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犬反派黑化了

作者:九色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劫

      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但纪澜要求那个大鹏来找他时,夜千寒必须带着她,纪澜想着,如果那个大鹏非要把人带走,她也一起去,她要跟魔尊夜瞑谈一谈,争取把对夜千寒的伤害降到最低,尤其是他出生的原因,最好永远也不知道。
      然后,纪澜又开始自嘲,什么时候她那么无私了,说好的生理性情感缺失呢,好像对夜千寒来说并不管用呐,但也许就这一次例外了,她要守好她的幸福。
      两人回了玄天宗,新来的弟子就剩下登天梯了,成功走出来的不过女主一人,九百九十九阶,每一步都玄妙无比,除了当年建宗门的玄天老祖,基本上隔百年出来一个就不错了,每代宗门都以掌任期间有这样的弟子为傲。
      鉴于天色已晚,决定翌日举行。
      第二日,朝阳初升,新弟子六十八名新弟子着白色宗服,头戴白色绸带,仙气十足,画风极美。
      而纪澜等人作为师兄师姐矜傲地看着他们,这次由孟庭苇他师父回清峰峰主清逸上人主持,来了段开场白后,便让他首席弟子孟庭苇指引新弟子进天梯,天梯其实是祖师爷炼制的上品圣器,据说与神器无几,进去后有何感受,各不相同,可能也靠个人机缘吧,比如,女主只是走啊走啊就走出来了,好吧,如果腿部很累像灌了铅算考验的话。
      金手指就是那么大!
      ╮(╯_╰)╭
      突然,一声鹤唳空中响起,纪澜等人下意识抬头看去,卧槽,wuli男神?
      那个男人是真的美,美在风骨!
      不妖娆,不清冷,不邪魅,却紧紧攥住你的所有注意力。
      传说中长年不出峰的雪峰峰主清和上人,至于名字,恐怕只有她爹那一辈知道,纪澜这一辈都知道,常年积雪的雪峰是有个峰主的,据说很美,却没人知道美到何种地步,好吧,美到所有人都怔住了,包括清逸上人,包括女主!
      至于纪澜已经冷艳的无法言语了,原书中并没有这一段,包括清河上人压根都没出场,是的,没出场,即使后来反派boss攻打玄天宗,他也没出来,整个一隐士高人!
      所以,今天他是怎么想到出来了?
      以孟庭苇为首很快反应过来,向这位从来没见过的师叔行礼,清河上人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把眼神落在纪澜……旁边的夜千寒身上,下巴抬了抬:“你们两个也去!”
      你们?
      夜千寒诧异地挑了挑眉,看向纪澜,纪澜已经惊呆了,天啊噜,清河上人在跟他们说话?出来就为了让他俩测试?太不可思议了?果然我也被开了外挂!
      但她最怕的就是这种测试了,专门找你最害怕最惦记的来迷惑你,让所有刻意隐藏起来得东西都被他挖掘出来。
      夜千寒无所谓,纪澜却有些犹豫,大家也有些不自在,他们怎么说也是师兄师姐,如果输给了新人,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当然,他们顺便只是为纪澜两人担忧,毕竟他们怎么说也代表着老一辈弟子的脸面。
      显然清和上人不喜多言,一袖子将人卷入了天梯上,纪澜下意识召唤手镯里的火团,然并卵,手镯都没了。
      她不禁有些慌乱,面前白茫茫一片,只有没有尽头的木梯,上面绘着繁复神秘的图案,看得人心生敬畏,果然是接近神器的存在啊。
      纪澜定了定心神,迈上了第一阶,咦,什么事也没有,她微微放心,继续爬起来,本来还数着呢,后来越爬越累,只好胡思乱想注意力,所以也不知爬了多少阶,步伐沉重地抬不起来的时候,突然画面一转,面前出现了传说中的满汉全席!
      纪澜抽抽嘴角,不好意思,即使它香味很浓,但她也不觉得特别想吃,还有,她看起来像个吃货吗?
      似乎感觉没有诱惑到她,画面又一转,变成了花海,灿烂的向日葵花海,浪漫的薰衣草庄园,那些在电视中出现的场景都出现了。
      为这圣器点一千个赞,然而,她对花香过敏啊,捂着嘴巴,咳嗽连连。
      就这样转了几个画面过后,停下了一间屋子里。
      熟悉的摆设,没有什么小玩具、花裙子,更多的是书、笔、纸,大床上放着两个枕头,哦,这是她在家的房间,时间不短了,她以为自己忘了,原来还没有。
      小时候的她扎着马尾乖乖地坐在沙发上抱着儿童图画书,电视里正播放着动画片猫和老鼠,但她很不安,大大的眼睛滴溜溜转着,如果细看,可以发现她全身都在发抖,抱着书的小手抠得紧紧的,却没有跑出去,就那样窝着,过了会儿,一只黄白交加的猫儿踏着小步子走了进来,她的眼神扫过去有些不善,很快又暖起来,整个人的感觉都变了,无辜又无害,小腿一勾把猫勾到腿边抱进怀里,还亲了亲猫的额头。
      下一秒,却是在学校,她伤了脚没去上课间操,坐在教室里发呆,同桌哭的稀里哗啦的进来向她哭诉,她鞋子被后面的女生踩掉了,整个操场几千人,她跑了大半圈找鞋子快丢人死了,后面的女生还不道歉,说完期待地看着她,正常情况下,纪澜会同仇敌忾把那个女生骂一顿,然后安慰她其实没那么丢人,然而,她幽幽地吐出两个字:“活该。”
      少女一下子怔住了,什么也没说,之后再也没理过她。
      自此,纪澜刚从一个独立处出来都不敢说话,有一年她甚至除了同桌,很少说话。
      后来,她学会了控制,反应也快,心里想的跟说出来的不一定算是一样的,渐渐的,她分不清什么叫善良,什么是邪恶,但显然她没有仇人,也没有好到死去活来的闺密。
      她曾说,这是我为人的悲哀,后来看了心理医生,医生给她做了测试,委婉地告诉她,她有轻微的生理性情感缺失症,这种病一般是天生的,全靠个人自我疏导,出来后她把病历撕了粉碎,尤其是自己的名字。
      而现在她看着自己短暂的一生,心里五味陈杂,说不出什么感觉,似乎有点同情,也觉得她矫情。
      纪澜一直都知道那是自己的故事,一点没有沉溺,画面很快便转了。
      是夜千寒!
      那时他已经成长为一个男人,作为男配兼反派,他的美跟男主不同,但有自己的特色,邪魅入骨。
      此时在一个黑色为主调的宫殿偏殿,他被剥去了衣服,赤果着身体,以屈辱的大字形被绑在一张石床上,他的生父同样俊美,面无表情地站在床边,手里的匕首银光逼人。
      他微俯身,将男人的背翻过来,匕首刺了进去,挖出他的整个脊椎,然后在里面放进去了一节白玉般的骨头,袖子一挥,鲜血凝固了,也可以说是止住了,头也不回地走了,再也没回来过,男人一趟便是三年,只有一只魔兽幻化成人形定期给他喂食。
      这是书中的夜千寒!
      纪澜眨眨眼,脸上有液体划过,但她没动,好像在看一场悲情的电影。
      这时,床上的人动了,黑红混杂的眼眸盯着她,再也不会温柔地笑了,声音还是一样的好听,只是多了几分阴冷:“阿澜好狠的心!”
      纪澜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他,怎么可能看到自己?不是是幻境吗?
      男人走了过来,伤势还没好全,走路不是很稳,他却坚定地朝纪澜走了过来,近看纪澜整个人都呆住了,眼窝凹陷,眸子混浊,全身都瘦成骨头了,还有那双好看的手,一节一节的,好像是副骷髅在动,纪澜的心脏一阵钝痛,但她却提防地看着这个男人,直觉这是个幻境的一种。
      直到那双只仿佛骨头的手抚上他的脸颊,声音沙哑低沉有带了点埋怨:“阿澜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看着我受苦却无动于衷呢?这就是你的喜欢吗?”
      纪澜看着他,“不然呢?”
      男人突然激动起来,扳着他的肩膀质问:“你根本就没有心!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保护你,宠爱你,你就冷眼看着?怎么会有你这种人?”
      “你以为我想吗?”纪澜仰起头,精致的脸蛋有些扭曲:“你以为我想这样吗?冷心,薄情,连笑容都是假的,我会很开心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是,你被自己生父伤害,你很不幸,我呢?我从来都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快乐,什么是真正的伤悲,我所有的情感都是假的,每天活的就像个机器,不,我还不如机器人,至少机器人才是没有心没有思维,而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想什么,不一样,我跟别人不一样!我努力学就是学不会!!”
      “所以你就自欺欺人吗?你有没有想过你下意识做的其实就是你真正想做的呢,什么情感缺失,不过想给自己找一个借口,好掩饰你的自私胆小懦弱的,你连真正的自己都看不清还说自己理智,如果有个孩子要被灵兽吃掉了,你会去救,却又告诉自己其实是看准了能打的过这只灵兽,换成高级的你就不会那么圣母了,可到时候你还是回去救,这是你的本能,你太执拗于别人的议论了,这样你永远都走不出来这个泥沼,纪澜,你这样只会抹掉你最后的善良!”
      “我……不是……”
      纪澜想辩驳却找不出词来,她善良吗?她从来没觉得自己善良,她一直觉得自己很自私很胆小很懦弱,她好像一直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缺点,然后无限放大,最后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了,那么有可能测试时也是测得强行意识,那到底她有没有病?她是不是正常人?
      她不知道。
      她竟然不知道,她伪装了二十多年,连本能都忘记了,连自己都骗过去了,她忘了本能……
      男人的脸变得模糊了,只有摸着她的脸的手带了温度,声音温柔的很:“阿澜是个健康正常的孩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好吗?不需要每个人都喜欢你,不需要听别人的议论,你只需要做你自己……”
      少女迷蒙着星眸:“我,可以吗……”
      男人笑了笑,散成无数颗粒消失了。
      纪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脏,那里一直跳动着,一下一下,不慌不忙,她是个人,怎么可能没有心,她只是太注重别人的看法,伪装的时间太长,她自己都忘了自己本来是个什么样子,情感缺失也许只是她欺骗自己的一个,即使走出这里,她还是找不到自己的本能反应,寻不到她的初心,可她可以坚定地告诉自己,她是个健康正常的人!
      周围一切化为白雾散去,露出一节台阶,纪澜想都没想直接迈出去,外面一阵欢呼!
      纪澜眨眨眼,女主跟反派boss都看着她,原来她是第三个走出天梯的,当然也是今年的最后一个,不过进去两个师兄师姐都走出来了,还是给新人很大震撼,当然也有老一辈,尤其是宗主已经马不停蹄地赶来了,看着纪澜三人连连夸好。
      纪澜在心里腹诽:如果宗主大人知道这三秀中除了她自己,一个是妖族的,一个是魔族的,不知会不会大喜大悲气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_﹀)╭
    宝宝不太会写心里变化那个
    九色只能说纪澜早熟,对别人的看法太执拗,不管好的坏的,她都努力让自己成为那种人,长年伪装她连自己本能都忘了。
    九色觉得,不要太把别人的看法当回事,不管好的坏的,你要改的是思想,而不是表面行为,如果太过,就成了纪澜这样了,分不清对错,忘了好的自己的本能,为人的悲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