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账本

作者:伐开心要吃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龙城日常4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男主依然没出现。
    懒癌末期。
    ps:昨天弄错了标题,已经改过来了。
      龙城日常4
      楚教授出去后秦楚又躺回床上赖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起来换衣服,走进卫生间从洗手台下得抽屉里摸出一根皮筋,以手为梳把凌乱的波浪长发拢在一起胡乱扎了个马尾,拧开水龙头,捧起凉水扑在脸上,大夏天被凉水一激,秦楚彻底清醒过来。擦干脸,拿过洗手台上的护肤水看了一眼,应该是穆歌的,一大串不知道哪国的文字,倒出一点在手心里然后抹在脸上。正打算继续涂抹的时候,穆歌在楼下喊吃饭了。
      虽然熬了一整夜,但是秦楚到底还算年轻,睡了一上午又精神焕发了,下了楼就跑过去抱着元宵亲个不停。元宵被秦楚抱在怀里,双手搂着秦楚的脖子母子俩脸贴着脸,元宵的嘴巴凑在她耳边叽叽咕咕地说话。而秦楚也十分配合地发出“是吗”、“真的呀”“好棒”“真厉害”之类的感叹词,还配有各种吃惊赞叹的表情。就连吃饭的时候,元宵也不再让楚教授抱着喂,而是紧紧挨着秦楚,甚至少有的撒娇让秦楚喂完了一整顿饭。
      楚教授坐在对面看着秦楚母子二人的互动,酸气从心里蔓延到眼睛,不是吃醋,而是心疼,她实在想象不出秦楚这几年究竟是怎么过的,又是吃了多少苦努了多少力才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同时还把孩子教的这么好。这么想着,眼眶就湿润了,穆教授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在桌子底下捏捏她的手。
      楚、穆二人的一番动作秦楚自然是没看到,而是正在享受已经快一年没享受过的喂孩子乐趣。元宵食欲很好,嘴巴一动一动的,本来就肉嘟嘟的脸更大了。
      
      吃晚饭,洗碗的活被秦楚自动包揽,谁让她一上午什么都没干就睡觉了呢?
      穆家以前是有保姆的,在秦楚和穆歌还读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后来那位保姆家中有事就辞职了,而秦楚和穆歌也升入高中开始住校,尤其是二人上了大学后,家里基本上只有楚教授穆教授两个人,就再没聘请过保姆。穆家房子虽大,家务活并不多,每周都会有家政保洁固定时间来打扫整理,至于三餐多是楚教授和穆教授两人轮流下厨,偶尔秦楚也会露一手,而穆歌,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人工洗碗机”。而秦楚宁可面对面对油烟滚滚的炉灶也不洗碗是因为,她真的很讨厌很讨厌附着在盘子上的油腻。
      等她洗完碗,把厨房打理干净整洁后出来,元宵还在沙发上不肯去午睡,尽管他已经困得眼皮直打架。看到秦楚从厨房出来,眼睛立刻瞪起来,“妈妈!”
      秦楚走过去抱起元宵让他横躺在自己怀里,坐在他刚刚的位置,低头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没说话,一只手拦住元宵的腰,另一只手一下一下地轻抚着他的背。很快,元宵就闭上眼睡着了。秦楚小心地把元宵放在大沙发最靠里的角落,又用两个抱枕放在外面挡着,叮嘱穆歌看着点,才起身上楼换衣服跟早已准备好的楚教授出门去了。
      
      母女二人下了楼秦楚仗着自己腿长先一步走到车旁,在包里翻了一下没有找到车钥匙,回头看去楚教授正拿着她的钥匙站在两步外看着她。
      秦楚伸手,“钥匙。”
      “我开车。”楚教授把拿着钥匙的手一收。
      秦楚瞪大眼:不是吧?你开车?那我的生命安全多没有保障啊。“老爸不让你开车。”自从五年前楚教授学开车学到报废了一台奥迪一台大众后,全家基本达成共识:坚决不能把方向盘交给楚教授。
      “你找不到路。”楚教授得意洋洋地反驳她。
      如果对面是穆歌,秦楚的解决方法十分干脆,武力解决。但对面是自己老妈,那只有一个方法。秦楚掏出手机,随便点了点:“喂,爸,我妈她……”
      “给你给你!怕了你了,就会打小报告!”楚教授把车钥匙往秦楚手里一抛,率先绕到副驾驶一侧去了。
      秦楚翘起嘴角,心里想的却是:希望你们给我能永远打小报告的机会。
      楚教授给了秦楚一个地址,秦楚听了觉得十分耳熟一时却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
      直到目的地附近的一个商场,楚教授让她把车停下来,“那里没有停车的地方,就停在这儿。”然后带着秦楚七拐八拐的绕到一个胡同口。待看到胡同口立着的“剪子胡同”的路牌,秦楚终于想起来了,然后那些中学时代痛苦的回忆扑面而来:沿着胡同一直走到头右拐再走两百米,左手边有一个独门独户的院子,院子里住着姓凌的一家人,祖传中医,专治妇科儿科。秦楚整个中学时代每个寒暑假都要来一次这里,被望闻问切一番后,提着一大堆的中药回家。秦楚曾经粗略算过,自己吃的中药如果把药渣积攒起来,一年能攒一麻袋,装五十斤大米的那种,这还不算那些直接加工成药丸或者药粉的。直到现在,秦楚一想起来还能感觉到那种苦从舌尖顺着喉咙一直苦到胃里,心里去,就忍不住在大太阳下一哆嗦。
      走在前面的楚教授没听到秦楚跟上来,回头看去,秦楚正皱着眉不动,大夏天的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打了一个寒颤,小臂上的鸡皮疙瘩都看见了。
      看见楚教授回头看自己,秦楚苦着脸问:“妈,我能不去吗?”
      楚教授虎着脸,走回来拉着她继续往前走,“你还小啊,别任性。你看看看你现在瘦的,再摸摸你那手,三伏天都没有一点热乎气……”
      秦楚被楚教授扯着胳膊不情愿地跟着走,听她一路念念叨叨,竟觉得,那些苦,也都不算苦了。
      站在小院门前轻轻叩了两下门,只听得院内传来一声稚嫩的童音“等一下”,片刻后红漆木门吱呀一声从中间打开,钻出一个十来岁的穿着白马褂的小男孩儿,小孩儿看见楚教授立刻眼睛一亮,“楚奶奶!”
      听见这一声“楚奶奶”,秦楚噗嗤就乐了,楚教授转过头看她一眼,立刻识相地收敛起来,只是肩膀还不断的耸动着。
      男孩儿打开门请楚教授和秦楚进去,然后又阖上了那两扇红漆斑驳的木门。秦楚环视了一圈凌家这个三十坪左右的院子,和十年前没什么变化,只是东墙边的枣树粗了许多,树上还挂着无数的青枣,树下添置了一个大笼子笼子里养着两只长毛兔,听到声音歪着兔耳朵瞪着红眼珠看过来。西墙一侧除了枣树外又种了两棵西府海棠,树下原本用来切药材的刀啊槽啊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半人高地架子,架子上晾着几种不知名的草药,倒是有股清香传来。
      秦楚从来都明白什么叫物是人非。
      不过“非“的人是自己,站在屋檐下的凌老中医到没什么变化,白色太极服,黑面老式布鞋,身直背挺,面色红润,双眼有神,除了发色又浅了几分,倒还是前几年的样子,时光似乎不曾在这位睿智祥和的老人身上留下痕迹。
      凌老中医站在屋檐下看着几步之外的秦楚对着自己笑,像很多年前一样,即便她再讨厌吃药再抗拒看医生,每次看见自己都是礼貌且敬重的,眼睛里透出的是对中医博大精深的赞赏,只不过用她的话说“药不那么苦就好了”。
      老人家对着秦楚招招手,“来了啊,楚楚。”
      老中医到底是老中医,只是这么一打照面,就看出了秦楚的问题,“气血不足,宫寒。”把了脉看了舌苔之后给出了更确切的诊断,“产后失调,营养不良,气血两亏,宫寒。”听起来很严重,实际上总结起来也不过四个字——“气血不足”。说完大笔一挥,唰唰开出一张方子,交给刚刚开门的小童,“远儿,去抓药熬药。”
      小童接过药方,洗净了手去抓药。
      “这副药,先吃一个月,吃完了再来。”凌老先生眯着眼看秦楚,“你要老老实实吃药,别像以前似的任性。”眼神里明晃晃的警告:别以为我看不出你以前经常把药倒掉。
      “对了,你爱人呢?”
      秦楚没想到凌老爷子冷不丁问起,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在她想借口的时候,楚教授开口问:“凌叔叔,她这样能不能用针?”
      凌老爷子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楚教授,说:“没必要,她这个样子,只能慢慢养。要是早点来就更好了。”
      秦楚只能微笑以对。
      从凌家出来,坐进车里,秦楚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为什么?”
      楚教授装着听不懂的样子,“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帮我解围?”
      “难道要让我说谎?”楚教授突然转过头看着她,声音蓦然拔高八度,“你以为谁都像你似的信口胡说?!说谎就跟吐吐沫似的,张口就来!秦楚楚,我发现你出国五年别的没学会,胡说八道倒是学的个精通!”说完转过头不再看她。
      秦楚被楚教授吼的懵圈了,不过很快她就确定老佛爷此时非常非常生气,因为只有在她气极了的时候才会叫自己“秦楚楚”,原因么,还不就是自己瞒着她生了个孩子。秦楚觉得这会成为自己一辈子的把柄被楚教授握在手里。不过老佛爷比天大,何况的确是自己的错,秦楚低声下气的赔着小心认错,一路上认错加逗老佛爷开心,把她脑子里能用的词汇都用上了,直到穆家楼下,楚教授的脸色才从多云转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