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凤来仪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寻找

      安达木来了大棘城,左看右看都看不够,城中东西两市要到午时之后才会开市,秦萱怕秦蕊饿坏了,拿出一些东西和别人换了蒸饼,蒸饼硬邦邦的,完全没有发酵过,就是一坨的面疙瘩,但是秦蕊饿着了,吃着这个比什么都香。
      
      她先带着安达木和秦蕊找了一处住所,打算明日就去打听哪里有可以居住的地方,她觉得只要肯干,终究是可以自己挣出一片天地的。
      
      待到开市,买了一些必用品和食物,安达木坐在两人面前将嘴塞的满满的。秦萱手里拿着匕首从羊腿上割下一块肉来,让秦蕊慢慢吃,“慢点,”
      
      秦蕊点点头,但还是一个劲往口里塞肉。以前在秦家的时候,姐姐时不时私下给肉吃,但是婶娘从来都不给饱饭吃,现在好不容易可以自己做主了,秦蕊生怕下回就吃的少了。
      
      辽东这块地方,天寒地冻,虽然在慕容鲜卑单于的治理下,学习汉人事农桑,但是这块地方,本身就不太适合发展农业,所以当地的鲜卑人,还是从事狩猎的多些,而且依靠着兴兴大岭,丛林茂盛,赶在大雪封山之前只要勤奋,就会有不少收获。
      
      所以狍子肉之类的,价格还算便宜。
      
      秦萱瞧着面前两人吃饱了,她出去一趟打来热水让秦蕊和安达木洗手。秦蕊乖乖的让她洗了,但是安达木表示没有必要,将手往自己身上的袍子上揩。
      
      “洗干净。”秦萱瞧见眼角抽动了好几下,把水盆往他面前推了推。
      
      “水可不多,能省则省……”安达木的声音在秦萱的注视中渐渐低了下来,最后他自己都听不到了。
      
      他动了动,俯身过去洗手,水很热,洗了几回,手上便干净了。
      
      秦萱去将被子铺好,屋子里的炭火也已经点好了。辽东天冷的早,若是屋子里头不用炭火,根本就过不下去。
      
      秦蕊早就累了,她早早的躲进去睡了。只留下秦萱和安达木两个人,安达木这一路走过来,惊吓有,尤其一路上看到那些流民,看人的眼神和狼崽子一样,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但是这里也有许许多多让他觉得新鲜的。
      
      “方才那人骑的马真高!”安达木还是喜欢看马,回想起那个少年骑的那匹马他就浑身上下来劲,“大丈夫就应该有一匹那样的马!不过那人长得娘们唧唧的。”
      
      那少年的面容对于男人来说的确是过于昳丽了一些,他经常狩猎眼神好,将马上那人的脸看看清清楚楚。
      
      “这你都注意了啊。”秦萱听安达木这么说,顿时想笑,那个少年的确长得很好看,不过那会她光注意他头上的那个和天线宝宝似的步摇冠上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差点笑出来了。
      
      “男人就应该身强力壮,长得和个娘们似得有甚么意思……”安达木听到秦萱那么说顿时来了兴致,但是说到“娘们”两字的时候,秦萱面上的神情顿时变得似笑非笑,顿时就闭上了嘴。
      
      “瞧那个排场,估计也是富家郎君。”秦萱说着就笑了,“汉人里头有句话叫做男生女相是贵相呢。”
      
      “反正我们鲜卑人又不在乎这些……”安达木嘟囔了一句。
      
      “好了赶紧洗漱睡了吧,从明日开始就要有很多事要忙了。”秦萱说着就站起来,明天要准备着去找一个住处,还有工作。曾经想过去找自己的外家,盖楼氏生前也曾经说过自己娘家在哪个地方,甚至还准备着带儿女回娘家去。但是经过她叔父的那一档子事,她也有些怕自己遇上的会是陈氏和秦椿那样的人。她倒是不怕,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秦蕊年纪小,需要有人照顾,而她不管是去打猎还是做些其他的事,是不太可能将秦蕊放在身边。
      
      想起这件事,秦萱是觉得脑袋疼。她瞧着安达木去了另外一间房间,坐在那里想了好一会,才慢腾腾起来。到自己的房间去,房间里头秦蕊一间睡的很熟,小脸蛋红扑扑的,长而卷的睫毛随着呼吸起伏轻颤。
      
      或许是因为混血的缘故,姊妹两个的轮廓都要比平常汉人深一些,甚至肌肤都是天生的白。所以陈氏心情不好的时候,就骂她们是鲜卑女人下的鲜卑贱种。从父系算来她们是汉人,但是长相上却和真正的汉人不太一样,这些年来,不少人都说她是鲜卑婆娘。
      
      不过,这个世道,汉人或者是鲜卑人都不重要。这年头,拳头大,那么谁就最贵。哪怕是司马家的皇帝,一旦被胡人俘虏,照样身着青衣给人做服侍的事。
      
      她脱去身上厚重的皮裘,躺在妹妹身边,看着熟睡了的秦蕊,她伸手将妹妹身上的被子又拉上去了点,而后闭上了眼。
      
      **
      
      高家今日来了一名贵客,或者说也不该是贵客,原本就是这家的外甥,但这外甥却是辽东公慕容奎的第三子慕容泓,生母就是高氏。他是庶出,并不是嫡长子,在兄弟之中显现不出来,高氏又不受宠,连带着儿子在慕容奎那里也不受重视,但是对于高家来说,这个外甥是高家和慕容家的纽带。
      
      高家并不是辽东本地的,当年八王之乱,中原待不下去,高氏族长便带着族人迁徙辽东,辽东自从天下归晋之后,绝大多数是由慕容部和段部的鲜卑人居住着,到了这块地方上,自然是要拜一拜山头,只不过那会辽东公想要启用高氏族长,甚至话也说的很好听,说是一同辅佐天子,但是高氏族长称病,闹到后面又有人在里头挑拨,最后生分了,二那个族长也忧思过重而亡。
      
      子孙们要在慕容家手下讨生活,父亲的那一套是万万不能用了,于是将妹妹送入新任辽东公府中做侧室,高氏不受慕容奎宠爱,但幸好还有一个儿子在。
      
      高冰让阍人将门打开,自己守着,不多时,前面就开始喧闹起来,一个锦衣披发的少年快步走了进来,他眉目清丽,身材修长,明明不过才十三四岁的年纪,但是站在那里却已经比高冰都要高出一个头来。
      
      “阿舅!”慕容泓生母是汉人,汉话也说的流利,一开口没有带上鲜卑口音,他快步走过来,双眸明亮。
      
      “三郎来了。”高冰见到外甥前来,满脸笑容。
      
      “儿拜见阿舅。”慕容泫对高冰行了一个汉人的礼节,他长发披下,头束鲜卑步摇冠,一副鲜卑人的模样,行汉人的礼节有些不伦不类。但高冰满脸笑容。
      
      “你阿父如何?”高冰一手按在外甥的背上,让他进堂上面去。
      
      “阿爷一切都好!”慕容泫其实未曾多见慕容奎几次,慕容奎并不重视这个儿子,慕容奎儿女成群,最宠爱的是小儿子慕容明,他不过是听旁人说起父亲身体如何。但这会若是没有变故,真正要等到阿爷撒手,恐怕还要几年。
      
      “你阿姨呢?”高冰接着问,高氏在辽东公府中是妾侍,照着习俗是不能被称呼为阿母的。
      
      “阿姨一切都好。”慕容泫答道。
      
      高冰将慕容泫迎入堂屋,甚至连靴子都不要他脱。但是慕容泫知道汉人的礼数,将脚上的靴子脱掉,才步入室内。
      
      “都是亲戚,何必讲究这么多的虚礼?”高冰笑道。
      
      “礼数还是要有的。”慕容泫笑道。
      
      在席上坐定,高冰让侍女送来羊奶做成的酪浆,亲自提了给慕容泫倒在陶盏内。
      
      “最近世道不太平啊。”高冰示意外甥用酪浆,“听说南边的晋已经开始北伐了,说起来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听说这里头还出了个厉害人物,是个姓桓的。听说他甚至灭掉了蜀地的成汉,对于此,大单于有何想法?”
      
      高冰当年给父亲侍疾之时,曾经听说前代辽东公说过想要和他一同匡复司马家的天下,但是这话听听就好了,哪里能真的当真?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八王之乱里头趁乱而起的有匈奴还有那些个羯人,现在所谓的石赵皇帝,还是奴隶出身,除了南边的华夏正统朝廷,其他称帝称王的哪一个又是汉人了?都是一些胡人在闹腾。
      
      高冰就不信,慕容奎瞧见中原没有半点想法。
      
      乱世出枭雄,鲜卑人虽然眼下没有匈奴人和羯人那么闹腾,但野心一定是会有的。不管是屡屡帮助晋室对抗匈奴胡人的拓跋部,还是被晋朝册封为鲜卑大都督的慕容单于,对中原真的没有一丝想法?
      
      “……”慕容泫唇边含笑,沉默了一会,“如今中原形势不明,阿爷也曾经请裴君等人商议过此事,但我们毕竟身处辽东,距中原实在太远,何况还有高句丽和段部,若是西进,恐怕不易。”
      
      慕容部也不是辽东这一方的霸主,东边有高句丽蠢蠢欲动,旁边还有段氏鲜卑和宇文部。慕容部和段氏鲜卑已经打过好几场了,除非将这两个麻烦全部收拾掉,不然窥探中原也只能是瞧一瞧看一看。
      
      “嗯,甚是。”高冰听了慕容泫的话,连连点头。
      
      慕容泫说了那么一些话之后,就问高冰的母亲还有妻子身体是否安好,过冬用的那些木炭是否足够,甚至还让人准备了许多皮裘。
      
      鲜卑人原本就是生活在草原上的,常年身处寒冷之地,所以出产的皮裘都是上好的东西,慕容泫这次也给舅父带了不少来。
      
      高冰连连摆手不收,但是最终还是收下了。辽东的冬日太长,也太难过,士族的清高也不能拿来御寒。
      
      客套一二意思意思也就过去了。
      
      慕容泫赶着去练习骑射,他和高冰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告辞了。高冰亲自送慕容泫到门口,见到他翻身上了马背走远了之后,才回身来慢慢踱步回到家中。
      
      高冰的儿子高崇之从房舍中出来,满脸古怪,“阿父,为何对三郎君说那些?”
      
      高崇之不过才十五六岁,也就只是比慕容泫大上那么一点,“如今南边用兵,已经收复蜀地,未免没有收复中原的可能啊……”
      
      “小子无知!”高冰回过头来冲着儿子就是训斥,“你懂甚么?晋国的形势比你想的要复杂的多!”
      
      “阿父?”高崇之最近翻阅史书,看到卫青霍去病驱逐匈奴收复失地,心中豪情万丈。结果被父亲迎头泼了这么一桶凉水。
      
      “当年中原大乱,若是有心,建邺也能收拾,但是他们收拾了吗?”高冰重重叹一口气,“建邺之内,士族利益牵扯复杂万千,不是说打就打,说能收复就能收复。就算是有人能够出来收拾,也绝对不是那些日日只晓得玄谈的人!让那些人拿着塵尾做个样子还行,真的去和胡人打仗,十个能有两个做事就不错了!”
      
      说到这里高冰再也不看满脸错愕的儿子,一抽袖子,直接进屋子里去了。
      
      晋国不是没有人才,可是在建邺那些人看来,收复故土哪里比得上他们家族的权势重要,偏安一隅也是不错。
      
      马上慕容泫回过头,身边的随从立刻驱马过来,“三郎君。”
      
      “屈突掘,方才在大街上,你看到一个带小孩的小娘子……啊,不,是小郎没有?”慕容泫问道。
      
      名为屈突掘的侍从长得五大十粗,他听了慕容泫的问话,一张脸险些皱到一块,“方才……没看到有带孩子的小郎啊?”
      
      慕容泫闻言,眼里显现出有几分失望,屈突掘见状立刻道,“要不,属下派人去寻?”
      
      “大棘城这么大,去何处寻?”慕容泫叹气道,有些人有些事,不到某个指定的时候,难道就不会出现?
      
      他坐在马上,抬头看天空。这天和当年他看到的难道真的是一模一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慕容娇花:竟然没见着!
    秦萱:需要找活干~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