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账本

作者:伐开心要吃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中的日月3

      心中的日月3
      宾利车载着秦楚驶出酒店,在即便是夜晚也人还潮拥挤的H小镇中慢慢前行,几分钟后在一家灯火明亮却空无一人的咖啡厅前停下来。想来依照大少的作风,肯定是包场了。
      秘书下车给“大少”开了门,秦楚却坐着没动。直到“大少”绕过来给她开了这一侧的车门,秦楚才迈腿下车,并没有理会开车的人,径直走进了咖啡厅。
      这位大少不是别人,正是秦楚大伯的长子秦蜀,现如今秦氏企业掌门人。秦蜀此人在A市商界可谓大名鼎鼎,当初美国商学博士毕业后回国立刻从秦家家长秦建国手中接管了秦氏,经过大刀阔斧的整顿,仅仅五年时间,就将秦氏从濒临破产挽救回来,并再次成为A市商界的龙头。而他本人也以雷厉风行、心狠手辣、不择手段著称。
      秦楚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走到位子上坐好,要了一杯白水,水还没送上来,秦蜀就坐到了对面。
      关于秦蜀这个人,秦楚接触并不多。秦蜀比她大了八岁。秦楚出生在W市,那时候秦蜀已经上小学,两人没有见过面;秦楚四岁回到A市,秦蜀已经上初中,自小知道自己肩担重任的秦家大少自然不会跟秦楚这个小屁孩玩在一起;秦蜀七岁父亲去世时,秦蜀人在美国并没有回来;除了十岁那年楚荷带着她要搬出秦家开了宗祠的时候,秦楚再没见过秦蜀。至于上面说的那些“雷厉风行、心狠手辣”等词,均是来源于网络或者出自穆歌之口。
      总之,秦楚活到三十岁,见过秦蜀的次数不超过十次,交谈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秦楚从一杯冒着热气的热水等到凉透气了,才等到秦蜀开口。
      “你变了。”这是秦蜀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哈?”秦楚把眼睛从玻璃杯上抬起,愣了两秒后,才说:“谁不变呢。”
      她也没想到,四岁时第一次回到A市给了她一颗大白兔的大哥哥会变成十岁时开宗祠第一个举手同意自己母女出族的人。
      不过一句普通的事实,听进秦蜀的耳里却充满的讽刺意味,只好扯开话题,“老三说,他上个月在A市看见一个女子和你很像,抱着一个男孩儿……”
      “是我。”秦楚打断了他的话,嘴边挂着的讥笑由一分扩成了三分。秦楚心想:你怕是早找人去航空公司查过了,现在来试探我?和二叔一样□□□□。
      “你结婚了?怎么也不告诉家里一声。”秦蜀看着她露出一个笑容。
      “没有。”秦楚用余光瞟了他一眼,也许是因为常年板着脸,这一笑真的比哭还难看。
      “未婚先孕?你怎么敢?”秦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怒了。
      秦楚歪着头把玩着桌上摆放的水晶招财猫摆件,嘴边三分的讥笑扩大成了七分,“秦大少,您纡尊降贵放着几十亿的生意不谈,来H这么个小镇就是来跟我谈这事儿的?”
      “楚楚,生养孩子是大事,你怎么可以这么任性?你是不是受了委屈?”秦蜀想来想去只有这个可能,“你怎么不回家来,我可以……”
      “呵。”秦楚发出一声短笑,终于抬起头。
      秦楚坐正了身子,抬起头正视着秦蜀,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讥讽和鄙视,“第一,生不生孩子,婚前生还是婚后生,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你何干?第二,我在外面受再多的委屈也没有你们秦家施与我的委屈多;第三,我清楚的记得,二十年前我的名字就已经从你们秦氏族谱上被你秦大少亲手划掉了,我去你们秦家做什么?”
      秦楚说完这些话,也不管秦蜀是什么表情,站起来就走,走到门口又转了回来,从零钱包里掏出一张毛爷爷放在柜台上,又走了。
      秦蜀坐在座位上透过玻璃窗看见她走远,回想着她一句句的“你”、“你们秦家”,心头不知是何滋味。原来,年少时的无知都会在长大后变成无法挽救的伤害。
      
      走远的秦楚倒是没有那么多想法了。最初见到秦蜀连声招呼都不打的就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是愤怒的,不过话说回来,他要是打招呼怕是自己早有多远跑多远了。不是怕他,而是厌恶。她对秦家人的讨厌,无法言表。如果一定要找个要找个例外,大概那个早看见她却不来打扰的三哥秦晋算是一个吧。
      后来怒气平息过后,只剩讽刺。一个亲手把你的名字从族谱上划掉的人,现在又假模假式地出现在面前,还一副关心的样子,秦楚真的觉得只是讽刺。
      而现在,秦楚觉得无所谓,就当是陌生人吧。
      秦楚慢悠悠地走着,虽然时已深夜,路上人倒不少。H虽然只是一个小镇,但是因为有着内地第二大的影视基地所以发展的还是很迅猛的。路边的饭店超市都还在营业,小吃摊前更是人多。看着大家在排队,秦楚发现自己也饿了。
      找了个人不算多的烧烤摊排队,烟火中传来的香气刺激着唾液的分泌,更饿了。端着烤好的肉串儿香菇青菜,秦楚转了两圈发现没座位了,连拼桌都没有了,最后只好让摊主找个袋子打包带走。边走,还拿出一串羊肉串边吃。吃完了也到了住的酒店。
      秦楚再女汉子,她也不好意思叼着烤串进酒店。丢了吃完的肉串竹签子,提着袋子里的烤串直接小跑进电梯。
      按了十九楼的数字,电梯门刚一合上,秦楚就在袋子里翻,是吃香菇好呢还是吃青菜?要不先吃藕片?哎呀,刚忘了跟摊主说多放些辣椒粉的。还没等她想好吃哪样,电梯叮的一声,到了。门一开,吓了秦楚一跳。
      秦楚:“你怎么在这?”
      明凯:“你去哪儿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问。
      明凯:“我来看你回来了没有。”
      秦楚:“我买了烤串吃不?”
      又不约而同地回答。
      秦楚站在电梯里,明凯站在电梯外,两个人对视几秒,乐了。
      “来来,相请不如偶遇,我请你吃烤串喝啤酒。”秦楚一步从电梯里跨出来,拉着明凯往1905走。
      明凯看着她握上自己手腕的手指,冰凉细腻,白皙修长。怪不得古代有“指若削葱根”的诗句,真是再恰当不过啊。
      秦楚拉着明凯走进房间就松开了他,去小厨房找了盘子把烤串装进去,幸好夏天,走这么一路倒还热着。打开冰箱发现里面除了啤酒饮料居然出现了上午还不存在的新鲜青菜黄瓜西红柿,还有半个西瓜,洗干净的葡萄苹果,秦楚略一思考就知道肯定又是秦晋搞得鬼。
      拿出青菜黄瓜西红柿,切了拌了一个青菜沙拉,一手扶着碗一手用勺子搅拌着,肩膀还夹着打给秦晋的电话,电话响了许久没人接。嘟囔了一句“又去哪儿泡妞了”就挂掉电话随手揣进兜里。
      秦楚在小厨房鼓捣吃的的时候,明凯正站在书桌前翻着她下午没写完的楚氏族规和秦氏家训。明凯不懂书法,但是这不妨碍他欣赏。秦楚的字古朴肃穆、姿态自然,而且力量刚强、筋骨丰满,一看就是从小练过的。又看了看书写的内容,明凯猜,秦楚应该是出身书香门第的。
      正看着,秦楚端了沙拉烧烤出来放在小几上,又返回厨房拿了几瓶啤酒和一瓶冰水,把冰水扔给明凯,“你明天要拍戏就不要喝酒了,我一个人喝。”
      明凯身手矫捷地接住秦楚扔过来的水,走到沙发上坐下,拿起一瓶秦楚那边的低度数预调鸡尾酒,把手里的冰水放在一边,用开瓶器开了两瓶酒,“度数低,少喝点没关系。”
      秦楚耸耸肩。两个人就这么隔着一个小几,坐在地毯上喝酒吃烤串。
      “你去哪了?”明凯喝了一口酒,问她。
      秦楚从沙发上拽了两个靠枕摞起来在身后倚着,嘴里叼着一串烤肉,含糊不清地说,“见一个讨厌鬼。”
      “前男友?”明凯挑眉。
      “不是。怎么说呢,客观上他是我堂哥,主观上,嗯,主观上我希望我不认识他。”仰头灌了了口酒,秦楚说,“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不在房间?”
      “是胡盼说的”明凯看着吃得香的秦楚,忍不住也拿起一串烤青菜放进嘴里,想着就一串烤青菜,就一串绝不多吃。唔,烤青菜有点焦了,我再尝尝这串烤蘑菇。明凯想。
      “这些年不容易吧?”秦楚将她的关心小心翼翼地藏在不经意的问题中。
      或许是听多了这种问题,明凯倒不觉得怎么样,点点头,又摇摇头,“哪一行都不容易。”
      秦楚点点头,“这话没错,人活着就是个难受,舒服是留给死人的。”
      明凯拿酒瓶在秦楚的碰了一下,表示赞同。
      一瓶酒喝完,明凯假装无意地问:“那个,恕我冒昧啊,元宵的爸爸呢?”
      “丢了。”秦楚用叉子叉一口沙拉填进嘴,“这不是回来找了。”
      “找到了吗?”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算找到没有。
      
      这个晚上,秦楚和明凯对坐在小几两边,聊着这些年高兴地不高兴的、甜的苦的酸的咸的、能动的被动的,各自试探着又防守着。他们俩吃光了烤串吃光了沙拉,吃完了那半个西瓜,还喝光了半个冰箱的酒。
      第二天,秦楚是被电话铃声叫醒的。
      闭着眼摸索了半天什么都没摸到,秦楚撑起一只胳膊费力的张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床上睡着了。
      茶几上凌乱的放着托盘、沙拉碗,还有半个西瓜皮,几个酒瓶子立在上面。地下更乱,两个沙发靠枕一个在门口,一个在窗下。小几下面横七竖八有不下二十个酒瓶子,啤酒的有,鸡尾酒的有。厨房门口散落着薯片碎渣,果冻、糖果。最重要的是,床尾的地毯上躺着还在昏睡的明凯。
      看了一眼两个人都皱皱巴巴但还穿在身上的衣服,不知为何,秦楚悄悄松了口气。总算同样的错误没有犯第二次。
      电话铃声停了又响,秦楚下床弯下腰捡起电话看了眼,六个苹果,不是自己的,屏幕上胡盼的头像正在闪啊闪,仿佛在说你不接我就不停。
      秦楚蹲下身,推推明凯的肩膀,“哎,醒醒。你的电话。”
      明凯被秦楚推了好几下才醒过来,但还是迷糊着并不清醒。秦楚只好按了接听键把电话放在他耳边。
      “明凯!你死到哪里去了!赶紧给我滚回来化妆!”一阵咆哮声从电话里传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我是存稿箱!主人去拜年啦!她说:祝大家春节好!猴年“猴猴”火火,猴赛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