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悍妇

作者:花开常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遇挑刺

      清晨时分,顾晴抱着三套衣物来敲门,顾宁正要外出干活,恰碰见顾晴站在茅屋外,便招呼道:“姑姑你怎的那么早?”
      自上次与顾宁进山后,已经过了两天,顾晴一直忙着给顾宁他们裁制衣裳,所以没顾得上跟着进山,现在衣物做好了,顾晴的心思又活跃起来,笑了笑道:“想着你们急着要穿,我就给先送过来,宁丫今儿不进山吗?”
      顾宁道:“进的,姑姑你要跟我一起去吗?”因顾桉体弱赶不了急路,带着顾桉耽误时间,顾宁是打算自己一个人进山的,这会子若顾晴愿意跟着一道去,那途中还能有个伴。
      顾晴眼睛立刻亮了,笑着点头道:“我跟着你一道去,你稍微等等,待我去家里拿一个背篓子来。”
      将衣服放下,顾晴火急火燎地往家里赶。
      顾宁好奇地盯着自己手上的衣服,这时顾桉也出来了,姐弟两个高兴的看着做工精致的衣物,顾桉原本嘴上不乐意,现在见到有新衣服,脸上喜滋滋的,他嗔了一眼顾宁后,道:“姐,你真是的,让你别买衣服的,老费钱呢,幸好这套衣服姑姑帮我缝得大了些,够我穿几年呢。”
      说完,顾桉就拿着衣服在身上比划,顾宁就催促顾桉去屋里试试新衣服,顾桉高高兴兴地去了。
      小孩儿就是好哄,一点点东西就容易满足了。
      顾宁赶着出门,便没有去试衣服,她只等了片刻,便见顾晴头上挽着头巾,背后背着一个大大的竹篓,手里拿着柴刀,脚上穿着一双崭新的布鞋。
      见顾宁盯着自己的脚上瞧,顾晴略微不好意思道:“帮你们裁衣服,剩下的一点碎布头我瞧着正好能拿来做鞋面,这便没主动跟你们说一声就拿来用了。”
      她的语气里有一丝羞愧。
      顾宁摆手道:“本就要将碎布留了给姑姑你帮阿樟弟弟、柳筝妹妹他们做小衣物的,我就是羡慕姑姑你的好手艺。”
      那双鞋的鞋面很精致,绣了两朵芙蓉花在上面,鞋底也扎得非常结实,显然比顾宁姐弟两个脚上穿的草鞋好。
      顾晴柔声道:“宁丫你若是愿意跟着姑姑学,待空闲了我就教你,姑娘家多学点女红,往后能找个好婆家。”说到‘婆家’二字,顾晴脸色一僵,眼里的愁苦一闪而逝,她很快就整理好情绪,对着顾宁笑得温柔:“咱们宁丫这般能干,一定可以找到如意郎君。”
      顾宁赶紧摇头道:“那些个我学不来,我就一把子力气,天生就是个做粗活的,绣花裁衣什么的我可不要学。”
      现在衣服破了洞,都是顾桉帮她缝制的,顾宁捏个针线都感觉要了她的命,让她去学女红?她简直不敢想象。
      顾晴颇为好笑,用手点点顾宁的头,便道:“你这丫头,别人求着姑姑教,我都没有教呢,偏你不识好歹……算了,你学不会裁衣那些细致活,跟我学着扎扎鞋底做鞋子也好,姑娘家的可别再穿露脚趾的草鞋了,实在不雅观,以后可难说婆家。”
      清河镇这边风气尚好,乡下的姑娘家做农活穿个草鞋,露出脚面什么的,也没有闹到说有失风化的地步。即便如此,家里有条件的都不会让自家的闺女、大姑娘穿露出皮肤的草鞋,大多是自家浆了鞋底,自己做鞋面,将未婚的姑娘弄得体体面面。因而在做鞋方面有手艺的姑娘,往往能更容易说婆家。
      故而,顾晴这话说的真心实意,顾宁早早就没了娘,顾晴可以说是看着顾宁姐弟长大的,且顾宁幼时照顾过对方很多次,顾晴对顾宁很是关爱的。
      顾宁盯着自己露出脚趾头的草鞋,顿时觉得有点惭愧,她原本打算这次进山赚了钱,她就去买一双鞋子呢,可貌似在这个朝代,买鞋子是件奢侈事啊。
      顾晴道:“恰巧家里还余下了碎布头,等我这几天给你做一双鞋子应应急,回头你可得自己学着做。”
      顾宁只得一个劲儿点头。
      两个人说着话呢,顾桉从灶房探出头来问道:“姐姐,野鸡咱们真的不卖吗?你确定要这么熏干么?”
      昨天打猎的野鸡,原本顾桉计划是趁着今天赶集卖掉的,可姐姐说一只野鸡就去集市上卖,不仅费时费力还卖不了好价格,不如收拾干净后抹了盐巴,放在灶台旁用火熏干。整只的腊野鸡,以后可以拿到县城的酒楼贩卖,价格会高点。
      顾桉略微思考,便被顾宁说服了。
      这会子,顾桉就蹲在家里处理野鸡,羽毛绒毛都扒光了,开膛破肚,鸡肝鸡胗鸡心等鸡杂顾桉都没舍得丢,通通洗干净后,打算用刮下来的鸡油炒来吃。
      说起来,顾宁姐弟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炒熟的菜了,为了节省粮食,平常吃的多数是粥啊汤啊等流质食品,烙个饼子的次数都非常少。
      想到炒鸡杂的味道,顾桉就吞口水。
      顾宁道:“小桉,你在家里守着鸡,盐巴的话多抹点也不怕,盐巴抹得多肉不容易坏,而且啊这天气热呢,要是不早点熏干,野鸡肉可就坏了。”
      顾桉点头道:“行,我在家里看着呢,姐你就放心进山吧。”
      顾宁又交代了顾桉几句,这才跟顾晴两个人一起上山。
      今次进山,顾晴打算教顾宁怎么挖竹鼠,家里没有锄头,便在顾晴家里拿了两把,顾宁自己一个人背着锄头,两个人就往山里去。
      过了将军坡,正翻越后山时,顾宁她们在路上撞见了另外一行人,看打扮应该也是去寻找山货的,而这些人同样是白云村的村民,只不过彼此间关系很一般。
      “哼……”期中有个穿花衣裳的姑娘重重地哼了一句,她瞧着顾宁她们两个时,满脸的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顾宁瞥过去,白了对方一眼。
      “这傻子该不会是想跟在我们后面捡便宜吧?”花衣姑娘非常小心眼地对同伴说。
      顾宁什么都没说,只对着她扬了扬手中的柴刀,立刻就将花衣裳姑娘的气焰给打趴下了,不敢再嘴碎说其他的了,瞧着对方气闷的模样,顾宁心里是真的开怀啊。
      顾晴拉拉顾宁的手,小声道:“别跟他们胶着,咱们走的路不同,现在早点进入,也好早点赶回去。”顾晴家里两个小的、一个老的,需要她操心的事儿多,故而她一般情况下不会离开家里太长时间。
      岔路口时,顾宁他们便与那群人分为两个方向走。
      “那傻子竟然真的跑进深山了?”瞧着顾宁他们的方向,有人惊讶地出声道。
      这几日,村里悄悄传言顾宁仗着自己力大无穷,跑到一般人不敢进的深山里找东西去了,起初时别人还不敢相信呢,这会子亲眼瞧见了,那就不得不信了。
      “合该被野狼咬了,被大虫吃了,或者跟她那短命的爹一样撞见熊瞎子才是,我倒看她还能嚣张多久。”花俏衣服的姑娘嘴里恶毒的说道。
      “哎!秀秀你少说两句,再怎么说那也是你妹妹呢。”有良心未泯的,便出声劝了一句。
      名叫秀秀的少女瞪圆了眼睛,尖声道:“我妹妹?我才没有这种傻子妹妹,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才跟她沾亲带故,整个一丢人现眼的东西。”
      好言出声的人未免跟顾秀秀起争执,便识时务的闭上了嘴。
      顾秀秀却很是不爽快,其实跟她话里说的一样,对于跟顾宁扯上了关系,那真的有够丢人的,小时候跟小伙伴玩耍,因为二爷爷家的傻子妹妹,别人连带着她一起嘲笑。长大了,出门在外时好不容易交了一些外村的小姐妹,最后小姐妹总会好奇地提到顾宁的痴傻,真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顾秀秀家跟顾宁家算不得多亲近,却还连带跟着一起丢人。
      顾秀秀哪里会喜欢顾宁?
      这顾秀秀便是顾大柱与顾杨氏的亲闺女,顾金宝的大姐姐,今年芳龄十六有余,比顾宁大了将近四个月。
      因为年纪相近,别人都爱拿顾秀秀与顾宁比较着一起说事,顾秀秀虽然得意于自己比对方脑子正常,比对方聪明,可她差就差在脸蛋上。
      顾秀秀的相貌比顾宁差很多,是个方脸大嘴唇的姑娘,完全遗传了她父亲顾大柱的长相,年幼时经常听到一句“顾宁那丫头就是差在脑子有问题,若非如此,凭着她的相貌,在村子里挑个好儿郎哪里不容易?”
      “秀秀丫头哪里都好,就是长得不精细。”
      凡举种种,顾秀秀听得的神经都快衰弱了。对于顾宁的厌恶,那是掩也掩饰不住。
      离得不远,顾宁现在的听力异常敏锐,顾秀秀跟别人说的话一字不漏的随风传到自己耳朵里,顾宁听了眉头都没皱一下。
      倒是一旁的顾晴安慰了她一句:“那些个人,别去理会就是。”流言蜚语,顾晴这阵子是听得够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