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账本

作者:伐开心要吃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龙城日常7

    作者有话要说:
    超级肥的一章。
      龙城日常7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家庭聚会嘛,不必遵循那些“食不言”的规矩,大家推杯换盏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饭。饭后,洗碗这件事自然落到了穆歌身上,郑伊人跟着帮忙。秦楚沏了一壶消食茶和切好的水果一起端上来,女士们坐在沙发上消食吃水果聊聊家长里短打发时间。男士们则在客厅中央支起了牌桌,穆教授找出家里快要积灰的麻将牌,四位落座,稀里哗啦的搓牌声响起来。
      秦楚放下茶和水果,走到正和穆歌伊人一起玩的元宵身边要抱他去午睡。也许是因为来了客人,元宵今天很兴奋并不想去午睡,甚至在秦楚伸开手臂抱他时还扭开了身子不给抱,最后在秦楚的一再追问下,元宵才说“醒了就不在了”。秦楚好半天才理解他的意思:他怕睡醒了之后大家都走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家人的元宵,虽然刚开始时有点害羞眼生,可一旦熟了就格外喜欢这种大家庭的感觉,这性子还真是像自己呢!
      秦楚跟他保证,大家不会走那么快,而且“元宵乖乖地听话去午睡,大家会更喜欢你哦”。
      
      看着秦楚抱着元宵上楼,姿势标准,大伯母转过头对其他人说:“有了孩子责任感也强了,比原先懂事多了,其他的慢慢来吧!”
      
      哄睡了元宵,秦楚并没有急着下楼。很多时候,秦楚觉得自己亏欠了元宵,所以她加倍地对元宵好,并不是物质上的,还有精神上的,但有些事是自己无论如何都补偿不了的,比如父爱,比如从小开始的家族依存感。更矛盾的是,秦楚在加倍地对元宵好的同时又怕自己的溺爱惯坏了他,因此有时候又格外严厉。有时候秦楚都纳闷,自己这种忽冷忽热的态度居然能养出元宵这么开朗乐观的孩子。
      坐了一会儿秦楚才轻轻地从床上挪下来,用手提着拖鞋光着脚走出卧室,回身轻轻带上门下楼去了。
      
      秦楚下得楼来,客厅依然是两大阵营,穆歌并没有坐在女士的阵营里,而是拿了个凳子坐在大伯身边看男士们打麻将。秦楚知道,她肯定是怕被伯母姑姑们催着去相亲才跑到男士哪里去躲清静,事实上她对打牌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先她一步下楼来的伊人躲在沙发后面的地毯上抱着一本书看得入迷,腿边还放着两本书。路过的秦楚瞅了一眼,《燕慕容氏》。她不记得家里有这本书啊。
      “楚楚,来,坐这里。”二伯母看见秦楚过来,往旁边坐了一点,让出一个位子给她。秦楚走过去坐下,她的左边是二伯母,右边是楚教授,然后是大伯母,对面是小姑姑。秦楚觉得自己开始心里发毛。
      不过事实证明秦楚多虑了,几位伯母无非就是替楚教授旁敲侧击地问她这几年在巴黎怎么过来的,过得怎么样。不过,她连自己亲妈都没说,自然也是敷衍过去了,只说一切都过来了。
      大人们听她敷衍了事也没有在意,东拉西扯的说几句国外风光和孩子们小时候的趣事,最后大伯母清清嗓子,说:“楚楚啊,以后不打算走了吧?”
      秦楚先是一愣,然后明白过来,立刻摇头,“不走了。”大伯母:“那就好那就好。这次回来,好好休息一阵子,工作什么的都不急。不过呢,伯母听说龙城银行正在对外招聘,你要不要去报名?”
      二伯母接着说:“虽然说咱们家不差你那一份工资,但是呢,女孩子还是要经济独立才好一些。”
      小姑姑立刻接腔道:“而且留在龙城也好多陪陪你妈妈。”
      秦楚这才明白几位长辈的意思。先是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楚教授,然后才举起手来,表示“我有话说”。
      小姑姑停下来,示意她说。
      秦楚咽了口口水,然后站起来走到一个楚教授打不着的安全地带,才把自己投资养生堂开设火锅店买了新房子的事说出来,哦,还有电视剧的事。
      然后闭着眼老老实实站在那,等着迎接楚教授的怒火。
      等了一会儿,秦楚察觉到整个客厅都安静了,连搓麻将的声音都没有,慢慢地睁开一只眼睛,发现大家的目光都聚在自己身上,连小表妹都不看书站起来看着她。
      “跪下!”楚教授出声喝道,眉毛都竖起来了。
      秦楚下意识的腿一软就跪下去了,膝盖磕在地面上“咚”的一声。
      此时秦楚是后悔的,她本以为楚教授会为了给自己留面子当着众人不计较,所以才挑了这个时机坦白。现在好了,里子面子都没了。
      她抬起头,想要说几句好话求饶,却看到楚教授把头转过一边并不打算理她。秦楚又把视线转向大伯母二伯母,想指望着二位伯母说说情,结果只接到大伯母一枚白眼。
      “小姑姑……”秦楚不敢明着求情,只好用口形像若池表达自己的想法。结果小姑姑也不理她了。
      看来自己是真的伤了大家的心。秦楚想。
      “诶,表姐,你说的是不是《燕慕容氏》啊!哎呀,表姐你好有才!听说是你从高中就开始写的,我羡慕你的文笔啊……”
      秦楚此时想去死。伊人表妹,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果然,楚教授转头过来,嘴角露出一丝笑,上下打量了一眼秦楚,说:“了不得啊,我的大作家,高中时候就开始写书了!”
      秦楚立马露出狗腿笑,想要说点什么挽救一下。楚教授却不等她开口,直接开出“罚单”:“从今天开始,每天去小祠堂跪一个小时,秦氏族规楚氏家训各抄一遍,嗯,先抄半年吧!半年后再看你表现!”
      秦楚听完,想到前几天楚教授说的“开胃菜”与“正餐”,这才明白过来。这算不算是“分期付款”?
      看秦楚不做声,又问:“怎么?有意见?”
      “没,没意见。”老佛爷的懿旨必须执行。
      
      “什么声音?”不愧是军人,耳聪目明,小姑父郑岳听到了大家没有听到的声音,“孩子在哭?”
      糟了!秦楚顾不得楼下这一大群人,从地板上站起来就往楼上跑。因为跪的时候太用力,膝盖有些疼导致刚站起来时差点摔倒。
      幸亏秦楚腿长,两个台阶一步跑进卧室,元宵正光着脚站在地上看起来正准备走出来,秦楚弯下腰抱起元宵,却因为膝盖痛重心不稳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顾不得膝盖痛,秦楚先去哄元宵。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元宵醒来不见她,撒娇而已。安抚了元宵的,又从身后柜子上找到纸巾给他擦额头上因为太热出的汗,让元宵穿上小拖鞋站好,秦楚这才扶着床沿慢慢站起来。
      用力揉揉膝盖,幸好时间不长,缓一缓就不疼了。
      睡饱了的元宵精神很好,下楼就外公外婆大外公二外公一溜的叫下来,然后就跑到楚教授跟前,仰起头睁着大大的水眸问:“外婆有没有想我呀?”
      楚教授居然还一本正经地回答“想,可想了”,又反过来问他:“那元宵有没有想外婆呀?”
      元宵笑嘻嘻地不说话,却踮起脚,直接在楚教授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大伯母不干了,也要亲,大伯母亲完二伯母又来,到小姑姑这里亲完直接抱在怀里不松手了。
      秦楚站在不远处表示没眼看。穆歌不知道何时蹭了过来,一直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小声说:“你儿子真是个高手,长大后肯定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
      秦楚点点头,表示赞同。
      “诶,话说当初他爸是不是就是这么把你给俘获的?”
      秦楚偏头瞪她一眼,甩掉她搭在肩膀上的胳膊,走过去端起茶几上的水壶去续水了。穆歌看着她的背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肯定被我猜到了才躲开的。
      “哎,穆歌啊,站那儿看什么呢,过来聊天!”
      “不,不用啦,我去帮楚楚切水果!”穆歌一溜烟地钻进厨房,拍拍自己的小心脏,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秦楚看她这副夸张的表情动作,笑着摇头,“不用这么夸张吧?大伯母只不过是让你过去聊聊天而已。”
      “你不懂,从我毕业到现在,三年,大伯母给我介绍了不下十个相亲对象了,一个比一个极品。”穆歌靠着流理台看秦楚把西瓜用勺子挖出来放进水晶碗里,动作流畅优美利索,没有一滴汁液滴在外面。
      秦楚笑,“那你倒是带回个男朋友回来啊!”挖完西瓜又洗了几个苹果切成小块方便吃,然后和续了水的茶壶一起放进托盘,送到穆歌面前朝客厅偏偏头,“去吧。”
      穆歌扁扁嘴,认命的接过托盘走出厨房。
      
      秦楚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倚在厨房门口听着又响起来的麻将牌声,女士们谈天说笑声,看着这副其乐融融的场面,拿出手机拍下来,发了个微博:家。【jpg】
      秦楚以前不是特别爱发微博,她出国时虽然有微博账号,但是并不经常登录。后来又一次她的经济学导师推荐她注册FB(facebook脸书),秦楚笑着跟她讲:“我连微博都不经常登录,哪里有精力去打理FB?再说有没有人看。”
      可是那位优雅睿智的女士告诉她:我们在FB上发图片发心情并不是想要某个人看到,而是留下一份自己的记忆,因为有些时刻感动来得太快也离开得太快,未必有时间有条件用笔记录下来,那么不妨发一条微博,保存一下来去匆匆的感动与记忆。等有空闲的时候回头去看看,你会发现,哦原来我还有这么蠢的时候!
      从那以后秦楚虽然还是不太上微博,但比起以前频率多了不少,直到近两年,完全变成一个网瘾girl。
      过一会儿秦楚再刷新微博,没有评论没有转发没有赞,倒是再一堆营销号和心灵鸡汤中看到一条微博。
      明凯V
      刚刚来自iphone6
      家【jpg】。
      评论1345转发2333赞4321
      从图片上明凯似乎在和家人吃饭,一大桌子菜,自拍背景里还有两个老人的背影。
      之后就刷到明凯经纪人胡盼转发了自己的微博:默契!
      秦楚翻了个大白眼,也回了两个字:巧合!谁要跟他有默契呀!
      
      挂掉电话的秦楚转身打算回客厅,却被站在门口的穆歌吓了一跳,“鬼鬼祟祟干什么呢!”
      穆歌手里拿着一盒酸奶,嘴里叼着吸管不说话绕着秦楚走了两圈,直到吸管再也吸不到东西发出“咕咕“的声音,才吐出吸管连带着酸奶盒一起扔进垃圾桶,凑到秦楚耳边小声说:“元宵今天已经是第三次提到他的‘大凯叔叔’了。”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着秦楚。
      秦楚心里一跳,“他都说什么了?”
      “没什么呀,就说在家吃了顿饭。别的就没有了。”
      秦楚松一口气,还好没乱说,手不自觉的抚上胸口轻轻拍了拍。
      穆歌戏谑地看着她紧张完又放松的样子,问她:“那个,明凯,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一提到他你就紧张兮兮的?”
      “我哪有?”秦楚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有点凉了。
      “还说没有,你一紧张眼珠子就乱转,耳朵还发红。要么就喜欢手里拿点什么来掩饰。”
      秦楚听了她的话下意识放下水杯去摸耳朵,手指触到耳垂才察觉到穆歌是在诈她。秦楚抬起手作势要打她,被穆歌一闪躲开了,只好给她一枚眼刀:“大人的事,小孩子少打听。”
      “嘁,你也不过比我大两岁而已。哎,说说,到底是不是?”
      “什么是不是?”秦楚装作不懂的样子。
      “是不是元宵的爸爸呀?我跟你说,我算过的哦,元宵现在三岁半,也就是11年圣诞节出生,那你就是在11年初春节刚过的时候有了他。然后呢,据媒体报道,明凯10年末到11年初在法国学习表演,11年春节后,嗯,具体日期是2月20日乘机回国的。你不觉得巧合的多了点?最巧合的是,我拿你和明凯的照片在一个APP上合成过,合成结果给你看一眼。”穆歌把手机放在秦楚面前给她看。
      秦楚看了一眼。然后,“咳咳,咳咳咳咳。”秦楚被吓得不轻。
      穆歌看着咳个不停的秦楚心想:反应这么大?!
      咳了半天的秦楚总算缓过来了,看着照片那张除了没有婴儿肥之外和元宵八分似的脸,觉得不可思议:那含情水眸英气剑眉简直就是从自己脸上扒下来贴上去的,高挺的鼻梁如勾的下颌就是明凯的翻版。秦楚看了半天,才找回自己意识,她抬起头看了穆歌半天,最后憋出一个借口:“两个成年人的照片怎么可能合成出一个小孩子,别逗我了。”说完落荒而逃。
      穆歌在她身后自言自语:“我要告诉她其实我是拿了两个人小时候的照片合成的吗?”
      
      穆歌不知道的是,晚上哄睡了元宵后,秦楚凭着白天的记忆下载了那个软件,把自己和明凯的照片合成后,真的看到一张和元宵有七八分相似的脸,只不过在轮廓上更似明凯而已。
      “这都是谁无聊研制出来的乱七八糟的软件,睡觉!”秦楚把手机一扔,拉上杯子蒙头去睡,却做了一晚上元宵长大后因为一张脸被发现是明凯私生子然后被狗仔围追堵截的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