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悍妇

作者:花开常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命一条

      “哇……哇……”李翠花突然拉开嗓子嚎哭,“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了,欺负了人就想这么了了?”若让事情就此揭过,李翠花想想就很不甘愿,但武力奈何不了人家,只得使出胡搅蛮缠的本事来,她便作势揉眼睛挤眼泪,一边跳着脚,捂着嘴巴嚎叫开。
      “有这样便宜的事儿?”
      “没法活了!”
      “没法活了啊!”
      “老天爷你抬起眼睛看看啊,欺负人也不带这样欺负的啊……”
      李翠花狠狠地跺脚,她嗓音尖锐,一出声就打破了现场的沉静。
      顾宁皱皱眉。
      李翠花见顾宁不吭声,以为唬住了对方,她脸上的表情略微得意,道:“打了人就想走?天底下没那么好的事儿!”
      “对……还有我家宝儿的事没掰扯清楚呢。”一旁的顾杨氏跟着附和,还想再说什么,顾大柱忙用手拉住她,顾杨氏瞪眼本要发火,却瞥见顾宁咬紧牙关,仿似要择人而噬的模样,顾杨氏嘴唇蠕动了几下,终什么也没再说。
      顾宁不理会别个,只盯着李翠花,冷冷问道:“你想要怎么样?”
      “怎么样?”李翠花冷笑的反问一句。
      不过她心中到底有点惧怕,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李翠花明白她识相的话就不该跟这傻子计较,可真的噎不下这口气啊,仗着自己平日的蛮横劲,她壮胆似的吐了一口唾沫,高声尖叫道:“赔钱!”
      “赔钱?”顾宁露齿一笑,问道:“你想要我陪多少?”
      见顾宁这般好说话,李翠花态度立时嚣张起来,她斜眼睨着顾宁,道:“十两银子!”
      “你……你……你做梦!”顾桉听了,急得连话也说不出全,伸出手指哆嗦的指着李翠花。
      十两银子,亏她好意思开口。普通老百姓家,省吃省用劳苦一年也不见得能攒上十两银子,这李翠花倒胃口大,一开口就喊出十两的价码,分明是要逼顾宁一家去死的节奏。
      一旁的顾杨氏听了,双眼急得通红。顾宁家穷得叮当响,明摆着是拿不了这般多的银子,便是卖了那两小兔崽子也换不了这些钱,李翠花的狼子野心,简直是路人皆知。
      顾杨氏有意见欲要张口,顾大柱按住她,示意她别急。
      果然。
      略微片刻,李翠花便道:“我们家小虎伤了脸,很有可能破相,以后铁定影响说媳妇,若真个耽误了小虎的婚事我要你好看!这么着吧,你家除了赔偿养伤钱外,还得补偿咱们小虎一笔聘媳妇钱,要十两银子我还是看在乡里乡亲的份儿上。”
      “我便是开口要一百两,那也是应该的。”
      顾桉气得死死咬着牙,顾宁却面色平静,摆出一副耐心倾听的样儿。
      李翠花洋洋得意的自说自话,她丈夫张旺财沉着脸,并未表态,倒是张小虎对于娘亲的话深以为意,听得连连点头。
      顾家没人回应,李翠花以为对方怕了,立时就将自己的野心脱口而出道:“别怪我没体谅你屋里穷,这银子我也不逼着你要现银,这么着吧,将你家村东面那两亩田陪给我们老张家便是。”
      厚颜无耻得如此理直气壮,顾宁也是活久见了。
      顾桉顿时跳起来,怒骂道:“你想都不要想!”
      仅剩的两亩水田是顾家的命门所在,瞧顾桉平日有多珍惜便可知,张家竟然敢觊觎自家的水田,顾桉气得双眼通红,恨不得现在就跟李翠花拼命。
      李翠花跳脚:“小兔崽子,打了人你还有理了?我没连同你家的破茅屋一起要了,已经是大义了!”
      “你……”顾桉要冲过去跟李翠花拼命,顾宁拦住弟弟,轻声喊了一句:“小桉。”
      顾桉停止了躁动,他觉得很无助,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双眼颓靡的望着顾宁。
      顾宁给了弟弟一个安抚的眼神,抬眼瞧了一下李翠花,便道:“才刚你说的那些个,我都听完了。”
      李翠花双眸骤然发亮,抢着道:“咱们也别说其他的,空口白话的没个凭证,现下赶紧找了里正写个文书罢。”
      “呵!”顾杨氏翻了一个白眼,忍不住嘲讽道:“你倒是想得美呢,当我们都是死的啊!”
      拢共四个小子着了顾宁姐弟的一顿打,便是向顾家索要了赔偿也该四家一起分,顾家如今能拿出手的也唯有那两亩水田了,他张家竟然敢将顾家的水田单独昧下,也不怕黑了心肝烂了肠子!
      李翠花摆明一副无赖样,说道:“杨秋菊,我跟顾家谈的赔偿没你的份,有本事你自个儿谈去。”
      “哎呦!今儿是吹的哪门子的风啊,青天白日的见着了活霸王了。”顾杨氏嗤笑一声。
      两个泼妇你一言我一语,几乎又要干起架来。
      顾金宝瞧见他娘跟张小虎的娘吵起来,他平日玩耍时供着张小虎,盖因张小虎养的那条威猛的狗‘黑豹’,换到切实利益上,他是肯定站在自己娘亲身后的。
      爷爷、爹爹、娘亲经常耳提面命的告诉他,二叔公家的那两亩水田迟早是他的,视为口中肉囊中物的田地,岂容他人觊觎?
      见张小虎紧挨在他爹身旁,顾金宝生得矮胖自忖打不过对方,此时没法拿张小虎出气,便趁人不备,狠狠向顾桉踹了一脚。
      顾金宝的一脚踹得出其不意,顾宁接得更出其不意,顾金宝的脚还没落下,顾宁飞起脚横踢了过去。
      噗通——
      顾金宝摔了个狗啃|屎。
      “哎呦!”顾杨氏尖叫一句,赶忙跑过去扶起自己儿子。“作死哟你个小贱蹄子!”
      ‘小贱蹄子、小兔崽子……’等等脏话,污言碎语脱口就出,听得着实刺耳,顾宁深知刚才自己给的警告没够,这些人是一定要尝到血的教训,才会知道好歹。
      没等顾杨氏骂过瘾,顾宁上前一步,二话没说就连续甩了她几个耳光。
      立时的,顾杨氏的鼻血汹涌而出……
      这会子,顾杨氏再喊不出来了,忙捂着自己的鼻子直呼郎中救命。
      顾大柱眼见儿子媳妇受了欺负,再顾不得藏起来,就要上前制住顾宁。
      “你!”
      “你!”
      “还有你!”
      “你们都别过来!”顾宁发狠道:“谁要是过来我就砍死谁!”
      那把菜刀砸石头时已经豁了口,可此时被顾宁捏着,丝毫不影响菜刀的阴深可怖。
      顾大柱顿时被镇住,其余的人也被吓住了。
      “才刚我的话还没有说完。”顾宁抬起下巴,直接冲李翠花招手,道:“你说的要求我听完了,对此,我只有一句话回复你。”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一言出,气煞了李翠花等人。
      张旺财、顾大柱等这些打着占便宜主意的人,眼见捞不到好处,打架又弄不过人家,顿时都打起了退堂鼓。
      至少,暂时的先退下。
      顾宁继续道:“我说了要钱没有,要命就一条。从今往后谁要是不怕死再敢打我家田地,我家财产的主意,我就跟他拼命!”
      “你等着……”张旺财唾了一口,随口放了一句狠话,拉着媳妇李翠花与儿子张小虎遁走了。
      此一次,顾大柱一家子都受了伤,真可谓是陪了夫人又折兵。顾大柱之前被顾宁踹到心口,胸部直到现在都还隐隐发疼,顾杨氏被打得流鼻血,顾金宝除了鼻青脸肿外,还被踢了一脚,踢到了小腿,差点就将小腿折断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还是顾宁特意收敛了力道造成的,若她下了死力气,造成的伤害会更加严重。
      顾大柱一家子心底都后怕不已,此时也不敢再跟顾宁计较了,互相搀扶着灰溜溜的跑了。
      顾、张两家主力都撤退了,其余凑热闹的人便纷纷散开了。
      周围没了人,顾宁提着的心渐渐松懈。
      从上辈子到这辈子,顾宁都没有应付过这样的泼妇、泼皮,实在是没有经验。
      但是她深深的明白,跟这类人讲道理肯定是行不通的,既然没办法以理服人只有动粗了。
      想到此,顾宁便一阵后怕。
      若是她没有拥有这一身的蛮力,可以想见她和顾桉就只有被欺负的份儿。
      弱肉强食,放在哪儿都适用。
      “姐姐……我们一起把门给扶起来。”顾桉突然道。他的出声打断了顾宁的思考。
      顾宁走过去,与顾桉一起将被踹到的木门扶起来,门尚是完好,可门栓已经坏掉,显见不能用了。
      顾桉暗道一句可惜。
      顾宁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顾桉,这场祸事是她无意中惹下的,因此她的心底是非常害怕听到顾桉的责备。
      可是没有。
      顾宁没有听到一句来自顾桉的责备,也没有在他脸上瞧见一丁点埋怨的意思。
      顾桉反而很雀跃。
      两人收拾乱糟糟的屋子时,顾桉整个人的行动很是轻快,嘴角甚至带了一丝笑意。
      顾宁便奇怪地问:“小桉,你在笑什么?”
      “姐,我跟你讲。你才刚脚踢顾大柱、掌掴杨秋菊,一脚踹飞了顾金宝的那刻,实在太让人激动了。”顾桉眉眼带笑的回答道。
      顾桉捏着拳头,“我早就想揍他们一家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