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厨喊我去减肥[穿越]

作者:店主十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棵藤上七朵花

      被升级为救命恩人的长生有点懵逼,他好不容易从白来财的魔爪下逃出来,被吓得够呛,“你有话好好说呀,不要动手动脚的。”
      
      白来财立马把眼泪一股脑儿抹干净了,露出来一张白净的脸,一笑露出来两个小虎牙,“我最近求仙拜佛,大师说我最近能遇到贵人,可以带我装-逼带我飞,从此一炮而红。”
      他冲长生眨了眨眼,拍着胸口故作惊吓,“我刚开始还以为得那种一炮而红呢,做了一堆心理建设这才压抑的来发泄发泄,没成想是遇上了这等贵人!”
      
      说着又作势要扑上来抱大腿,长生控制着肥肉堪堪躲开了,“哪种炮红让人憋屈成这样啊?”
      
      白来财愣了一下,见长生说的坦然才明白对方不是故意揶揄他,这会儿他倒是有点尴尬了,“就就是那种,哎过去的事儿就不提了。恩人,能帮帮我吗?”
      
      正当白来财诉说自己的荆棘之路时,身后爆出一声怒喝。
      
      “放开他!”
      
      白来财正要拦住长生肩膀的手被惊得一抖,长生也吓了一跳,俩人一起转过头。
      
      袁青找的脸都急红了,正大口喘着气。他出门找不到人,想到长生又失忆心里更急的好烧火燎。好不容易找到有人指路,说瞧见有个胖点儿的年轻人往后巷跑去了,还特意嘱咐袁青快点儿去找,那可是是狼窝碰不巧丢点儿钱色什么的。
      
      他一听,心里登时七上八下,幸好在巷子口就见到了长生。但对面好像还站着一个人,狼爪子正要威胁着长生。他心下一急,差点没吼破嗓子。
      
      “小瘪犊子!”袁青骂咧咧地跑过去就要扭住白来财的胳膊,“好好年纪不干别的,居然干这些下三滥的事儿!”
      
      “哥!哥!”长生一见不好,立马拦住袁青,“不是坏人,真的,是我新认识的一个朋友。”
      
      袁青用质疑地目光审视长生身后的人,他眯着眼凑近了看,手里还举着拳头,越看觉得越眼熟,“嘿,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白来财摆出一个得体优雅的迷之微笑,“没错,我就是……”
      
      袁青在手心锤了一下,大悟道,“你就是拍通通通痔疮广告那个小明星!”
      
      在白来财还是不三百六十线小明星,而是七百二十线小断气明星的时候,为了养家糊口结果一堆乱七八糟的广告。其中来钱最多拍的最好的是个痔疮广告。就这广告当年在微博上还火了一段时间,大家纷纷求问这个小鲜肉是谁,为什么年纪轻轻就得了难以言喻的那种病!
      
      娱乐圈就是这样,不断的后浪往前拍,前浪长期不出作品也很快被渗透到沙子里掩埋起来。更不用说白来财这种在娱乐圈打酱油的,他趁着这把余热又捞到一堆男科医院代言后才算是彻底消停了一把。
      
      但完全不想以这种身份被认出来啊,我还拍过被断-根的太监,男扮女装的宫女刺客,特别考验演技的那种。大兄弟,不然你再想想?
      
      长生听到后,眼神里透露出淡淡的同情,还情不自禁地就往他身后瞧,欲言又止道,“其实,我对医术不太在行的。这种病发作起来也要人命,你还是去正经大夫那里瞧瞧吧……”
      
      “他找你做什么?”袁青问道,“你又不会治痔疮。”
      
      拍痔疮广告不一定非要得痔疮好吗!你们这群无知的人类!
      
      白来财的内心千疮百孔,撑着一口气道,“恩人,求你给我算一卦,我以后的明星路就指着你了。”
      
      袁青赶紧把白来财从长生身上扯下来,揪小鸡一样把人丢开。他端着手,保镖一样挡在长生面前,门神般的脸一摆,“算什么卦,迷信!我家耿直不会算卦。”
      
      “你不懂,算卦是一门科学,科学你知道吗!”白来财跟老鹰捉小鸡一样,见缝就钻,试图从袁青身下溜过去与长生汇合,“恩人!大师!师父!”
      白来财像个狂热粉丝一样扑棱着双手,钻着空子想捉住长生。
      
      长生干脆当起了小弱鸡,他不是不想给白来财算命,虽然心里想打击报复阎王,但白来财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万一给他算命之后,本来是个能当皇后的命,这一算去当了到夜壶的丫鬟该怎么办?
      
      逆天改命真是不要不要的。
      
      长生和袁青两个人被白来财各种游击战术搞的头昏脑涨,尤其是长生一累一吓早就没了气力,索性自我投降到敌方的阵营里。
      
      “我是真不能给你算命。”长生小声劝说着,“不然你会后悔的。”
      
      白来财一手抓着长生,一手拦着寻时机冲上来的袁青。
      
      “我明白明白。”白来财点头如捣蒜,“有能耐的大师都这样,都得需要预约的,我能理解。”
      说着他拿出手机,“师傅,你看我现在预约成吗?”
      
      长生哭笑不得,“你怎么叫我师傅呀?”
      
      “敬称敬称。”白来财打着哈哈,“师傅,我现在就求一件事,能在线起名吗?这是我生辰八字。”
      
      白来财强行把自己的生辰八字照片塞到长生手里,长生无所适从地拿着手机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袁青终于突破防线,一把把白来财揪到了身后。
      
      袁青把长生手里的手机抽走,丢给白来财,气哼哼道,“你一个十八线小艺人就算叫天王老子也红不了。”
      
      “那你怎么记住我呢?”白来财挑衅地说。
      
      “我那是记住你了吗?”袁青辩解,“我那是记住了痔疮广告。”
      
      白来财笑得奸诈,“看来你从广告里获益不小,药挺好用吧?”
      
      长生欲哭无泪,袁青这种大块头要是再冲动起来,他的小身板真的支撑不了多久了。长生正琢磨如何把袁青劝回去,没想到袁青根本不理白来财,拉着长生的手就往回走。
      
      白来财愣了一下,在后面跳脚,“你揍我啊,有本事你来揍我啊!”
      
      袁青冷冷地回头看了他一眼,感觉就这智商也只能拍拍痔疮广告了。
      
      白来财被瞪得莫名其妙,但心中很快有了计较,趁着夜色偷偷跟了上去。
      
      ……
      
      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钟了,袁青大概是把手机里的《小苹果》删去了,这一路上没听见熟悉的拍子响起来。
      
      “以后要是再遇见这种人,你就去找你家对门。”袁青交待着。
      
      “为什么找青竹?”长生问。
      
      袁青啧啧了几声,“他对付傻-逼一向特别毒舌。”
      说了一半忽然住了口,袁青觉得这句话有点不太对。
      
      长生乖巧的哦了一句,反正有事没事他都想找陈青竹。
      
      “我以前还担心你失忆之后性子更加软。”袁青回忆着,笑着说,“没想到现在性子一变,更讨人喜欢了。”
      
      长生一怔,心里跳的有些快,他抬头问袁青,“我……我以前什么性格?”
      
      袁青正等着红灯,他食指敲着方向盘,嘴角挂着淡笑,“你那个时候习惯都跟老一辈差不多,生活上像个退休的老干部,性格上却像个……”
      他琢磨了琢磨,狠狠道,“就是个包子,要不然程秋哪来的胆儿劈腿?哪有那么多狗跟在你屁股后头?”
      
      车过了红灯又拐了一个弯,直行不多久便拐进了小区。袁青正炮轰耿直的懦弱性格,忽然面目一下狰狞起来,“说曹操曹操到,你瞧见了没!”
      袁青伸着手,指着车外面一个行人,那人在路灯下显得有些瘦小,脸颊有些凹进去,颧骨突出。 
      “那就是条养不熟的恶狗,以后瞧见了他就锁上大门。”
      
      “那个人我认识?”
      
      “那是你楼上的邻居,听哥的没错,那种人这辈子别搭理他。”
      
      长生虽然不怎么明白事情的曲折,但也应了下来,袁青总不会害他,而且处处为他好。长生下了车,冷不丁地被风一吹,吹的鼻头发酸,他回过头,叫住正要发动车的袁青。
      
      “袁青。”长生贴近车窗,“如果我犯了错,你会不理我吗?”
      
      袁青一愣,没想到长生会突然折回来,他连忙打开车门让长生进来,责备道,“大冷天的,有什么事儿不能电话里说清楚。”
      
      “你会不会有一天不理我了?”长生坚持地问。
      
      袁青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怎么会,哥永远都是你哥,心里可疼你。”
      
      长生吸了吸鼻子,露出来一个大大的笑容。他冲袁青挥了挥手,“哥,你路上小心点儿。”
      
      “好嘞!”
      
      ……
      
      在长生依旧是个小豆丁的时候,一日,他仰着小脑袋趴在师父怀里问。
      
      “狮虎,你疼不疼我?”
      
      师父手里正拿着小话本看得津津有味,从桌子上拿了颗桂花姜糖塞到他小嘴里,敷衍地说,“疼你疼你,只疼你一个。”
      
      “那要是我有一天长成了歪脖树呢?”长生嘴里塞着糖,小仓鼠一样鼓着腮帮子问着十万个为什么。
      
      师父这才把小话本放下,双手把小长生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额头,“你不会长成歪脖树,长生树干都是笔直耸立,千年不倒。”
      
      “那万一呢?”小长生不依不饶,俨然有你不给我答案我就继续问下去的趋势。
      
      师父宠溺地笑了笑,在他脸上印了个章,说,“要是有那一天,师父可能会打你,会骂你,会让你承受你该有的处罚。”
      
      “可是心里头,还是只疼你。”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