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6章

      “小楼,事情终于办成了,诬陷你的罪名终于洗脱了,现在便可出去。我叫人在外面收拾了一下,你先回客栈洗个澡,过了今夜我再送你回书院。”
      
      郭青显是极为高兴,人还未近前便已出声说道。
      
      顾小楼倒还平静,顺着问道:“我可以走了?是找出了那个丫鬟的破绽吗?”
      
      郭青摇摇头道:“这次不知世子同胡家谈好了什么条件,是胡梓沅松的口。”
      
      听到这儿,有一个念头在顾小楼脑中一闪而过,随后才说道:“郭大哥,你能到外面等我一下吗?我这里还有一点事情,处理完便出去。”
      
      郭青面上有些疑惑,但也应了。
      
      待狱卒带着郭青出去之后,顾小楼才推开解了锁的牢门,老爷子一向觉浅,方才郭青进来时还翻了个身,许是听到动静已经醒了。
      
      她第一次走出这间牢房,走到老头的牢前,郑重地叩了叩首说道:“这三个月来,承蒙前辈您的照顾,晚辈受益匪浅。今日要出了这牢门,不能再时常陪您说话解闷了。虽然您不愿说明身份,但晚辈心知您自有难处,但晚辈心中早已把您当作了师父!今日只想向您行这拜谢大礼,感谢您的教诲,望您日后千万珍重!若您在外面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事情,尽可直言,只要我顾圣挽能办到的,全当尽力而为绝不推辞!”
      
      说罢又行了一个叩首。
      
      老头听完她的这番话,背对着她的身子动了动,说道:“好好,这个礼老爷子我受了。只是丫头今日出去了便不要回来看我了,不然那云正老儿怕要找你的麻烦,我没什么要办的事。记住我教你的事,人心险恶,莫再轻易叫人算计了!走吧!”
      
      “是,谢师父!”顾小楼第三次叩首,最后喊了一声师父。他们之间虽没有拜师大礼,但她的心里已经把老头当成了师父,也是她的第一位师父。
      
      顾小楼跟随郭青出了大牢,此时正是晚上,没有预想中需要适应的刺眼阳光,只有薄凉清冷的弯月高挂,如她此刻的心情,真好。
      
      四个月的时间,外面已由春入夏,盛夏时节,一路朱翠花红,夜莺婉转,她重回自由。
      
      回到客栈,顾小楼洗了个久违的热水澡,还放了许多之前并不爱用的花瓣。她进来之前,屋里就置办好两身崭新男装,这郭青也是个细心的。
      
      这一夜,顾小楼睡得一点不踏实,牢房的硬炕睡久了竟有些不习惯有床有被的软榻了。
      
      次日清早,郭青过来敲门,顾小楼已经换好了衣服,她的身量比之前高挑了许多。
      
      一眼看过去,眉如远黛,眼若星辰,清透的脸庞在日光下光泽如溪,一头墨发高高竖起,衬出白皙如玉的脖颈,竟是位教人挪不开眼的美人……
      只是眼下,美人正一身月白云纹直襟长衫,腰系金色祥云宽边儿锦带,脚上还登着双雪锻罗玉朝靴,分明是副公子哥的装扮。
      
      纵是谁,也看不出这玉树临风的“俏公子”,刚昨个才从卧云城的大牢里出来。
      
      顾小楼眼角微弯,冲着一时呆住的郭青说道:“不认识了?看来果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呢,郭大哥,你说呢?”
      
      “答应我,今后千万莫穿成这样去到街市里逛,不然,卧云城的姑娘们怕是难过了!”郭青也开起了玩笑。
      
      “大哥倒提醒我了,我可有好久不曾到街市里逛过了呢,哈哈!”
      
      说完两人便有说有笑的上了马车,一路朝城外的青山书院赶去。
      
      顾小楼还未感受过卧云城的夏天,没想到这里地处西北,夏日倒比想象中更具情致,据说只天数比南方短了些,也没有伏天。现今感受下来,比那京城的夏季多了几分凉爽,顾小楼很喜欢。
      
      “对了,小楼,你今年可是十四?生辰是在几月?”郭青突然出口问道。
      
      “恩,生辰在九月。”顾小楼应声回道,不知他是何意。
      
      “如今已是八月中旬了,还有不到一月就要及笄了,你到时打算教何人取个小字呢?”郭青问道。
      顾小楼眸色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意味,稍顿了一下才道:“家父过世前,曾为我取过一个小字,所以,我不打算再取了。”
      
      “哦,是这样,那便好了。”郭青听后,倒也没有多问,他确实是谨慎了。在大魏朝,女子的小字,一般都是夫君或者亲人才会叫得,说到底,他们都是未婚未嫁的青年男女,即使平日里相处得再亲近,终是男女有别,有些细节还是需要恪守礼节的。
      
      况且,郭青确实是只把顾小楼当作妹子,他本就不是多情之人,自颜三娘的事情后,对感情的事难免更多了戒备,虽说才十七岁的年纪,但心境却已老成许多。而且,他也看得出程少谦同顾小楼之间的那份不同。
      
      当初,程少谦为了推掉婚事瞒着顾小楼赶回了渭南,并同族里百般周旋,又是跪祠堂又是被禁足。可他前脚刚走,顾小楼后脚就出了事,只能说两人有缘无分。
      
      眼下程少谦订了婚,他本还担心回到书院后,他二人放不下往日那份羁绊再徒生出是非,落下什么话柄伤了顾小楼。但他现在突然不担心了,因为他发现,虽然在狱中只几个月,但顾小楼变了,至于哪里变了,他一时还不能说清楚,但那种感觉,直接而且强烈,他甚至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不知是不是自己敏感了。
      
      说起来,顾小楼在狱中的这段日子,那个凭空冒出的云世子一直忙前忙后倒很用心,但这人看起来又似坦荡不似私心,所以他也看不懂那世子对顾小楼到底是存的什么心。不过现在顾小楼出来了,是一是二,日久便知。
      
      两人一路闲聊着到了书院,顾小楼下车,看着眼前熟悉的大门和牌匾,心境同她第一次来到这里时有一丝重合,她两次绝处逢生后都来了这里,只是这一次,她会在这里呆多久呢?
      
      正要进去,门吱呀一声先被人打开了,里面出来的是个一身粉襦罗裙的姑娘,看起来年纪同她差不多大。这女子生得面娇体弱,身形略瘦,个子却不矮,更显得单薄。
      
      女子看到门外的二人,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抬起步子一边走一边说道:“郭大哥早啊,旁边这位没见过的公子,想必就是女扮男装的顾小姐了?久仰大名,你好,我是蒋卉。”
      
      “蒋小姐是蒋院首的千金,前年入的书院。”郭青朝顾小楼解释道。
      
      “你好,我是顾小楼!”顾小楼开口浅浅地回了一句便没再多说。这个蒋卉身上有一种超越年龄的成熟。经过这么多事,她现今对一切的人和事都多了几分警觉防备,特别是陌生人。
      
      蒋卉低头笑了笑,道:“你来那时我正好在家中养病,上个月才回来的,所以一直没同你见上。今日一见,你倒与我想象的有些不同。”
      
      顾小楼见她这么直接,便也直言道:“喔,那蒋小姐想象中的我,是个什么样子?”她这样问,也是想摸摸这女子的性情。
      
      “那,我若是说了,妹妹可别生气。”蒋卉还同她卖起了关子…只是如今的顾小楼对这种言语上的小心机,早不似当初那般轻易就当了真。看人要往深了看,这女人不是单纯之辈,第一次见她就不断放话头出来,自是有话想同她讲,便故意道:“哦?那姐姐若是觉得不妥那我也不便多问了,就不耽误姐姐的时间了。”
      
      她刚说完这话,蒋卉的脸色先是沉了一下,又突然笑了起来,“妹妹误会了,姐姐并不是不想说,不过现在看来,妹妹为人直爽,我蒋卉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客套话。不瞒妹妹,未见你之前我还以为你是个蠢的呢。”
      
      见顾小楼神色淡定,便继续道:“我本以为,妹妹轻易就被那胡梓沅弄进牢里,想必是个胆大无脑的,今日一见,倒不这么想了。”说完,眼神还一直紧紧盯着顾小楼。
      
      听到这儿,顾小楼挑了挑眉,语气平静地回道:“哦,多谢姐姐看得起,不过书院那边还有些杂事等着我去处理,我同郭兄就先告辞了!”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朝前走了去。
      
      郭青见那平日少言寡语的蒋卉,今日抽了风一般绵里藏针地对着顾小楼一阵试探,也早就想出口了,只是他看顾小楼完全应付地来便没插手,但早就想走了,此时只简单行了个礼,便提起步同顾小楼一同离开了。
      
      只有蒋卉,站在原地回头看向始终前面的二人,面色凝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