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又掉机关里

作者:熏豆姑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月夜上京路

      月色如洗,将上京的街道铺成一片温柔的白。两人沿着朱瓦廊一路走,河中有雕工精湛的画舫顺水漂流而下,盘发束腰的美人怀抱琵琶坐在雕花红木椅上,素手拨弄间,乐声如水般倾泻而出,月色水色交相融合,美人侧眸望来,红唇轻勾,眼波流转间风情无限。
      
      苏淮年被那魅惑一笑勾得失了魂魄,立在栏杆旁怔怔看着,直到那画舫缓缓飘过,再不见美人踪影。
      
      “好美啊……”她还望着画舫远去的方向,河面水纹温柔荡漾开来,她下意识低头去看波光潋滟的水中倒映出自己的脸,下巴不够尖,眉毛不够细,与方才那美人相比简直天差地别,她简直还是个没张开的小毛孩。
      
      耳旁突然传来一声轻笑,“莫自卑。”
      
      她抬头看向凌煜,就听他一本正经慢悠悠道:“即使你长到她这般年岁,也不会有那姿色,所以我说——莫自卑,自卑也无用。”
      
      苏淮年难得生起的一腔自怜之心烟消云散,狠狠瞪了他一眼,脑中却又浮现出方才的对话来——
      “你来找我做什么?”
      
      他的神情淡淡的,是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冷。
      
      她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那时你失约,我便想自己来看看,这上京的繁华。”
      
      他偏头去看窗外夜色,没有再追问一句。
      
      岸边有人摆着摊,地上放着十几盏造型各异的纸灯,中心固定着一截蜡烛。苏淮年蹲下来问:“这是什么?”
      
      摊主笑眯眯地开始介绍,“这是河灯……”
      
      苏淮年抬头看过去,不远处的河面上果然有几盏河灯,莲花状的,兔子状的,烛火掩映在白纸之中,随着水纹波动而上下沉浮,煞是好看。
      
      “要玩吗?”
      
      她起身摇摇头,趴在栏杆边往远处看,河水如镜面反射出亭台楼阁,一阵风起,那光滑镜面便悄然破碎,化作万点碎金,一圈一圈荡漾开去。
      
      一只雕莲的船头忽而出现在视线中,苏淮年抬眼,船头的甲板上站着一男一女,那女子身着一袭朱红纱裙,眉如柳叶弯,眼似秋水漾,朱唇轻勾间,自是一番风情万种。不正是方才画舫上的美人?
      
      “三皇子殿下。”苏淮年抬眼,这才瞧见美人身旁立着的男子,乌发玉冠,着一身月白锦袍,玉带缠腰,垂下莹白玉佩。那人点点头,双目熠熠看着苏淮年,几分探究几分猜测,唇角挂着浅浅笑意,似不经意问道:“这位是?”
      
      “这是苏淮年,臣下的……小友,阿年,见过三皇子殿下。”
      
      苏淮年茫然不知如何应对,那人笑道:“免了,免了,相请不如偶遇,两位不如上画舫一叙?”
      他眼角眉梢都挂着笑意,只眼底深沉一片。
      
      苏淮年乖顺地跟在凌煜身后上了船,有目光似有似无地飘过来,她直觉不愿与之对视。
      
      那美人又咿咿呀呀唱起来,船中二人对坐着说些她听不懂的话,她便托着腮专心致志听那美人唱歌。
      
      美人手指纤长,根根莹白如玉。指尖游移间,乐声婉婉而出,配上她清甜歌喉,一时听得她如痴如醉。
      
      一曲终了,她情不自禁拍手叫好,美人低眉敛目,眼尾一颗红痣莹莹而动,似是不经意落下的泪,平添几分魅惑。
      
      案旁叙话的两人也停了下来,凌煜赞道:“久闻映月楼的沈蝶姑娘色艺双馨,凌某今日有幸见识,果然名不虚传。”
      
      苏淮年则赞得更为真诚:“美人,你弹得真好,歌声也好听。”
      
      “沈蝶,你今日又遇知音啊。”三皇子皇甫明卿笑看过来,眸色深深。
      
      沈蝶将琵琶交给一旁的丫鬟,款款一福,对着凌煜笑道:“凌公子谬赞,还望不要嫌弃沈蝶技拙才好。”
      
      凌煜把玩着手中酒杯,但笑不语。
      
      “映月楼,”这名字让她想起揽月阁,苏淮年疑惑道:“也是吃饭的地方吗?”
      
      船上诸人脸色一时复杂难辨,皇甫明卿笑道:“苏姑娘如此说,倒也不错,美人秀色可餐,映月楼的饭菜虽不及揽月阁出名,但胜在姑娘个个花容月貌。”他轻佻地用手中折扇挑起沈蝶精致的下巴,惹得她颊上两抹嫣红似天边晚霞般灿烂夺目。
      
      皇甫明卿与沈蝶都笑了,凌煜扶额,无奈道:“那个地方……小姑娘不能去。”
      
      “为何?吃饭也要分人的吗?”
      
      沈蝶笑着握住她的手,纤纤玉手若有似无在她手腕处抚过,轻笑道“妹妹,那不是好人家的姑娘该去的地方。”
      
      苏淮年只觉她的手又软又滑,不禁又愣了神,沈蝶语调婉转地惊诧道:“妹妹手上怎么这么多的茧子?”
      
      凌煜为沈蝶递上一杯酒,见她松了苏淮年的手,这才淡道:“阿年家世代为木匠,终日与木头为伍,故而手上长了这么许多茧。”
      
      沈蝶柳眉一蹙,惋惜道:“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怎么好做那些男子做的粗活。”她又念叨了几句,苏淮年只笑眯眯将她望着,凌煜眼角余光见一旁皇甫明卿眸色沉沉盯着她,不由皱起了眉。
      
      四人很快分别,苏淮年依依不舍地望着画舫,其上又响起丝竹之声,在暗纹涌动的河水中渐渐远去。
      
      她忽然又想起来刚才被忽略的问题,“那个映月楼,为什么好人家的姑娘不能去?”
      
      凌煜无语地望着她毛茸茸的头顶,忽然道:“我后天就要出征了。”
      
      “是去打仗吗?”
      
      “嗯。”他眼角一瞟,认真问道:“你跟我去战场吧?”
      
      “为什么?”苏淮年睁大了眼。
      
      “你独自留在这上京,人生地不熟,萧诺与我都去了战场,万一那程复寻来将你毒死,我们可是连尸首都找不到的。”
      
      苏淮年一抖,立刻想起那口不能言的感觉以及程复甩出的各式毒粉毒针。
      
      凌煜循循善诱道:“你若是和我一起去,我和萧诺都可保你平安,而且——”
      
      “而且?”
      
      他点点头,“而且我可以买很多很多栗子给你吃。”
      
      片刻之后,苏淮年抱着怀里热腾腾的栗子边吃边认真地思考:去战场吃栗子,不算违背爷爷的教训吧?她犹犹豫豫地应了,很快迷失在栗子的香甜气息中。
      
      凌煜背着手与她并肩而行,听着她嘎嘣嘎嘣咬碎栗子壳的脆响,忽然出声:“那时我不是故意失约。”
      
      苏淮年含糊不清地唔了一声,他接着道:“我当时是偷跑出来的,回去的时候被我家侍卫找到了,死活不让我拖着伤腿出门。”
      
      苏淮年敏感地捕捉到他在伤腿二字上格外咬牙切齿,一道灵光闪过,她忽觉茅塞顿开,睁大眼睛体谅道:“你那时候谎称自己叫李玉,是不是怕我将你哭鼻子的事情抖落出来?”
      
      凌煜眼角跳了跳,毫不犹豫一把抽走她怀里的栗子袋子,由着她在后面一个劲地追,一路闹着回了宅子。
      
      月色迷蒙,转角处屋顶上立了个人,一角滚金边锦袍在风中飘动,那人看着街道上追逐着的男女,手中折扇收起,似笑非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出意外的话隔日更,然后字数会多一点,飘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