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气包快穿回来了

作者:锦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8

      霓虹辉映着夜色,画面绚丽又夺目。过了繁华的街巷,马路上车只逐渐稀少。
      苏糯低着眸,纤长睫毛在瓷白的皮肤上透落出两片小小的剪影,她没有抬头,直接发出了声音:“刚才那些话没有针对你们的意思。”

      原国宏说:“我知道。”
      苏糯张了张嘴:“……抱歉。”

      原国宏别过头看了苏糯一眼。
      女孩的侧颜笼罩在寂静浓郁的黑夜之中,表情淡淡,眼底眉梢透出几分寂寥。

      ——看着让人心疼。

      前方是红灯,他缓慢停下,把一直攥紧的双手从方向盘上拿开,深吸一口后说道:“没什么好道歉的,当初丢了你是我们失责,你没有流落在外吃苦,能被沈家收养也是我们的福气。你可能疑惑我和你妈妈为什么突然认你回来。”

      苏糯眸光颤了下。

      “其实,你妈妈她已经……”

      话还没说完,一阵急促的铃声就打断了他。
      苏糯说了声抱歉,从包里掏出手机。

      “妈,我快到了,爸爸好些了吗?”
      沈母语气担忧:“醒来了,就是吃不下东西。”

      苏糯眉心拧起:“没让找医生去看吗?”

      沈母说:“赵医生刚走,他说是高血压引起的晕厥,让我们注意饮食,可是自从你和沈妄走了,你爸三天两头不吃饭,光喝酒了,唉!”叹息了声,“那糯糯小心一些,妈现在再给你煲汤呢。”

      “嗯。”苏糯挂了电话,重新看向原国宏,“您刚说什么?”
      原国宏目视前方,紧紧抿着双唇:“没什么,没说什么。”

      苏糯心中疑惑,却也没有继续多问。

      十几分钟后,车子驶进沈家内宅。
      苏糯不敢耽误,解开安全带正要下车时,顿住,从包里取出一千块钱递了过去,“这些您拿着,给……给家里人买些吃的。”

      原国宏先是一怔,回神把钱推了过去,哭笑不得:“你这孩子还真把那混小子的话放心上了?家里现在是不宽裕,但吃饭钱还是有的。快收回去,不是要去看爸爸吗?上去吧。”

      苏糯不由分说把钱塞到了原国宏口袋,“这些钱是今天上午取出来的,本来想吃完饭给你们。反正也没多少,拿着买点吃的。”她本来以为夫妻俩会像小说里描述的那样的那样刻薄无情,想着要真是那样,就见一面说清楚,从此两不想干;可是相处几天下来,发现除了弟弟奇葩点外,原生父母都是老实的好人,善意也许可以伪装,但骨子里的淳朴绝对无法掩盖。

      苏糯想着给他们拿点钱,不用太多,那会让他们难堪;要是两人不接受,就说是给原澄和原澈的,他们肯定不会拒绝。

      她不是小孩了,哪怕这对夫妻没有养育过自己,一个成年人也不能白吃白喝在别人家好几天,说不过去。哪成想她的钱还没递到原国宏手里,原澈就了那么一出。

      “您一路小心点。”苏糯拎着包,开门下了车。

      看着她消失在灯火尽头的背影,原国宏摸了摸胸前鼓囊起的口袋,内心温暖又酸涩:这十四五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女儿,午夜梦回,总是惊出一身冷汗;得知苏糯要回来的前一天,原国宏一夜未睡。

      他在想女儿变成了什么样子,会不会嫌弃这个家?会不会嫌弃他这个人到中年,一无是处的父亲?

      然而都没有。

      他的女儿美丽,温柔,细腻又善良。

      沈家人把她当成了掌中宝,细心呵护成了最娇艳的玫瑰。
      原国宏望着眼前豪华的房屋建筑,轻轻说了声“谢谢”后,折返离开。

      *

      苏糯刚从原国宏车里出来,就见一辆黑色越野停在身边,灯光晃的眼晕,她伸手遮挡,眯着眼向一方打量。

      车火熄灭,一双修长有力的腿迈了出来。

      沈妄衣着随意,迷离月色笼罩着他清冷眉眼。
      对视一眼后,苏糯移开了目光。

      沈妄拿着车钥匙到她跟前,一把扯住了苏糯纤细的胳膊,力道大,她不适皱起了眉。

      “松开。”苏糯语气很冷。
      沈妄微微俯身,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又是你诱哄妈骗我回来?”

      苏糯挣扎甩开沈妄,后退几步拉开距离,嘲讽望他:“你总是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他人吗?”

      沈妄笑容冷漠:“我只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你,这种事你做的少吗?”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沈妄大部分时间都是蜗在工作室里,苏糯总缠着要和他见面,搅的沈妄不厌其烦,只得拉黑。后来为了让他回家,苏糯竟然骗他父母生病,事情败露后,沈母像往常一样偏袒苏糯,揽下一切。

      这一次八成又是老套路。

      沈妄已经没心思进门了,转身准备离开。

      正在此时,门开了,沈母迎了出来。

      “沈妄,你哪儿去?”她叫住了他。
      沈妄咬咬牙,回眸看她:“同事打来电话,说公司出了点事,让我回去。”

      沈母斥责他:“公司重要还是你爸重要?”
      沈妄说:“公司比装病的爸要重要。”

      沈母被这么一呛,半天都没有回过神,还是跟在身后的阿姨帮忙说话:“少爷您误会夫人了,先生真的病了,赵医生刚才走没多久。”

      沈妄不语,皱着眉似是在思考她话中的真假。
      沈母懒得在搭理沈妄,转而看到被忽视已久的苏糯后,弯起眼亲热拉起了苏糯双手,就连声音都柔和不少:“他爱进不进,糯糯过来妈妈和爸爸就开心了,我们不管他。”说着,揽着苏糯进屋。

      沈妄犹豫几秒,跟了进去。

      客厅里,沈父脸色苍白,神色靡靡,见一双儿女回来,当下就要起身过来。
      苏糯忙上去搀扶住,他手冰冷的厉害,指尖不住颤抖。苏糯心里一软,扶着他缓缓坐下,“爸您怎么不在上面躺着?”

      沈父语气虚弱:“以后躺的日子可长着呢,现在躺着要躺到什么时候。”
      沈母端了汤过来,嗔他一眼:“不要当着糯糯说这不吉利的话,不就是个高血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来,把汤喝了。”

      “我来吧。”苏糯接过热汤,晾了晾,一小勺一小勺往沈父嘴里喂着。
      沈父虽然不说,可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儿。

      半碗汤喝完,才注意另一侧毫不起眼的沈妄,沈父的脸一下子耷拉了下去,沉着声:“你不是再不回这个家了?现在过来干什么?”

      沈妄抬眸:“您要是见我不顺眼,我现在就走,省的耽误你们一家三口团圆。”后半段话明显带着讽刺。

      眼前两人又要掐起来,沈母急忙站了出来,“行了行了,你们快少说两句吧,父子俩弄得和仇人一样。妈妈给你们另外煲了汤,你们一人喝点,糯糯也来给妈妈帮忙吧”

      苏糯点点头,乖巧跟进了厨房。

      “把门合上。”

      “您有话和我说?”苏糯掩住了房门。

      沈母看向她:“原家那边怎么样,这俩天你过的习惯吗?”

      苏糯点点头,如实相告:“夫妻俩挺好的,就是一双儿子有些皮。”

      “吃喝习惯吗?”

      “习惯。妈你不用操心这个。”

      沈母神情犹豫,放慢语气:“这俩天你和你妄哥也该冷静下来了吧?难得的机会,我看你们一会儿好好聊聊。”

      苏糯有些无奈:“妈……”

      话还没说完,沈母打断了她:“妈知道你要说什么,就算你和沈妄做不了夫妻,也还能继续做兄妹,一直这样冷着算怎么回事?我和你爸不年轻了,说句难听点的,我们还不知道能活几年。我们死了,只剩下你们俩个相互照料,继承家产,现在你们这样,让我们怎么能放心?”沈母眼皮子软,说着说着又落了泪。

      苏糯低头,抿着唇不作言语。

      沈母擦了擦眼泪继续道;“你妄哥就是嘴巴毒了点,心思又不差,你忘了你小时候被隔壁老刘家孩子欺负,你妄哥知道了直接过去找那小子算账,结果没打过不说还折了胳膊。”

      苏糯小时候生的软糯可爱,白白嫩嫩像是一尊玉团子,周边小男生就喜欢找她玩儿。其中就包括隔壁大她几岁的刘家孩子。

      那小孩坏,抢了她最心爱的娃娃不说,还在她脸上亲了口,苏糯站在路边哭的肝肠寸断,沈妄知道后,二话不说撩起袖子去找人干架。

      自然地,沈妄输了。架没打过,东西也没抢回来。
      那天过后他就去报了空手道,练了小半年后,把刘家孩子拖到厕所里猛揍了一顿,最后要回娃娃丢到了苏糯怀里,记仇程度令人咋舌。

      也就是那时,苏糯对沈妄的情感发生了变化;也就是那时,不管他对她多过分,她都不会心生恨意。

      儿时的记忆模糊又清晰,惹苏糯无端生出几分怀念。可是记忆总归是记忆,不管如何他们都回不去当初。

      “你们好说也是一起长大的,你现在主动低个头,他肯定不会再追究,说不定……”
      苏糯定定看着她:“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不想,也不愿。”

      她声音不大,却透着几分固执,清丽的瞳眸,带着往日所没有的坚韧。

      沈母忽然觉得,一夕之间这孩子长大了,也坚强了,坚强的让她陌生。

      “汤我端出去了。”苏糯端着餐盘出门,一转弯撞上了鬼鬼祟祟偷听墙角的男人。
      沈妄先是一愣,接着侧身,佯装不在意的四处看风景。

      苏糯直接无视他,来到了客厅。

      盯着苏糯背影,沈妄低低咒骂一声:“……操。”
      “不准说脏话!多大人了还说脏话。”沈母语气不满,直接踹上了他屁股。

      沈妄:“……shit!”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旺旺:呵。
    依旧一百红包。
    讲个鬼故事,我巨额的存稿还剩下………………0。
    原来小说是一本玛丽苏甜宠文,所以原来的苏糯也是恋爱脑,爱情大于天。
    沈家父母之所以偏爱女主,是因为原来小说的女主光环加身,又因为她是恩人的孩子,还身体不好,一开始对她好是有报恩成分在的。然后苏糯又很乖很可爱,对比儿子不亲人,自然而然开始宠小的,说白了就是偏心眼,难听点就是性别歧视,重女轻男。← ←
    小声比比,我姥爷就是重女轻男,还好我妈没生儿子,不然太惨了……
    最后我觉得重女轻男或者重男轻女都不对!【求生欲极强。
    然后我开文的初衷完全就是自己给自己产粮。
    之前不是顾北城,你好狠非常火。我看的时候就想让女主手撕渣男,最后渣男幡然醒悟,可是女主不爱了,最后让渣男求而不得!!!!可是没有,每次都是虐女主,虐女主,虐女主越看越憋屈,越看越憋屈。
    没办法了,我决定自己写……
    文案上明明白白写着追妻火葬场,渣男。
    虽然是男主,但女主爱不爱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你们放心,沈妄不会像顾北城那样手挖子宫,手动抠眼的。
    我只想爽。
    我只想爽!!
    所以他渣任他渣,我爽由我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