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骚仕

      小李氏眼看天黑,便忙道:“我也不留了,这会子回去还要给平儿做晚饭,你也快去做晚饭,别叫那婆子再抓住话头骂你。”
      元娇回身扯了小李氏袖子道:“娘莫要断了爹的药,若没了钱只管来我这里要,我做些绣品替他补药费。”
      小李氏叹一声应了,掀帘出了门,就见上房张氏怪笑道:“亲家母又来搬家当来了?你再多来几会,那嫁妆怎么来的,怕是原样儿就要回你家去了。”
      小李氏那有功夫与她搬缠,便挤了些笑意道:“您好生养着身体,元娇那里莫要惜疼她,有什么只叫她干就得了。”
      这两亲家高手过招,眼神都杀了对方千万遍,却也只是抿嘴相笑而过。
      如今家里生计越发艰难,孟平也只能吃菹菜汤饼了,况他还能吃碗稠的,小李氏与孟源,也不过见些面星气罢了。
      小李氏与孟平一道吃着饭,因见外面天黑净了,月光透了过来,便停了筷子叹道:“你大姐自己找的人家,也就只能那样的,也不知你二姐如今在那里,过的好不好。”
      孟平也停了筷子道:“娘本就不该送她去大选的。”
      他眉眼生的周正,性子也平稳,虽每日里小李氏对着大家恶言恶语,却从不搭言,今日开口,想必心里也是有些怨小李氏。
      小李氏虽在家里打鸡骂狗,却从未对孟平红过脸,她想着自己一番苦心都是为了孟平,他想必最能体谅自己的,听他说了这句,竟是有些怨怼的意思,心中那怒气就腾起来了,放了碗道:“如今咱们府上的例银也没了,我若不送了她出去,一家子人怎么生计,如今不是少了一张嘴吃饭么?”
      孟平再不答言,仍低了头吃着自己碗里的饭。小李氏望着他,忽而就想起一件事来道:“赶明儿学里有假时,你回府一趟,到你祖母与你大伯母那里去拜一拜,她们见了你……”
      “不去。”孟平饭已吃罢,擦了手转身出去了。
      小李氏本想让孟平去府里转一转,王氏见他如今生的这样周正,功课又学的好,怕就重有了兼挑的心,私底下给孟平些体已银子。
      但孟平岂能不知这个,他出生在府外,对孟府本就淡漠,小时候与小李氏去过几回,见一家子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说话总冷嘲热讽带着刺,大一些便打死也不愿意去了。
      小李氏望着月亮,心里记着元丽,想着她在时虽家贫,却四处有她的笑声,此时记起她挑水的样子,劈柴的样子,与自己顶嘴的样子,心里便又酸的不能自己,只能不停的宽慰自己道:如今她也是伺候皇家的人了,一口饭必是少不了的。

      那日从胡市回来,李存恪便一头扎进了行役后院的一处大屋子里。这屋子里四壁宽敞,堆着些木料杂碎。一张原木镶成的大桌子,桌上一个三尺宽的大木盒子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油木锉刀,大大小小长长短短堆的满满当当。李存恪自那乾坤袋里倒出一大堆的虫蜡砂纸钻头之类的东西,将那木头刨光了,站远了瞧一瞧,削一削砍一砍。
      元丽因见他几日都钻在那屋子里,灰尘扬天的,自己便也整日的同他呆在一起,给他递个东西,或者只是蹲在一旁发呆。
      这行役里平日只有一个老监听差,如今李存恪来了,宫中送来两个做饭的太监,平日里只管做饭送饭,其余再不当差。自元丽来未见李存恪换过一件衣服,他身上那不知是皮是毡的衣服,每日里也不换上一换,鞋也只穿着那一双牛皮靴子,再不会换的。
      李存恪见元丽呆呆盯着自己雕出的粗坯道:“觉得如何?”
      元丽道:“看不出什么来,不过这东西有些臭气,我这几日都被它熏晕了。”
      李存恪摇头道:“不会吧,这是楠木,又脱过水的,怎么会有臭气?”
      他四处嗅了嗅,忽而掀开衣襟闻了闻自己身上,笑道:“是我身上的味道,看来我该洗个澡了。”
      元丽到了这里,见院中缸里也蓄着水,便也将自己的几件衣服洗的干净,平日也能洗涮个脸脚,洗澡的水却不知要到那里去烧,况且也没有洗澡的大盆,那老监已半聋了,不喊听不见别人说话,两个做饭的太监更是不会多一言一语。她身上早痒的难受了,忙问道:“那里能洗澡,我去灶间烧水吗?”
      李存恪摇头道:“那隔壁上锁的屋子里有个活水温泉池子,不需要烧水便能洗澡。”
      元丽听了,自己跑出来看,见东边一间屋子锁着门,内间什么样子却不看不清楚。又来问李存恪着:“钥匙在那里?我来这里,许久不曾洗澡了。”
      李存恪仍在凿弄他那宝贝,头也不回道:“问老监要去。”
      元丽找老监要来钥匙,开了门进去,果然见里面铺着石板,四处砌好的一座方池子里,冒着腾腾热气。她自取了换洗衣服回插了门,脱了衣服进去,洗了个痛快。
      她带着一身热气出来,裹了件厚衣服到李存恪那里笑道:“真是十分舒服,三官家你也去洗一个吧。”
      李存恪摇头道:“我今日还忙着了,明天吧。”
      元丽见他这样说,也只得罢了。
      到了次日,他仍是在那屋中摆弄雕凿他那物件儿,顾不得去洗个澡。元丽见他身上臭的叫人发慌,两只手上墨线放多了,一道一道的黑都浸在皮肉中,便温声道:“三官家快去洗一个澡吧,换身新衣服,人也清爽些。”
      李存恪摇头道:“今日天太冷,等出了太阳再洗吧。”
      这几日都是阴沉沉的天,已是十月,过几天怕就要下雪了,何时才有太阳出来。元丽忽而道:“莫不是三官家与我一样,换下这套就没有多余的衣服穿了。”
      李存恪道:“有倒是有,只是全是那骚气外露的长服,穿了不便工作。”
      元丽忙道:“既是如此,三官家只管脱了衣服去洗,洗的时候奴奴就将你的衣服洗了,放在火盆边烤干,明日早间就可穿了。”
      这话李存恪倒是听进去了,他忖了半晌,丢掉手里的砍大荒拍拍双手回自己屋子。元丽忙也跟了进去,见他内间柜子里也叠着许多衣服,有襴衫亦有公服,有单的夹的棉的,内里的白色深衣一套一套亦是叠的整整齐齐。元丽方要替他取了来,李存恪便挡了她的手道:“你一个女孩子家,少看男人的东西。”
      元丽只得罢了手,退到了外间。不一会儿李存恪便抱了一叠衣服出来,边走边解着扣子对元丽道:“我上回洗澡还是三个月前在玉门关外了,这次要多泡泡,外面的水凉,你等会儿到里面来拿衣服洗。”
      元丽依言在外面等着,过了半刻,想他衣服必已脱完,便端了木盆进去,因此时李存恪在里间搅动,那水气便有些腾的凶了,元丽怕李存恪见她进来难堪,只在门口问道:“三官家,衣服脱在那里了?”
      李存恪在水中道:“就在这池边上,你到那角上的小池子里去洗,这里的水热,不伤手。”
      元丽那敢,况且他在里面,就那一池子水,虽从别处流走了,但她的脏水进了池子,李存恪还怎么洗澡。想到此便道:“奴奴就在外间洗吧,怕搅混了里面的水。”
      李存恪粗声道:“叫你在里间洗就快进来,怎的这么多话?”
      元丽只得依言进去了,见他整个人泡在墨绿色的水中,只留头在外间。便一路捡了他的衣服到那出水口边去洗。
      李存恪见她在那里洗衣服,自己泡在水里又无事干,便问道:“我记得你来时说过是清王妃家的庶妹,你们家住在东市那边?”
      元丽道:“奴奴家住在五丈河边,离这里不远的。”
      李存恪扬了头看着屋顶道:“我记得清王妃家可不在这里。”
      “我父亲是孟府庶子,早就分家出来了。”
      “庶子?孟澹的庶兄?”
      “嗯,我都是生在府外的,本也住在东市那边,但那边赁房太贵,就渐渐搬到五丈河来了。”
      李存恪在水中吐着气道:“那你这家必定也与我一样,五行缺金啊?”
      元丽不懂他话的意思,问道:“为何会五行缺金?”
      李存恪笑道:“没银子用,可不是缺金。”
      元丽见识过李存恪钱匣里的银票与银子,万不信他会没钱,笑道:“三官家说笑了,你有那么多银子,怎会缺钱?我们是一二文钱都要省着用的人家,怎么能相比。”
      李存恪道:“你懂什么,我那点钱,与我的哥哥们比起来,可是差远了。这会我也是穷紧了,才会想着回到京城来,不然,外间天大地大逍遥快活,窝到这挤了一群软蛋窝囊废话的京城做什么?”
      元丽那里懂他这些话,却也想起了家,慢吞吞道:“天大地大,那里有家好。”
      李存恪从水中游了过来,停在元丽不远处盯着她笑道:“怎么,想家了?”
      元丽早间听元秋教导过,知道万不能说想家的话,便摇了摇头,仍低头去洗衣服。
      李存恪见她不答,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又游回另一边去了,从沿上抓了只瓢来一下一下替自己头上浇着水,大声喊道:“痛快!”
      元丽回头望了他一眼,见他两膀鼓鼓的,双手伸开便将那池子整个都盖了,这样虎背熊腰一个人,顽起来竟孩子一样。
      李存恪浇够了水,闭着眼叫道:“快来替我通通头。”
      他头上抹了许多猪苓,浓郁的香味和着热气扑鼻而来,熏的元丽打了几个喷嚏。
      元丽忙跪在岸边替他拿瓢舀水来冲净了,才见他大口吸着气,甩了元丽一身水滴大叫道:“这骚烘烘的东西,才叫臭。”
      那猪苓是好东西,都是贵族们才用的东西,寻常人家如何用得起。元娇整日就羡慕元秋用猪苓洗过头发后,满身的香气。
      元丽笑道:“这都是稀罕东西,三官家鼻子想必与别人不一样。”
      李存恪道:“也就京中那些瘦歪歪的骚仕们,才会喜欢这种东西,我们这些人,成日泥里滚的土里爬,怎么闻得惯这味道?”
      元丽疑道:“什么是骚仕?”
      “就是文人雅仕,提个小狼毫,七脚八叉个瘦金体,行动还要两个丫环扶的那种。”
      元丽见他把京中那些文人仕子们形容的如此形象却又不堪,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两人笑了一会,元丽又拎了湿衣服出门去。李存恪才起来穿了新衣服。
      元丽方才将李存恪的胡服围着火盆晾了,就见李存恪穿着一身菖蒲色公服走了进来。这公服有腰束,他也未系,发也散披着,整个人又被泡的虚胀,脸上的黑气却少了许多,透着深紫的红。
      元丽这才知他平时身上那黑,有一半竟是不洗澡存出的污垢。
      他手中还拎着一双鞋,对元丽笑道:“这鞋子怕也没法穿了。”
      元丽会意,忙接过来道:“方才是奴奴忘了,没有替三官家洗,奴奴这就去洗。”
      李存恪却破天荒的现了忸怩神色道:“这怎么好意思?你扔了它去,明儿到胡市卖双新的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第二更!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