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凤来仪

作者:青木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嫂

      慕容泫回到辽东公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这次回高家,高冰有心替自己的儿子高崇之谋得一个位置,和他说了半日。这个阿舅倒是比外祖父要识趣多了,只不过晚了到底还是晚了,比起当年高家刚刚迁徙过来,现在就算是去的再多,没有几分真材实料,怎么样很难说。
      
      而慕容泫不看好高崇之,上辈子他就没见着高崇之有甚么能够拿得出手的政绩,到了后面就算是想要给他提一提都只能从自己生母上面下手,但位置也不会高了。有实权的位置不是给真材实料的,就是给鲜卑贵族了。他当年也不过是给了舅家一个荣养而已,至于他的儿子日后会怎么对待高家,那就是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了。
      
      到了现在,他也是这么想的。
      
      高崇之比起他的阿爷来,更多的是像个书呆子,这样的人在这样的世道,如果没有姑母和阿爷,能不能带着一家子好好的在这胡人四起的世道活下来,都难说。
      
      他回来之后,换了一身衣服,打理好易容便去拜见慕容奎。
      
      到了堂屋中,侍女们已经将屋内的蜡烛点上。慕容泫一进去,就见着屋内的木烛台上满满的都是蜡烛,将屋内照的明若白昼。
      
      蜡烛这年月都是珍贵东西,府中也就辽东公和嫡出的郎君供应比较多。
      
      就连慕容泫自己那里也不多,想要看书只能在白日里全部做完,他想起在高家耽搁的那些时间,默默的叹了口气。
      
      “三兄,你来了啊!”小少年的声音还很稚嫩,甚至还有那么几丝童音,慕容泫瞧见一个男孩坐在慕容奎的膝上,两条腿时不时的踢动几下,脸蛋上肉肉的,眼睛乌黑明亮。
      
      这个小少年慕容泫自然认的,是四兄弟几个最小的慕容明。都说爷娘爱幺子,在慕容家里也是一样。兄弟四个,也就慕容明最得父亲喜欢,甚至到了这个年纪,慕容奎还会将孩子放在膝上。
      
      “嗯。”慕容泫对这个小弟怀着一份同病相怜之情,见着他,眉眼都柔和下来,他对着小弟点头,转头就看向父亲。
      
      “儿拜见阿爷。”
      
      “嗯。”慕容奎抱着小儿子,看着三子的目光中也有了些许笑意。以往他对这个面容出众的庶子一向不怎么在意,可是这几日来他和自己说话,条理清楚,偶尔还能说出惊人之语,他也不会和以前一样无视他了。
      
      “今日你去你阿姨娘家了?”慕容奎对高氏并不宠爱,同样对她的娘家也并不是很好,这话不过是随便问一问。
      
      “回阿爷,是的。”慕容泫答道。
      
      “嗯,你阿姨若是有事,还是派人去看看吧,毕竟你也事多,不好每次都亲自过去。”慕容奎道。
      
      正说着,有人来禀告,“大郎君和大娘子来了。”
      
      话语才落,厚重的门已经开了,从外面走进一男一女。
      
      男子身材颀长,面容俊美,进来之后给慕容奎行礼之后,转头对慕容泫道,“三弟也来了。”
      
      他身边的宇文氏抬头看了看慕容泫,慕容泫比起已经长成人了的兄长,面上还带着几丝少年人的青涩,在烛火中,茶色的眸子上笼罩上了一层温润的光晕。乌黑的长发柔软而顺贴,发梢上都被烛光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朦胧又美好。
      
      宇文氏在宇文部的时候,就听说慕容家的男人容貌俏丽,像长白山上开的最艳丽的花。原本以为慕容煦已经是男人里头最好看的了,没想到他那些弟弟反而比他更加出色。
      
      宇文氏含笑对慕容泫点了点头,鲜卑人之中所谓男女大防并不讲究,叔嫂之间见面也么有什么。
      
      慕容泫望见宇文氏对他微笑,嘴角的笑有些僵硬,而后他垂下头,一副甚是恭顺的模样。
      
      慕容煦看着这个弟弟笑了笑,他转头看到阿爷膝上的幼弟,话语之中带了三分笑,“四郎已经是大人了,肯不能再做小儿姿态了。”
      
      他这话是含笑说的,慕容明听了转头就去看身后的阿爷,“阿爷?”
      
      “无事,我多抱一会也没有多大的关系。”慕容奎完全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对了,二郎呢。”
      
      “二郎已经去外面查看情况了,毕竟迁到龙城,这事前前后后需要准备的不少。”慕容煦答道。
      
      前一段时间议事,慕容奎透露出几分想要争霸天下的意思来。但是大棘城的位置过于偏僻,要真的争霸天下,缩在这么一点点地方完全不行。尤其西边还有宇文部和段部这两个部落,想要西进谈何容易。
      
      “此次迁到龙城,此事必须得办好。”慕容奎道,他一边说一边用手轻轻按在心爱幼子的背上。
      
      “儿知道了,阿爷。”慕容煦手握拳放在胸口。
      
      宇文氏听着父子间的对话,含笑站在一边,一直都没有说话。
      
      等到出来,回到自己房中,她笑着和丈夫说,“三郎还没有娶妇吧,也没有相好的?”
      
      鲜卑男女看上眼了,就地就成了好事。这种事别说在辽东了,就是在拓跋部的漠南草原上都是屡见不鲜。
      
      “这事我哪里知道。”慕容煦对这个弟弟没有多少印象,这么多年慕容泫除了沉默就还是沉默,在兄弟里头半点都不出挑,甚至还比不上慕容明那个小孩子。
      
      谁知道这才短短几个月,就得了阿爷的青睐。
      
      “不过就是问问,我家里还有好几个姊妹待嫁呢。”宇文氏听到慕容煦这话,察觉出他有些不高兴了,便出声解释道。
      
      “这个看他自己了。”慕容煦不可能对自己的弟弟私事有兴趣。他看了宇文氏一眼,已经有些不耐烦,直接起身走到屏风后面去了。
      
      宇文氏不明白他这怎么了,不过她坐在席上,想起今日看到的艳色,自己偷偷的乐了一会。
      
      慕容煦因为弟弟们受父亲的喜欢而心绪不佳,慕容泫那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他回来之后,甚至高氏那里都没有去,就直接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头。
      
      随意的洗漱过头,屏退左右躺在榻上。慕容泫一条胳膊枕在头侯,想起宇文氏看他的那一眼,心底下一股戾气险些冲破束缚。
      
      “原来这个时候她已经不安分了。”慕容泫冷笑。
      
      他对宇文氏几乎没有多少好感,不仅仅是当年秦萱的那件事,而是在这之后,她还没事将她的妹妹小宇文氏一块塞了过来。
      
      他对小宇文氏不搭不理,结果小宇文氏就把他家里闹了个鸡犬不宁,大郎和二郎两个那会脾性正跳脱着,知道那个是仇人的妹妹,卷起袖子就和小宇文氏作对。甚至为了这事,兄弟两个还被召入宫中行杖刑。
      
      “……”慕容泫躺在榻上,眉头紧蹙着,过了好一会,才慢慢的将心头的怒火平复下去。
      
      眼下比起宇文氏,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
      
      今日的天气不错,须卜涉归又一次找上门来,他等着要把秦家的那个小子给召到自己手下。这会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打仗还是怎么样,城中已经贴出招募兵士的告示,他这是急着来抢人的!
      
      秦萱提着一桶豆料出来,见到的就是须卜涉归那张急切的脸。旁边是盖楼犬齿那一张脸都快黑到底了。
      
      盖楼犬齿倒是想去,结果须卜涉归嫌弃他和小崽子差不多,不肯收他。
      
      “我不去。”秦萱将桶里的豆料倒到马槽里,拿过一把刷子给小黑刷洗起来,马厩里之前已经打扫过了,这会干干净净。
      
      “你不去?!”须卜涉归听了之后,两眼几乎瞪出来,“这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好事,你竟然还不要?”
      
      “……”秦萱沉默着,只是一遍遍刷马,“我去了之后,我阿妹要怎么办?”她过了一会站起来问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想着要有一番功业的。”
      
      她要是一个人倒也无所谓,反正已经乱成这样了,不介意更乱,但是她还有个妹妹,怎么可能两眼一抹黑带着人呼哧呼哧跑出去?
      
      “那你这一身本事呢?”须卜涉归险些气死,若这个是他儿子,早就开始打了,但是秦萱不是。
      
      “保命罢了。”秦萱答道。
      
      她这话一出来,不仅仅是那个须卜涉归,就是旁边的盖楼犬齿也呆住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娇花:看见那个女人就生气!
    秦萱:能不能让我清净点?
    谢谢小天使的霸王票
    無秂的演奏ヽ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3-17 21:27:46
    無秂的演奏ヽ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3-17 22:28:36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