唐国姓李,名玉妙,而母亲喜欢叫我妙姬,晴明大人倒也可以这样称呼我。而我把名字拆开,不就成了玉郎和妙姬了。所以,这世上有猫灵公主玉妙姬,有大唐公主李玉妙,却没有玉郎更没有妙姬。”妙姬公主道。
      “原来是这样啊!玉妙公主告诉一个阴阳师真名会很危险的。不怕我对公主施咒吗?”晴明道。
      “你我其实都身陷咒中,我又何必惧怕这咒中之咒呢?”玉妙姬笑道。
      “不知玉妙公主打算什么时候放了博雅呢?”晴明道。
      “我想,等你我先解除猫神的封印吧!晴明大人不是说过,要先救自己再救博雅吗?”玉妙姬道。
      “可是……这封印又和博雅有什么关系呢?”晴明道。
      “博雅大人的三魂七魄已被我封在玉瓶中,敬奉给猫神了。所以想取回来并不容易,但是我既然答应了晴明大人,就一定会办到的。”玉妙姬道。
      “原来玉妙公主根本没有带博雅的肉身和魂魄一起来。”晴明道。
      “因为没想到会这样就输给了晴明大人。唉!谁让我和那源博雅一样呢?看到心怡的人就只会拼命吹箫这一招。生怕式神不能吹响玉箫,不能使大人心怡,所以才会在你面前与式神移形换影,结果不小心让你看出了破绽呢。”玉妙公主道。
      晴明不觉笑道:“公主还真是很风趣啊!不错,刚才与我饮酒的玉郎的确不是式神,而是你。不过,有一点我不大明白,玉妙公主为什么总是针对博雅呢?难道……是因为我吗?”
      “当然不止是因为晴明大人。我和博雅大人还有仇冤未了呢!好吧,我们还是坐下来,边饮酒边谈吧。”玉妙公主道。
      “也好,还请妙姬公主明示。”晴明道。
      晴明和玉妙公主坐了下来,此是的天色已全黑了下来,窗外却连一丝风也没有……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十三话----猫神索要的敬奉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