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呈情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周六啊,大家都出去玩了吗?
    有看文的冒个泡儿吧。
      承顺侯与陆钦州一般年级,倒是个和蔼可亲的,抬手道:“既是孟府四爷,快快请起归座。”
      孟宣在下首歪了半个屁股坐下,见陆钦州带了这样两尊神来做见证,那要说的话就又不敢往外说了。
      只他记起徐氏的凶悍,怕自己今日交不了差只怕那两个舅子就要把刚包的小如花打个稀烂,遂鼓起勇气端起酒杯捧到陆钦州面前道:“草民敬中丞一杯,多谢中丞当日搭救甥女之恩。”
      清王与承面侯两个相视一眼,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陆钦州摁了酒杯道:“陆某向来不擅饮酒,孟四爷还请随量。”
      孟宣一口干了,一股辣气从嘴里一路到了胃里火烧火腾的,雄气便也冒了上来。他又自斟了一杯道:“这二一杯,是要中丞代草民多谢贵府陆编修,当日我与甥女回历县要回嫁妆,多亏他从中周旋,又替我们写了诉状。”
      陆钦州本是正襟坐着,听了孟宣这话,转过头来一双眼睛盯住了孟宣望着,见他又饮了这一杯,招手叫了李德立来轻声道:“孟四爷喝醉了,扶他下去休息。”
      孟泛方才在坐上,见孟宣来了就很生气,孟宣平时三两不靠的人,年前包了个小妓子在醉人间里长住,过完年初三就猴急的跑了,孟泛只当他仍在醉人间,是以也未刻意对下人交待过四爷来了该怎么办的事。那知他今日半路杀了出来,好死不死还非要提陆远泽的事,这不是找死吗?
      当日他下了大狱,却也不是陷害陆远泽的事叫陆远泽告发,而是那在蜀中赁的妾未曾死透,半夜从乱葬岗爬了出来,击鼓喊了冤,才将他贪墨的事捅了出来。
      孟泛在府中窝了这么久,见陆远泽一去无消息,只当他当时是运气好自己走脱了,也不知道王左使布下的天罗地网与孟泛布下的局,这事便成了无头案。谁知这孟宣进来好死不死却要说出蒋仪与陆远泽曾经在历县见过的话来,那陆钦州是什么人,他动动嘴皮子就能叫人将陆远泽与蒋仪见面的事查的一清二楚,再顺藤摸瓜查到自己与王左使,陆钦州这颗大树不但攀不上,反而成了个大炮竹捧在手里,不知何时就要炸。
      孟泛思到此,汗如雨点般渗了出来,额间亮晶晶的。
      清王与承顺侯本是前来替他做个见证,如今差事已毕,又见这仓寒之地主人们都畏手畏脚,而陆钦州又是佳人在隔壁,想必也心神不宁,便只是略动了几口菜色,便要起身告辞。陆钦州也不相留,自己送出院子叫李德立相送了,便仍回了西跨院。
      孟泛此时心内惶惶却还要苦撑,躬身揖首道:“可要老夫安排甥女与大人见上一面?”
      陆钦州点头道:“多劳孟二爷。”
      蒋仪早起就叫杨氏带到了二房后院中,只叫她与元蕊两个在小西屋里暖着。蒋仪知今日陆钦州就要来,心里如何能安宁,拿了块帕子在那里戳着打发时间,却也不知戳破了手指多少回,倒叫元蕊取笑了半天。
      眼看快到午时,杨氏进来笑道:“仪儿快别操心了,二舅母方和出去替你相看了,陆中丞虽年级长些,身量高大又仪表堂堂,长的极是清俊,与你十分般配。”
      杨氏估摸还要用过午饭才相见,便叫大厨房端了午饭来,三个人正用着,荷荷进来道:“二爷那里要表姑娘穿戴好了去小荷塘边。”
      这便是要相看了。
      杨氏从炕上跳下来,拿新裙子替蒋仪系了,又亲自替她穿上棉袄,将那出风毛上的浮尘都掸净了,才道:“福春与荷荷两个跟了,到了那里就回来,别乱看乱说话。”
      两个应了声,掀了帘子便要蒋仪出门。
      蒋仪知此事已是躲不过,微一低头避着钗环出了屋门,领着丫环便直奔小荷塘而去。
      此时方才过午,阳光正烈的时候,倒也不觉冷意。
      两个丫环悄悄退了。蒋仪见四处寂静,只陆钦州仍穿着上次见时穿的大氅,负手背身立在荷塘畔。她缓步过去在他身后站了,敛衽屈膝道:“小女蒋仪见过中丞大人。”
      陆钦州并不回头,沿荷塘缓踱起来,蒋仪也只得慢慢跟着。
      “你是八月初一去的历县?”陆钦州忽而停下脚步回头问道。
      蒋仪本是盯着他背影,见他转过身来直对上自己的目光,登时便愣在那里。
      陆钦州刮去了那一脸遮面的长须,颊上还泛着青,他双眼深遂,鼻高唇毅,倒也确是仪表堂堂。只蒋仪心中仍是那幅胡子拉茬的样子,见他这样倒还愣住了。听他又问了一遍,才道:“正是。”
      “在那里见的远泽?”他又转身,慢步往前走着,负在背后的双手纤瘦修长,指节分明。
      蒋仪不期他会问此,也不知是陆远泽向他坦白过,抑或他从别处得知,当下也不做掩饰道:“我的马车叫人劫了,跳车时遇到的他。”
      “他当日本该返京,却因你而重回了一趟历县,并且一直陪你写讼状,直到次日官司打完才回的京,可是这样?”陆钦州又问道。
      蒋仪见他停下转过来望着自己,也迎上他目光道:“正是。”
      陆钦州点点头,一时间竟是无话可说。他早听闻长嫂胡氏念叨说陆远泽欲要寻人替自己说门亲事,因他朝事繁忙俱未放在心中,况且陆远泽的亲事自己早有安排,也不是他自己能左右的事情。后来听闻胡氏言说他想娶的这女子是在半道上碰见的,十分的勇猛强壮,身体极好,必能担起府中中馈来,自己也只当他不过是说笑,半路遇女子本就可疑,怎可为亲。
      八月初陆远泽唯一外出过就是去历县,三方言说,事实现在就摆在这里。
      陆钦州自十五岁起把大历的疆土跑了大半,近年来实权中握纵横朝堂,竟在婚事上又起了波折。
      他记得两月前为了陆远泽的亲事与他冲突,他是从未在意过,陆远泽在外间遇见的女子究竟是谁这件事。在他心目中,那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女子,很可能只是个山野村姑,与陆远泽将要迎娶的女子比起来一文不值,而陆远泽之所以反抗,也不过是因为他不愿意屈服妥协于被他人执掌的婚姻罢了。
      只他何其聪明,方才孟宣一句话就叫他将这两件事关联在了一起。只是他仍还抱着希望,希望蒋仪可以否认说没有,不是。
      但蒋仪就这样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坚定的说正是。
      陆钦州又问道:“除此可还在别处见过?”
      蒋仪心道胡氏绣坊那次见面陆远泽必定也不敢说出去,毕竟自己是为了救他才冒然前去,这事传出去才是真正有损闺名,陆远泽当知其中厉害。当下便言道:“清王妃千秋那日,在清王府见过一面。当时二舅母与元蕊表妹俱在。”
      难怪那日陆远泽一定要跟着他一起前往,才进了门就没了踪影,原来是为了这个。
      他与蒋仪已踱到了阳光照射的暖融之处,蒋仪今日穿着一身玉色绸袄长裙,脖子上一圈纯白风毛在微风中抚着她的面庞。
      她比上次自己所见之时更消瘦了几分,唇色泛着白意,许是穿的少的缘故。上次在武陵绝顶上,她也只穿件棉褙子,连件有风毛的衣服都没有,想必在这孟府里她过的也不是很好。陆钦州想起自己头一回见她,长发总拢在后面梳条油黑的辫子,虽是一袭青白大褂满身伤口,但混身带着一股斩不断的韧气,而那日在山上侃侃而谈,她眼中泛出的神彩亦叫他着迷。
      如今虽那伤疤淡去,眼中的神彩亦不知去了何处,或是因他的提亲给了她负担,吓怕了她,令她如惶惶而居的兔子般不知该如何自处。
      陆钦州在心中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仍如当日在山上般,将自己放在了长辈的位置上问道:“当日在历县,官司可还打的顺当,嫁妆是否全要回来了?”
      蒋仪道:“俱是四舅父一手办理,想必是顺当的。”
      陆钦州道:“为何会被贼人所劫?你四舅父是与你同去的吗?他当时在何处?”
      蒋仪道:“那贼人原是我继母娘家兄弟,因要刻意坏我名声,在半路茶窠便趁乱劫了车。”
      ……
      既到了这里,又绕不开陆远泽去了。
      陆钦州道:“远泽那里圣上御赐了婚事,是圣上唯一的女儿神爱公主,因公主尚未成年才封中未宣,待过上两年公主到了年龄,就要开府做封。”
      言下之意是要她未再心存妄想?
      蒋仪听他似在开解自己,忙道:“小女并未妄想能与陆编修结亲。”
      陆钦州转过身走到她近前来,俯首低声道:“既你们有旧,你若嫁到我陆府,与远泽来往相见恐多有不便,这亲事也就不必再议。你此番见了外祖母只管说未曾相看中我,我亦会叫媒人如是说。”
      他虽温言雅语,周身却有种难以言喻的摄人气场,将她罩在其中,连带她的心也怦然跳个不停。
      只无论如何圆说,拒了中丞的提亲,京中怕也再没人敢来求娶蒋仪。
      他说完负手便要离去,蒋仪却高声道:“中丞大人,小女尚有一事相求。”
      陆钦州回身见她仍站在那里,必是有话要说,只得又转了回来道:“但说无妨。”
      蒋仪正迎着西方,叫那猛烈的阳光照的有些睁不开眼喘不过气来,她鼓足勇气微微笑道:“小女还请中丞大人亲自退了这亲事,并且替小女寻个下脚处。”
      她此时反而不怕了,仍是笑着前进一步,压低了声音却是不疾不徐道:“中丞大人想必也看到了,小女本是孤女入京,外祖母年老,舅父们正盛,在这孟府中日子也十分难熬。二舅父听闻中丞大人前来求娶,心中十分高兴,若我拒了婚事,他第一个就不能准的。只有中丞大人亲自退了亲,他心里才能安服。另外,小女在尼庵中呆过几年,今走了一番红尘,见这红尘不比清净自在处,很有归隐之意。那日在相国寺上香时,远远见另一峰头的感业寺钟声悠远超脱尘外,有十分意趣,心愿到那里归隐修行。只是小女听闻那寺中寻常人家的女子是不收的,便欲要请中丞大人替小女说合一番。”
      她见陆钦州仍是站定了听着,又遥遥一拜道:“当日宫中圣人千秋,有一扇三十六开的屏风上的帷遮,上绣一卷经文,那经皆是小女一字一句书出,若到了感业寺,小女也愿常居佛前,颂经修书,并多为大人祈福。”
      她倒真是不懂得自谦,就这样肩挺背直目光凛凛的诉说着自己的长处。
      陆钦州大约有好几年未曾笑过了,他面前的女子在他一转身的瞬间重新寻回了自己身上的韧气与眼中的光彩,仰首站着,一字一顿,低沉而坚定,无惧无畏。
      他竟然就笑了,蒋仪也是一怔,他笑起来有陆远泽的影子,却比陆远泽要深沉些,稳重些,更有些沉酿过的味道。
      他负手笑过了,仍是盯着她道:“既是如此,容陆某回去考虑考虑。”
    插入书签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