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书斋

作者:弄清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故去与现在

      早上六点,某个男人正端着碗草莓,慢悠悠地走在栽满梧桐树的幽静街道上,听两个蠢萌手下哭哭哒哒地诉苦。
      “主人,太可怕了!才一百年而已,他们居然在地底下开车!”
      “是啊是啊,开得特别快,嗖一下、嗖一下就没了!像条大蜈蚣,吓死我了呜呜呜呜……”
      “嘤嘤嘤嘤嘤嘤……”
      “还有还有,他们的楼都好高!好——大!”
      “对对对,走着走着就迷路了QAQ”
      ……
      
      “那你们怎么不干脆把自己给走丢呢?”商四纳闷地问他们一句,随即把空了的玻璃碗往后一扔,右脚跨出的同时,用力踩下。
      轰——
      大魔王张开双手,地上的落叶无风自动,打着旋儿飘上夜空。黑色妖气从脚底蔓延开来,如气、如雾、亦如电,转瞬间便像黑云压城,掩去了周围所有景物。
      
      刹那间,燕雀无声。
      两个小胖子堪堪接住玻璃碗,抬眼的同时,已经瞧见那把熟悉的椅子出现在道路中央。那是一把宽大的矮背南官帽椅,商四的众多收藏中最喜欢的一款,材质是黄花梨木,椅背镶楠木瘿子,羊脂白玉打底。
      商四坐下,那黑色便随之慢慢沉淀,露出一轮皎洁明月。
      
      “人呢?还要我请你们出来吗?”商四斜倚在扶手上,手里已经多了一把紫砂茶壶,壶名合欢,通体大红。商四捧壶把玩,就像当年在梨园模样。
      黑雾中顿时传来悉悉嗦嗦的声音。
      慢慢沉淀下来的黑雾被搅动着,有脚步声。
      
      打东边来了个婀娜多姿的妙龄女郎。
      打西边来了个矮胖敦厚的眼镜上班族。
      还有拄着拐杖的花白胡子老头,穿着熊猫连体睡衣、抱着毛绒玩具的大眼睛小正太。
      慢吞吞晃悠悠地往前走。
      
      商四挑眉,大袖一甩,那黑雾像当年关外扬起的黄沙,吹得女郎乱了发型,上班族丢了眼镜,一个个黑气缠身,然后砰砰砰,打回原形。
      脱去人皮,这群家伙们就正常多了。
      “四爷您醒啦!这可是大好事!”
      “四爷您终于回来了,可想死我们了!”
      “哈哈哈哈四爷,好久不见呐……”这声音,虚。
      “是啊是啊,看看这结界,这都多少年没见过这么像模像样的结界了……”
      ……
      
      “兔子、山猪,老竹子,还有……貘?”商四也没那闲心跟他们计较,看着那一只黑白相间的圆滚滚,睡了一百年,这片儿倒是来新人了。
      
      圆滚滚还操着一口奶声奶气的童音,“不不不,我不叫这个名字啦,我叫大熊猫,国宝!”
      商四看着那一对仿佛被人揍了似的眼睛,还有那圆滚滚的身材,有些懵逼,“这货也能做国宝?”
      他不过就睡了一百年而已,人间都怎么了?
      兔子蹲在地上,驽动着自己的三瓣嘴,“可不是嘛,我觉得我比它可爱多了。”
      
      提起这个,圆滚滚就伤心欲绝啊,他化成人形,从巴蜀的十万大山来到花花世界的时候,大部分人类还不知道大熊猫是个什么鬼呢。结果他刚来没多久,本体就火了!
      “早知道老子就不化形了,每天只要吃吃竹子卖个萌,日子过得得有多好啊!上次去动物园,老王那龟儿子还摆个大爷样笑话我!日他的仙人板板!”软糯的童音,老气横秋的语气,间或夹杂着几句方言粗口。
      商四一脚给它蹬飞,“少在老子面前称老子,老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其余三个登时噤若寒蝉,正寻思着怎么过这一关呢,忽然听商四问:“卖萌是什么?”
      “啊?”三人有点懵。
      这时,在地上滚了几圈的圆滚滚啥事儿没有的又滚回来,“四爷,卖萌就是装可爱啊,人类看了就会心脏痛,捂着心口感觉快翘了勒。”
      
      “闭嘴。”商四直接甩一道气过去,封了他的嘴巴。
      其他妖却又哭丧起来。
      “哎,现在日子不好过啊,物价天天涨,房价又那么高,去网上调戏帅哥,都嫌弃我不是网红脸,老娘天生丽质不好吗?”
      “别说了,我每天打电话,一听我是卖保险的,还有人骂我。”
      “你们都太年轻了,人类的世界怎么可能那么好混呢。”老竹子抖抖一身翠绿竹叶,“你们是没赶上四爷纵横妖界那会儿……”
      
      商四打断他的话,“说起来,其他妖呢?”
      老竹子恭敬地给他行个礼,竹叶哗哗响,“回四爷,那些年不是打仗嘛,咱妖怪也死的死伤的伤,人类是这些年缓过来了,我们可就不行喱。现在人类都搞高科技,搞得人间元气越来越少,四爷您又一直睡着,这片儿的小妖没人照拂,所以啊,大多搬到别区去了。不过您现在醒了就好了,书斋还在原址,没让人动过,随时可以重新开张。”
      
      商四蹙眉,看来他睡了这一百年,当真是错过了许多事情。
      这放在从前,眼睛一闭一睁,不过就是换了个皇帝老子,可现在……什么高科技?
      商四只能想起当年那些破蒸汽。
      
      抬头,一轮明月当空照。
      当真是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过看这明月黯淡的样子,如今这天地元起,果然大不如前了。
      
      “旧人可还安好?”商四捧着茶壶,坐直了身子。
      老竹子回话,“他人安好,只六爷不在了。当年打仗,六爷应约去了昆仑山,就再没回来。”
      商四默然,这一觉醒来,听闻故人西去,实在不得劲。
      
      “明儿把书斋打扫打扫,重新开张吧。”商四说着,随手一挥,黑气轰然散开,这结界也就慢慢隐去。
      小妖们赶紧化成人形,看着商四连那把椅子都不见了,正打算跑路,却见那黑气绕而不散,商四的身形又重新显露出来,缭绕在黑雾中,长发如瀑,音冷如霜,“光顾着伤春悲秋,老子倒是忘了,吴羌羌那二百五躲哪里去了?”
      
      “咳。”后面的兔女郎干笑,“她说她出远门探亲去了。”
      “探亲?”商四眯起眼,“让她明天就滚来见我,否则我就让她去轮回道找她祖宗!”
      
      轰——
      话音落下,黑气彻底消散。
      如一阵风,微不可查的清风,敛去了那令人畏惧的颜色,转瞬间出现在卧房里。
      
      衣摆静静下垂,两个搭顺风车的小胖子骨碌碌从上面滚下来。
      这时,商四忽然感应到什么,回头看向窗外,一只纸鹤飞进来,纸鹤的嘴里衔着一朵熟悉的桃花。
      商四伸出手,掌心朝上。纸鹤张嘴,任那朵花落在商四掌心。
      
      一个清雅舒缓的嗓音便缓缓浮现在耳边。
      “吾友商四,听闻你已苏醒,吾心甚慰,盼早日一聚。然斗转星移,世间百年沧桑,望君珍重,早日融入新世界。旧友,南英。”
      每一个大妖,都住在不同的区域,纵是交情再好,总是得划分个领地出来。不过若相距不远,总是能有所感应的。
      
      随后商四接连又收到了几封信,内容不约而同。
      这一对比,商四更想把吴羌羌那小妖精的毛全给拔了。
      
      “主人主人!”两个小胖子又躲到商四脚边,抱着他的脚踝抽抽嗒嗒,“那妖物又、又在唱歌了!好可怕!”
      商四扶额,他不过就睡了一百年而已,这他妈都什么玩意儿?!
      
      另一边,陆知非也正头疼。
      马晏晏连番轰炸,问他昨天晚上到底去了哪儿。陆知非当然不能实话实说,于是就说是从前的朋友来北京玩儿,所以他去当地陪了,因为那人来得突然,而且只是顺带探望一下陆知非,所以就没说。
      可马晏晏这个平日里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人,在这种事上极为敏感。拿他那狗鼻子在陆知非身上一嗅,就一口咬定有猫腻。
      
      要知道陆系草的自律是出了名的,像这种夜不归宿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简直比六月飞雪还罕见!
      
      “这是什么?”马晏晏眼尖地看到陆知非放在床上的书,古朴的蓝色封面,还是线装书。
      陆知非保护不及,马晏晏已经翻开来,只是古人看书的顺序和现代人是倒过来的,他以为自己翻开的是第一页,其实是最后一页。而最后一页,正是商四的落款之处。
      “这两个是什么字?”
      学霸童嘉树瞄了一眼,用他中小学生书法大赛冠军的眼力认出来,“商四,繁体的。”
      
      “哦?商四?商四?”马晏晏顿时露出‘我已经看穿一切’的微笑,用肩膀撞了一下陆知非,“快快从实招来,这个商四是谁啊?是不是你那个朋友?”
      陆知非没承认也没否认,干脆让马晏晏误会着,转移他的注意力,然后不动声色地把书拿了回来。
      
      “矮油~不要不好意思嘛。”马晏晏捂着脸,娇羞地冲陆知非眨眼。别看他是个男的,但个子小,唇红齿又白,做起来真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坐在书桌前的童嘉树抬起头来,跟陆知非说:“我觉得你们系十男九gay的名声就是被他这样给带出来的。”
      马晏晏顿时不乐意了,“童嘉树!我告诉你,你不要看本小爷这样,小爷以前可是校篮球队的!看看我这肌肉!”
      
      马晏晏摆了个泰森的造型比划着,脸涨得通红,才鼓起一点点肌肉。
      童嘉树不予置评,摘下他那副老古董金边眼镜,站起来,用他一米八的身高俯视着马晏晏这座小土坡。童嘉树戴眼镜和不戴眼镜,气质完全不一样,一个学霸,一个土匪。
      陆知非慢悠悠地把书放好,又慢悠悠地拍了拍童嘉树的肩,“童嘉树,校篮球队,现役。”
      
      “哼。”马晏晏鼻孔里出气,“我改行踢足球了!”
      
      很快就到陆知非打工时间,他像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出去,把妖怪书斋的事情暂时放在脑后。
      喧闹的街头,红灯变成绿灯,陆知非心无旁骛地骑过,却没有看到就在他刚刚路过的那个街头,一大一小正招摇过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出去吃晚饭啦,所以有点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